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一章 競技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一章 競技

"咄!"

水牛皮箭靶的紅心上插上了三支利箭,雖然箭有三支,卻只發出一身悶響,可見是三箭齊發.

片刻,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一黑一白兩匹高頭大馬並轡而來.

看到箭靶,白色駿馬上的年輕公子不禁擊掌笑道:"哈哈,齊兄好箭法!三百步外一弓三箭,同時擊中靶心.看來,這次出征北蠻,齊兄必是領軍的不二人選,可喜可賀!"

此人身穿墨綠錦繡華服,面如冠玉,眉目清秀,言語動作間自然流露著一股貴族子弟的氣息,衣領處的九爪金龍圖案時隱時現.

在琅先國,只有皇親的服飾上才能使用龍的圖案,而九爪金龍,更是尊貴的象征!

這公子名叫赤墨,乃是已故的王爺赤青宇的獨子,當今琅先國君主赤丹的親子侄.

黑馬上的齊淺一襲白色勁裝打扮,面目俊朗剛毅,頗有豪氣.只不過,他顯然沒有因為赤墨的贊美而露出多少欣喜之色.

他盯著手上的弓箭,眼神卻顯得有些複雜:"那個女人回來了."

"哦?哪個女人?"赤墨一時沒明白齊淺話中的意思,可旋即心中一緊,住了口.

齊淺輕呼了一口氣,抬眼看向赤墨,眼神中放出一絲光芒,還透著一股戰意:"沒錯,步云霜!"

那一年的事情,他永遠也無法釋懷.那一年,他失敗得徹底.當步云霜抽回架在他肩上的利劍時,他的心中除了不甘還是不甘.他不相信他琅先第一武將會輸給一個女人,可是輸了便是輸了.

赤墨的眼神變得有些陰沉:"你確定?不是說她在邊關受了重傷麼?怎麼突然就跑回來了?"

這消息對他來說,無疑是晴天里打了個響雷,本以為步云霜在關外受傷,憑齊淺的武藝,明日取勝便無甚懸念,沒想到……

"是我安插在她身邊的親信今早才來的消息,錯不了.不過她回來也好,這一次……"齊淺說到此處,手一用力,那柄看似極其結實的弓箭已經被他捏得粉碎.

然而赤墨考慮的卻不是這個,齊淺渴望的是一雪前恥,而自己卻要考慮萬一齊淺落敗的後果.明日的比賽太關鍵!獲勝者將可以掛帥出戰抗擊鄰國余方的侵擾,這也無所謂,最重要的是可以得到伏虎軍團的兵權.

如今大將軍楚天南已經掌控了龍武軍團,而步云霜正是他手下的得力將領.如果再讓他們控制伏虎……

那這棋面將會對自己及其不利.

想到這里,赤墨輕輕閉起了眼:"恩,這女人無論是武功還是謀略都頗為了得,如果她要代表將軍府出戰,我們明天要想獲勝可就困難了."

齊淺一聽,心里頗不是滋味:"我說你何必漲他人志氣?她說到底也就是個女流之輩!這一次,我定然不會再輸給她!"

"女流之輩麼?你真這麼想?三年前……"

齊淺聽赤墨提到三年前,身形微微一陣戰栗,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卻沒有說下去.

三年前,三年前正是他口中那女流之輩挽救了整個琅先國!而當時自己……

舊事重提幾多傷愁,似乎是想到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齊淺咬了咬牙便掉轉馬頭,一揮鞭,絕塵而去.

赤墨看著他的背影,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

競技場和青樓永遠都是最吸引人眼球的兩大場所.

與紅樓粉黛,輕歌曼舞不同,競技場充斥的是一種原始的搏殺之美.是故,過慣了乏味生活的人們便喜歡來這種場所尋求刺激.

不過,這次大賽乃皇族舉辦,到場的都是有點身份地位之輩.由于步云霜回來的消息已經傳了出去,倒是有不少人都想一睹這位奇女子的風采,可以說是老早就來占了場子.

皇族有自己的競技場地:鳳黎山競技場.此場地一般也不對外開放.

鳳黎山位于京都城外,郁郁蔥蔥,飛瀑流湍,用風景如畫形容絕不為過,加上山上多有野獸出沒,便被皇族圍成了獵場,並在山下設置競技場.平時一些皇宮貴族少不了來這里切磋一二.

場上鼓聲陣陣,刺得人耳膜發疼.琅先國國君赤丹今日穿得也比較精悍,一身白底描金圖騰的勁裝外象征性地批了件披風.

他坐在高高的看台上,身前的幾案上放了一把精品彎弓和三支羽箭,弓箭旁是一本名冊,正是今日參賽者的名單.

赤墨依舊一襲墨綠長袍,坐在赤丹左側,那份名單他已經看過,步云霜三個字刺得他眼疼.

"今日氣氛還真是熱烈!"赤丹慢悠悠地說道,手指輕輕地在座椅扶手上頗有節奏地敲擊著.

"那是皇上親臨,百姓都想一睹您的風采."赤墨趕忙低眉恭敬回到.

"恩."赤丹應了聲,便沒在說啥.

其實大家心里都明白,這步云霜估計怕是比他這皇帝老子還要有魅力.

