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區吳界(一) 
  
區吳界(一)

白的刺目的烈日高高地掛在空中,土地荒蕪,狂風卷過,漫天的沙塵遮住了遠處的隱隱綽綽的沙丘,隨處可見的殘垣斷壁,在無聲的述說著這片荒漠曾經的輝煌.

區吳界是修真界數千萬年曆史上,少有的從頂級上千界淪落到小千界的世界,據說起因是數萬年的一次修真界和妖獸界爆發的大戰,讓區吳界很多地方的靈氣在短短的幾年之內變得紊亂狂暴,不僅讓修者無法繼續修煉,甚至修者在這個地方待久了,修為還會下降,所以漸漸的區吳界就荒廢了,從上千界淪落為小千界.

杜若望著窗戶外生長在荒漠里的低矮灌木,暗灰綠色的葉片,灰黑色鋼鐵般的枝干,環境再惡劣,還是有植物生長下來了.

"幸好來得時候帶足了丹藥和靈石,不然都沒法子修煉了."

"是啊."

"你們要在三個月之內完成玉簡上的任務."一名血魂教的長老沉聲吩咐道,"現在先分組."

不是要試煉一年嗎?怎麼現在才三個月?莫非還有其他試煉?杜若暗暗稱奇.這時幾位長老把在場的所有弟子,分成了十二組,每組各八人,三派弟子夾雜著組隊,這算培養合作精神嗎?

杜若毫不意外的跟祁陽在同一隊伍,共同組隊的,還有祁陽的兩位師兄,血魂教,馭獸宗各兩個弟子,之前那名目光陰沉的馭獸宗男弟子也在列,若是這艘船上的弟子都是各個門派中的精英的話,那麼這些人就屬于精英中的精英.杜若捏著手里的玉簡苦笑,她的面子還真大,居然能讓這麼多人來保護自己.

"還有什麼問題嗎?"等人數分派完後,大家看完手中的玉簡後,一名馭獸宗的長老開口問道.

"爹爹,為什麼不讓我們女孩子待在一起曆練呢?我想跟師姐在一起."嬌憨的聲音響起,杜若尋聲望去,一名貌似修為在築基六層的女修揚聲提問道,那名女修年約十五六歲左右,相貌嬌美可愛,紅潤的小嘴微微嘟著.

杜若嘴角彎了彎,她還希望自己一個人曆練呢!見衛清風似笑非笑的望著自己,目光沉沉,杜若心頭暗暗不爽,干脆扭頭看窗外.

"羽兒,乖,別胡鬧."那男修無奈的柔聲低哄著女兒.在修真界,修為越高的修者越不容易有子嗣,一旦進入金丹期後,就很少有修士能有孩子了,所以很多修士都會選擇在突破築基期後,成親生子.但修為越高的修士,生下孩子資質也越好.這名男修的修為應該在金丹中期左右,而這名少女的真實年紀頂多二十歲左右,顯然是進入金丹期後才有的孩子,這樣的孩子得來不易,資質也好,難怪會得父親如此寵愛.

"哦——"羽兒眨眨長長的睫毛,困惑的望著父親,可愛的像個小洋娃娃一樣.

男修苦笑,在場才四個女孩子,除了杜若外,修為大多在五六層左右,讓她們一起組隊,不是讓她們去送死嗎?

"小師妹,等這次曆練完,我們再一起去曆練好不好?"一名貌似年長些女修柔聲說道.

"好."那女修仰起腦袋乖乖的應了,回頭見杜若,對她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杜若見她嬌憨可愛,也對她展顏一笑.羽兒先是一怔,隨即眼睛一亮.

"嗯咳."衛清風的輕咳聲傳來,杜若斂了笑意,專注起手中的玉簡.

"還有什麼問題嗎?"衛清風傳音問道.

"沒有了."杜若回道.

"我知道這次曆練為難你了,不過你放心,祁陽他們會保護你的."衛清風放柔了語氣說道.

"衛師叔放心,我一定不負師門對我的厚望."杜若正容說道,想起前幾天師父對自己提示,她暗暗吐了吐舌頭,她還真笨,這麼明顯的提示都聽不出來.

"了解自己任務了嗎?"血魂教的長老沉聲問道.

"了解了!"眾人大聲應道.

"那就下去吧!"此時的龍舟正懸浮在半空.

杜若再次戴上了面紗,沉默的跟著祁陽的身後,"小師妹,你還不會禦空術吧?要不要我——"祁陽期期艾艾的問道,白皙俊美的臉漲得通紅.

