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二卷 戰火 第五十五章 柳風戰敗  
   
第二卷 戰火 第五十五章 柳風戰敗

白路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最後才慢吞吞地說道:"你?你不是我的對手."

柳風一聽,一股火氣直往上竄,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戰前生怒乃兵家之大忌,這小子估計是想誘自己上當,于是長刀一橫,到了兩軍中間:"哼!白路將軍,莫逞口舌之勇,還是手底下見真功夫吧!"

"唉!我已經提醒你了,那就別怪我了."白路瀟灑地一揮手,他的鐵騎兵便集體向後退了五十步,然後他自己則一揮馬鞭迎上了柳風.

柳風敢出來迎戰白路,其實也不是說他魯莽,他的確是有實力的.他武藝不俗,就算不在朝廷為官,身處江湖也是武林高手行列.

柳風使的是一把長刀,這在馬戰的時候是很有優勢的.可是白路不同,白路最擅長的武器是弓,他的弓是請余方國最好的兵器師打造的'將侯王弓’,力量有一百二十余斤,比起一般的六十斤,強了不是一點兩點.而且弓的材質也是由寒鐵融合了金以及碳反複淬煉而成,可以說是天下間獨一無二的好弓.

因此,面對柳風的長刀,他卻只是取下背上的弓,以弓做劍.

柳風以為是他瞧不起自己,大喝:"你最好是用兵器!免得到時候被人說成我勝之不武."

白路卻是很認真地搖了搖頭:"我從來不用'弓’以外的武器!再說,你想勝之不武也得問問我答應不答應吧!"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話間,柳風一提長刀便斬了過去.

白路的弓其實比一般的寶劍還要堅固,他一反手,便架住了柳風的長刀,然後順勢將手搭在了弓弦上.他臉上露出一個戲謔的笑,然後拉了個空弦,硬是把柳風給逼得退了回去,這讓他背後的士兵們都連連叫好.

趁著柳風被逼退的空隙,白路從箭囊中取出一支利劍.可是柳風也算是很有戰斗經驗了,斷然不會給他這機會.他長刀落地,輕輕一挑,一把塵土朝白路撲面而去.白路不得不閃開,而柳風也趁機再次欺身而上.

兩人你來我往,很快便交手了十幾個回合.

然而站在城門上的左思賢總覺得不太對,兩人看起來是打得旗鼓相當,可是曾經和白路交過手的左思賢知道,這個人的實力可不止這麼一點.他怎麼看都有點在拖延時間的感覺,難道他是想等步兵團趕來?可是也不對,如果是為了等步兵團,那騎兵團跑這麼快干啥?難道真的只是來搞前期騷擾的?左思賢想不明白,但是直覺告訴他事情不會簡單.

就在左思賢思考這其中關系的時候,沒有和白路交過手的柳風自然是輕敵了:"嘿嘿!白路將軍也不過爾耳!"說著,他一踩馬鞍,借力身體一縱,掄起長刀就朝白路飛身劈下……

"找死!"白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竟然不避不躲.就在那長刀快劈到自己身前的時候,他突然一側身,竟然空手入白刃,十指如崗鉗般一把抓住了刀背,然後雙手一用力,將柳風給拋了出去.

柳風一個翻轉,身體穩穩落地,然而就在他暗自慶幸的時候,突覺一股勁風襲來,他心想大驚,也來不及細看,本能地朝旁邊躲去.

然而,他還是慢了,他猛覺一股奇異的疼痛讓他無法忍受,頓時腦中一片空白,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知何時,一支利箭已經射入了他的左眼.血濺落沙場,盛開成一朵絢麗的花.

左思賢一見大驚,連忙吩咐大喊:"弓箭手掩護!騎兵隊撤退!"

他話音一落,一把弓箭齊刷刷地朝白路和他的鐵騎兵射了出去,硬是把白路給逼退到弓箭射程范圍之外.然後城門再次開啟,第三騎兵隊救了柳風便再次回到了加秦關.

白路的鐵騎軍被弓箭逼退後,白路舉起右手,食指指向見秦觀的城牆:"必破加秦關!白路我在此起誓!"

"必破加秦關!必破加秦關!必破加秦關!"鐵騎軍連呼三聲,喊聲震耳欲聾.然後齊刷刷地掉轉馬頭,絕塵而去.

這人左思賢狠狠地咬了咬牙.

柳風的傷勢很嚴重,左眼被一箭射破,如果不是他躲得快,估計就正中眉心,一命嗚呼了.左思賢連忙吩咐士兵把他抬進軍營,然後又命人去請了大夫來才算是歇了口氣.

白路臨走時的猖狂他無法忘記,他感覺將會有什麼不可掌控的事情發生.柳風受傷,那自己更要堅守住這面城牆,哪怕是以生命為代價.戰士是為戰場而生,也該為戰場而死!

夜幕降臨,霞光萬丈,仿佛這廣袤的土地上都撲上了一層奇異的血紅.左思賢再次登上加秦關的城牆,負責守衛的哨兵們一一向他致敬.左思賢暗暗點了點頭,在這個時候,士兵里沒有人松懈,很好!

然而當他爬上加秦關的城牆時,卻見一抹身影迎風而立,巍然不動,似乎已經在那里站了很久.

"步……軍師,你怎麼會在這里?"左思賢沒想到步云霜居然會跑到城牆上來,神色間稍顯詫異.

步云霜沒有看他,只是俯視著腳下的黃土,仿佛那是自己心愛的戀人,兩人相顧無言.

隔了良久,步云霜才開口到:"左將軍,你可知道我的性命是一位在余方國潛伏多年的死士用她孩子的生命換來的.也就是說,我奪取了別人的生存權利才可以苟活于世."

左思賢心里一動,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這個女子堅定地捍衛在這方土地上,抒寫過輝煌,而誰又知道這輝煌之下的代價呢?他可以感受到她身上肩負了太多的東西,也許她很想找個人傾訴,可是在這戰火紛紜的境況下,國仇家恨早已經超越了一切,又有誰會有閑工夫去聽她內心的感傷呢?

兩人一直都很沉默,直到霞光退去,黑夜籠罩,他們依舊並肩而立,只有步云霜偶爾會說幾句話,而左思賢則是扮演了一個安靜的聆聽者.也許在多年以後,物是人非,但是他們還依舊會回想起這樣一個平靜卻又暗流洶湧的夜晚.

"步姐姐,我可以這樣叫你嗎?"終于,左思賢說出了他今夜的第一句話.

"為什麼不可以呢?"步云霜笑了.

她扭頭看向這個男子,心想:也許在這亂世之中真的還能找到一份單純,這種單純不是等于白癡,而是說可以相互信任.

上篇:第二卷 戰火 第五十四章 鐵騎兵     下篇:第二卷 戰火 第五十六章 二對一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