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區吳界(五) 
  
區吳界(五)

因丁一的師妹堅持不肯離開,要照顧丁一的傷勢,而她那一隊血魂教和云霧宗的弟子又不想跟自己師兄一起曆練,因為要是遇上妖獸了,他們做師弟是肯定要讓師兄,最後丁一的師妹歸到了杜若這一隊.

"杜師妹,你喝水."丁一的師妹遞了一杯溫熱的水給了杜若.

"多謝柳師姐."丁一的師妹叫柳隨云,是個很瀟灑的名字,不過柳隨云本人一點都不隨性瀟灑,性子端莊得體,溫柔大方,是個標准的賢妻良母.她來隊伍這幾天,不止伺候丁一很精心,連帶其他人也照顧的很好,連水都是燒熱了才給大家喝的.

不過——"他們自己都有帶著水,不需要你多此一舉."丁一冷冷的說道,平時大家配合是默契,可誰私底下都防著別人一手,柳隨云燒好的熱水,大家的確都接了,可真正喝下去的只有馭獸宗的師弟.

"……好."柳隨云溫婉的笑容一滯,過了好一會才應了.

杜若不禁蹙眉,這人怎麼這樣!有這麼賢惠的女朋友還挑三揀四的!她無聲的歎了一口氣,這柳隨云真是可惜了.這麼的好的資質,這麼好的身世條件,卻不想著好好修煉,而是把自己的未來托付在一個男人身上.倒不是說丁一這人不可靠,只是誰能保證感情能永遠不變呢?

如果是凡人頂多幾十年,忍忍也就過去了,可修士壽命本來就長,誰又能給誰永遠的承諾呢?杜若啞然一笑,各人有各人的路,只要柳隨云覺得幸福就好了,她想這麼多干嘛?

一陣香噴噴的烤肉的香味引起了杜若的注意,她抬頭一看,居然是祁陽在烤肉,"師妹,你還有蜂蜜嗎?"祁陽微微笑道,"我這里快用完了."

"有."杜若取出一小壇蜂蜜,開了壇口,將蜂蜜塗在剩下的幾塊生肉上後,然後饒有興致的望著祁陽靈巧給烤肉翻身,塗著蜂蜜,想不到祁陽也會烤肉.

祁陽等了一會,見杜若絲毫沒有幫忙烤肉的意思,不免有些苦笑,將剩下的幾塊生肉挑起.

"祁師兄,還是我來吧."柳隨云含笑走了過來,接過祁陽手里的活計,熟稔的烤了起來.

"那就麻煩柳師妹了."祁陽客氣了一聲,見杜若坐在一旁喝水,不由逗她道:"小師妹,你不會烤肉嗎?"

"不會."杜若搖搖頭,讓她做些小點心,小零食還行,讓她正經的做飯菜就不行了.穿越前有爸媽准備的妥妥當當的,穿越後雖然家里的大部分家務都她干的,但當時家里條件差,也沒什麼食物讓她來煮,到了云霧宗後自然有丫鬟服侍,她修煉都還來不及,哪想過學這個.

"杜師妹,我可以教你,這個很好學的."柳隨云說著就將一塊生肉遞給杜若,杜若不好掃了柳隨云的興,便接過生肉學了起來.

"杜師妹,你不會烤肉,那會做飯,做衣服嗎?"柳隨云問道.

"不會."杜若老實的說道.

"杜師妹,這些都是女孩子該學的東西,你怎麼都不會呢?"柳隨云驚訝的問道,"你娘沒教過你嗎?"柳隨云說話很大聲,引來了眾人的側目,云霧宗師兄弟三人眉頭微微一皺.柳隨云嘴角不易察覺的微微挑起,眼底隱約有著不屑,杜若出生卑微,生母早亡的事,她早聽人說過了.

杜若烤肉的手頓了頓,神色不變,微微笑道,"我娘很早就去世了,不過師父和師兄跟我說過,要我好好學習,好好修煉,知道該怎麼做人就好了.至于做飯縫衣這些事——這些不應該是下人干的事嗎?"

"呃——"柳隨云一怔,勉強笑道:"你總不能讓下人伺候你一輩子吧?"

"為什麼不行?"杜若反問.

"你在你師父身邊,自然是有下人服侍,將來離開了你師父怎麼辦?"柳隨云說道.

"我不會離開師父的."杜若嘟起嘴.

"你難道陪你師父一輩子不成?女孩子總要嫁人吧?"柳隨云笑道.