"杜師妹,我帶你下去吧?"羽兒湊了上來,笑眯眯的說道,"你放心,我禦空術很好的."

禦空術是一種進入築基期後才能使用的法術,需要消耗很大的靈力,所以很多修士都在築基五層後,才開始施展這種法術的,但杜若光是煉氣期就修煉了足足九遍,體內靈力充沛,早就能使用禦空術了.杜若微微一笑,"多謝這位姐姐,不過我可以自己下去."好奇怪,這小女孩干嘛對她這麼好?

"咦?"羽兒有些困惑,她能自己下去?

"小師妹,這位師妹身上的衣服是用盈彩蝶王翼做成的."剛剛安慰羽兒的女修低聲解釋道.

"哦."眾人皆是門派的精英弟子,身上寶物也不少,對杜若身上有這件寶物也不稀奇.

杜若淡然一笑,在祁陽離開飛船後,也撐起了防護罩,輕巧的躍身而下,身形輕盈妙曼.

眾人發出了低低的驚呼聲,一個築基期二層的修士,居然能使用禦空術?衛清風眯了眯眼睛,林浩遠的兩個徒兒,果然都很出色!難怪這次曆練他這麼放心.

杜若使用禦空術落地後,神態自若的跟在了祁陽身後,她很明白,要不是師門命令,跟自己組隊的七人,哪怕是祁陽都不會認真看她一眼,想要這三個月里過的稍微舒服點,她就必須在適當的時候展現下自己的實力,現在可不是低調的時候.

"杜師妹,你走在這里."祁陽示意杜若走在八人中間,這通常是最安全的位置.其他人也沒什麼意見,別說是受了師父之命保護她,就算沒有受命,他們也不可能會讓一個修為,年紀都他們小的女修沖在最前面冒險.

"多謝師兄."杜若也不矯情,進了中間.

"杜師妹,我們這次最主要的任務是找潭煙草煉制潭煙緩息散,你可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地方嗎?"云霧宗的大師兄問道.

潭煙草是區吳界淪落成小千界後出產的一種獨特靈植,有強烈的毒性,內服可以讓合道期以下的修者在半柱香時間內斃命,但用它煉制的潭煙緩息散,卻是很多毒藥的克星,用途極為廣泛.潭煙草只能生長在區吳界的特定幾個地方,一旦采摘下來,半個時辰之內就會枯萎,很多修者都嘗試過移植潭煙草,都失敗了,所以市面上潭煙緩息散,都是藥師親身入區吳界煉制的.區吳界環境凶險,潭煙草生長的地方,有很多古怪的妖獸出沒,非常的危險,很多藥師都不願意煉制潭煙緩息散.

"沒什麼."杜若搖了搖頭,也不知道云霧宗想干什麼,居然要求她煉制十公斤潭煙緩息散!還不知道三個月時間夠不夠煉制這麼多呢!目光掃過一名馭獸宗的弟子時候,目光微凝.

"呃?"那馭獸宗的弟子有些茫然順著杜若的目光望去,臉色急變,他手上的皮膚不知怎麼回事,變得十分的干燥.這時其他人也發現了自己裸露在外面的皮膚,正以飛快的速度變干,頭上的頭發也有枯萎的跡象.幸好這些弟子都是門派內精英弟子,遇到這種事情也絲毫沒有慌亂,有些搭脈判斷自己的脈象;有些鎮靜的四處查探附近的環境;些拿出了葫蘆,用清水沖洗著皮膚,有了清水的滋潤,皮膚干燥的情況得到了緩解.

"你們先把自己遮起來,我沒事."杜若說道,想了想,大步的走向離她最近的一株植物,揮劍砍去,"鐺!"鋒利的寶劍居然沒有在枝條上留下一絲痕跡,好硬的植物!

"怎麼了?"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是那名目光陰沉馭獸宗男修,據說他是奴獸宗的築基期的大師兄.

"我們離開飛船才多久?大家都撐起了防護罩,肯定不會受到什麼毒蟲攻擊,要中毒也肯定是類似毒瘴的那種."杜若說道,"這里唯一的活物就是這些東西."希望這些植物是能抵抗毒氣的解藥,而不是發出毒氣的罪魁禍首.

大家都是曆練的老手了,聽到杜若的話,想也不想,幾道劍光一閃,那株植物分成幾截應聲落地.此時馭獸宗大師兄也放出了一只圓滾滾的小胖鼠,一開始小胖鼠脫離了那黑乎乎的靈獸環,重得自由,還很開心,但不一會它就淒厲的哀嚎起來了,毛發迅速的枯萎脫落.

