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三卷 國亂 第九十章 回朝出兵  
   
第三卷 國亂 第九十章 回朝出兵

第九十章 回朝出兵

在景林治療下,步云霜的身體明顯有了很大改善.

"活動一下筋骨試試,切忌,不要太用力."第五天早上,景林讓步云霜試力,看看身體狀況如何.

步云霜依言照做,她手上提前那把短劍,舞了個劍花,便開始舞動她熟悉的劍招來.

這種感覺,就是這種感覺!步云霜能夠感受到氣流從她的丹田出升起,然後游走全身,為她所用.力量!這就是力量!步云霜停下身來,神色中滿是興奮:"沒錯,就是這感覺!我又能用劍了!"

哪怕是一代名將,在面對這失而複得的喜悅時,也會流露出小女兒家的歡喜之姿.

"你的身體素質比我想象的還要好,所以才會恢複得這麼快!一會兒你們就走吧!不過,這段時間你最好還是不要做大的運動.我會給你備些藥,你每天服食,條理身體,一個月內不可間斷."景林淡淡地說著,然後便轉身進了屋里.

步云霜一愣,沒想到他這麼快就要趕自己走,只是看著他的身影在心中苦笑這家伙果然不是一般的奇怪呢!

"這小子性子就是這樣,咱們這就下山吧!"夏侯英走了過來,手上拿著兩個包裹.

步云霜一看差點眼珠子沒調出來,這家伙動作也太神速了吧!

"你條理用的藥材他已經給我了,我們走吧!"夏侯英還真是說走就走,步云霜有點懷疑他是不是沾染上了景林的古怪脾氣.

她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眼那半開半閉的木門深處,雖然只是相處了短短幾天,可是步云霜還是從他的眼中看到了孤獨,對!是孤獨!不是那種桀驁不群的孤傲,而是一直散發自內心的孤獨.

當兩人回到京都的時候,整個京都都在沸騰,老百姓的眼中都閃動著一種揚眉吐氣的激情.然後他們卻想不明白戰爭下的陰霾到底是誰的悲哀.王權的較量之下,堆疊的是萬古枯魂.

"赤丹真的動手了?"步云霜遠遠看著城中歡天喜地的景象,一勒馬缰.

"看來是呢!我們……"

"先回龍武軍營,命令肯定已經下達出來了."

夏侯英點了點頭,兩人一起掉轉馬頭,絕塵而去.

二人剛到龍武兵團的駐紮地,兵團長謝天渠就奔了出來,神色激動,但是卻是盡量保持了大將風度,語氣盡量平和地道:"你……回來了?"

步云霜點了點頭:"恩,詔書下來了?"

"下來了."

步云霜歎了口氣:"整頓三軍,上路!"

"等等!"哪知道謝天渠卻是叫住了她.

"還有什麼事?"步云霜顯得有點疑惑.

"這次是龍武兵團和伏虎兵團一起出擊."

"什麼?"步云霜一聽大驚,"他難道不怕這真的是計,到時候萬一一軍失陷還有援兵,這樣豈委實在孤注一擲了!"

謝天渠卻是搖了搖頭:"如果是站在赤丹的角度,這次我不同意你的說法."

"哦?"步云霜眨了眨眼睛.

謝天渠卻是笑了:"無論是龍武還是伏虎單只軍隊出動,贏面都不算太大,可是如果兩只軍隊一起出動,而消息又可靠的話,那我們就是穩操勝券.縱使真是陷阱,要設下能殲滅龍武和伏虎兩支軍隊的陷阱,怕也是不容易.到時候,也不至于全軍覆沒."

步云霜一聽,點了點頭:"不愧是龍武兵團團長,見底如眾不同."

"呵呵!所以,能成就帝王之業的是他赤丹,而不是赤青宇或者其它人!唉!"謝天渠突然變得有點感慨,歎了口氣.

"什麼?赤青宇?那不是赤墨的……"

謝天渠卻是輕笑地搖手打斷了步云霜的話:"此話還是不要再提為好."

步云霜是明白道理的人,她用腳趾頭也能想到這里面牽扯到一些陳年過往,而且是不齒的往事.她自然也就不再多問,而是轉移話題:"那齊將軍已經出兵了?"

"恩,伏虎兵團從加秦關一路北去,攻打曲風關,拿下龍城做跳板.龍武兵團從西陽城出擊,攻打其薄弱的側翼寒平,兩軍形成合圍之事.對方一定想不到我們精銳全出,肯定會花大力氣鎮守曲風關,到時候勢必會從寒平調派兵馬過去,我們再攻打,勢必讓他們無法抽身.雖然寒平地勢比較偏,但是一路駐兵比較少,我們的行程肯定不會慢."

"那萬一阮封真的在軍中呢?"步云霜一想起那個玩世不恭卻又洞察秋毫的人心中就湧起一股苦澀的滋味.終究是敵人麼?

"在軍中又怎樣?難道……步將軍心里不期待一下他真的是在麼?"說完,謝天渠露出一副會意的笑.

步云霜一聽,心里居然咚咚咚地加速跳動,她知道謝天渠的意思是說自己肯定是期待在戰術上再和他較量一番,可是她卻知道自己心里居然不是這麼想的,于是只好含糊地應道:"呃……是呢!"

兩人又商談了一會兒,謝天渠便下去集結軍隊了.

這一天,靈丘這京都城外並不算起眼的地方爆發了響徹天地的撼動,就像是深埋海底的蛟龍突然騰出水面的震撼.

這一天,整個靈丘的老百姓都迷惑了,都不約而同地以為是龍神顯靈,于是世間從此便有了龍神廟……

而另一邊,齊淺卻是已經在去惠都的路上.但是他卻有一點心神不甯:聽說詔書發下去的時候,那女人沒有在軍營,去哪里了呢?

"齊帥!"就在齊淺走神的時候,一個士兵奔了過來.

"什麼事情?"齊淺拉回思緒.

"有給您的飛鴿傳書."

"我的?"齊淺心下奇怪,便接了過來,心想莫非是君上有什麼旨意?可是這看起來不像,君上肯定是用八百里加急.

揣測間,齊淺打開了信封,里面是一排娟秀卻又不失魄力的字:"前日不辭而別,實有苦衷,今日必定與將軍同進退,凱旋再謝前罪."

沒有落款,但是齊淺不用想也知道這明明就是步云霜寄來的嘛!不過她那句是"實有苦衷"大家心里可都是雪亮雪亮的.

齊淺將信箋小心放入懷里,臉上不由自主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原來她已經回來了,那就好!

就算是彼此對立,可是齊淺卻留戀著那巾幗之姿,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到底是心心相惜還是真的動力感情.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他不希望步云霜消失.

想到這里,他回頭看了眼騎馬走在輜重隊伍里的赤雨萱,歎了口氣.這個丫頭非要跟來,可是……

齊淺決定不去想這些東西,也許船到橋頭就自然直了呢!是啊!是自然就直了……

【會完整結束的】

上篇:第三卷 國亂 第八十九章 治療     下篇:第三卷 國亂 第九十一章 夜襲曲風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