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二章 廢武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二章 廢武

【不好意思,昨天把第二十一章更漏了,已經改正過來了,抱歉!】

————————————————————————————————

"解釋?"郭燁沒想到會被薛含香給反將一軍,這場面倒是成了他無緣無故抓了他樓里姑娘似的,難道她們真沒什麼關系?

這樣想著,他只好極不情願地道:"她就是步云霜,混進我余方國來必有圖謀,昨晚她潛入軍營燒毀糧倉的時候被我們抓住."說著,他頓了一頓,目光牟利地掃了眼薛含香,"至于你群芳閣和她是不是有什麼關系,我自然會查個明白!這些時日恐怕是要委屈二位了."

沒得到他想要的,郭燁也不想久留,說完便離開了.

薛含香再看了眼被拴在木樁上的步云霜,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可是自己現在也被監視著,毫無辦法.

步云霜的神識已經有些模糊,她微閉著雙眸,身後的木樁染上她豔麗的緋紅,清風拂起她幾許青絲,竟透出一股冷傲的淒美.

阮封在她身前駐足,看著眼前的步云霜,雖然淪為階下囚,可她依舊淡定從容,沒有絲毫頹廢.

阮封心中歎了口氣,三年前,當這個女人第一次出現的時候,他便記住了她.當年便是這個女人將自己從琅先國內逼了回來,在此之前,自己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脅迫.

前些日子,自己混入惠都查探虛實,卻不料在那土匪寨里再次遇到了她.

第一次那樣近距離接觸,阮封卻突然覺得這女子有的不僅僅是謀略.同時,她淡雅如小荷,波瀾不興.這樣的女子不在家做女紅,卻在戰場上和一幫子老少爺們兒厮殺,想來都暴殄天物.

突然,他對郭燁的作法感到厭惡,無論怎樣,步云霜也是風華絕代之輩.身為女子,步云霜無論是武藝還是謀略都是天下難求,而郭燁居然就這樣毀了她……

他心突然湧起一絲難過,不自覺地伸出了手,可是他指尖剛接觸到她額前垂下的幾許青絲……

"小理國公真是懂得憐香惜玉啊!"一個聲音將他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阮封一愣,回過神來,朝來人看去,不由得松了口氣.隨即便換上往常那幅無賴相:"嘿嘿!柳琅兄怎麼來了?莫非也跟我一樣是來憐香惜玉的?"

柳琅看了眼步云霜:"有些女人是憐惜不得的,否則後患無窮.阮封,你可千萬別忘了你是余方人!"

阮封眨了眨眼,笑道:"我記得你以前老罵我不是個東西,我還以為我在你眼中就真不是個東西了呢!還好,還好!"

"你……"柳琅堵了半天,最後道,"你的確不是個東西!"便轉身離開.

阮封對著柳琅的背影笑了笑,便回過頭去,卻見步云霜已經睜開了眼睛,正平靜地看著他.

看到阮封回過頭來,她卻是不以為然地笑了笑:"我既不是什麼香也不是什麼玉."

聽她這麼一說,阮封卻是難得地很正經沉思了小會兒,才道:"恩,香會散,玉易碎,這些自然都不配你步云霜這三個字."說著,笑了笑,便走了.

步云霜一怔,她沒想到阮封會這樣評價自己,畢竟自己和他是敵對關系,能如此評價自己的敵人,在軍隊里,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阮封回到軍營,郭燁正在和安鏡王討論著薛含香的問題.郭燁沒有套出任何口風,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可以牽制住安鏡王的機會,要他放棄卻是舍不得.

安鏡王知道他沒撈到什麼把柄,也是擺出一副很是公正無私的表情:"我說郭將軍,可有那群芳閣和步云霜有和瓜葛麼?如果沒有的話,就把人家放了吧!你留著兩個青樓女子在軍營里,傳出去可不太動聽."

"那個……"郭燁猶豫了一番,可是實在是找不出推托的理由,最後只好死心,"王爺說的有道理,下官明日便派人將薛媽媽和靈姑娘送回群芳閣."

"對了,郭將軍,皇上的旨意已經下來了,你速速派人將步云霜給送審永安城吧!"

安鏡王話音剛落,剛進門的阮封卻是冷哼一聲:"郭燁,你對步云霜用刑,可曾問過我?"

郭燁一愣,他沒想到這小理國公會由此一說.自己是龍城的守備軍將帥,雖然沒有掌握什麼大兵權,不過這守備軍營的事物向來都是他料理了,這小理國公是主軍統帥,可是很少插手這些事情.

"下官……下官……"郭燁有些犯難,按道理,阮封是自己的上司,自己理所應當像他稟報,可是平時阮封很少過問這些,故此他也就省了這道手續.現在他這麼一問,倒是問得郭燁回答不上來.

"你對步云霜用刑了?我不是讓你好生招待著麼?"安鏡王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

郭燁在腹中腹誨了一通,心想:你讓我好生照顧?哼!你怕是也希望我把她弄死更好.心里雖然這麼想,面上還是恭敬道:"啟稟王爺,那步云霜是個賤骨頭,而且武功高強.不給她點顏色瞧瞧,她不老實!"

"不老實?她怎麼不老實了?"阮封冷冷瞥了他一眼,"步云霜是什麼人?豈是你這種貨色可以隨便動的?萬一皇上想招安她.這倒好,你廢了她武功,你說你該當何罪!"

郭燁一聽這話,就知道這小理國公這次是動真格的了,急得身上直冒冷汗,連忙撲通一聲跪下.

不過他也是行家了,雖驚不亂,連忙道:"請王爺和小理國公明鑒!下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余方國的利益.這步云霜太厲害,一個人就敢闖進來,燒我方糧倉.下官實在是怕她逃了會後患無窮,只好出此下策!如果皇上真要怪罪屬下,屬下也無話可說."

這一番話,說得倒是大義凜然,似乎阮封如果治了他的罪,就是不辨忠良了,果然是混成精的老狐狸!

阮封雖然存心想整治一下他,不過也不急于一時,便展開一個笑容:"郭將軍這是哪里話?你的心意,皇上自然是深知的.快起來!快起來!怎麼突然就跪著了呢?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怎麼你了呢!"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一章 逼供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三章 齊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