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一章 文書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一章 文書

昨天把第十章'龍城邊關’給更漏了,紅梳在此道歉了...

——————————————————————————

如果是一般人,估計也就被糊弄了,可是步云霜不同,她經手過的文書何其之多,剛才沒太在意,現在察覺不妥,仔細一看就看出問題了.

和一般文書不同,像這種重大決策的文書,為了保證其真實性,都會加蓋王印的.而這文書蓋得並非王印,而是兵部尚書的官印,這明顯是假貨.可見這是早有防備,萬一有人圖謀,就可用假文書欺騙.

可以說,除非是連年征戰的將領,其它人要想發現這些蹊蹺,根本不可能.不過,今天算他倒黴,碰到的是步云霜.

步云霜斜兜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蹲下:"這位大哥,難道你要我搜身麼?不太好吧!我沒有調戲男人的嗜好."

那人一聽步云霜的話語,眼中閃過一絲古怪和恐懼.猶豫了一番,他還是從袖口處重新摸出一張文書遞了過去.

步云霜沒想到這次這小子這麼爽快,不過識時務倒也是俊傑的選擇.她接過來一看,這次錯不了,貨真價實.

"算你老實!"步云霜拿到東西,也無意殺人.反正殺他不殺他都一樣,文書被盜的事情出不了幾天都會傳到永安.

然而,步云霜卻不知道,她如果一劍結果了這人,那她的余方國之行,可能就會改變.然而一切都無法扭轉……

那人被放,不過馬被步云霜收刮了,他只好走路回去.但是他腦子中想的卻是:是步云霜!這女人是步云霜!她居然混進來了!得趕緊把這事告訴皇上!

于是,一脫離了步云霜,他便趕到最近的驛站,重新要了快馬,朝永安城連夜趕回.

步云霜真的是疏忽了細節,不!應該說是她當局者迷了.能辨別這文書真假的只可能是征戰沙場的高級將領,而這普天之下有幾個女子能擔當此任呢?這不是步云霜還會是誰?

步云霜知道,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在余方改變戰略部署的時間中,齊淺可以做很多事情吧!

想著,她便策馬趕到驛站.過去兩國的書信往來便是必須要經過龍城和惠都.現兩國開戰在即,再要想使用到惠都的信鴿那是很不容易的,往來信件必須要經嚴密審核,以防這其中出現狀況.

她這信要想成功送出去,是堅決不能走正規渠道的,他決定先在驛站落腳,然後再尋找機會.(注:驛站是專門用來傳遞書信的站點,類似于現在的郵局,同時驛站也開始客房,供過客歇息.)

入夜,趁著店里的伙計都睡著了,步云霜悄悄出了房門.

這驛站的客房和客棧不同,客棧一般是一層是吃飯的地方,樓上便是客房.而驛站的住房則是一間院子.

步云霜白天已經打探過鴿舍的,現在行動起來自然是輕車熟路.

就在她剛摸到鴿舍門口,打算進去,卻發現鴿舍的大門是虛掩的,已經有人先自己一步,暗道莫非還有同行?

在知道對方身份前,她不敢貿然露面,于是躲在房外,看這小子耍的是什麼花招.

只見那人左右瞄了眼,沒發現有人才從懷里摸出一個小藥瓶,似乎是想往水槽里下藥.

步云霜一間大驚,她不明白為啥這個家伙要給自家驛站的信鴿的飲水里投毒,但是她很清楚一點,如果不先阻止他,那自己這書信是不可能送得出去的.

那人正想將瓶里的藥粉倒入,便覺手中一空,藥瓶已經被人奪了去,只道是被發現,從袖口中落下一把匕首,就要朝脖子上抹去.

步云霜沒想到他反應會這麼大,連忙一招手,將他橫在脖子上的匕首奪了下來.她只是擔心到惠都的信鴿會被毒死才出的手,她跟這人無冤無仇,可不想莫名其妙害了人家性命.

那人一驚,暗想這人手法好快,仔細一看,卻輕呼了一口氣,先前的緊張情緒全都煙消云散.

"你……"步云霜覺得怪了,這人怎麼看到自己反而不擔心了?莫非?

"步將軍,沒想到是你!"那人卻先開口了,臉上還露出一絲興奮.

步云霜現在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了,這人必定是琅先國安排在龍城的耳目,不!看他剛才那事情敗露就立馬抹脖子的事情,可以看出,這人可不是普通的耳目,應該是死士.

不過她還是不能立馬就信他,于是問道:"你是死士?有證據麼?還有,你認得我?"

那人慎重的點了點頭,從懷里摸出一塊二指寬的腰牌.那腰牌是黑底描金,上面印著金色飛鷹圖騰,圖騰下方寫著紅色的小楷:零三(六).在右下角是琅先國的王印.這是貨真價實的琅先國死士腰牌.

這些死士,很多人相互之間並未見過面,他們隱藏在人間的各個行業之中,過著雙重身份的日子.所以死士也不一定都是武功高強之輩,但是一定有一方面很擅長.而他們唯一可是確定自己身份的便是那塊腰牌.

而眼前這人的腰牌則是代表著琅先國第三號死士,而括號里的六表示前面還有五人曾經是三號,只不過要麼是死了,要麼就是退役了.當然,既然從事了死士這一行,想退役,那是很難.

"我在做死士之前曾經一直在惠都驛站干活,只是三年前余方國來襲,我的親人都死了,我卻還活著.你說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可是後來將軍您來了,您將余方國那幫子王八蛋趕出了惠都.我一下明白了,您一個女子尚且可披掛上陣,我堂堂男兒之身為何要這樣結束自己的生命呢?"那人說得很輕松,可是步云霜聽起來卻是沉甸甸的.

"所以,你選擇了做死士?"步云霜輕輕歎了口氣,這就是戰爭.她明白這人早有尋死之心,做死士無法是他想逃避生活的借口.不過,肯做死士的人,大概都是這樣吧……

了無牽掛.

"是的.不過不知道步將軍為何要阻止我?"零三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你知道哪些是到惠都的信鴿麼?我有需要."

"惠都?沒了,早沒了."零三搖了搖頭,"兩國關系緊張,前陣子就殺了所有到琅先的信鴿,以防止重要消息走失."

"哦?"步云霜顯出一分苦色,看來這一次絕好機會要白白錯過了.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章 龍城邊關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二章 群芳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