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內門試煉(二) 
  
內門試煉(二)

杜若撲到師父懷里的時候就覺得不對了,以前她還小,身高只到師父的腰部,當然能光明正大的撒嬌,可現在她已經快到師父的下巴處了……杜若站直身體,一本正經的對云松子行大禮,"徒兒拜見師父."

云松子心里暗暗搖頭,這冒失丫頭!示意杜若起身,"去見過衛師叔."

"杜若拜見衛師叔."衛師叔?是衛清風嗎?杜若記得云霧宗金丹期真人里有個姓衛的,跟師父一樣,都是三百來歲就突破了金丹期修士.不過他來云霧宗的時候已經快一百歲了,先前是干什麼的,門里沒幾個人知道.

杜若偷偷的打量著衛清風,相貌就不必形容,肯定帥的不行,事實上男修者長成祝亮那樣才算少見呢!但這位帥哥氣質很不好形容——威嚴?煞氣?杜若抿了抿嘴,她不是沒見過身居高位的修士,事實上她身邊修士大多身居高位,但和他們比起來,這衛清風似乎更多了幾分煞氣,他來云霧宗前不是混黑的吧?

"起來吧."衛清風示意她起身,從袖子里取出一根簪子遞給杜若,"拿去玩吧."

長輩初次見晚輩給見面禮是很正常的事,再說衛清風給的又是一根普通的雷云簪,是修真界最常見的見面禮之一,杜若很自然的雙手接過,恭敬的道了謝.

"衛師弟客氣了,她小孩子家,哪需要這麼貴重的東西."云松子說道.

衛清風擺手道:"林師兄見外了,這又不是什麼值錢的玩意,給小孩子隨便玩玩就是了."

杜若安靜的垂手站在云松子身邊,衛清風笑道:"果然還是女孩子乖巧聽話些,我那里幾個臭小子怎麼管都管不住."衛清風結丹比云松子晚些,但收了有十來個男弟子.

云松子道:"女孩子就是嬌氣了些."說著輕輕的拍了怕杜若的肩膀,指了指枝頭,杜若才注意到自己還剩一個蜂巢沒收.

"杜師叔還是我來吧."祝亮上前說道,論修為,杜若和祝亮是平輩論交,但論身份,杜若是云松子的徒弟,祝亮喊云松子師祖,喊杜若師叔也是沒錯的.只是杜若平時和不認識的人都是以修為論交,同熟悉的人,她還是照著以前的稱呼,如劉師伯,她現在雖然也是築基期了,可以喊他師兄了,可她還是同以前一樣叫師伯.

"師兄我們還是平輩論交吧."杜若對祝亮笑了笑,沒有拒絕祝亮的幫忙,"有勞師兄了."

"不麻煩不麻煩."祝亮幫杜若把蜂巢收好.

等杜若收拾好蜂巢,云松子道:"時辰還早,衛師弟若是沒事的話,不如去我洞府喝盞靈茶如何?"

"求之不得."衛清風道,"說起來,我還沒去過師兄的洞府的."林浩遠和他一樣,進入金丹期的時間不久,兩人洞府皆建立不到十年,相互都沒去過對方的洞府.

云松子自己對自己的洞府印象也不深,畢竟他在洞府的日子少到十個指頭都數的過來,所以當兩人帶著杜若回到洞府的時候,心里都有些新奇.經過杜若六年的打理,云松子的洞府已經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原本光禿禿的山頭已經種滿了各種樹木,入眼滿是清新的綠意.

洞府大門用帶著水紋的太湖石做了九層的台階,咋看宛如水波一般,石階縫隙處還有沿階草點綴其間,石階的兩旁種上了兩排月桂樹,一眼望上去極是清雅.杜若悄悄的瞄了師父一眼,見他沒什麼表情,不由松了一口氣.她走上台階,輕叩了兩下饕餮形門環,兩扇精鐵大門緩緩打開,一扇古樸的雕刻了云霧山形狀的屏風出現眼簾.

三人跨過石質門檻,繞開屏風進入了寬敞的正堂,四周石壁上已經塗上了用芸輝粉和玉白土混合成的香泥,堂內的家具俱是用紫檀木制成,樣式古樸簡單,非時下流行的鑲嵌螺鈿金玉的家具.衛清風同云松子落座後,轉眼就見到幾盆盛開正豔的芍藥擺放在烏木架子上,花盆非木非瓦,而是別出心裁的用了剔透玲瓏如瑪瑙的紋石做盆,淺紅色的花盆映襯著粉白的芍藥分外的好看.

"林師兄當真是雅人."衛清風說道,"看了你的洞府,就覺得我那里不堪入目了."

云松子笑道,"衛師弟過獎了,這些都是阿若布置的,整天不好好修煉,就喜歡弄這些東西."

"哈哈,小孩子都是一樣的,等年紀再大點就知道用功了."衛清風含笑道.

兩個外貌看起來不過二十七八歲左右的男人用一副滄桑的語氣,感慨自己青春不在的模樣,可把杜若給雷壞了!她就從來沒覺得老過,總認為自己還很青春.

"杜丫頭,你身邊還有多少蜂皇靈漿?能賣給師叔些嗎?"衛清風問道.

