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11章 妖怪少年(完) 
  
第11章 妖怪少年(完)

——歲月是個非常美麗的地方,就像是夢一樣,想一直呆在那里.被愛過,去愛過,就無法忘記那種感覺了.

"嘛,真是怕了你了,我答應你了!不過小事一樁,哼唧……"斑懶洋洋的翻了個身,把雪白的肚皮露出來,被夏清撓得舒服到哼哼唧唧,"反正不過是轉瞬即逝的時間,而且還有七辻屋的饅頭."

夏清失笑,她使勁揉了揉斑一身軟軟的皮毛,用哄小孩的語氣笑著道:"是啦是啦,斑最厲害了."

"喂,不要用這種惡心的語氣跟我說話啊!"斑不滿的哼哼幾聲,不等夏清再說什麼,斑一個跳躍漂浮在半空中和夏清對視一眼,他懶洋洋的掀了掀眼皮,"我要走啦,馬上就是晚餐時間了,下次再見吧!"

無奈的搖了搖頭,夏清揚起燦爛的帶著取笑意味的笑容:"你這只肥貓又懶又饞,貴志那孩子一定會很頭疼的!"

"都說了我不是貓,而且我一點都不肥!!!"已經蹦蹦跳跳遠去的大白貓炸毛著嚷嚷了幾句,之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低垂下眼簾,夏清努力勾了勾嘴角,最後露出一個僵硬而苦澀的笑容,她輕輕歎了口氣,情緒有些低落.她知道斑心里一定是很難過的.

作為壽命悠久的妖怪,在斑漫長的生命中,他送走過很多人,包括五十年前的玲子,也包括在不久將來的……夏目貴志.

對于妖怪而言,和生命短暫如煙花的人類相處,付出信任付出感情,最後得到的大多都是來自人類死亡的背叛.短暫的在一起的日子越開心,分別後就會越難過.

所以,聰明的妖怪都不會對人類付出信任和感情.他們懼怕一個人的寂寞,但是更懼怕歡欣愉悅後的永久分別.

"對不起.斑,我知道讓你陪伴著終究要早早逝去的貴志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那個孩子那麼溫柔,你一定會對他交付信任和感情,你最後得到的一定是死亡的背叛,但是我終究太自私……我希望他能有人陪伴."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讓時間就此停止啊……"

【隱藏任務'玲子的遺憾’完成度增加百分之二十,當前總完成度百分之四十.】

"露神,濯,我把你們的名字還給你們."目光複雜的注視著近在眼前的隱藏在黑影中的妖怪,夏目按照之前的方式將名字還給了露神和濯.

"喂……夏目,你怎麼了?"肥貓跳到他身邊,仰起頭奇怪的問道.

沉默了片刻,夏目沐浴在橘紅的夕陽中,神色有些懷念,"我之前見過濯,姐姐……我是說玲子,她告訴我,濯是無害的妖怪.我相信她說的話."

"所以在那個叫濯的家伙掐住你脖子時你完全沒有反抗?"哼了聲,斑有些不太愉快,又帶著點恨鐵不成鋼的忿忿,"你要知道時間過去這麼長時間,他的性格可能變了啊!"

"不……"夏目微微搖了搖頭,他低下頭看著斑,語氣柔和而堅定,"我相信姐姐的判斷,在這邊友人帳上面記載的都是她的朋友,所以我相信,不,我確信——友人帳上面一定沒有心懷惡念的妖怪."

晃了晃碩大的腦袋,斑傲嬌的扭了扭身體:"隨你吧!反正你死了友人帳就歸我了!對了……今天跟著你到處跑累死了,我要七辻屋的饅頭作為報酬."

"是,是,老師你還真是貪吃啊!"夏目無奈的跟上斑的步伐,口中微微的抱怨了幾句,不過很快就轉回了正事上,"老師,我們再去看看露神吧?我從露神思念的記憶中發現,露神現在的狀況可能不怎麼好呢!玲子以前就勸過他了,可是他沒有改變主意啊!"

"怎麼樣,你改變主意了嗎,後悔了嗎…………露神."

"啊,好久不見啊,玲子."露神坐在祠堂邊緣,抬頭對夏清打了個招呼,他的身形比起玲子記憶中已經小太多了,甚至沒有夏清的手長高

夏清緩緩走進這個破落許多的祠堂,周圍的草地上散落著許多已經長毛發黴的桃子,她的神情複雜:"我說過了,人類都是嚴厲而無情的,露神,最後一個信奉你的人類……那個女人……"

"已經死了啊!"露神截斷夏清的話,微笑著開口,"玲子,謝謝你.不過我還是不後悔,我被人類愛過,去愛過人類,已經無法忘記這種感覺了.我到現在,還是覺得人類真是可愛……無論是你,還是夏目,或者是小花."