"為什麼女孩子一定要嫁人?我們門派里好多師叔都沒嫁人呢!再說嫁人跟沒有下人服侍又有什麼關系?"杜若還真不理解柳隨云的大腦回路了,就算世俗世界,只要家里有點家底的,那個不是雇傭仆人的?她何必親力親為做這種事呢?有這點時間用來修煉不是更好?就算凡間的那些高門大戶,也不會只教女兒如何做家務吧?又不是培養丫鬟,想當賢妻良母也不是這麼做的吧?

杜若其實並不反感柳隨云,她的本性還是不錯的,只是被寵壞了而已,她對自己屢次發難,在杜若看來也只是小女孩幼稚的爭風吃醋的行為而已.但不反感,不代表她並不准備繼續忍下去,她又不是她爹娘老公,也沒受過她恩惠,干嘛要忍她的大小姐脾氣?

"我會煉丹,會熬藥劑,還會養靈蜂,就算沒有師父和師兄,我也能請得起下人!"杜若頓了頓,最後一次提點她道,"柳師姐,我們修道之人,本就該一心修煉,怎可讓一些凡俗小事打擾修行呢?這不是顧此失彼嗎?"

柳隨云被杜若一番話,弄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沒把杜若羞辱成,反而被她教訓了一頓.祁陽眼見氣氛不對,忙上前笑著打圓場道,"杜師妹,烤肉可是一門好手藝,以後你想打更多的妖獸,就一定要把這個學好."

"是嗎?"杜若臉色微微緩和,"妖獸還吃烤肉?"

"肉烤熟之後,味道更容易散開."容靖起身將一顆靈丹捏碎,均勻的灑在烤肉上,隨著溫度升高,靈氣往四下散開.

"走,我們去外面獵妖獸去."祁陽說道,他也頗為看不慣那柳隨云,自從她來了之後,多了許多麻煩事.師妹為了照顧不守夜的她,也開始不守夜了,甚至為了彌補大家守夜的辛苦,最近都不肯和他們一起分戰利品了.師妹已經做到這番地步了,這柳隨云還這種作態,真是有點不識好歹.

"好."杜若跟著大家一起離開,駐紮地只留下馭獸宗三人.

丁一望著呆呆坐在火堆前的柳隨云,遲疑了下,上前說道:"師妹,你先回帳篷休息吧."

"師兄."柳隨云原本黯淡的神色一下子亮了,乖乖的跟著丁一回了自己帳篷,師兄還是喜歡她的!

丁一在帳篷前,對柳隨云說道:"師妹,其實我們修道之人本就該一心修煉,你真的沒有必要為了一些凡俗瑣事擾了自己的修行,尤其是你本身資質又這麼好,不修煉真是可惜了."說著他頭也不回的走了,他明白柳隨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但是她要的,他給不起!

柳隨云聽到丁一的話,如遭重擊,整個人都呆了.

之後的幾天,柳隨云安靜了許多,一直默默的跟著眾人身後,睜著一雙大眼幽幽的看著丁一,鬧得丁一尷尬不已,幸好這種日子沒幾天就結束了,在區吳界曆練的日子完結了.

一上飛船,杜若就被衛清風叫到了內室."師叔."杜若卸下一只手鐲,恭敬的遞給了衛清風.

衛清風接過手鐲,沉默了一會,滿意的一笑:"阿若干得不錯."

"師叔過獎了."杜若雙目低垂,也不知道師門讓她煉制這麼毒藥干嘛?杜若不會天真的認為,云霧宗讓她煉制這麼多毒藥,只是為了解毒而已?潭煙緩息散是可以解毒,但其他的毒藥呢?不過這種事師門長輩指定到了她頭上,她也沒法子拒絕,再說沒有她也有其他人.

"阿若,有件事我要跟你說,希望你能保持冷靜."衛清風將手鐲收好後,正容對杜若說道.

"什麼事!"杜若心頭莫名的跳了起來,臉色發白.

"你父親受傷了."衛清風說道,"好像已經昏迷好幾天了."

杜若聞言腳一軟,差點摔在地上,幸好衛清風一把扶住她,"師叔,我爹怎麼會受傷的?他傷勢重不重?"他好好的待在堯光界,又沒什麼曆練,怎麼可能受傷呢?

衛清風搖搖頭:"我也不是很清楚,門派剛剛發消息過來."

"師叔,我想回堯光界."杜若經過最初的慌亂後,已經恢複了鎮定,站穩了後,向衛清風請求道.

"這是自然,我們已經商量過了,你現在情況特殊,加上又為了門派立了大功,接下來的曆練任務可以不用參加了."衛清風從衣袖中取出一塊潔白的帕子,示意杜若擦擦臉.

她沒哭啊?師叔給他帕子干什麼?杜若忙從袖里掏出自己帕子擦了擦臉.

