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區吳界(二) 
  
區吳界(二)

"嘿嘿,小丫頭躲得挺快啊!"陰沉沉的笑聲響起,六條人影從茂密的叢林中躍出,矮小精悍的體型,烏黑的皮膚,凶殘的眼神……眾人心里微微一沉,是區吳界的強盜!也是區吳界的原住民!

祁陽和馭獸宗的大師兄非常有默契的將杜若整個身體全部遮住,血魂教的大師兄年紀最長,由他上前拱手道:"在下堯光界血魂教築基期弟子容靖,奉師門之命,同云霧宗,馭獸宗兩派師弟,師妹一起來此曆練,初來咋到,人生地不熟,若是有不甚冒犯前輩的地方,還望前輩諒解."

"堯光界?那是怎麼地方?老子沒聽過!"一名長得最壯實的強盜大聲嚷嚷的說道,"識相把自己的儲物袋和後面的小妞交出來!老子放你們一條生路!"這里生存條件惡劣,靈氣日趨減少,能活下來的基本都是男的,這就造成了區吳界的男多女少的局面.

那強盜話音一落,眾人臉色皆沉了下來,在場諸人皆是門派這一代呼風喚雨的精英弟子,何曾受過此等屈辱?這時令人毛骨悚然的"沙沙"聲響起,杜若偏頭望去,就見六個人騎著三只巨大的蠍子爬來,這種蠍子是區吳界的變異生物,不是妖獸,但力大無窮,幾乎可以和三階妖獸媲美.看樣子這些強盜似乎想殺人滅口!

"最後說一次,要麼離開,要麼你們死!"血魂教的大師兄沉聲說道,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人,要不是師門任務是保護杜若順利煉成十公斤潭煙緩息散,盡量不要多生事,他早就沖上去大開殺戒了.

"哈哈哈——"強盜爆發出一聲大笑,"老大,這些雛兒——"那說話的強盜突然身體往旁邊一閃,險險的躲開一枚暗器.

"反應還不錯."云霧宗大師兄冷冷笑道,"阿陽,保護杜師妹!"說著就閃身沖了上去.真是真刀實槍的戰斗,又不是門派內師兄弟比試,難道還要聽他們把話說完不成?

"是!"祁陽雖然也躍躍欲試,但不敢違背師兄的命令,將杜若拉到遠離戰場的位置.

"祁師兄,你去幫大師兄吧,我一個人在這里沒事的."杜若說道,這種戰斗最後會分戰利品的,祁陽不參戰,分到的戰利品就少,一次兩次他說不定還無所謂,次數多了,他們很定會厭煩的.

"不行——"祁陽話音還沒有落下,就見杜若身體一晃,隨著劍光一閃,一條瘦小的人影被她從叢林中挑了出來,是一名潛伏已久,准備伺機偷襲的強盜.

"祁師兄,你看,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杜若強調道,一只小腳狠狠的踩在那個矮強盜的臉上!那強盜悶哼一聲,歪頭昏了過去.讓你們欺負我!杜若心里非常不爽!那麼多師兄,憑什麼就偷襲她一人?就因為她比較好欺負?

"……"別說是祁陽了,就是強盜也被杜若彪悍的舉動給驚到了.

"哈哈——"云霧宗的二師兄放聲大笑,"杜師妹好本事!"

"師兄誇獎了."杜若窘然,要不是小黑,她也發現不了這人,更不可能一擊就中.

"殺了他們!他們是大門派的弟子,不斬草除根,我們就死定了!"貌似首領的強盜大聲說道.

而與此同時,那騎著三只變異蠍子的修者也沖了上來,馭獸宗的大師兄從懷里取出一副卷軸,"這三只蟲子就教給我們了."

那些強盜有一個修為是合道期,八個是築基期的,其他幾人都是煉氣期大圓滿境界,還有三只堪比三階妖獸的蠍子,照理說來,那些強盜對他們有絕對的優勢,這也是強盜敢如此囂張的緣故,杜若原以為這場戰斗很持續很久,可沒想到她不過等了半個時辰左右,戰斗就結束了.

那些強盜雖然平時過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個性凶殘的很,但再凶狠遇上裝備優良,訓練有素的正規軍也只有全滅一條路.讓杜若尤其稱奇的是,馭獸宗兩個弟子取出的卷軸,居然是封印妖獸的"妖獸圖鑒",只要卷軸一打開,被封印的妖獸就會跳出圖鑒參加戰斗.本來杜若還奇怪呢,那些馭獸宗的人,怎麼身邊沒有半只妖獸呢?

"杜師妹,這人的儲物袋你就拿著吧."祁陽利落的從那名被杜若踩暈的強盜身上搜出來一只儲物袋,遞給了杜若,同時不著痕跡的朝那名修者腦袋處輕輕一踢.

