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四章 計議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四章 計議

突然,只聽一聲慘叫.步云霜微感驚詫,抬眼望去,那個想輕薄自己的獄卒已經被人一把拽住給扔了出去.只聽撲通一聲,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步云霜暗舒一口氣,就算要死,她也不願意被人侮辱.

"是你?"步云霜氣息微弱,但是看清楚來人後,還是勉強擠出兩個字.

那人將步云霜肩頭被拉開的衣裳重新整理好,才道:"恩,是我.我過來散散步,就正好撞見了這麼個英雄救美的機會,你說咱們是不是很有緣分啊!"

要是換做以前,步云霜一定會猛翻白眼,可是這一次,她卻只是笑了笑:"有緣,的確有緣."

阮封倒也沒再繼續多說什麼,沖懷里拿出一個碧玉小藥瓶:"你還能動吧?這個給你."

"這是……"步云霜接過藥瓶,輕輕嗅了嗅,神色露出絲驚詫,有點不可置信地看向阮封……

"恩,該怎麼做,你應該知道了吧!"說完,阮封便走出了牢房.

然而他剛走到牢房外,門外卻有一個人似乎是老早就在那里站著了.

"咦?柳琅親衛這大半夜的尾隨我這麼個男子做啥?不會是有什麼龍陽之好吧?哎呀!可惜了,我只對女人有興趣."

柳琅懶明顯是很了解他了,也不理會他的廢話,徑直說道:"你不會真對那個女人有什麼意思吧?你可別忘了你的身份,你是余方國人."

"我……我自然是不會忘記的,唉!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是婆婆媽媽的?這樣會討不到媳婦兒的."

不過柳琅似乎一點也不關心媳婦兒的問題,神色依舊很嚴肅:"相識這麼多年,你的事情我從來不過問.我身為安鏡王親衛,也沒強迫過你支持安鏡王,那是因為我知道你會做出對余方國最有利的選擇.但是,你如果對步云霜動感情,那就請你就先殺了我!"

阮封嘴唇蠕動了兩下,神色之間一絲無賴一閃而過,不過他還是調凱著:"你呀!就是把事情想得太嚴重了,我怎麼會對她動感情呢?她又不是什麼絕代佳人."

"但願,這一次你說的不再是假話."柳琅也不在說什麼,便回帳篷去了.

"可惜,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是真,什麼時候是假……"阮封看著柳琅的背影喃喃自語.

話說,齊淺在龍城客棧落腳,第二日,他外出打探了一番.可是當他剛推開房門打算稍作休息,卻發現屋里居然坐著個公子哥兒,不由得一愣.

那人似乎是在頗為無聊,一只手支著腦袋,估計快睡著了.不過一聽到開門聲,他一下就清晰了過來.

"呀!你回來了?等你半天了!"那人一見齊淺似乎很是高興,那模樣活像他兩是老友似的.

"你是誰?"齊淺從這人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敵意,可是仍舊面帶疑惑地問道.

"我?哦,不好意思,忘了自報家門了,在下余方國小理國公阮封,這次前來……"

他話還沒說完,只聽嘭的一聲,齊淺已經一腳關上了大門,一把長劍刷地刺了過去.如果說齊淺這輩子最不會忘記的人拿來排名,步云霜排第一,那這阮封就要拍第二了.

三年前正是這小子設計將自己抓獲,俗話說得好,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齊淺哪里還想聽他廢話.

"唉!你還是這麼沖動,會吃虧的."阮封這話說得慢吞吞的,不過身形卻絲毫不慢,一個閃身,便讓了開去.

這話讓齊淺卻是突然停止了攻擊,既然他已經知道自己混了進去,卻沒派人來,而是自己單獨來,怕是有什麼目前吧!于是貌似滿腹疑慮地看向阮封.

"這不就對了,和和氣氣才好商量事情嘛!"阮封見齊淺沒有繼續跟他拼命,便又自顧自地坐下.

齊淺一看這小子就不痛快,不過他依舊在他對面坐下:"你要商量什麼?"

"幫你!"

"幫我?"齊淺不明白了,怎麼說都是敵對關系,而且他打算幫自己什麼呢?

"難道你不是為了救那美人兒才混進我余方國的麼?"

"美人?"齊淺隔了半響才反應過來他口中的美人是指步云霜.

說實話,步云霜給她的感覺一直就是干脆利落,英姿颯爽.他倒是從來也沒有將她同溫室里的鮮花聯系起來,不過細想一下,她長得還的確不錯.

不過這小理國公會救步云霜?他可不是白癡,于是正色道:"你要幫我救步云霜?阮封,你真當我腦子是廢的麼?"

"沒錯."

"什麼?"

"呃……不是,我是說我救她是因為……那個,我敬重她是一位難得的將才,像這樣的人要是被殺了,實在是太可惜了."阮封一本正經,努力表現出真誠.

齊淺白了他一眼,這家伙滿口胡話,沒一句真的,信他才怪,只怕他還有其他目的.

阮封自然是知道齊淺不會相信他,倒也不解釋,只是自顧自地倒了杯茶水:"不要擺出那種表情,反正我會救她,你此行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對你來說又沒什麼損失不是麼?你看我都知道你人在在這里了,我又比你聰明多了,如果要想對付你,也沒必要這麼大費周折吧!"

"你……"齊淺實在是無法看透這人,但是他說的卻並沒有錯,便道,"那你想怎樣?"

"我不怎樣,只不過是想委屈齊大將軍你去聯系個棺材店的老板,去他店門里打幾天小工就行了,其他的嘛!嘿嘿!"阮封笑了笑便打算起身離開.

可是他剛走到門口,齊淺卻突然道:"她的武功真的被廢除了?"

阮封頓住了腳,也沒回頭:"是的."

"誰干的?"

"這個,你大可不必過問.到時候你只管盡快帶著她回琅先國就是,在戰場上,我可不會手下留情.這一次,如果再被我抓住,可不會再有個步云霜來救你."阮封說完便走出了房門.

但是他這話的意思卻很明顯:他前半句是說不會讓那人好過的,而後半句卻是有志在必得的意味,這讓齊淺恨得牙癢.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三章 齊淺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五章 您是要買棺材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