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七章 對策  
   
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七章 對策

"你能約束得了一個小隊長,而這小隊長真能約束得了一個隊的巡邏兵麼?你要知道這些士兵私底下也是有自己的關系網的,這種事情越是約束就越容易造成恐慌.然後一傳十,十傳百……到最後估計就會變成余方國已經打入我軍內部,齊帥已經被控制,惠都不保了!"看到齊淺那不可置信的表情,步云霜卻只是冷笑到:"你別以為我是在危言聳聽,不信你可以試試."

齊淺似乎在思考步云霜這話的可信度有幾分,他感覺這個女人的目光比自己開闊很多,怪不得能威震三軍.他沉思了一小會兒才道:"這個,那你覺得應該怎樣才好呢?"

步云霜見齊淺口氣松動,便趁熱打鐵道:"這種事情索性就不管!"

"不管?不管是什麼意思?"齊淺當然不會傻到認為步云霜的不管就是真的一點也不過問.

步云霜低聲道:"讓那些巡邏兵該干嘛干嘛,至于這面旗幟……"步云霜的眼珠轉了兩轉,笑道:"我自有對策."

"可是我已經讓那小隊長下去吩咐他的士兵此事不得聲張,如果現在改的話,是不是……"

齊淺還沒說完,步云霜卻是微微一螓首:"齊帥,請恕屬下擅自做主了.剛才我和公主殿下來的時候正好碰見那小隊長出去,于是,呃,我就請公主殿下出面將他給留了下來.現在他人還在外面,所以您說的那些他還沒有傳達下去."

齊淺聽她這麼一說,半響才反應過來:"你,你把他留下來了?"

他心里極度糾結,但是也無話可說.步云霜做事情向來是當機立斷,別說是自己了,就算是面對赤丹她怕也敢先斬後奏.也許也正是因為她明白輕重,所以才成就了她不敗的神話吧!

"是的,如果齊帥認為屬下冒犯了,屬下願意領罰."步云霜說得極其認真,而且毫無怨氣.

齊淺心想,就算你要自降官銜當我的軍師,但是你還是琅先國的一品將軍,我能把你怎樣著呢?

"留下就留下了吧!把他叫進來吧!"齊淺剛說完,卻想起什麼:"算了,你還是坐下休息,我去叫."說著便去掀開了門簾.

齊淺看到站在營帳外一動不動,估計快成石雕的可憐小隊長,故意輕咳了一聲:"那個唐隊長,你還沒走?"

唐耀一見齊淺就跟見了菩薩般,臉上滿是激動:"回齊帥,是公主殿下她命屬下在這里站著,至于站在這里做什麼,屬下也不知道,請……"他連忙趁著向齊淺行禮的時候暗自活動了一下筋骨.

齊淺哪有功夫跟他磨嘴皮子,打斷他的話:"恩,你進來吧!剛才的事情我還有要交代的."

唐耀如獲大赦,心想齊帥你真是俺的大恩人啦!再這麼站下去,俺真的會石化的,然後便屁顛屁顛地跟著齊淺進了營帳.

兩人進來的時候步云霜正坐在椅子上喝著茶水,步云霜穿的是一件淡藍色長裙,頭發如瀑披下,是純粹的女兒家打扮.那唐耀一看這女人,連忙做出一副很是理解的神情:"那個齊帥,如果您忙的話,那屬下還是先告辭了……"

他想這軍隊里一向禁色,這齊帥又值血氣方剛,找個枕邊人解決一下需要,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齊淺哪里不知道這小子肚子里面裝的是什麼,厲聲道:"我叫你來談事情,你卻要違令?"

那唐耀一見齊淺動怒,嚇得一下便跪了下去:"那個,那個……齊帥,屬下自然是不敢違抗您的命令,只是……"唐耀猶豫了一番,目光卻瞥向了步云霜.

步云霜知道軍中議事的時候,是禁止女人的在場,當然像步云霜這樣的自然是特例.

她站起身來,走到唐耀身邊:"你起來,我是新來的軍師,不算外人,有什麼可以直接說的."

"你是……軍師?"唐耀雖然極力克制,但是他那變了的音調已經瞪大了的眼珠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他現在的想法:齊帥莫非是腦子出問題了,找個女人做軍師?軍中又不是有軍師,干嘛非找個女人?

"恩,在下步云霜,請多多指教了."

"啊?"可憐的唐耀小隊長今天的情緒估計都快崩潰了,他怎麼會想到這個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居然就是那個軍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步云霜.

"恩,對了,我想請問你個事情."步云霜對他的驚訝裝作沒看見,問得那個一本正經.

"步……步將軍,不,不是!是步軍師,您……您想問什麼?"唐耀結結巴巴了半天才把這一句話給說完整了.

"你有看到是敵軍將那白布掛到加秦關外的?"

唐耀心里琢磨不透這女人到底想知道啥,如果自己看到了,還會讓他掛上去麼?但是他還是老老實實地回道:"這倒是沒有,我隊發現的時候,這旗幟已經掛在那里了."

步云霜很滿意地看著他順著自己的話往下走:"哦?這我就奇怪了,你們慌慌張張的做啥?我還聽人說余方國都快打到加秦關了,還留了記號.原來是危言聳聽啊!唉,你說這明明沒啥事,被人一吹就天花亂墜了.你也算是當了好幾年兵的了,怎麼就不知道戰前亂軍心是大忌呢?"

步云霜搖頭歎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就連站在一旁的齊淺都忍不住唇角微揚.

唐耀聽得冷汗淋漓,暗想這步云霜果然是厲害角色,這身子還沒站直,便又立馬跪了下去:"屬下,屬下明白.可是這該怎麼交代呢……"

"恩,明白就好.這事兒啊,也就甭去管了它.你是知道的,打仗嘛!難免會損壞路邊的花花草草啥的,可是有些山野村夫就是腦子轉不過彎,一個沒想明白便干出一些無聊的事情.而且我們已經抓獲了要犯,明日正要行刑."

步云霜這話里有話,唐耀聽得明白,她這是在暗示自己就去跟大伙兒說這白布不是什麼余方國的敵軍掛的,是居住在周圍的居民憎恨士兵們踐踏了他們的糧食,于是才干出這種事情表示抗議.還抓到人了?那這話也要說得不著痕跡,說成小道消息最有效果.

————分割線————————

好久米要票票了,親們是不是有點懷念啊?(無恥地偷笑)恩,那就對了,票票拿來的說……

上篇: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六章 我作軍師     下篇: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八章 刑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