沉默著走到露神身邊,夏清伸出透明的手指戳了戳露神,那真實而脆弱的觸感讓夏清心中一歎,露神的妖力竟然連她這樣快要消散的靈體都不如,"作為妖怪卻比我這個人類更早逝去,靠著人類信仰存活的妖怪總有一天會因為人類而全部消亡吧!"

"即使被人類遺忘,即使沒有信仰,我也還是喜歡人類."露神豁達的笑了,"能再見玲子你一面,我也沒有多少遺憾了."

對于露神而言,能和一直注視著的人一起離開這個世界,也許才是他的幸福吧?關系再好,再為對方好,都無法替對方做決定啊.就像玲子做的那樣,五十年前,她再怎麼希望露神能搬離原來的祠堂,卻也沒有強行替露神決定一般.

自己的快樂只有自己能體會得到,個人的情感也只有本人才能完完全全的明白.

【隱藏任務'玲子的遺憾’完成度增加百分之二十,當前總完成度百分之六十.】

告別露神,夏清再次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嘛,完成度百分之六十了.

很快……就是告別的時候了.

三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夏日漸漸過去,秋天已經到來.假日的清晨,夏目在有著枯黃樹葉的樹林里轉悠著,他一邊四處張望一邊喊著:"老師!老師……"

"真是的,到哪里去了啊,說什麼又去七辻屋的捷徑,這里哪有什麼像樣的路啊!"在被地上盤起的樹根絆倒後,夏目皺著眉頭抱怨著.

而在另一邊,在偏僻的小道上傲嬌的停下來等待夏目的斑不慎四只爪子剛好都踩在飄落的樹葉上,之後便因為樹葉光滑的表皮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架勢直直的順著這陡峭窄小的小路上滑了下去.

在滑到小路最後之時,斑騰空而起重重砸在一個剛好經過的少年頭上.體型龐大的斑和那少年猛地相撞又分開,一人一貓都重重的砸在地上.

"誒,這不是田沼嗎?"頭上冒著金星的斑暈乎乎的站了起來,看著這個膽大到給他起了個'胖太’外號的少年.

"貓,貓說話了!"名為田沼的黑發少年驚訝的看著開口說話的斑,整個臉都裂了有木有!

在斑和田沼一番交流後,夏目也趕了過來.在狠狠教訓過斑後,夏目和田沼閑聊間知道今天晚上有著祭典舉行.

"是秋季祭典嗎?我要去,喂喂,夏目,我要去!"斑將從小溪中捉到的魚吞了下去,激動的嚷嚷著.

夏目抱歉的對田沼一笑,無奈的歎息:"祭典還沒開始呢,現在只是在准備啊!"

"那有什麼,在准備也一樣可以去!走,走!"斑擦了擦沾上了魚鱗的嘴邊,四只爪子交替著往前行率先向著祭典的方向前去.

"喂,老師……等一等,"跟著斑走了幾步,夏目回頭看著田沼,這個和他一樣,對那個世界有所察覺的同齡人,"田沼你……"

"剛好和我回家的發現一樣,我和你們一起去吧!"田沼走進夏目,對他笑道.

兩人相視一笑,跟隨著斑急切的腳步前往舉行秋季祭典的地方.秋風卷起地上金黃的落葉,燦爛的陽光透過樹葉縫隙灑下來,兩人的身影在樹林間消失,徒留下打著卷的枯葉.

【隱藏任務'玲子的遺憾’完成度增加百分之四十,當前總完成度百分之百.恭喜宿主完成任務,獎勵積分300.當前總積分2050.】

夏清長長的舒了口氣,在見過三條和丙兩個妖怪後,最後一個隱藏任務總算是完成了.

而今天就是三個月的最後一天,也是她能滯留的最後的一天.是到了該告別的時候了,和夏目,那個和她有些相似卻比她更加勇敢和溫柔的少年告別的時候了.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舉行秋季祭典的地方熱鬧得不像話,夏清穿著一身天藍色的和服,一步一步走在人群之中.偶爾會有經過的人對她點頭微笑,但是更多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身邊的戀人,朋友或者家人身上.

是的,現在的夏清是能被普通人看見的,就像高等妖怪變作人類可以被普通人看見一樣,夏清使用了全身的靈力,是而她現在也是真實存在于那些人眼中的.

"玲子,你的靈力快要消耗完了,不要再保持這樣的狀態了."丙穿著藏藍色的和服走在玲子身邊,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她的存在.此時她正充滿擔憂和不贊同的注視著夏清,言辭懇切帶著憂心.

