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五章 縮頭烏龜?  
   
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五章 縮頭烏龜?

赤雨萱沒想到會是這樣,雖然她不是將軍,但是她也知道一位武者失去了武功就跟一位美女被毀了容是一個道理.

"你真的沒有辦法了麼?"赤雨萱還是忍不住再次問道.

然而方平卻是搖了搖頭.

赤雨萱眼中閃過一絲失望:"我知道了,你先調理好步將軍的身體再說."

"是,步將軍長期習武,身體素質很好,草民這就去抓藥,康複起來並不困難,這點請公主放心."說我方平便退了下去.

放平剛走,赤雨萱便起身去了齊淺的營帳.齊淺已經換上乾淨的衣服,雖然沒有穿鎧甲,卻仍舊是英氣逼人.

赤雨萱看著齊淺,總覺得這人天生就是當將軍的.

齊淺也注意到站在門口的赤雨萱,他已經很習慣這個女子的目光,但是她是赤丹的女兒,所以,永遠也不可能.

"雨萱姑娘?步將軍……"齊淺想問步云霜的傷勢,不過擔心這個女的又跟他較勁.

"武功被廢除了,經脈損害眼嚴重,右手可能不保,大夫說的."哪知這一次赤雨萱卻是回答得毫不含糊.說完後滿含憂心地看向齊淺,"怎麼辦?要不送京都去?"

齊淺瞄了眼赤雨萱,送京都?那是決計不可的,現在把她送到楚天南那邊,赤墨那小子非氣得殺了自己不可!

現在要想置步云霜于死地太容易了,而自己卻沒這麼做……所以,送京都是萬萬不可的!

這麼一想,齊淺道:"從加秦關到京都實在是太遠了,這路途奔波的,萬一出個狀況就麻煩了.還是讓她先留著軍營,身體養好點再說吧!如果有什麼好的大夫,盡管請到軍營來就行了."

"恩,如此也好.步將軍的起居就由我來料理就行,你……你只管去對付余方,聽說那小理國公很厲害,雖然我覺得你更厲害,但是你還是要小心."赤雨萱顯然也覺得步云霜現在的狀況不適合勞累奔波.

齊淺聽著就好笑,這丫頭明明是怕自己會輸,卻又擔心自己聽了不高興,不過他仍舊笑道:"那就有勞雨萱姑娘了."

就在這個時候,柳風神色匆匆地跑了進來,手上拿了塊白布,不知道是要干啥:"齊帥,不好了,他奶奶的!那余方國的那些人就是個……"

柳風憤慨,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就差拔劍而出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齊淺眉頭緊鎖,心想那隊騎兵不是已經撤退了麼?難道……

"你看看這個!"柳風將那白布在齊淺跟前展開.

齊淺一看,臉都綠了,那上面居然畫著群烏龜,上書:"琅先國的烏龜們!老子來問候你們了!"

"欺人太甚!"齊淺刷地一下站了起來,怒道:"這玩意兒是在哪里發現的?你們這麼多人難道就沒人發現麼!"

別說是他了,就是站在一旁的赤雨萱見了這東西也是哭笑不得.

"這是在關外被巡邏兵發現的,那里已經到了我國境內,他們不可能潛進來,而且那隊騎兵也已經走了,我猜莫非是有奸細……"

柳風這話剛落下,齊淺刷地一道目光掃了過去,厲聲道:"柳風將軍,請你不要隨便懷疑自己的戰友!除非你有確鑿的證據,否則那都只會動搖軍心,而對方也許就是想看到這個.你說,如果我說這奸細就是你……"

柳風一聽,神色大變,立馬跪了下去:"齊帥,屬下生是琅先人,死是琅先鬼,絕對不敢做出叛國之事!"

"你既然知道,那以後就不要輕易在軍中說出奸細這個詞語,知道不?"齊淺看著這個年輕副將,心想這樣的年輕官兵,縱然有一定才華,經驗還是比較欠缺.

"是!"柳風哪里還敢再說個不字,但是他還是撞著膽子問道:"那這個……該怎麼處理呢?

齊淺顯然知道他是在問這塊布的問題,他想了想問道:"有多少人看見了這玩意兒?"

"呃,看到的人倒是不多,就一隊巡邏兵.但是您也知道,這種事情傳得很快,估計過不了多久軍中的人就都知道了……"柳風的聲音很低,並不時偷瞄齊淺的神色,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再說錯話.

"恩,你把那隊巡邏兵領隊叫來."齊淺吩咐著.

柳風領了命就要下去,齊淺卻突然想到什麼,又叫住了他:"對了,怎麼不見左將軍?"

"左將軍?他好像是受傷了.一回來他就待在營帳里,剛才我有看見大夫去了他營帳."

"哦!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齊淺交代完事情,看著還在傍邊一聲不吭的赤雨萱,正想著怎樣請這位公子離開,畢竟自己還有處理巡邏兵的事情,可沒功夫陪她.

哪知這次赤雨萱卻是很自覺,齊淺還沒開口,她自己倒是站了起來:"我去看看那大夫給步將軍開的藥是不是煎好了,就不打擾你了."

齊淺微感詫異,這丫頭哪次不是要讓自己費勁口舌才請得走,今天怎麼一下就變了?不過無論如何人是走了,他也懶得多想.

赤雨萱去藥房取了藥,回到營帳的時候步云霜已經醒了過來.

"咦?你醒了?先把這藥喝了吧!"赤雨萱說著便把藥遞了過去.

"謝謝!這里……是加秦關?"步云霜顯然認出了赤雨萱,想起這個有趣的丫頭,她臉上顯出一絲笑.

赤雨萱一愣:"你……你怎麼還能笑得出來?"

一個失去武功的戰士還能笑得那麼輕松?赤雨萱有點不可置信.

哪知這會換成步云霜發愣了:"我為啥不能笑?"

"可是,可是你……"赤雨萱說不出口.

但是步云霜卻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並且幫她說了:"可是我的武功廢了?呵呵!武功的確是個好東西,但是你信不信就算我不會武功,三年前我也一樣可以把阮封給逼回去."

"這……"如果換做是以前,赤雨萱肯定會用鞭子指著她大喊:"你可不要太狂妄了!"

可是她看到過步云霜身上那些傷口,心中反而湧起一陣酸楚.她用力地點了點頭:"恩!我相信."

上篇: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四章 回營     下篇: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六章 我作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