衛清風嘴角一抽,將帕子隨手丟在桌上,"你先下去准備下,一會我送你回堯光界."

"是."杜若心神不甯的出了內房,發呆了好一會,才給紀大哥傳了一個玉符,紀掌櫃就住在自己家附近,還是讓紀大哥去家里一趟,看看爹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師妹,你要走了?"祁陽聽說杜若要離開他們,不由錯愕的問道:"你不繼續曆練了?"

"我家里出了一點事."杜若低聲解釋道,"我想快點回去."

"什麼事?"丁一問道.

"還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才想快點回去."杜若勉強一笑.

"吉人自有天相,我想伯父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杜師妹你不要太擔心了."云霧宗大師兄安慰她道.

"嗯."杜若點點頭,眼見衛清風從內房出來,她忙上前,"衛師叔."

衛清風淡淡一笑,"走吧."

"是."

"杜師妹."容靖叫住她.

"容師兄?"杜若偏頭望著容靖.

"杜師妹,有什麼我們可以幫忙的事,你盡管說."容靖誠懇的說道.

"嗯,謝謝師兄."杜若朝大家露出了一個真心的微笑,匆匆的跟著衛清風走了.讓她錯愕的是,居然是衛清風親自送她回的堯光界,不過衛清風並沒有把杜若送回杜家,而是把她放到了云霧山山下,"你師父最近不在堯光界,要是家里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衛清風將一塊玉符遞給了杜若.

"多謝師叔."杜若接過玉符,匆匆向衛清風告辭後,直往家里沖去.

衛清風望著她遠去的背影,嘴角輕挑.

,

,

,

"大姑娘,你可回來了!"杜家的丫鬟,見杜若出現在家里院子里,忙欣喜的迎了上去,"老爺他——"

"爹爹還沒有醒嗎?"杜若問道,"請了大夫了嗎?"之前紀大哥傳來的玉符已經跟她解釋過了,爹爹是在出門買靈丹的時候,不慎被一只小妖獸咬傷的,因傷勢不重,止血後也沒有在意,可沒想到回家後,才喝了一杯茶,就倒地上昏迷不醒了,至今沒有醒過來.不會是中毒了吧?要不就是什麼陌生的病毒?

"請了好幾個大夫了,看了後都說不知道老爺為什麼不醒."丫鬟淚汪汪的說道.

杜若掀開簾子,進父親呼吸微弱的躺在床上,房里只有一個正在打瞌睡的小丫鬟."爹!"她快步撲到了父親身邊,握住他的手腕,將靈力漸漸的輸入到他的經脈內,一寸寸的查看著父親的身體情況.

"阿若,你回來了."方大娘掀簾進來,見杜若就開始抹眼淚,"你說好好的人,怎麼說沒就沒了呢!"

杜若恍若未聞,依然專心的看著父親的身體,奇怪?她怎麼一點都看不出爹爹身上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呢?

"阿若,你說你爹這樣昏迷在床上也不是什麼法子啊!難道我們真伺候他一輩子?"方大娘對杜若說道,"你說你爹現在跟死人有什麼兩樣呢!"

"娘,爹還沒有——"杜若忍著氣的說道,"爹爹只是暫時昏迷而已."

"那可說不定!那些前來大夫的說,你爹身上沒什麼傷勢,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昏迷,很有可能一輩子就這麼睡過去了!他們說你爹是修士,尋常凡人要是這麼暈迷不醒,還能用人參吊著,你爹可要靈丹!你知道那些靈丹要多少靈石一粒嗎?我們家哪里來這麼多靈石?"方大娘說道.

"爹的藥費我會想法子的."杜若皺眉說道.

"你一個姑娘家想什麼法子?"方大娘問道,"這可是無底洞!我都打聽過了,以前也有人得過你爹這種病,據說那些人家把銀子全部耗光,也沒有治好,最後人還是死了!"

杜若臉色一沉,冷聲問道:"娘,你想怎麼辦?我爹還沒怎麼樣呢!輪不到你來詛咒他!"

"你這死丫頭——"方大娘見杜若對她如此無禮,掄起胳膊就想扇杜若巴掌,只見杜若也不躲閃,只是隨手用食指在一旁的木桌上輕輕的劃了幾下,桌面上頓時顯現幾道幾寸深的劃痕,她打了一個寒噤,想起杜若已經不是之前任她打罵的小女孩了,忙陪笑道:"阿若,有話可要好好說."

"我自然是有話好說."杜若掏出帕子擦了擦手指,語氣溫和的問道,"娘你想跟我說什麼?"

上篇:區吳界(四)    下篇:奇怪的病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