提著一個小巧的燈籠,夏清回頭輕輕一笑:"沒關系,反正今天已經是最後的日子了,就讓我再好好享受一笑這祭典吧."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作為一個常人無法看到的靈,生活其實是很無趣的.但是夏清卻覺得,這三年在這個世界的生活比起之外的生活令她覺得幸福太多.

對于原本隱隱抱著怨恨排斥的系統,夏清如今已經沒有多少惡意了.

當然,只是沒有多少惡意而言,不代表夏清對那坑爹坑死人的系統有什麼好感.如果有機會,夏清還真不在乎給那逗比系統找點麻煩.

夏清順著人流一直走,直到走到僻靜的懸崖邊才停下來.此時秋季祭典的煙花已經沖上天炸了開來.燦爛耀眼的煙花開在漆黑的天空,點燃了一份絢爛的美麗.

夏目背著睡著的小狐狸和田沼並肩走在漆黑寒冷的夜中.夏目眼中有些笑意,卻也有著淡淡的失落.已經整整三個月了,姐姐……玲子一直沒有來找他.他曾經問過斑關于靈體的信息,再得知靈體是無法長久存活于世的時候,他真的擔心得要命.

他不知道玲子還能在這個世界上多長時間,他們是彼此在世上唯一血脈相連的親人,他懼怕和她分離,但是他更害怕的是——她會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個人消散于世間.

如果注定了要分別,那麼至少讓他和她好好告個別.

"怎麼樣,這里夏目能看見煙花嗎?"走到一處懸崖邊,田沼偏頭詢問夏目.

對田沼笑了笑,夏目抬頭向煙花炸開的方向望去.他們站立的懸崖處有一塊延伸出去的大石頭,在石頭最外端,一個天藍色的身影煢煢孑立,仰頭看著黑暗天空上暈染開的五顏六色的煙火.

漆黑的深夜中,絢麗多彩的煙花沖上天空猛地炸了開來,流星一般的煙火從高空墜下,帶起一道道亮銀的火線.

那道天藍色的纖細身影轉過身來,漫天絢爛煙花都成了她的背景,她微微笑著,熟悉的眉眼間一片靜謐的柔軟:

"好久不見,貴志."

"姐姐……不,玲子祖母?"夏目睜大了琥珀色的眼眸,帶著驚喜和莫名的憂傷看向夏清,他急切的向著夏清走去,帶著一種不可言表的擔憂和恐慌.

仰起頭,褐色的長發在黑暗中搖擺,夏清看著已經長得比她還高上一點的少年,眨了眨眼睛調皮的道:"可不要叫我祖母哦,我去世的時候還很年輕,才不是什麼老太婆呢!"

"啊呀,看來小夏目交到了很好的朋友呢."目光掃過夏目背上的小狐狸和不遠處的田沼,夏清感慨的一笑,帶著微微的欣慰和放心.

"姐姐,我們真的好久不見了,我很想念你.你這次還會離開嗎?你不是答應過……"會陪伴我的嗎?把背上已經醒過來的小狐狸放下,夏目注視著夏清,執著的想要一個答案.

無奈的垂眸淺笑,夏清踮起腳拍了拍夏目的頭,她的笑容溫柔而真誠,帶著深沉的篤定:"你早就猜到我是來告別的,不是嗎?"

"沒有人可以永遠存在,我也不例外.貴志,很抱歉,我只能陪你到這里了.我陪伴你的旅程已經走到終點,你要開始新的旅途了,你會認識新的朋友,會擁有新的親人和家,你還有無限可能和幸福的未來."

"來笑著告別吧……"歪頭淺笑著,夏清對夏目伸出來手,此情此景宛如他們初見之時一樣,夏清伸過來的帶著親情的手.

"再見了……我一直都覺得能遇見貴志你真好."在夏清的手觸到夏目的那一刻,她整個人都開始發出純白色的柔和光芒,俏麗的,時間停止在年輕時候的女孩溫暖微笑著,化為一個個光點消散在漆黑的夜中.

"一定……要一直微笑著哦!"清脆的笑聲飄散在夜中,在溫柔並不刺眼的光芒中,夏清最後微笑著說.

"姐姐,玲子!能遇見你才是我最幸運的事情啊!"看著夏清化為光點消散,夏目淚流滿面的跪在地上,用盡全力的嘶聲大喊著.

在懸崖旁的樹林里,丙坐在樹枝上,月光灑在她臉上映照出她臉上蜿蜒的淚痕.

斑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夏目身邊,他看著夏清消散在原地,垂下頭低聲呢喃:"玲子……這一次,是真的再見了."

他看著跪在地上痛哭出聲的夏目,走過去輕輕蹭了蹭他:

"不要再難過了,她最大的心願是希望你能快樂,記得她最後的話嗎?夏目——你要一直微笑才行啊."

上篇:第10章 妖怪少年(九)    下篇:第12章 番外:邂逅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