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三章 齊淺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三章 齊淺

郭燁暗舒一口氣,不過心里卻知道不妙,自己這次惹了這小理國公,不是擺明了把他朝安鏡王身邊推麼?看來以後得小心行事才行.

第二日,郭燁便命人將薛含香和靈仙兒送回了群芳閣,並將步云霜從木樁上解了下來,重新關回牢房.現在他也不敢再有什麼動作,萬一阮封支持安鏡王,自己為難了薛含香,那安鏡王是肯定容不得自己的,而安鏡王的對手太子安言怕也不會饒了自己,到時候就是兩邊不討好了.

薛含香回到群芳閣,便把自己關進了房間.群芳閣好幾天不開門,就連靈仙兒也變得神經兮兮,閣里的姑娘們一個個坐立不安,不知道發生什麼了事情.

薛含香焦頭爛額,她想救出步云霜,可是現在步云霜的身份已經暴露,她也不可能去求助安鏡王.現在除了裝成是被步云霜欺騙的受害者外,她根本沒有辦法.

其實她心里很矛盾,她來余方國已經好幾年,剛開始的確是為了某些目的而去接近安鏡王.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已經完全融入了這里的生活,而且她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了安鏡王.

如果步云霜沒有出現,她甚至想忘卻她身為死士的身份,而以薛含香的身份重新活過.可是,步云霜的到來提醒了她,她依舊是琅先國人.

薛含香看著庭院前的一朵小花兒發著呆,心中的複雜滋味怕是沒人能體會.

"方柔."突然一個渾厚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薛含香彈起頭來,臉上顯出一絲驚詫,方柔,那是她的本名,在群芳閣這些年來,她幾乎都快忘記這個名字.

她看向來人,那人從樹蔭里踱了出來.薛含香一看清他的面目,更是驚訝,不過還難以掩飾地透出幾分喜色,于是連忙朝之跪了下去.

"死士零五見過齊將軍."

"你不必多禮,起來吧!"齊淺也不是很在意這些禮節.

薛含香心想,難道這齊淺是來查探軍情的?不過他來了,步云霜就有救了,她正想開口詢問,齊淺卻是先發話了.

"步云……步將軍的事情,我們已經知道了,皇上特命我來解救步將軍回國,你可能提供點線索?"

"皇上已經知道了?"薛含香心想也是,步云霜被捕獲的時候,那麼多人看見,這消息怕走漏得快倒也是正常.莫非齊淺這次是專門為了步云霜而來?于是連忙道:"實不相瞞,步將軍這次被捕,屬下也是有責任的."

哪知齊淺沒那麼多功夫聽她磨牙,手一揮便止住了:"這些事情,以後再說,我只想聽重點.她現在人在哪里?"

齊淺個性剛直,他在戰場上也屬于鐵血型,能武則武,他覺得計謀這種東西是女人們爭寵才會耍的手段.是故,聽到薛含香這些不痛不癢的話,他一點興趣也沒有.

"是!"薛含香以前對齊淺還是有些許了解,于是也不在廢話:"她人在軍營,不過過不了幾天就要送審永安城.而且,她現在狀況不太好."

薛含香有點猶豫,步云霜武功被廢除,這可不是小事.

"哦?怎麼了不好了?"齊淺心想,像步云霜這種級別的俘虜,要麼招安,要麼就殺了,這狀況不好是什麼意思?

"步將軍的武功別廢除了."

薛含香這幾個字說得比較小聲,可是帶給齊淺的驚詫程度卻是不低.

"你說什麼?她被人廢了武功?這怎麼可能!余方國的軍官腦子是廢的麼?至少也要先考慮招安吧!"齊淺明顯很是激動.

要知道,自從三年前自己敗給步云霜以來,他便一直等待著再次一決勝負的機會.可以說,步云霜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雖然前些日子的比賽上他是勝了她,可那時她身上有傷,怎可做數?

而如今得到的消息卻是有人廢了她的武功,那就意味著自己再也沒有機會戰勝她,自己一直執著的東西將永遠無法得到.這讓他齊淺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他現在恨不得把干那蠢事的余方國將領給剁了喂狗!

"我現在就去軍營!"齊淺強壓住怒氣,便要離開.

薛含香聽這話一驚,連忙道:"齊將軍!萬萬不可!軍營防備森嚴.而且步將軍現在這狀況,您就算找到她,也很難救她出來."

齊淺刷地一眼在薛含香身上掃過:"那……依你的意思就是不救人了?"

薛含香不由得一顫,忙道:"屬下不是那意思,只是與其讓將軍以身犯險,不如尋求個較為穩妥的方法."看齊淺沒有反對她的意思,薛含香才又繼續,"過不了兩天,他們就要將步將軍送審,到時候在路上找機會下手會比較容易."

齊淺雖然不喜歡拐彎抹角,但是並不代表不會權衡利弊.聽薛含香這麼一說,他輕輕點了點頭:"我住在龍城客棧天字二號房,有消息及時告訴我,我有事也還好再來找你的."

說完,也不等薛含香答話,他身體一飄,便上了房頂,瞬間便沒入夜色中……

步云霜躺在一堆稻草鋪成的床上,奄奄一息.被捏碎的琵琶骨處雖然已經敷上了金瘡藥,可是傷口太深,而且並未多加處理.要不是她意志力夠堅定,一般人哪里能承受.

她半閉著眼,但神志還是清醒的,就在她覺得自己的生命估計快到頭的時候,聽到牢房外面有點響動.她勉強睜開眼,心里奇怪這半夜三更的,誰還會來?

只見房門打開,一股酒味傳了進來,步云霜皺起了眉頭.借著牢房外些許火光,她可以分辨出是個喝醉了酒的獄卒.

步云霜心中一驚,一股不祥的感覺襲上心頭,身子不由自主地朝里挪了挪,卻是徒然.

這些士兵長時間禁色,那獄卒雙眼迷離,看樣子是喝了不少.酒精明顯撩起了他的yu望.

"美人兒,別怕!來……"他急不可待地爬上步云霜的床.

步云霜忍住疼痛想推開他,他卻扯下腰帶,將她不安分的雙手給困了起來.然後心急火燎地將魔掌伸向她的衣服,只聽撕拉一聲,步云霜心里屈辱至極,兩行淚水滑落下來……

她這輩子就算是在戰場上也沒掉過一滴淚水,今天卻……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二章 廢武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四章 計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