杜若只當沒看見,"多謝祁師兄."她接過了那只髒兮兮的儲物袋,這個人是她俘虜的,他的儲物袋理所當然的就歸她了.杜若注意到有些是幾個人合作殺的,就把儲物袋里的東西全部取出,大家各有選擇的分配.

區吳界資源貧乏,就算是搶劫為生的強盜,儲物袋里寶貝也不豐盛,除了幾塊下石比較值錢之外,其他的全是破銅爛鐵,杜若將幾塊下石挑了出來,就把那儲物袋丟了,這袋子也太髒了.

祁陽微微挑眉,難怪師父說她嬌氣了,這丫頭居然這麼浪費,看不上的就丟了?不過也難怪,林師伯就兩個弟子,蕭瑀掌管了五個中千界,十二個小千界的靈礦,想來是什麼都不缺的,兩個人都合著供一個小丫頭,不把她養嬌才奇怪呢!想著想著,祁陽竟隱約有些嫉妒了.

杜若感覺到祁陽對自己的注視,想了想,默默的將丟掉的那只儲物袋又收了回去,師兄估計是覺得她浪費吧?"噗嗤!"祁陽失笑出聲,這丫頭還真有趣.

因為強盜的阻攔,耽誤了大家的行程,商量後大家決定今晚就暫時住在這個綠洲了,除了杜若外,每個門派一個帳篷,大家輪流守夜.

"杜師妹,我們人多,實在不需要你來守夜."血魂教的大師兄對杜若提出守夜很詫異.云霧宗三名弟子也想讓杜若別守夜了,但就怕另外兩派人不同意,現在見大家都有這個意思,他們也就順藤爬杆了,可沒有想到八人中唯一有異議的居然是杜若本人.

"容師兄,我們要在這里曆練三個月呢,並不是三天,我的修為也不算很低,守夜還是能堅持的."杜若堅持道,她可不想讓別人覺得自己很特別,一個人如果在團隊中讓人感覺很特別,那麼也就代表著他被排斥出了這個團隊.

"這——"

"那就讓她守第一輪班吧,這樣我們可以一夜排四輪班,大家休息時間也能多些."馭獸宗大師兄開口說道.

"這樣也行,那杜師妹就和丁一守第一輪班吧."容靖說道,丁一就是馭獸宗大師兄.

"好."杜若點點,丁一?這人的名字還真簡單.

眾人討論了一會後,就各自進帳篷,休息打坐不提.

"我去外面布置陣法,這里的陣法你來弄."丁一說道.

"好."杜若將幾個防禦陣法丟出,又招出了幾只小黑,好好的安撫了一番,又喂了它們些靈泉,小黑才心滿意足的撲閃著翅膀去附近當護衛.杜若目前只讓小黑給自己探路,從來沒有想讓它們幫著自己一起戰斗,雖然蟲族的攻擊最大的優勢就是群體攻擊,但小黑是杜若最後保命的手段,所以不到最危急的關頭,她是不會讓小黑出現在外人面前的.

"寶貝,怎麼了?無聊了?"杜若將咪咪從靈獸環里抱出,"不喜歡那只小老鼠?"

咪咪毛茸茸的小腦袋不住的往杜若嫩嫩的臉頰上蹭,誰要玩那只髒兮兮的老鼠."刁丫頭."杜若愛憐的輕彈它粉紅色的小鼻子,貓斗老鼠不是天性嗎?咪咪怎麼不喜歡玩老鼠呢?

"你怎麼養了這麼一只沒攻擊力的靈獸?"丁一的聲音從她身後響起.

"我本來就不靠它打人."杜若愛憐的輕撓咪咪的下巴,咪咪舒服的咩咩直叫.

丁一嘴角動了動,剛想說什麼,突然他臉色一正,傳音道:"跟我來."說著身體如箭般的沖了出去.

杜若一怔,順手把咪咪往靈獸環里一塞,緊緊的跟在了丁一的身後.夜晚的荒漠寒冷無比,寒風似乎能吹進皮膚,直達骨頭,這里的環境還真不適合人類生存啊!

"你是火木靈根吧?會木系攻擊法術嗎?"丁一傳音問道.

"會."杜若停下了腳步,緊握寶劍,她已經看到他們即將攻擊的對象——一個巨大的由沙子構成的人體,舉止笨拙,但移動速度,"沙靈."杜若吐出了兩個字.沙靈是一種土系變異的妖靈,有沙土凝結而成,也算是天地靈物的一種,但並無靈智,會攻擊一切出現它目前的生物,物理攻擊,土系法術攻擊對它皆是無效.

"定塵珠歸你,靈珠歸我."丁一說道.

