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八章 夜探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八章 夜探

"小理國公的好意,民女心領了,這些薛媽媽早有准備,就不勞煩您了."步云霜說得那個恭敬.

阮封也識趣,戀戀不舍地放開步云霜的玉手,走到安鏡王身邊坐下.

柳琅不知何時已經再次沒入暗處,聶華天的尸體早已有人清理掉,場上再次恢複到熱烈的氣氛,仿佛剛才那血腥的一幕從來未曾發生過.

琴歌劍舞,觥籌交錯,不知何時,宴會已經結束,人散去,獨留杯盤狼藉.

安鏡王專門給她們安排了帳篷,並不准任何人驚擾,還派了專門侍衛守護,畢竟三個弱女子在這男人堆里住著並不安全.

雖然安排給三人的住處算是很舒適的,可是畢竟是軍營,步云霜倒是無所謂,靈仙兒可就不高興了.

她不喜歡和別人擠在一個屋子里,特別是令她討厭的步云霜.一個丫頭身份的人居然搶自己風頭,今天那小理國公看她那眼神……哼!想著,她就極度不痛快,于是一進帳篷,她便啪的一腳踢翻了放在門口的椅子.

薛含香看在眼里,卻是懶得理會她,自顧自地收拾了便打算歇息.

"喂!你去給我找個澡盆來!我要沐浴!"靈仙兒一斜臥在床邊,左手指著步云霜,神情間很是傲慢.在她看來,丫鬟就是丫鬟,就是薛媽媽照顧你,可你還是丫鬟.

步云霜和薛含香都為之一愣.薛含香差點忘了,步云霜現在可是靈仙兒的丫鬟.這靈仙兒可不是什麼靠得住的貨色,決計不能讓她起疑,可是難不成還真讓琅先國的步大將軍給她個青樓女子打洗澡水?

正在薛含香感覺有點兩難之際,步云霜則是盯著靈仙兒看了半天,最後才慢吞吞地說道:"你……確定要在這里洗澡?這里可是軍營,這些帳篷可沒群芳閣的房間里那麼嚴實."

說著,步云霜看了眼被風吹得飄起來的門簾.

靈仙兒也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然而吞了吞口水,她雖然是青樓女子,可也不能隨便給人看了身子.事實上,像她這種紅牌姑娘,隱私更是重要,一旦泄了春guang,那就不值錢了.

"那……那我還是不洗了."靈仙兒撇了撇嘴,卸了妝,便和衣而臥.

步云霜和薛含香相視一笑,便各自休息.

作為一位將領,步云霜沒有深睡的習慣.半夜,她聽到響動,從聲音來方向判斷,她知道是薛含香起來了.

也許是起夜吧!步云霜這麼想著就想再次睡去,可是一股幽香飄了過來,她暗暗吃驚,連忙屏住呼吸.這明明是催眠香,看來她是在怕我們半夜醒來發現她不在而起疑,薛姨有問題!

等薛含香出了帳篷,步云霜也輕輕摸了起來,看門外的守衛都在睡覺,一閃身,便飄了出去.

她尾隨著薛含香,卻是見她進了軍營後方的一間頗為精致的小木屋,那屋里的燈還亮著,想來那便是那安鏡王的居處.

步云霜輕聲輕腳摸到窗下,從窗縫隙里可以看到那安鏡王正摟著薛含香的腰坐在床邊上.

"含香,這些年倒是委屈你了."安鏡王輕撫著薛含香鬢角的幾許青絲,眼中滿是疼惜.

薛含香卻是輕輕握住了安鏡王的手:"哪的話,含香可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王爺對我已經太好了!"說著便滾落兩行淚來.

安鏡王替她抹去臉頰上的淚水,像突然想起什麼,眼中放出一絲喜悅:"對了,你猜我帶什麼來了?一定會高興死你的!"

"什麼?"薛含香本來沒反應過來,不過轉念一想便猜到八分,神情中滿是欣喜:"難道是……"

"沒錯!正是火蓮!"安鏡王輕輕捏了捏她的臉蛋,"你不知道現在要搞到一株火蓮有多難!也算我運氣好,宮中禦醫草堂里居然還碩果僅存."他邊說邊從枕頭的內閣中取出一物,卻沒注意到薛含香的眼神已經由欣喜變得有點哀傷.

本來蹲在窗下偷窺的步云霜正在想人家小情人私會,自己在這里算什麼?正打算回去睡覺的時候,卻突然聽到提到'火蓮’二字,一下便又來了興趣.

可是她剛重新摸上窗戶邊,猛然一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她一驚,連忙轉過身去……

沒想到又是他,那個小三,不!是阮封!他此時正挑著眉,笑嘻嘻地看著自己.

步云霜暗暗叫苦,這人怎麼就陰魂不散?每次關鍵時刻都能遇到他.

阮封卻是將右手食指放到唇邊示意她不要出聲,然後拉著步云霜的手,想讓她跟自己走.

步云霜哪里想跟他走,她正聽到他們談關于火蓮的事情呢!可是又怕造成響動,驚動了屋里兩人,于是很不甘願地跟著阮封離開了木屋.

"沒想到步姑娘也有和我一樣的嗜好,喜歡聽牆根啊?看來我們還是有共同點的嘛!"到了營區外,阮封看周圍無人才放開步云霜調笑道.

"我……"步云霜只覺得雙頰發燙,可是支支吾吾地卻實在是找不出什麼解釋的話來.最後突然想到什麼,厲聲道:"我問你!你混到惠都有何目的?"

阮封卻是在她身上掃射了一圈,最後很無辜地說道:"你也太見外了!我還沒問你混進我龍城來有何目的呢!"

步云霜被他問得一時語塞,突然意識到這人看似很放蕩不羈,其實心里卻是什麼都很明了,怕是連自己的真實身份,他也是知道的.

"那今天在宴會上為何要替我隱瞞?你知道,我會武功的."步云霜覺得對付這樣的人還不如直接跟他挑明了說來得實在.

而阮封卻只是笑了笑:"這天底下會武功的姑娘多的去了,會武功又沒什麼過錯,我可舍不得這麼個美人兒沒誤殺了……"

步云霜聽他這樣說,只是嘴角扯出一絲冷笑:"你知道我是琅先人,難道就沒有點什麼想法?"

她不是群芳閣里那些只要美貌不要腦子的姑娘,會相信他的鬼話才怪.

阮封卻是冥思苦想了片刻,最後才怔怔道:"想法?是有一點,那就是……我發現我好像愛上你了……"

——————分割————————

周末了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七章 驚變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九章 火燒糧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