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二卷 戰火 第六十三章 敗退  
   
第二卷 戰火 第六十三章 敗退

阮封是內家高手,一身功夫不容小覷,雖然他很少出手,不過一出手就非同凡響.只聽轟然一聲巨響,那原本已經受到重創的土坑再也堅持不下去,轟然沉下,露出一個大洞.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出聲,一把長槍已經從洞里狠狠刺了出來.阮封一驚,不過他反應很快,連忙一閃身,讓了開去.

白路一見,知道是下面的人誤會了,于是連忙出聲道:"余方國阮帥在此!下面的士兵們聽令!"

阮封也來不及跟他們廢話,很沒形象地扒到洞口,一把掏出自己的令牌把手伸入洞中,並大喊:"你們認識我吧!我阮封!聽我的命令,通知前方的人,停止挖掘!停止挖掘!快去!快去!"

下面的人明顯搞不清楚狀況,一時之間愣在那里,急得阮封團團轉.幸好有個機靈點的回過神來:"是!馬上去!馬上去!"

只聽他邊跑邊喊,聲音回蕩在洞穴中:"阮帥有令!停止挖掘!"

可是他話音剛落,只聽一聲從前方傳來了兩個字:"通了!"

阮封面色一寒,頓時身體也僵住了.只聽一陣嘩嘩之聲,一股急流一下子猛沖了過來.下面的士兵們完全沒有反應的余地便被沖得東倒西歪,喊聲四起.水撞擊牆壁從洞口濺了出來,打在阮封的臉上,他卻毫無所覺,保持著同樣的姿勢,一動不動.

"阮帥,危險."白路看著下面湍急的流水,怕他一個失神跌了進去.不過,顯然他也為面前的情景而感到痛惜,于是緊緊地握了握掛在身上的將侯王弓.

阮封低垂著頭,他的十指深陷泥土之中.隔了半響,他才緩緩爬了起來,平靜地說道:"吩咐下去,讓傅東和狄安原地停留."

"是!"白路朝一個騎兵打了個手勢,那人便知道該干嘛,點了點頭便疾馳而去.

白路咬了咬牙,最後終于問道:"阮帥,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阮封抬眼看向加秦關:"難道我真的破不了加秦關了?"

白路有點心酸,但是還是連忙道:"怎麼可能,我們只是失敗了一次,還有很多機會的,我相信阮帥你的實力!"

"沒機會了!這水引得好!引得妙啊!下面兩個兵團八萬余人別想有活口,而且梁河地勢較高,這一沖下去……呵呵!咱們的營區也沒了.別的不說,只說這水淹了爐灶就是個致命的打擊.士兵們怎麼生火做飯?不能餓著肚子打仗的!這一次,我又輸了.先回去吧!"說著便翻身上了馬.

白路還想在說什麼,卻終于沒有說出口,看了眼那依舊雄偉的加秦關,他也翻身上馬,一行人絕塵而去,仿佛從來未曾出現過.

在他們剛走不久,左思賢和步云霜從從一堆深草叢中走了出來.左思賢手里握著一把強弩,不過此時他手心里都是汗水,可見剛才很是緊張.

他歎了口氣:"步姐,你神機妙算,他果然來了,剛才真懸,如果他稍微快那麼一點,我就射出去了.不過,真的要放過他麼?只怕……"

步云霜看著已經空空如也的地方,神色間露出幾許落寞:"我欠他一命,終究是要還的.可是,我也絕對不能因此而讓琅先國受到損害.所以,如果他動作再快點,那麼我也只好在他阻止挖掘之前先取他性命."

阮封和白路等人一路疾奔,路上都沒有人說話,氣氛很是壓抑.白路很少見到阮封這麼嚴肅,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當一行人趕到第三軍團和第五軍團的停留地時,傅東和狄安已經從報信的騎兵那里了解了事情的大致經過.兩個人此時正坐在地上,面色嚴肅,大概是在商討什麼.

見阮封回來,他們兩立馬站了起來,不過看到阮封那神色,卻什麼也沒問出口.

阮封想了想道:"我回營區集結留守部隊,你們繞道回曲風關.現在不能走營區那邊,那里的土地一定很難落腳了,不便于行走,你們繞道吧!"

兩人相視一眼,神色間很是嚴肅.傅東連忙道:"阮帥,集結守兵的事情還是交給我二人去吧!你……你出不得什麼意外啊!"

然而阮封卻是淡淡地搖了搖頭:"這一次跟三年前一樣,我又輸了,還有什麼意外不意外的?傷亡了那麼多人,我總得把還活著的帶回家吧!你覺得我很冷血麼?在面對敵人,我可以對自己比對敵人還狠,但是我們現在撤兵,那我就要讓能回家的都回家,這是我的責任!你們明白麼?"

兩人對視一眼,最後一起點了點頭:"明白!"

"我帶五百騎兵過去,你們從西斜切下去,過了那段路再切回正道吧!"阮封吩咐下去便打算朝軍營奔去.

"阮帥,我跟你一起去!"

阮封剛打算離開就被白路給叫住了.他轉過頭來看了眼白路笑道:"干啥?舍不得我?"

白路也是淡淡地笑了笑:"是啊!舍不得你!"

幾百騎馬匹踏起一路塵煙,傅東看著已經遠去的騎兵隊輕聲道:"你確定阮帥放走了步云霜?"

"當然!是我一個親信彙報的,說有人親眼看見那天晚上阮帥去了步云霜的牢房,誰知道他們干過什麼?誰不知道阮封好色啊!"

傅東顯然還是有點猶豫:"可是步云霜的確已經死了,萬一情況不屬實……"

"什麼死了!是詐死!"狄安接過話頭道,"難道你不知道有種藥叫做'焚香雨露’麼?可使人處于假死狀態.那棺材入土的時候根本就是空的,我後來找人去棺材鋪摸了底的.只是我那時候挺猶豫的,覺得阮帥是個有分寸的人,所以一直沒說明.現在看來……早知道就應該告訴安鏡王的!"狄安滿是憤怒地將手中的劍猛地插進腳下的土地.

"可是阮帥的確是難得的領兵天才,我們這樣做……"傅東面上現出一絲不忍.

"哼!縱然他才華蓋世,可是他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戰場上怎麼可以是談兒女私情的地方?從他放了步云霜那一刻起,他就已經不是合格的將領了!如果再繼續跟著他……"

阮封也許做夢也沒想到,他放走步云霜的事情會敗露!可是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也依舊會放她的吧!

上篇:第二卷 戰火 第六十二章 偵查     下篇:第二卷 戰火 第六十四章 跟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