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女將 第三卷 國亂 第九十五章 不可挽回  
   
第三卷 國亂 第九十五章 不可挽回

第九十五章 不可挽回

此時的龍武兵團全軍上下都彌漫著一股肅殺之氣,這樣損兵折將太動搖人心,仿佛連對手的身影還沒撲捉到,但是自己卻已經被之掌控了.

到底是繼續走還是救助淪陷的士兵,這不是個容易決定的問題.

救,那就意味著龍武兵團要在防著被暗處的敵人攻擊的情況下救人,這樣很容易被偷襲,而且還不見得就能救出幾個人來;不救,那一萬兩千多人就是全軍覆沒了!

救還是不救?沒有一個人敢替步云霜做這個決定.雖然無論她做怎樣的決定都不會錯,可是,她無論怎樣決定卻只能是殘忍.

"繼續……走!"終于,步云霜長舒了一口氣,然後一揮馬鞭,朝永安城疾馳而去.

這一局,她要討回來!

然而從私心上說,她卻是高興的,她知道,一定是他!除了他,永安城里不會再有第二個這麼有謀略的人!

而面臨著龍武兵團和伏虎兵團兩軍夾擊,此時的永安皇城里卻是肅殺非常,君王安閑的病情已經加深,無法議事.因此對抗琅先軍隊的重任就落在手上掌握了兵權的安鏡王手中.

"安鏡王呢?步云霜和齊淺已經逼近永安城了."一位大臣神色焦急地在安鏡王的王府的客廳里來回躲著步子.

然而負責接待他的是安鏡王的親衛柳琅,也就是當初給步云霜下蠱的人.

柳琅卻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一聲不吭,完全無視他的言語與動作.

看這大臣的裝束,也是正一品文官,他看這個護衛完全不理會自己,覺得自己受到了奚落,便走到他跟前厲聲道:"我說話你沒聽見麼?安鏡王哪里去了?"

柳琅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卻沒有任何表情,大臣起得直跺腳,指著柳琅的鼻子卻是手指發抖,半天也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最後,他干脆一甩手,朝門外走去,邊走邊大喊:"余方氣數已盡,將亡矣!"

然而柳琅卻依舊淡淡地立于廳堂之中,仿若根本聽不見旁人的聲音.

過了良久,他才走出去,輕輕掩上房門,而方向卻是余方國都城永安城.

永安城已經戒備森嚴,到處都可以看到巡邏的士兵,甚至連普通百姓家里都開始武裝起來,只為這一次存亡之戰.

然而,與之截然相反的情形卻是出現在了永安城的天牢之中.

一間不算寬敞,但是打掃得很是整潔的牢房里,對坐著兩人.

一人身穿淡金色朝服,氣質不俗,卻是透著一絲疲憊之色的人看著對面身穿囚服的年輕男子道:"你的計策果然不錯,步云霜損失了不少兵馬,不愧是攻謀的天才將軍,我想我余方……"

那男子雖然穿著囚服,但是卻絲毫不影響他的形象,他立馬打斷了對方的話:"沒用!阻一時卻無法阻一世,余方危機了!"

這兩人正是安鏡王和阮封,當初阮封的下屬將他放走步云霜的事情告訴了安鏡王,而安鏡王認為像阮封這樣的人如果收複不了,那就最好是將之處理掉.而此事自然是他設下一個陽謀的好機會.

這種事情無論怎麼說都是不可饒恕的大罪,私放敵國大將完全可以扣個通敵賣國的罪名,只是阮封功不可沒,安閑也知道這其中必定有文章,有心維護才只是剝奪了兵權,投入大牢.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邊阮封才剛剛入牢,他從阮封手上接過來的兵還沒來得及整頓琅先那邊就已經得到消息了,而且迅速出兵,這讓他有點措手不及.

雖然安鏡王有謀權之心,可是比起亡國來說,他也是知道孰輕孰重的.因此,他立馬便到監牢里找到了阮封,並懇請他幫忙解余方亡國之危.

但是,阮封已經下獄,這種罪名就算是他也沒法把他再弄出來.

而這些阮封怎麼會看不透呢?安鏡王的心思從一開始他就很是明了.但是,至少他也不想余方國滅亡.

所以,安鏡王來找他的時候,他便是明白其來意.

而且,從他入獄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他會來找他,因此早就給他准備了一條計策,也就是塌方之計.

從他入獄之時起,這些就在他的預測之中,只是,很多時候就算是你明明知道曆史的車輪將會怎樣駛過,你也依舊無法改變其軌跡.因為那是前因必然導致的後果,就算你用盡全力,也不能動搖太多.

可是,明知道如此,阮封也不會袖手旁觀.因為,身為余方國人,他有他的堅持.

而且,就在他答應過安閑要助他讓余方國的子民離開這貧瘠的土地之時,他就知道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堅持.

因此,此時兩人相對,阮封毫不客氣地指出了余方所面臨的困難不是他幾個計謀就能撼動的大局.

"那我們該怎麼辦?難道真的沒有辦法麼?"安鏡王神色很是沉重.

然而阮封卻是在地上畫了幾個圖形:"現在步云霜已經直逼永安,而齊淺應該是從側翼包抄,他們兩人手下的軍隊都是精銳.而我永安城內雖然有十余萬兵馬,其中驍勇善戰的精銳卻不過三萬.而且更要命的是那些所謂驍勇善戰的精銳也沒幾個是上過戰場的.就算是他們經過特殊訓練,但是要和從到尖子里爬出來的精銳部隊打,那也不會是對手的.你明白我的意思麼?"

"那我們現在……"安鏡王聽他這麼一說,心里就沒底了,話音有些顫抖.

"死守!"阮封說完便起身朝靠牆的木床走去,然後躺下不再說話.

"死守?"安鏡王一聽這兩個字心變沉到了谷底.

他也算是領兵的行家,知道死守是最不是辦法的辦法,幾乎是最後的背水一戰了!成便是成了,拜便是敗了!不會再有任何其他的機會.

看來,就算是阮封也回天乏術.他站起身來,歎了口氣,便走出了牢房.

當他從宮殿出來的時候,柳琅已經等候在外面.

沉重的皇宮大門在他的身後緩緩合上,仿佛那被合上的是一個時代,是一段崢嶸歲月……

——————————

今天遇到一些不開心的事情,要不然可以多更點的

明天又上班了,最近工作狀態不穩定,不能保證有更 -.-#

上篇:第三卷 國亂 第九十四章 中計     下篇:第三卷 國亂 第九十六章 最後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