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三卷 國亂 第八十九章 治療  
   
第三卷 國亂 第八十九章 治療

第八十九章 治療

兩人抬眼一看,夏侯英臉上顯得很是驚喜:"景林兄,是你!太好了!"

來人一襲青衫,長得斯文秀氣,背上背了個竹簍,里面裝著一些青蔥翠綠的藥草,只不過眉宇間透著一股孤漠之氣.

"別那樣看著我!剛才就看你們兩過來,我猜肯定沒好事,本來想躲著你們的,結果沒想到你們這麼沒用."說著景林看了眼索橋對面那三人,"搞得我不得不現身,郁悶!"

步云霜細細打量著這人,嘴邊浮起一絲笑,暗想這人倒是有趣.

而那三人見有人出手,到是沒有再節外生枝的打算,再說也許這兩人也跟他們沒什麼關系,于是便走了.其實他們並不知道,如果這一次他們殺了步云霜,那……很多事情都不會發生.

"你們來這里做什麼?"叫景林的男子看了眼夏侯英,再看了眼步云霜,最後將視線停留在了步云霜的肩上.

夏侯英笑道:"你不是已經看出來了麼?我們是來求醫的."

"求醫?你不會不知道我的規矩吧?我不治女人的."

步云霜沒想到這家伙的性子這麼古怪,不救女人?這是什麼破規矩,便不動聲色地道:"為何?"

景林卻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我討厭女人."

"哦!原來你喜歡男人……了解……"

景林一聽,差點吐血,狠狠瞪著步云霜:"你……不是你想的那樣!"

"是麼?那我可管不了了,你必須得幫我."步云霜這話說得那個理直氣壯,仿佛景林幫她是天經地義般.

"你……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啊!"景林從來沒遇到這麼令他無語的女人.

步云霜卻是在心里笑了笑,才道:"如果我無法恢複武功,那我活不了,如果我活不了,那天下不知有多少人要死!我可不是危言聳聽,作為琅先國一品將軍,我戰敗,那就意味著亡國,意味著血流成河!也許你只是為了你私人的規矩而不願意做某些事情,可是造成的後果卻是……"

"你不要說了!"步云霜的話顯然有點作用,景林打斷了她的話.

他深深地看著步云霜,而步云霜卻是坦然地和他四目相對,毫不避諱.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連夏侯英都忍不住暗中抹汗.

隔了良久,景林突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你很有意思!我可以幫你."

"你的條件?"步云霜知道像景林這樣的人不可能無條件幫助自己,這一點她早有心理准備.

景林贊許地點了點頭:"我欣賞你!你叫步云霜是吧?我記住了.我從不義務救人,但是我還沒想好你能給我什麼,先記下吧!"

步云霜松了一口氣,她還挺擔心這小子會不會開出什麼令自己為難的條件呢!既然他說記下,那就記下好了.

兩人當下便跟在景林到了他的居所.

這景林的居所很是簡單,就是幾間木屋,他住在這里可以很方便地上山采集藥材.

"步姑娘的傷勢不好醫治,你們兩人估計得在我這里住上幾天,我先去藥庫找藥材,你們自己去收拾兩間空房吧!"說完他便自己走了.

夏侯英雙手一攤,看向步云霜:"他就是這麼個怪人,他肯給你治療已經很難得了."

步云霜笑道:"了解."

還好,夏侯英趁機在這里住過一段時間,對這里的布局還是比較熟悉的,當下便領了步云霜去收拾房間.

一直到晚上,景林都沒有出現過,兩人也懶得管他,就自己吃了飯,回房休息去了.

步云霜現在沒有了武功,警覺性下降了很多,而且她也沒想到這里會有什麼意外的事情發生,所以就很放心地睡著了.

可是,她突然身上一涼,好像有人掀開了她的被子,當他睜開眼的時候,卻見一個人影嘩啦一下拉開了她的衣領……

她大驚,本能地一掌拍了出去,卻被對方輕輕松松地禁錮住了雙手.

就在步云霜暗道糟糕的時候,那人影卻是突然打了個哈欠:"你煩不煩啊!"

步云霜一愣,這個聲音……不是景林麼?這小子半夜三更跑到自己房間來動手動腳的做什麼?

"我不看看你的傷勢,又怎麼把握藥力呢?"景林很不耐煩地歎了口氣.

步云霜只覺得哭笑不得,這怎麼也要征求一下當事人的同意吧?哪有直接就跑進人家房間脫人家衣服的?這人倒是和阮封那小子有得一拼了,只是不同的是這家伙全然不覺得那是不妥的事情,而阮封是無恥地明知道不妥還是會做.

"你跟我出來一下."景林果然沒覺得有什麼不妥的,扔下這句話,便走了出去.

步云霜只好依他所言起了身,卻見他走進了一間偏房,門牌上寫著'藥膳堂’三個字.

步云霜走了進去,卻見房間正中是一個池子,池子里的水成深綠色,很是清幽,寥寥青煙從里面緩緩升起,池里散發著一股藥香.她沒想到這里面居然會有一個池子,暗暗驚奇著.

"脫了衣服,下去."哪知道景林的聲音突然從她身後傳了出來,言語間有一種不容違抗的命令.

這明明是很荒唐的話,可是從景林的口中說出來,似乎就變成了理所應當的事情了.

步云霜知道這藥池里面可能就是治療自己傷口的藥,倒也不問,只是轉過身去直直地看著他,那意思擺明了是在說:你怎麼還不出去?

景林似乎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在和一個女人說話,撇了撇嘴道:"洗完後把這碗藥喝了,外敷內服,十天之內應該能讓你受損的筋脈得到一定程度的修複.我也不能保證,能讓你恢複到受傷前的狀態,因為如果只是斷了琵琶骨還好點,可是筋脈受損就比較麻煩了,我先出去,你別忘了."

說完,他便轉身走出了房間.

步云霜還真怕這小子腦子有問題不出去呢!看他走了,才算是放下顆心來.

她鎖了房間,便褪去睡衣,下到藥池中.

"好舒服!"步云霜只覺得一進入者藥池之中,這藥浸泡著自己的身體,令她全身都得到了滋潤,這肯定不是普通藥物.

步云霜知道自己受的是什麼程度的傷,從普通醫理上來說,自己是不可能恢複了.而他能夠幫自己,那說明他用的藥肯定不是普通之物,而且在量的搭配上更是考究.這樣一想,步云霜倒是對這個古怪的大夫升起一番感激.

上篇:第三卷 國亂 第八十八章 化險為夷     下篇:第三卷 國亂 第九十章 回朝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