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六章 詐死  
   
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六章 詐死

就在齊淺盯著步云霜看得出神的時候,阮封不知何時已經到了他身傍,壓低了聲音:"她三個時辰之後就會醒過來,帶著她,離開……"

幾個官兵將步云霜抬進了棺材,盡管步云霜是難得的大將之才,可是這種敵國將軍,死了就死了,給口薄棺算是尊重了.

"你們兩人,找塊墓地把這人埋了就行了."安鏡王吩咐屬下給了秦樂度一些銀子,便懶得再過問,徑直朝自己房里去了.

由于步云霜是不一般的囚犯,故而是由阮封親自押送,而安鏡王也正好打道回府.可是在剛到龍城卻發現步云霜居然斷了氣.步云霜受傷過重,還被郭燁折磨了一番,雖然後來處理了一下傷口,可是為時晚矣.

到了空城,步云霜的精神似乎已經到了極限,這麼位傾城將帥死的時候卻是安靜得不驚起一絲風浪.

兩人將棺材運出了客棧,可誰又能猜得到,這口薄棺里躺著的就是三年前的傳奇步云霜呢?齊淺的心里突然有點感觸,如果今天步云霜真的死了,一代颯爽紅顏,白骨成枯,也就是一口薄棺葬荒山.

"老板,這尸體咱們要運到哪里去呢?"齊淺心想過幾個時辰,步云霜就要醒過來了,得在這之前將她弄出來才行.

秦樂度看了眼齊淺,那神情活像是在看一個白癡:"當然是先運回去,我店鋪後院有個祠堂專門用來放尸體.賣棺材有時候也是要經常當運尸工的."

秦樂度說得那個專業,似乎他經常干這些活兒似的,可是整個龍城都知道,幾乎沒有人願意去他的店面.

一來這人說話太晦氣,有錢人不願意跟他打交道,甯願找木匠專門做一個;二來龍城地處邊關,死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所以窮人們不在乎棺材.是故他兩頭落空.

齊淺這才知道原來後院那一直緊鎖的房間是一間祠堂,只不過因為棺材鋪沒生意,故而這里也荒蕪了.

推開門,撲面而來的是一股塵土味,兩人將棺材推了進去.

一切安置妥當,秦樂度歎了口氣:"我看這丫頭長得也怪俊俏,可是不知道犯了什麼罪,唉!你先把板車收拾收拾,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塊風水好點的地,希望她來生投個好人家吧!"

秦樂度說著便出了祠堂.

齊淺看他出了大門,便輕輕推開棺蓋,里面的人仿佛是熟睡般.

他將步云霜從棺材里弄出來,重新將蓋子合好,剛想背起她出門,卻突然想起什麼.齊淺將步云霜輕放在椅子上,又重新打開棺材.

他心想自己怎麼差點就忽略了.這麼個活人沒了,這棺材明顯要輕不少,萬一被秦樂度發現,總是少不了一番麻煩.

于是他跑到院子里,找來兩塊石板,估摸著重量跟一個女子的體重差不多才放進棺材,然後重新合上官蓋.然後背上步云霜便出了棺材店.

所幸這西街比較冷清,齊淺又是走的巷道,是故就算是稍微有點繞路,不過倒是沒人發現他.

他從群芳閣的後院摸了進去,近日里群芳閣都沒開門,姑娘們大白天無聊就都呆在房間里補覺的補覺,做女紅的做女紅.

薛含香先前已經聽齊淺說過阮封打算出手救步云霜的事情,是故早就在後院等著接應.見齊淺一進屋,她便將之引進一間偏房.

薛含香看著躺在床上,面無血色的步云霜,心里湧起一陣酸楚:"步將軍多好一個姑娘,卻要受這種男人都受不了的罪."說著,便落下兩行淚水.

齊淺咬了咬牙,手試探性地摸向她的琵琶骨,最後眼中滿是失望和憤慨:"那下手的太狠了!她的琵琶骨已經碎了,就算調養好也就是個普通女子,而且她再也不能習武!"

可是薛含香卻不這樣認為,她用絲絹擦掉眼淚道:"步將軍失去了武功,但是並不代表她失去了她的謀略.當初步將軍之所以能逼退琅先,這跟她采用的戰術也是大有關系的.齊將軍,難道你能因為她不會武功,便輕視她了麼?"

齊淺被薛含香問得一愣,一直以來,他都太在意曾經落敗于她的劍下,所以將她的武藝看得太重.然而今天她失去了武功,自己還是無法輕視她.步云霜的風華已經不僅僅限制在她的武藝上,而且自己似乎也已經習慣了心里面裝著這麼人.

"你照顧著她,我還要回趟棺材鋪."

未免出現不必要的麻煩,齊淺得回去跟著那秦樂度把那口空棺材給下葬,然後再找個借口離開.

大約過了兩三個時辰,步云霜睜開了眼,她感覺肩上還是疼得難受,她勉強地想要坐起身來,卻被正好進門的薛含香給看見.

薛含香一看大驚,連忙放下手中的食盒,快步過去,幫她在身後墊了個枕頭,扶她做好.

"薛姨,是你?這是群芳閣?"步云霜沒想到阮封把自己送到群芳閣來了.

"恩,是我."薛含香看著步云霜,忍不住又要落淚.她突然想起啥,連忙站起身,拿過那食盒:"你在軍中受了不少苦,要補身子."說著便取出一碗雞湯.

"謝謝你,薛姨,你對我……真的太好了……我沒事的."步云霜看著薛含香,心中頗有感慨.這個女人離鄉背井,甘願充當死士.雖然在這里重新找到了幸福,可是當面對自己這個琅先國將軍的時候,她卻依然擔起了自己的責任.也許她心里也是很糾結的吧!

"等你的傷養好了,就趕緊和齊將軍回琅先吧!"

"齊淺?他怎麼來了!"步云霜顯然是沒想到齊淺居然會來,心中突然一緊,腦子浮現出他那堅定的眼神.步云霜一直都明白,那個男子幾乎把戰勝自己一雪前恥作為生活的一部分.

突然,她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不知道他是會覺得高興還是會失望呢!

"他自然是來救你的."薛含香不太明白他們之間的恩怨,還道是步云霜不知道這麼回事.

步云霜沒有再說話,不過心里卻很是明了,他怕是被赤丹下令來救自己的吧!至于救回去的人是不是活的,他應該是不會像赤丹保證的,至少赤墨是不希望看到自己活著回去……

上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五章 您是要買棺材麼?     下篇:第一卷 潛入余方 第二十七章 驅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