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八章 刑場  
   
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八章 刑場

待那唐耀走了,齊淺才問:"你剛才說我們抓到人了,明天要行刑,我們可沒人啊!"

步云霜卻是笑道:"齊帥,你怎麼糊塗了?你軍營中難道就沒幾個死囚?"

齊淺一聽,馬上便明白是怎麼回事,暗歎這丫頭原來早就算計好了.

第二日午時,身穿一件白色長衫的步云霜正襟危坐在刑場的首座上,刑場外圍了一圈的士兵,都在對她指指點點.

"這個女人就是那天齊帥救回來的?居然當刑官,她是什麼人啊?"

"不知道,聽說有點來頭,好像是新來的軍師."

人群中議論紛紛,很多人並不知道眼前這女的就是威震八法的步云霜.可步云霜卻是面目嚴肅,完全不將之當會事兒.

只聽一聲吱呀吱呀的響聲,一兩囚車駛了過來,囚車里坐著一個囚犯,此時他正耷拉著腦袋,他滿身汙垢,基本上已經辨認不出他的長相.可是當他看到作者首座上的步云霜時,一雙原本暗淡無色的眼睛卻突然精光起來.他一把爬起來,手扶著囚車闌珊,扯動嘶啞的喉嚨大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放了我!放了我!"

"你不想死?在你干那些事情的時候怎麼不想想會有這麼一天?"步云霜冷笑一聲.

她翻過這人的案底,這人名叫馬田,十七歲從軍,但是從沒干過什麼好事.在軍中惹是生非不說,還喜歡干偷雞摸狗的事情.他之所以為淪為死囚,那也是因為他上次在軍中賭博輸了,一氣之下跟人家動了刀子,捅死了自己的戰友.

這樣的人,死不足惜,讓他來背這黑鍋最合適不過,這對他來說就當做是在贖罪吧!

步云霜完全不想理會這人的叫囂,待劊子手將他摁在刑台上後,她毫不客氣地將手伸向傍邊的竹筒,從里面摸出一塊行刑令箭.

"斬!"

隨著步云霜清脆有力的聲音,皮膚黝黑的劊子手舉起了程亮的大刀,只聽咔嚓一聲,血濺白練,人頭滾落在他正下方的木桶中.

"亂我軍心者,殺無赦!"

步云霜站起身來,雖然武功被廢除,但是她的話依舊鏗鏘有力,那是久經沙場才能磨練出來的銳氣.這種氣勢,不是有沒有武功就能決定的,只有在戰場上飲過無數鮮血的將帥才可能具備.

士兵們似乎被這個女子的風華所感染,一個個竟然垂手而立,面含恭敬,再也沒有誰敢對著這個黃毛丫頭指指點點.只是心里都在暗自揣度,這個女人到底是誰.而個別知情者卻是暗中抹汗,暗道此女當真乃豪傑也!有此女,琅先不敗!

步云霜行刑完畢,便也不多停留,徑直回了營帳.而正站在遠處觀刑的赤雨萱卻是湧起一陣酸楚.這樣的女子,經曆了多少次生死才磨礪出如此的氣質.

步云霜剛到營帳門口,卻發現齊淺正在屋里等著她.

"齊帥怎麼來了?難道是懷疑屬下的辦事能力?"步云霜笑著在齊淺身邊的空椅上坐了下來.

齊淺心想,我要懷疑也不是懷疑的你能力不足,而是你能力過剩吧!雖然他心里這麼想,嘴上卻不自覺地說道:"你的手……還好吧?"

步云霜看了齊淺半天,最後道:"你真的很希望我好?"

齊淺被她問得一愣,這個問題其實他自己也一直不知道答案.一方面,留下這個女人遲早是禍害,有礙大計.可是另一方面,從他自己的私心來說,他卻是一直在渴望著有一天能和步云霜堂堂正正地決斗.

其實彼此心中雪亮,齊淺也不打算跟她遮遮掩掩,索性說道:"沒錯,從某些角度上說,我的確不應該讓你活著.但是步云霜,你別忘了,我齊淺一定要贏你一次,而且是堂堂正正地贏你!"

步云霜看著一臉堅定的齊淺,突然有點走神,隔了半響才道:"是麼?你真是固執,也許你將來會很後悔你今天的決定."

齊淺一聽,卻突然展開一個笑容,他雙手在胸前交叉:"是麼?不要光說我,你如果能夠做到那麼狠,就不會替我擋下那支箭了.其實……"齊淺頓了頓才道,"我們都不是合格的將軍."

步云霜端起傍邊的一盞茶,嘴角勾起一抹笑,並一字一句道:"你錯了,我救你是因為你是伏虎兵團的將帥.就算我能讓其它軍隊聽我之令,可是卻也無法左右伏虎.因此,你死不得!你當真不殺了我?"

其實步云霜可不想死,不是說她怕死,而是因為不能死得莫名其妙.她了解齊淺,也了解兩人所占的立場.所以,就算齊淺一時不動她,可是那並不代表他就真的不會對自己怎麼樣.步云霜深知齊淺心里的矛盾,就像她自己也有一樣.

但是,像齊淺這樣的人,只要他說出口的事情,便會堅守.所以她故意這麼問自然是想套齊淺許下諾言,而按照齊淺的脾氣,也一定會那麼做的.當然要是換做以前,她才不用擔心,可是現在自己失去了武功,那就不得不提早防患.

"說了不殺你,自然就不會!"

齊淺話一出口,步云霜眼中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笑意,但是很快便收斂了去.

"可是,如果將來京都里要是真的有個什麼風吹草動,我可是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就像今天我也不會對阮封手下留情一樣.你要相信,我公私分得很明細的."

齊淺聽她這話,心中一動,道:"步軍師,你這話可就不能這麼說了.赤墨兄乃是皇上的親侄子,那有侄子對叔叔圖謀不軌的?步軍師,您是多心了."

哪知步云霜哐啷一聲將茶杯扔回桌上,茶水濺出來,潑灑在桌上,她面色嚴肅:"齊帥,我可沒說你們有什麼圖謀不軌!這話可別亂說,要是被某些有心人聽了去,在皇上面前一陣煽風點火,那可就不得了了."

齊淺心想這婆娘算得可真精,她那話的意思明明就是在說如果將來赤墨要造反,她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可是自己一點出來,她卻不承認.這樣,萬一有誰想給她扣頂招搖生事的帽子都沒辦法.

吃了她這暗虧,齊淺才真正體會到這婆娘能在軍中號令三方,憑借的可不僅僅是那身武功.

————————————分割——————————————

很無語,今天吃果凍的時候居然被那盒子的塑料邊把右手中指指頭給狠狠劃了一刀,疼得我……55555……敲鍵盤的時候,只好讓俺的食指一個人做兩份工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吃東西的時候不要急,慢點!%>.<%

上篇: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七章 對策     下篇: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九章 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