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九章 商議  
   
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九章 商議

"步軍師所言極是,在下倒是唐突了."齊淺連忙說道,他不是個陰謀家,自然不想再多說這些.他明白,越說只會對自己越不利.

然而步云霜卻是看向了齊淺桌案傍邊的一幅卷軸:"齊帥今日莫非就是來探望屬下傷逝的?"

齊淺經她這麼一提醒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心想這個女人真厲害!可惜注定了最後是站在對立的方向.

他將身旁那卷軸展開,呈現出來的是一幅地形圖.上面用不同的符號標志出了加秦關外一百里地的戰略要地.

"我敢肯定那白布必定是阮封的人干的,但是我分析了一下,如果他們是從正面來的話,我們的巡邏兵沒道理一點反應都沒有.所以,我猜測他們肯定早就研究過加秦關的地形.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進路讓他們鑽了空子."齊淺看著那地形圖神色嚴肅地分析.

步云霜看了眼那地圖,點了點頭:"齊帥說的是,但是屬下卻並不認為能從這地圖上看到點什麼."

"哦?"

"再明細的地圖也只可能標出一般人常走的道路,而這加秦關外兩面是山丘,中間是平原,這其中有多少小路,怎麼可能完全標志出來.阮封是什麼人?既然跟我們耍這種把戲,找的路線自然不是那種能輕易找到的.所以,你再怎麼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步云霜輕輕推開那地形圖搖頭道.

齊淺對她這話倒是頗為贊同,便收好了地圖.但是這問題就更不好解決了,他有些犯難地說道:"那步軍師可有什麼良策?這次他們來只是掛了張白布就走了,下次來指不定就是擺幾具尸體了,到時候咱們可不能故技重施了."

步云霜沉思了一會兒,其實她也深知這一點,這次可以找個借口,可是下次如果真出現人命問題,那再這樣說就沒法讓人信服了.

"我覺得我們可以主動出擊!"沉思了片刻後,步云霜才道.

"這……"齊淺明顯有點猶豫.

出奇制勝之所以能"勝",那是因為貴在有"奇",而事實上一般情況下先出手的往往更容易露出破綻,而使自己處于下風.現在雙方已經正面對上,沒有什麼"奇"可言,先出手的話,除非有足夠的優勢,否則就相當危險了.

步云霜自然明白齊淺想的是什麼,其實這個決定她也不能說就一定能行,但是她覺得這是目前比較可行的方法了.

她想了下道:"阮封應該在很久之前就有所策劃了,我記得當初我還在惠都見過他,只是那時候並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現在想來,他那時候混進來怕就是來查探的.只怕這加秦關周邊的情況他早已經弄得很明了."

齊淺點了點頭:"現在相當于是我明他暗,我們不進攻,那麼他也可以沒事搞騷擾.時間一長,我們方士氣必然下滑,吃虧的還是咱們."齊淺口上說得平靜,心里卻是暗暗吃驚,他沒想到的是阮封居然親自跑了一趟惠都,看來自己還是小看了他.

"沒錯,既然我們有充足的後備資源,完全可以進攻!有時候進攻便是最好的防守.不過……"說得此處,步云霜狡猾地笑道,"我只打算佯攻."

"佯攻?"齊淺怔怔地看著步云霜,最後恍然:"你的目的不是……"

步云霜微笑地點了點頭:"他會騷擾,咱們也會!而且此事要越快越好!"

而後兩人又商議了一番,步云霜才離去.

第二日,齊淺便將自己的三位副將給叫了過來.

"左將軍,你身上的傷好點了麼?上次幸虧有你,我和步……軍師才能突破."齊淺贊許地看向左思賢.比起另外兩位副將,這左思賢算是比較令他滿意的了.

藍佛過于狠了點,誰惹得他不痛快,表面上風平浪靜,一旦讓他找到機會,就不會讓你翻身.他對待自己的屬下更是如此,軍中很多士兵吃過他的苦頭,便私下里給了他個'修羅書生’的稱號.

而柳風卻是官宦世家,拳腳功夫不錯,也熟讀兵書.可是戰場上拼的不是個人身手,而是指揮能力和團隊作戰能力,是故其實戰能力還是比較差.

這左思賢雖然也是官宦後代,卻是一點也沒沾上官宦子弟的懶散習性,這一點齊淺很是欣賞.左思賢一直崇拜步云霜,熟讀兵法,而且很小便從軍,自己也領過一些小隊做任務,很能吃苦耐勞.

是故當齊淺問他話的時候,他只是喃喃地回道:"好了,好了."可眼睛卻是一直盯著端坐在齊淺下方,身著一件儒雅長袍的步云霜.

他萬萬沒有想到,當初齊淺馬上那人就是自己一直以來追逐的目標,這不就表示自己救過自己的偶像一命?一想到這里,左思賢心里就很是高興.

"呵呵!我說過我們會再見面的,沒想到這麼快,對了!那天多謝你了."步云霜微笑地看向左思賢.左思賢救助自己的事情,他已經聽齊淺說過,心想自己也算沒看走眼,這小子不錯.

被偶像再次誇獎,左思賢有點不好意思,抓了抓後腦勺道:"嘿!哪里,只是碰巧,碰巧罷了."

齊淺看著這兩人敘舊的場面,只好干咳一聲:"那個,我今天找各位來是想跟大家商量一下對付余方國的策略.不知各位有何高見?但說無妨."

"屬下認為不宜輕舉妄動,余方國既然能夠堂而皇之地在我方來去自如,那說明他們肯定有捷徑.如果我們貿然出兵,那他們正好可以利用那捷徑偷襲我後方,到時候就不堪設想了!"

藍佛是個很有心計的人,但是相對而言也比較保守,他崇尚以靜制動,雖然這讓他避免過不少損失,但是由于太過于畏首畏尾,是故也失去了不少不該失去的戰機.

"藍將軍所言甚是,可是如果我們按兵不動就真是縮在龜殼里的烏龜了,只能被動地承受外界施加的壓力,毫無還手之力."齊淺斜兜了他一眼,冷笑道.

"非也!我方不動便能看清形勢,然後找出對方破綻……"

"是的,等你找到破綻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快被人家給啃光了!"步云霜沒等他說完便反駁道.她這話說得看似很輕,語氣卻很堅定.就算是藍費這樣的人,也連忙低下了頭.

上篇:第二卷 戰火 第三十八章 刑場     下篇:第二卷 戰火 第四十章 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