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三卷 國亂 第六十七章 毒!  
   
第三卷 國亂 第六十七章 毒!

步云霜看了眼齊淺再看向藍佛,嘴角一絲冷笑一閃即逝:"藍將軍的面子,在下不能不給啊!"

說著,她一把端過那碗酒.

齊淺一見有點急了,連忙道:"步軍師!"

步云霜停下就要送到嘴邊的酒碗笑道:"怎麼了齊帥?怎麼這麼緊張?難道這酒還有毒不成?"說著她一雙眼睛不經意間瞟了眼藍佛.

她這話讓藍佛泛起一絲不安,

"這個……"齊淺目光閃爍道:"大夫有交代,讓你少喝點酒."

"一碗而已,無妨!"說著步云霜便將將碗中的酒一口飲進.

藍佛看著步云霜喝得滴酒不剩,眼中放出一絲喜悅的光,朗聲道:"步軍師果然是女中豪傑!藍佛佩服!"說著也一口干了.

其他人不太明白這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感覺氣氛有點怪異,卻也沒人多想,見兩人都很有氣魄便都鼓掌喝彩.

這頓飯吃得最不愉快的就是三位城主了,特別是金輝和郁君藝,他們現在後悔死跑來沾這層關系,這不是自找罪受麼?

一會兒柳風說:"哎呀!三位城主深明大義,克己奉公,來來來!我敬三位一杯."

一會兒左思賢又站起來道:"唉!如今朝廷中能像三位城主這樣無私的已經很少了,這杯得喝得喝!我先干為敬!"

至于赤雨萱就更干脆了,直接扔了一壇子酒過去:"你們自己喝三碗就成!"赤雨萱是琅先國三公主,別說是三碗了,哪怕是十碗他們也只能喝.

總之,一頓飯下來,三個人是被小厮給抬回房間的.

晚宴結束後,齊淺坐在房間里徘徊不定,最後終于鼓起勇氣打開了房門.

可是他剛打開房門,門外卻站了一個人,讓他臉色刷的就變了:"你怎麼會在這里?"

"齊帥這是打算去哪里呢?"藍佛微微弓了弓身體,很是禮貌地問道.

齊淺冷哼:"我去哪里還要向你彙報?"

"呃……這個自然是不用的,我只是想提醒齊帥,不要忘記你自己說過的話,到時候可不好跟赤墨小侯爺交代."藍佛依舊說得很禮貌.

但是齊淺對這老小子很是了解,這家伙從來都是玩陰招的,他敢肯定剛才他給步云霜的那碗酒一定有問題.現在跑過來,顯然是料到自己會去找她,他是想阻止或者拖延自己去找步云霜.

于是他也不想跟他繼續糾纏:"我做事情自然有我的分寸,赤墨是我兄弟,我怎麼跟我兄弟交代不用你來管吧?"

他本想直接走人卻突然想起什麼又回過身來:"對了,把解藥給我."

"解藥?沒有解藥!齊帥,兄弟和女人之間,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只是好心奉勸你罷了."藍佛完全沒有要交出解藥的意思.齊淺也知道這家伙受了赤墨的旨意肯定會想方設法暗害步云霜,要他交出解藥來?不太可能.先去看看她的情況再說,于是他也不想繼續跟藍佛糾纏,徑直走了.

這西門耀的府邸裝修得倒是曲徑通幽,頗有品位.西門耀給他們安排的房間是府中最好的廂房,房門前有一池潭水,里面種植了睡蓮,齊淺從走廊經過時,只覺暗香拂來,倍感舒適.

步云霜的房間正對著潭水,里面還有光亮,齊淺停下腳步敲了敲門,沒有人來開門.

"莫非……"齊淺心中湧起一股不安,心想難道是毒發作了?于是情急之下一把撞開了門……

"咦?"齊淺發出一聲驚異,屋里根本就沒人.被子疊得好好的,可見沒有動過.桌上有兩杯茶,看來有誰先自己一步來找過她.看這情形兩人是出去了,只是不知道此人是誰,而且步云霜身上的毒……

齊淺越來越忐忑,他不知道為何每次藍佛想致她于死地的時候他都會忍不住出手相救.在不知不覺中他已經不想再傷害這個女子.難道真的只是因為同為將軍,棋逢對手,所以心心相惜麼?

齊淺不知道來訪的是何人,也不知道他們二人去了哪里,他除了坐下來等待之外也別無它法,只是希望他不要出事才好,還有她身上的慢性毒……想著,齊淺就有些煩躁.

當步云霜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房門居然是開著的,頓時頗感詫異,她一進門發現齊淺居然坐在那里就更感覺詫異了.

她在門口愣了半天才道:"齊帥,你……找我有事?"

齊淺上下打量了一番步云霜,面色古怪,心想難道是藥性沒有發作?于是很含蓄地問道:"步軍師……你身體還好吧?"

步云霜一聽,暗自在心里笑了笑,不過她臉上卻是沒有露出什麼來,只是淡淡道:"不就是喝了幾碗酒麼?那能有什麼事?齊帥……您是不是多心了?"

"這個……"齊淺看她好像真的很正常,心想莫非是自己搞錯了?藍佛真的沒有下毒?不太可能吧!可是看她這正常得不能在正常的樣子,實在是太搞不明白了!

可是他也不可能直接問那酒里有毒沒?既然她沒事,齊淺也不便多說,便道:"我是看你今晚喝得有點多,所以過來看看,既然你沒什麼事,那我就先告辭了."

"多謝齊帥關心,我沒事."步云霜心中突然湧起一番感動.

其實她自幼跟誰空色在華池山上修行,嘗遍百草,雖不能說沒有百毒不侵那麼神奇,但是她的血液也有很強的解讀能力.是故,就算她明知道那碗酒有毒,不過在那場面下,她還是決定喝下去.

齊淺走後,步云霜才關上門,她撩起衣袖,發現自己的右手血脈略略發黑,很明顯是余毒未清.她不能讓赤墨的人知道自己真的中毒了,哪怕是齊淺!她要讓那個藍佛對自己心存忌憚才不敢輕易下手,否則還沒回到京都,自己就肯定被他先干掉了!

如果是換成過去,她自然是可以逼出來的,可是現在她辦不到,那就只能采取極端點的方式.于是,她直接摸出一把匕首在自己的靜脈上劃過……

上篇:第三卷 國亂 第六十六章 酒!     下篇:第三卷 國亂 第六十八章 兵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