按照規則,在比賽正式開始前,參賽者要集體向君王跪拜,然後抽簽決定比賽場次和比賽對手.

鼓聲驟停,觀戰者不自覺地都停止了喧嘩,當選手走進場區時,所有人都伸直了脖子,氣氛重新活躍起來.

參賽者一共有八十七人,至少都是軍中有點威望的將領,沒有點實力的人,怕也不敢來參加這種禦駕親臨的大賽.

這八十七位參賽者之中有只有一位女子,她嬌小的身形顯然成功地吸引住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

"這難道就是步云霜?那個將余方國趕出惠都城的步云霜?"

"應該是吧!"

"乖乖!這閨女長得倒是標志,嫁到我家做媳婦兒倒也合適,可惜卻從了軍."

……

場內議論紛紛,步云霜卻是視若無睹,淡然如水.她一身黑段緊身勁裝裹著婀娜身姿,三千青絲半盤在頭上,粉黛略施,雖非傾城絕色,卻也眉清目秀,更比尋常女子多了些英氣,讓人一見就難以忘記.

就算是半跪在地,她腰杆卻是挺得筆直,顯得恭敬卻又不卑不吭.

赤丹忍不住連連點頭,暗道此女果然有一番巾幗之姿.其實,他以前也沒見過步云霜,三年前余方趁琅先天災突襲,琅先節節敗退.在最關鍵的時候,這個女子突然出現在楚天南軍中,巧施妙計,敗退余方.

勝戰後,她卻說自己並非軍人,不敢邀功,便未跟隨其他將領面聖受賞.這倒是讓赤丹頗感意外,對此女也生出幾分興趣.

赤墨從她一出現,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她身上,這個女人恐怕將是他計劃中的最大障礙.有些人,從第一個照面,便決定了一生的宿命.而赤墨和步云霜便是這樣的兩個人,他們注定了交集,也注定了對立.

而步云霜總覺得有股不一樣的感覺,可是又說不上來,便抬了抬頭,卻正好迎上赤墨的目光.

她微微一愣,暗道這位皇子好生奇怪,周圍的人雖然也都盯著自己,不過幾乎都是因為好奇.可是這人,雖然他的眼中波瀾不驚,但是直覺告訴她,這位皇子身上大有文章.難道……她腦中一道光線閃過,難道他就是楚將軍書信中所提到的小侯爺赤墨?

她這麼一想,便再次朝赤墨看了眼,從楚將軍的書信中可以看出這小侯爺到也是個人物,只是不明白他為何非要打皇帝老子的注意.看這情景,這叔侄兩關系倒也不差,莫非皇上還不知道他侄子有異心?

步云霜覺得雖然此事關系重大,不過眼下勝了這場比賽才是關鍵,和其他人行過禮後便匆匆退下去抽簽.只是她的手不自然地朝腰間探了探.

她看了看竹簽底部寫的小楷:左思賢.

她在戰場上叱咤了幾年,對軍中的將領倒也是有所耳聞.

這左思賢和她曾有過一面之緣,不過已經沒什麼印象了,只記得他是兵部尚書家的二公子.像這種過足了舒服日子想謀個一官半職顯擺身份的達官貴族,哪有多少真才實學,于是她也沒放在眼里.

比賽場次已經定了下來,步云霜是在第三場,她也不急,便坐下來觀戰.其它參賽者雖然對這位奇女子很是好奇,可是也都聽說過她的厲害,故都敬而遠之,沒有敢去搭訕的.

步云霜的目光放在場上正在激烈角逐的兩人身上,倒也沒注意到這點,只是當她舉起手中的茶杯,招呼侍從時才發現異樣.

"幫我摻杯茶."可是她舉了半天卻沒人搭理她,不由得一愣,才發現自己周圍十米外是一個人也沒有,仿佛自己就是空氣.

她不由得啞然,神情間略顯尷尬,隨即無奈地笑了笑.

"這茶涼了,還是換杯熱的吧!"一個渾厚的聲音突然想起在上方.

步云霜一怔,暗道此人好厚的底氣,是個高手,于是抬起頭,卻對上一雙眼……

這雙眼她只見過一次,而且時隔三年,她卻依舊記得.

三年前,當自己用余方國國君的性命從戰場上換回身為俘虜的他時,這雙眼里充滿的不是感激,而是屈辱和憤恨.那是一個鐵血男兒的尊嚴!

她料定事情不會善終,果然,不久後他便給自己遞出了戰書……只是卻沒有戰勝自己.她知道她們的戰爭不會在那一次便結束,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茶涼了,可以換杯熱的,而過往的事情是否可以被新的生活所替代呢?"步云霜接過齊淺手中的茶杯,輕輕抿了口.

齊淺怎麼會聽不懂她話中的意思,她是想讓自己忘卻當年的事情.然而對于一位武將來說,最大的屈辱莫過于成為俘虜.如果當年死在敵營也就罷了,可這女人偏偏還要把自己救出來.這對他來說,不是比死還難受麼?

"步云霜,你不可能永遠不敗,而我也不會永遠都是輸的那一方."齊淺丟下這句象征著宣戰的話,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紅梳初來匝道,大家如果覺得還行,請收藏起來看哦!能投票票就更好了!O(∩.∩)O】

上篇:作品相關 新書《云掠》上傳,哈哈!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章 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