杜若忙將小老鼠捧在手心,拿起一截枝葉,手用力的一捏,這次她學乖了,捏樹枝的時候運上了靈氣,總算沒出丑,枝葉順利的滴出了幾滴液體在小老鼠身上,塗到液體的皮膚迅速恢複了以往的水分.眾人不消杜若多說,就將附近所有的植物全部砍下,絞碎,將流出液體塗在受傷的皮膚上.

"這區吳界號稱光就居,果然名不虛傳."祁陽歎氣道.

光就居,十八層地獄第一層……杜若雙手合什護著手里已經恢複健康,但渾身毛發已全無的小白鼠,"你還要嗎?"問著馭獸宗大師兄道.

"不用了."馭獸宗師兄冷淡的說道,轉身往前面走去.

杜若將光溜溜的小老鼠丟到了咪咪那里,這麼肥嘟嘟的小老鼠,咪咪應該很喜歡玩吧?她把眾人絞碎後留下的汁液保存到了一個瓷瓶里,又拿了不少殘枝,才跟著了大部隊的腳步,"師兄你們最好找個地方洗一下,這些汁液可能也有毒."杜若建議道.

"先走過這片荒漠再說,時間不早了,晚上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血魂教大師兄沉聲說道,"前面有一片綠洲."說著他發了一塊玉符出去,估計是把解毒的法子發給了其他人,杜若見馭獸宗和血魂教也有發玉符的動作.

杜若偏頭同小黑聯系了下,果然前面有一片綠洲,以他們的目前的速度大約需要一個時辰就能趕到,也不知道血魂教派了什麼小動物去探路的,居然能趕得上她小黑的速度.

小黑就是小綠生下的黑色小蜂的統稱,杜若對照著異蟲譜看了半天,指著圖片跟小綠認了好一會,才確定小綠一夜情的對象是在異蟲譜上排名第三,叫噬金鐵甲風行蜂的靈蜂.這種靈蜂個性非常凶殘,號稱噬金,其實啥都吃,據說連萬年的玄鐵都能啃,所以才有噬金這個名稱.

杜若也不知道小綠從哪里找了這麼一個彪悍老公,口味還真重,這麼可怕的靈蜂,它也敢上,就不怕真被吃了嗎?一般來說,一個蜂巢一般來說,等階最高的是蜂母,很少有工蜂比蜂母等級還高的,除非跟蜂母交|配的雄蜂等級高,這麼看來,小綠那短命的老公等級應該在八階以上吧?不然小綠也生不出八階的小蜂.

小黑雖然長得丑了點,吃的也多了點,可比小綠有用多了,能采蜜,能蜇人還能咬人,飛行速度也非常快,看慣了也覺得挺可愛的,杜若已經習慣用小黑來探路了.唯一可惜的是,小黑的壽命不長,除了蜂皇外,三階以下只能活上三個月左右,六階以下的能活上半年,六階以上九階以下的能活上一年左右.

這應該還是混入了小綠基因的緣故,純種噬金鐵甲風行蜂的壽命還要短,據說哪怕是九階的噬金鐵甲風行蜂,除非是蜂母,不然尋常的工蜂也只能活上半年.想來也是,如果那些蟲族壽命再長一點的話,這世界就是蟲族的天下了.杜若在了解小黑的壽命後,就再沒給八階小黑吃過洗髓湯了,反正養到九階也只有一年壽命,她何必多費精力呢?她暫時沒打算再養個蜂皇,身邊靈蜂,蟲子已經夠多了,再多也養不起了.

區吳界的綠洲大多是當初靈脈之地,那里的靈氣雖在漸漸的消散,但勝在沒有紊亂,且水土豐美,植被茂盛,通過綠洲隱約能看出,區吳界當初是何等的人間天堂.綠洲里就有碧波蕩漾的湖水,但誰也沒有去動那湖里的水,而是各自取出自備的葫蘆清洗.杜若遠遠的坐到了小樹林的另一邊,掀起面紗,喝了一口摻了靈泉的蜂蜜水,流失的靈力頓時恢複了不少.

"呼."杜若輕輕的舒了一口氣,突然她翻身一滾,順勢躲開了一根細如牛毛的毒針.

"誰!"隨著一聲大喝,兩條高大修長的人影擋在了杜若面前,一人是祁陽,一人是馭獸宗的大師兄.

上篇:內門試煉(六)    下篇:區吳界(二)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