"回師叔,我還有八兩."杜若從儲物袋里掏出八個小瓶拜訪到了衛清風面前.玉皇蜂的蜂皇靈漿本來產量就不多,為了不太惹人注意,她就一只九階蜂巢而已,其他都是七八階的,一只蜂巢頂多產十來斤蜂皇靈漿而已,她還要留夠蜂皇吃的靈漿,送給爹爹,師父,幾位伯父的,剩下的頂多就剩兩斤而已,這里一斤算十六兩,兩斤就是三十二兩.三十二塊上品靈石,說多還是很多的,可想要買天材地寶就遠遠不夠了,所以她並沒有把蜂皇靈漿賣到店里去,而是留著做人情.

"看來我晚來了一步."衛清風惋惜的說道,放了一個儲物袋在桌上,"林師兄,你這次回來也是因為門派考核的事嗎?"

門派考核?什麼門派考核?杜若心里暗暗疑惑,她知道云霧宗每十年都有一次門派大考核,杜若八年前遇到過一次,照這麼算,第二次門派考核應該是在二年後吧?

"是的."云松子微微頷首,"衛師弟,你也為這事回來?"他回來時因為杜若年紀小,修為低,又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萬一再出之前去大澤曆練的差錯怎麼辦?所以才趕回來的.可衛清風的徒弟都是男的,修為最低的都參加過一次大考核了,他不至于為了這件事趕回來吧?

衛清風道:"倒也不全是為了曆練,師兄知道今年門派又在招雜役了嗎?"

云松子本身就是雜役殿的總管事,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件事?"知道."

"師兄,我還想收兩個徒兒,你要是方便的話,就幫我選幾個資質好的吧?"衛清風說.

"我這幾天要帶阿若出去一趟置辦點東西,你自己去雜役殿挑吧."云松子說.

"那就多謝師兄了."衛清風當然不會真讓林浩遠給自己挑徒弟,有誰讓別人幫自己挑徒弟?云霧宗的外門,雜役弟子做夢都想要拜個背景,實力強的師父當靠山,同樣師父也想要找個資質,悟性皆上佳徒弟給自己增加實力,整個云霧宗也就云松子這麼一個怪人,只收了兩個徒弟,其中還有一個沒什麼太大用處的女徒弟.

"衛師弟不必多禮,舉手之勞而已."云松子微笑的說道.

"天色也不早了,那我就先告辭了."衛清風說道.

"衛師弟慢走."云松子起身送衛清風出門,杜若則吩咐洞府的丫鬟把云松子的臥室再整理一遍.

"阿若,你過來."云松子回來後,示意杜若跟著他走.

"師父,你的臥室在那里."杜若以為云松子忘了自己睡在哪里了.

"我們去修煉室,讓我看看你的修為."云松子說道,"我記得你上次不是跟我說過,你目前的修為是築基第七層嗎?怎麼才過了三個月就又到了第二層了?難道你突破了?"

"沒有,我還是第七層,上次秦伯伯送了我一個手鐲,說是戴上它就能隱藏我的修為."杜若從手腕上退下了一只深綠色的手鐲遞給云松子.自從自己洗髓成功後,杜若的修煉速度大幅增加,要不是她再三放慢了修煉速度,她早就能開始第二轉修煉了.

云松子並沒有接那手鐲,"既然是你秦伯父給你的,你就收著吧."

"師父,你這次回來後還要出去嗎?師兄怎麼不跟你一起回來?"杜若問道.

聽著她連炮珠似地問題,云松子臉上浮起了淡淡的笑意,"我暫時不會離開,你師兄出去曆練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哦."她也有快一年沒見師兄了,還真挺想師兄的.

"你擔心你師兄,還不如先擔心你自己吧."云松子搖了搖頭說道.

"嗄?"杜若被師父突然一句話,弄的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她有什麼好擔心的.

云松子抬頭輕彈她的額頭,"傻丫頭!"說是責備的話,可語氣里盡是無奈,"我問你,你知道門派考核嗎?"

"知道,可不是還有四年嗎?"難道她記錯了?

"內門弟子的考核就是今年."云松子示意杜若坐下,這件事是他疏忽了,阿若身邊圍著的人不是雜役就是外門弟子,當然不會有人告訴她內門弟子的事.

"嗯."杜若應了一聲,"原來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不一樣啊."

"當然不一樣."云松子說道,"而且內門弟子考核足有一年."

"一年?"杜若有些吃驚.

"不錯,你也當了六年的內門弟子,應該知道內門弟子和核心弟子的差距吧?"云松子說道.

"知道點."杜若說道,除了一直來買她蜂蜜的司徒師叔外,她都沒怎麼接觸過云霧宗的內門弟子,師父每月的供給也都是劉師伯去拿的.

"門派很注重對築基期弟子的培養,如果你這次能曆練中勝出,就有機會當上核心弟子."云松子說.

"哦."杜若神色有些糾結,她很希望自己能變強,可她真不想當核心弟子.司徒靜師叔就是云霧宗的核心弟子,在她印象中,司徒師叔總是很忙,身上有數不清門派交給的任務,她可不想那麼忙,當然這句話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敢跟云松子說的.

云松子不知道杜若的想法,徑自吩咐道,"你去准備一下,明天我帶你出去."

"師父,我們去哪里?"杜若問.

"去萬獸山,我看你這幾年進步了沒有."雖然這六年里他一直又跟杜若聯系,但畢竟不在身邊,只清楚她目前的修為進度,其他如法術,劍術等方面都不清楚,他目前沒時間慢慢了解,只有帶她出去曆練一趟,這樣就什麼都清楚了.

"是."杜若懷疑,內門弟子曆練的地方不會也是萬獸山吧?不然師父干嘛帶她去哪里?

上篇:內門試煉(一)    下篇:內門試煉(三)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