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章 被俘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章 被俘

屋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安鏡王一行人已經趕到,郭燁連忙吩咐屬下滅火.

柳琅一把將步云霜抗在肩上便出了倉庫,阮封看了他一眼,也跟著走了出去.

"柳琅?阮封?你們怎麼在這里?"安鏡王沒想到這兩個人會出現在糧倉,不過他很快便注意到柳琅肩上的人,"這是……"

柳琅將步云霜的臉轉過來,安鏡王和郭燁一見都了然于胸,她果然就是步云霜!只是安鏡王心里有點擔憂,這步云霜是混在薛含香的車里來的軍營,薛含香怎麼也推托不了責任.

他的擔憂似乎很快被證實並非多慮.郭燁一看清步云霜的容貌,便道:"看來這群芳閣是脫不了干系了!"

"那也不一定,也許薛含香根本就不知道這女人的真實身份."安鏡王雖然心里擔心,不過明面上還是盡量擺出一副大公無私的樣子.

"這個,王爺大可放心,下官自然不會冤枉了好人.只是薛含香現在的確可疑,所以希望王爺能夠同意下官先將之軟禁,等一切水落石出,也好還她清白."

這郭燁常年駐紮在龍城,耳目眾多,薛含香和安鏡王那點事情,他自然是有所了解.而傳言薛含香背後有皇家的人撐腰,怕就是言情這位安鏡王.如今逮到薛含香的把柄,也算是能稍微拴住安鏡王的手腳.

"恩,郭將軍所言不虛,那……就這麼辦吧!"安鏡王也頗為無奈,這眾目睽睽之下,他若徇私,這對薛含香反而不利.而且他也相信薛含香跟步云霜肯定沒什麼瓜葛,到也不是很擔心,再說在自己眼皮底下,自然不會讓郭燁虧了她.

"啟稟王爺,這個女人該怎麼處置?"柳琅有點無奈,這主角還沒處理掉,這兩人倒是對那配角更上心.

"她?還要我說麼?琅先國堂堂步大元帥大駕光臨,咱要是寒磣了,傳出去豈不是要鬧笑話?"說著他便轉向郭燁,"郭將軍,這里是你的地方,你這做東的可是要好生招待了."

"王爺放心,下官自會好好款待步將軍."郭燁朝安鏡王行了一禮,便命屬下將步云霜從柳琅手中接了過來.

待郭燁走後,柳琅才出聲:"王爺就這麼把步云霜交給郭燁了?萬一……"

"沒有什麼萬一,步云霜是個硬釘子,咱們什麼也別想問出來.這種硬骨頭還是讓他去啃好了,咱們只用多關注點就行.再說,抓到了這麼關鍵的人物,朝廷應該會提審,她在這里呆不久.到了永安城,就好辦事了……"

"明白,王爺高見!"

安鏡王卻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看了眼阮封,笑道:"小理國公好興致!這半夜出來是賞花還是賞月呢?"

"當然是賞花,可惜花沒了,只好作罷!"阮封對著郭燁等人的背影露出一副悵然若失的表情.

"小理國公,這美人還是可以有的,她肯定會被送審永安城,到時候還是很好辦的.只是你老走平衡木也不是回事兒吧?"安鏡王這話說得大有深意,意圖再明顯不過,說白了就是想拉弄阮封.

只要是皇室就永遠存在著爭斗,琅先國如此,余方國也不可能幸免.權利越大,就想得到更多的權利,這就是yu望,而人便是在這yu望中沉浮.

成也蕭何敗蕭何,看曆代英豪,有多少人因為yu望而功成名就,而又有多少因為yu望而成腐朽白骨.

阮封看得明白,自己手上有兵權便決計不可能置身事外.可是很抱歉的是,他至今沒覺得有誰值得他去支持.

說白了,他只聽從君主安閑的調遣,而且他也有這個特權,這是他當年答應幫助安閑攻打琅先的時候,安閑給他的承諾.

所以,余方國中暗中流傳著:得阮封者得余方的說法.

然而,他現在看到狀況卻是朝中無人能及得上安閑當年的風采.而且安閑本人也深知這點,可是他身有重疾,知道自己將不久于世,為了不讓琅先將來吞並余方,他只好先下手,再次揮軍南下.

這位君王的憂慮,怕只有阮封能明白.所以,當朝中人大部分都反對出兵時,阮封卻是贊成的,並願意親自披掛上陣.

想到這些,阮封看了眼安鏡王:"我走平衡木是因為我看不到平衡木兩邊有可落腳的地方."說完便走了.

安鏡王一時語塞,阮封這話的意思太明顯了,擺明了就是說:你們都還沒資格得到我支持.

"王爺,這……"柳琅想說些什麼,卻被安鏡王示意住口,便沒有再說下去.

而郭燁一回軍營便命人先把步云霜給關進了監牢,再讓人連夜趕到驛站將薛含香等人給'請’回了軍營.

當然,對于薛含香他還不干將她關進監牢,只是找了間帳篷讓她好吃好喝地住著,畢竟這安鏡王的枕邊人他現在還不敢動.

第二日,步云霜醒了過來,她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鎖鏈和所處的環境,卻是無奈地笑了笑.自己以前也關押過不少犯人,卻沒想到自己也有進號子的這一天.

不過她現在可以確定的是,自己身上的蠱毒果然是余方國的人所為.而且目的也已經很明了,正如當初預想的,他們就是想牽制自己.

然而她最憂心的卻是那下蠱之人居然離自己這麼近,而自己毒未解除,那豈不是太危險了!步云霜不由得眉頭微蹙.

只聽'吱呀’一聲,牢門門房打開,她收拾好心情,抬眼望去,卻見來人正是郭燁.

既然自己被抓,那安鏡王也在場,像自己這種重犯,肯定是要送審的,這郭燁想套點什麼東西,動作當然得快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步云霜索性坐直了身子,大有你想耍什麼手段就盡管來的意味.說實話,步云霜看這郭燁就跟看那步驚豪一個樣.

郭燁陰測測地笑道:"步大將軍,我余方國窮山惡水,可不比你琅先國富饒,只能委屈您了."

步云霜只是冷哼了一聲,並未答話,她等著他出牌.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十九章 火燒糧倉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一章 逼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