"成交."杜若一口答應,要形成沙靈這種天地靈物是需要很嚴苛的條件的.就算區吳界大部分地方都是荒漠,沙靈相對比較常見,這麼大沙靈還是不多見的,難怪丁一行事會如此隱秘了.男人小心眼起來,可比女人小心眼多了,他定是費了一番功夫,才把這大的寶貝瞞住吧?如果自己不是有木系靈根,又不會跟他搶靈珠,他估計連她都瞞住了.

沙靈徹底死亡後,身體會凝成一顆"定塵珠",顧名思義,這顆珠子的作用就是阻擋風沙,對防禦沙塵類攻擊法寶有奇效.丁一說的"靈珠"算得上是沙靈的內丹,最精純的土系精華,照價值來說,比定塵珠值錢多了,但杜若是火木靈根,靈珠對她來說,還不及定塵珠有用.再說丁一既然說了他要靈珠,那麼肯定是戰斗中,他出力更多.

"一會我砍下沙靈的肢體後,你用木系法術把它打散就好."丁一遞了一塊中石給她,"打的越散越好."說完他放出了十來只猙獰的似蠍似蛛的怪獸,然後提劍上前,將沙靈的一只手臂砍了下來.

杜若只瞄了一眼那些怪獸,就不敢看了,她劍一揮,無數木劍的重影朝那條手臂飛去,"嘭"一聲,手臂四散開來,不過很快那些沙子又聚集了起來,變成了一條手臂接上了沙靈的身體.

那些怪獸朝著沙靈不停的吐著一個個黑色的小球,那些沙子一沾到小球,就會凝成一小塊黑色的固體,等那些固體化開,裹在里面的沙子就化為灰飛了.杜若注意到那些小球只能包裹比自己體積小的沙球,稍微大一點,就要反被沙子給融化.杜若見狀干脆化木劍為木刺,將沙靈分割的更細小,讓那怪獸吐出來的珠子更方便包裹.丁一和杜若配合的相當默契,不一會功夫,那沙靈就被兩人聯手解決了.

"這是什麼怪物?"杜若對丁一的那些怪獸很好奇,要不是那些怪獸,沙靈根本不可能那麼快就消滅.

"沉水鬼蠍蛛."丁一把那些鬼蠍蛛收好,"這些妖獸自幼長在沉水里,沉水算是沙靈的克星之一了."說著他將一顆散發著土黃色光暈的珠子遞給杜若,"這是定塵珠,你收好吧."

杜若接過定塵珠,剛收入儲物袋,就見丁一取出一株淺碧色的,在黑暗中隱約散發著綠色光暈的植物,語氣平靜的對杜若說道,"這叫天碧草,是區吳界特有的植物,居然能驅除……"

"嗯?"杜若眨了眨眼睛,他什麼意思?

"杜師妹,你在哪里?"祁陽略帶焦急的聲音傳來.

"祁師兄."杜若起身迎上祁陽,"我在這里."

"你——"祁陽見丁一手里取出的植物,神色變得頗為怪異,"杜師妹,你剛剛去哪里了?"

"她剛剛去布置陣法了."丁一在身後解釋道.

祁陽低頭望著杜若,杜若乖乖的點頭,"我去布置陣法了,祁師兄,你怎麼不休息呢?"

"我出來走走,見你不在外面,以為你出事了."祁陽微微笑道.

"我沒事."杜若跟著祁陽回了駐地,卻沒想到居然大家都出來了,杜若不免有些心虛.

"師兄."馭獸宗的師弟站了起來,望著杜若的眼光多少有些古怪,杜若要真是十八歲的小姑娘,估計早就束手無策了.她落落大方的走到了火堆旁,添加了一把柴火,丁一有本事讓獨吞沙靈,就有本事圓這個謊.

果然丁一從儲物袋里丟出兩只明顯是剛被打死的變異蠍子,"我們去解決這兩個東西了."

眾人將信將疑,不過見杜若和丁一都沒有異樣,才起身各自散去.之後的幾天,大家都下意識的避開了麻煩,一心趕路,很快八人就到了潭煙草的生長地.潭煙草的生長地,是一片很大的沼澤,附近居然還有一些人為搭建的石屋,顯然是之前來這里煉制潭煙緩息散藥師搭建的.

八人收拾了下,就在石屋處住下了,杜若理所當然的占據了一間石屋,其他是三人一間.一開始七人還老老實實的守在杜若石屋附近,可過了近一個月後,大家見任何事都沒有發生,就有些坐不住了.七人再同杜若商量之後,最後決定以門派為單位,每天出去一派人曆練,剩下的兩派人保護杜若.杜若對此並無異議,對她來說,他們都離開,或許她更方便些呢!反正她煉藥劑的時候,都是在小空間里進行的,根本不需要他們來保護.

上篇:區吳界(一)    下篇:區吳界(三)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