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五章 您是要買棺材麼?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五章 您是要買棺材麼?

龍城西街是最貧困的地段,這里居住的都是最底層的人,是故這里的治安也很差,官府基本上懶得過問.

齊淺穿過一條狹窄的巷道,在一家店鋪前停了下來.那店鋪的大門已經斑駁出滄桑的歲月,門上掛著的牌匾也失去了光彩,不過依稀還能辨認出來:龍城棺材店.

店名下面還有一行小字:龍城棺材店,貨真價實,童叟無欺.齊淺頓覺無語.

大門虛掩著,只聽'吱呀’一聲,齊淺推開門,一股潮濕的氣息撲面而來,他忍不住皺了皺眉.

屋里有些陰暗,這是一間堂屋,里面陳列著大大小小不同款式的棺材,只是棺材上面鋪了一層薄灰,看這番光景就知道這店鋪經營的不怎麼樣.

在店里左側有張幾案,幾案上有幾本賬簿和一把算盤,一個留著三羊胡子,約莫有點年紀的男子正坐在那打盹.

齊淺走過去,手指當當當地在案上敲了幾下.

那人被驚醒,連忙爬了起來,半眯著雙睡意朦朧的眼睛就道:"客官,您是要買棺材麼?"

齊淺再次無語,這人說話也太直接了吧!怪不得沒生意上門.不過他還是回道:"我不是買棺材來的."

"你不是買棺材來的?那你是干啥來的呢?"

"我是想來這里找份差事."

"差事?我這兒沒有什麼差事."

齊淺估摸著這地方也是沒啥生意,于是繼續道:"沒關系,我不收工錢,只求有口飯吃,有個可住宿的地方就行."

"啊?可是我們這里只賣棺材."

"我知道,我說了我不是來買棺材的."

"你不是來買棺材的?那你是干啥來的呢?"

"我是想來這里找份差事."

囧囧囧……

齊淺頓覺和這老板簡直是難以溝通,照理說這龍城地處邊疆,戰死沙場的士兵不知有多少,可他的棺材卻賣不出去,這只能說明是他經營無方了.

總之齊淺耐著性子跟他糾纏了大半天後,這位老板終于同意他留下來打雜.他覺得就算是在戰場上打仗似乎也沒這麼幸苦.

棺材店的日子很是清閑,齊淺後來知道了這老板叫秦樂度,龍城本地人士,可是由于性格過于獨特,一直沒討到老婆.

前陣子,他見軍營經常有尸體運出,心想在龍城開家棺材店怕是能賺錢,可是他交際能力實在欠缺,所以一直是只虧未賺.

好像開張幾個月,他一口棺材也沒賣出去,最後逢人不到三句話,必然會是:"你要買棺材麼?"

這一日,齊淺正在打掃店面,一大清早,來了個官兵模樣的人,那人啥話也沒說,就扔了塊銀子在櫃台上.

秦樂度一看,激動得兩眼發光,結結巴巴了半天才道:"官爺,您……您是要買棺材麼?"

那人明顯懶得理會他,看也沒得看他一眼便道:"送口棺材到龍城客棧去,速度點!遲了小心你腦袋!"

"是!是!馬上辦!馬上辦!"秦樂度滿臉堆笑地將那官兵給送出了店門,一回來便立馬招呼齊淺感覺准備棺材.

"秦老板,這店里就咱們兩,這棺材怎麼送呢?"

哪知那秦樂度卻絲毫沒覺得不妥,反而有點詫異地看著齊淺:"兩個人不就夠了麼?"

"你也要去?你可是老板……"齊淺頓覺無奈,這秦樂度實在是摳門到家了.再雇個人不就成了麼?又花不了什麼銀子.

"我這棺材鋪也開了好幾個月了,這是第一筆生意,不容易啊!而且我親自去也好順道看看還有沒有其它生意."

齊淺也沒功夫理會他,看這情形極有可能是阮封采取行動了,便去內屋找了張平板車.這平板車是專門用來運送棺材的,只是由于沒生意,故而都有些發黴了.

秦樂度挑了口木制中等的棺材讓齊淺裝上平板車,並用繩子捆紮實了,兩人便朝龍城客棧趕去.

秦樂度心情似乎很是舒暢,一路上都眉開眼笑,見了認識的人,也不管人家理會不理會他,都會來一句:"忙活!忙活!給人送棺材去呢!"

齊淺只顧著把頭壓低,這秦樂度太丟人了!你這要是送的花轎,到處說說也就算了,好歹圖個喜慶.你這送棺材還大張旗鼓地,人家不覺得很晦氣麼?

兩人趕到龍城客棧的時候,今天這這里並未開門,說是有重要人物再次落腳.客棧門外站了兩個官兵,看見兩人推著的棺材便上前來.

其中一人道:"送棺材的?從後院進去,里面的人在等著."

"是,是!"兩人應聲便將平板車轉向後院方向.

從後院進去,齊淺發現這是間四合院,似乎是用來招待一些特殊客人的.而此時院子門口有士兵把守,問明了兩人的來意便放了進去,顯然是先前已經接到了指令.

進了院子,便有人命他們稍等,而那人自己則朝一處偏房跑去.

齊淺順勢望去,那偏房外站了幾個人似乎在討論著什麼,而且個個眉頭緊鎖,氣氛頗為沉重,而那阮封也在其中.

阮封似乎也注意到齊淺,卻是偷偷朝他眨了眨眼睛,要不是齊淺確定他是男的,估計就誤以為這家伙是在跟自己眉目傳情了.

"這位官爺,你要買棺材嗎?軍隊里面生死難測,早做准備是不錯的選擇啊!"

齊淺一聽這就知道是秦樂度老毛病又犯了,于是朝遠處挪了挪,以免那當兵的被他激怒了誤傷到自己.

過了小會兒,那士兵又跑了回來,示意他二人將棺材運到那偏房外去,齊淺心想那偏房里的人莫非就是步云霜?

一想到會再次見到這個女子,齊淺心里就沒來由的一顫.其實他和步云霜正面接觸也就只有三次,可是不知為何,他總覺得似乎他們相識多年,並彼此熟悉.

隔了一小會兒,兩個士兵模樣的人從屋里抬出一副擔架,擔架上躺著一人,齊淺的目光自然便被之吸引了過去.

擔架上的人裹了一身素裝,右肩處還依稀可見斑駁的血跡.她安詳沉靜,仿佛熟睡,若非已經沒有鼻息,任誰也無法相信這個人已經死了.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四章 計議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六章 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