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三章 交鋒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三章 交鋒

怎麼辦呢?遇到這麼個打不得又輸不得對手,齊淺很是懊惱.

"喂!出手啊!別老是左躲右閃的!"赤雨萱顯然是把齊淺的不還手理解成了輕視,于是手下加快速度,鞭影一層一層將齊淺全身罩了個滴水不漏.

看著戰意盎然的赤雨萱,齊淺心中一動,計上心來.如果能讓她落到台下去,不就行了?因為按照規矩,落下競技台也算輸.

于是順著赤雨萱的攻勢,齊淺不露痕跡地慢慢朝邊緣處走去,而打得正興起的赤雨萱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全在對方掌控之中.

只見她揮出一鞭,這次出乎意料的是齊淺沒有躲閃,手一招,拼著被傷的危險,硬是拉住了她的鞭繩.赤雨萱大驚,可是明顯已經來不及了,齊淺將鞭子往後一拉,赤雨萱的身體便刷地被帶出了場外.

不過她身手也算了得,身體在空中一個翻轉,便穩穩落地.

意識到自己被算計,赤雨萱氣得蓮足跺地,可是又沒辦法,她滿含幽怨地看了眼齊淺,才退出賽場.

齊淺和赤墨同時暗中抹了把汗,總算是放心心來.

踢場的人走了,比賽自然是繼續進行.

一輪下來,已經淘汰掉一半的對手,接下來的比賽將會在第二日來個了結.

皓月如洗,一閃而過的劍光映出步云霜的颯爽英姿,一套劍法使完,她的氣息卻絲毫不見紊亂,可見功力深厚.

"云霜."楚天南看著這個毫無瑕疵的女子,實在是不忍心讓她卷入這是非恩怨之中,然而,這些卻又不是他可以掌控的.

"楚將軍怎麼來了?"步云霜顯然有些意外,這都夜間了,楚將軍不休息卻來找自己,想來是有要事.

楚天南遞給她一塊干毛巾讓她擦擦汗,這本該是丫鬟干的活,現在這位老將軍卻親自來做,步云霜心中湧起一絲感動.

楚天南顯得有點猶豫,他絕不能讓赤墨奪了伏虎軍團的兵權,他雖然早查得赤墨有異心,卻不敢告訴赤丹,他不會不知道赤丹有多在意這個侄子.而他身邊能震得住齊淺的恐怕就只有步云霜了,可是她卻偏偏在這時候受了傷……

"你的傷勢……"

"將軍放心,我身上的傷倒是無甚大礙."

步云霜怎會忘記當年若非楚天南的救助,她母親連一口下葬的棺材都沒有.是故三年前,楚天南的一封書信便讓本不願涉足人間的她告別了師傅空色,不遠千里,再入俗塵.

"那就好,千萬不要勉強自己."

楚天南膝下也有一女,前年已經嫁了出去,極少回來.在他心里,步云霜不僅僅是她的得力屬下,可以說,他早就把她當成女兒看待.

這些年領兵打仗,征戰沙場,多少次九死一生,而這個堅強的女子,卻一直陪在自己身邊,榮辱與共.

步云霜輕輕一笑,點了點頭.

第二日的比賽也是由抽簽來決定,鳳黎山下老早就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步云霜看著手中竹簽末端寫著的齊淺二字,仿佛一時沒有回過神來.

第一場,今日的第一場比賽居然就是步云霜大戰齊淺,比賽場次的排序結果一傳出去,人群中仿佛是炸開了鍋.

"這也太誇張了吧!這場比完還有看頭麼?"

"那沒辦法,抽簽抽的,誰也改變不了"

……

場內議論紛紛,似乎一時還接受不了兩個最重量級的人物居然在第一場便對上了.

"大家都來猜一猜,到底是巾幗不讓須眉的步云霜會獲勝還是有著琅先第一武將的齊淺能奪魁呢?來來來!下注!下注!"

已經有人坐莊,開起了臨時賭場,下注的人卻是不在少數.看來這場比賽似乎是比決賽更有著實質性的意義.

對于齊淺來說,這場比賽更是意義非凡.

他心里很清楚,三年前他就已經不是琅先第一武將了,只是那次挑戰沒有傳出去罷了,在外人眼里,他齊淺和步云霜還從未交過手.這一次,他要奪下的不僅僅是伏虎兵團的兵權,還有寄存在她那里三年的尊嚴.

高手與高手之間的較量往往在氣場上就足以形成強大壓迫感,是故和前幾場比賽的熱鬧氣氛不同,兩人一上場,全場便靜悄悄的,似乎大家都在不約而同地等待著什麼.

步云霜淡淡一笑,和齊淺相視一眼.無需多言,兩人同時拔出武器.

步云霜手中是一把短劍,她在和左思賢交手時,這把劍一直沒出鞘.可是對于齊淺卻是不同,她知道這男人想要的是什麼,如果自己不拔劍,他定會認為自己是在侮辱他.

只聽當的一聲輕響,兩把寶劍在空中撞擊,濺出幾許火花.台下的人功力稍差的甚至沒看清楚兩人是何時移動的身形便已經過了一招,反應過來時,兩人又已經分開.

"這也太快了吧!"

"高手過招,自然與眾不同!"

"這場比賽應該很有看頭了."

"看頭?那可未必,他們動作那麼快,搞不好什麼也看不見……"

……

場下再次議論開來.而場上的兩人眼里似乎除了對方便沒有其它.高手較量,一個疏忽,便可能落敗.

齊淺暗自看了看握劍的右手,劍眉微蹙,虎口處已經滲出絲絲血跡.外人沒看出來,他剛才其實已經輸了半招.那一交劍瞬間,他手中的長劍差點被震飛,他是拼著虎口破裂的危險才勉強握住了劍身.

步云霜暗舒一口氣,剛才的交手她便已經摸出齊淺的功力.自己還是比較有優勢的,雖然這小子比三年前強了很多,可是依舊不是自己的對手,只要傷口不裂開,以現在的狀態取勝到是並不困難.

兩人隨後又交手了幾個回合,由于身法太快,台下大部分人早已看到暈暈乎乎.而場上兩天卻都並未使出全力,他們都在試圖找到對方的漏洞,然後痛下殺手.

然而很詭異的卻是,正在比賽的關鍵時刻,一陣空靈的笛聲突然飄了過來.這笛聲婉約靈動,和場上的激烈氣氛實在是不協調.

【O(∩.∩)O不知道親們喜不喜歡紅梳的文風,喜歡的話,請收藏哦!】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章 對決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四章 笛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