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41章 幽靈宮主(九)捉蟲 
  
第41章 幽靈宮主(九)捉蟲

朱府,宋離帶著一隊人囂張的闖了進去,表達了自己替主上求娶並送來白姑娘伺候朱富貴的意思.他揮了揮手,讓人'請’轎中的粉衣女子出來.

轎簾被緩緩掀起,靜坐在其中的女子怯生生的抬眸望來,絕麗的面容上帶著些微的憂傷和愁緒,清幽幽的目光如一泓清水般投來,正好與站在朱富貴身後的沈浪目光相對.絕世風華的女子微一瑟縮,收回了目光,垂下的眼睫上下輕輕顫動著,恍若蝴蝶紛飛時翩躚的羽翅.

"白姑娘,來見過朱爺,日後你就是他的人了,要留在這里好好照顧朱爺!"宋離看了這姓白的女子一眼,幽深的黑眸中陡然掠過一絲躊躇和遲疑,最後卻仍是什麼也沒有說出口,更沒有阻止.

白姓女子覆在手上的衣衫被拂開,露出她一雙膚若凝脂纖長美麗的雙手,只是那雙手的手腕上卻戴了一個足以手腕粗的黑色鐐銬.在她手上鐐銬曝露在空氣中時,不遠處站立的沈浪眼中掠過一絲不忍和怒意,而躲在高樓之上的熊貓兒更是忿忿哼了聲:"這個呆子真是氣人,這麼欺負一個姑娘!"

白姓女子被侍女從轎子中扶出來,手上戴著沉重的黑色鐐銬,她水眸微閃,其中似乎蕩漾著憂郁哀憐的情緒.她柔弱的樣子在那鐐銬襯托之下越發顯得弱不禁風.她幽幽歎了口氣,一步步的走進大堂,安靜立下.

"她只是一個弱女子,你們竟這樣對她!"沈浪跟了上去查看了一下那鐐銬,發現那鐐銬由黑鐵打造極為堅實且重量十足,頓時他不由怒喝一聲.

宋離冷笑一聲,也不理會沈浪,只是將一個漆木雕花錦盒遞到朱富貴面前:"這其中便裝有鐐銬的鑰匙,若是朱爺心疼白姑娘,便為她解開鐐銬吧!"

沈浪殷切的看向朱富貴,眼神求肯.

但朱富貴沉吟片刻最後還是苦笑著拒絕:"若是救了這姑娘,老夫我便保不住女兒了."

宋離依舊冷然站立在原地,似乎對一切都胸有成竹,對于朱富貴的拒絕並未做任何反應.朱富貴撫須長歎,卻無可奈何.沈浪倒是想救那女子,只是做主的不是他,卻是真的愛莫能及.而樓閣上的熊貓兒卻忌憚于宋離的身份,不願意就此暴露身份出手.登時,幾人便僵持在了原地.

那白姓女子微微垂頭,仿佛籠著一層霧氣的水眸中那飄渺的霧氣終于散去,露出女子漆黑幽深眼眸中鋒利的冷漠與譏諷的嘲笑.

"貴客臨門,七七未能迎接,卻是七七的不是了.只是氣使這麼氣勢洶洶大張旗鼓的模樣,是將我朱府和仁義山莊不放在眼中嗎?"清脆的帶著一絲少女軟嚅的美妙聲音由遠及近,只是那話中的含義和語氣卻並不友好.

朱富貴臉色大變,儒雅的面容上出現一絲焦急,他幾乎是難以自抑的喝道:"七七,胡鬧什麼,快回內院去,這里可不是你能參合的!"

"爹爹不用擔心,女兒自有分寸."腳步聲越發近了,那女子語氣柔和下來後聲音越發甜美,宛如一泓清冽乾淨的泉水淙淙流淌而過,將在場之人心中的浮躁和火氣盡數洗去,只留下歲月靜好的安甯溫和.

一抹纖細身影從大堂後方轉過來,仿佛弱柳扶風,她被風吹拂而起的淺黃色撒花輕紗裙擺在行走間帶起曼妙的弧度,帶著一股惑人的慵懶美感.

踱步走近的少女身形纖弱,一襲淺黃撒花裙裝拖曳在地,腰間僅以一根白色的長帶束起勾勒出少女纖細的曲線,那白色長帶略略一看尚不覺得如何,細看卻有一種心驚肉跳之感,仿佛帶著一股噬人的血氣和冷冽的鋒銳.

少女面容雖然精致秀麗更勝那白姓女子一籌,的眉宇間卻是帶著病態的蒼白,只是她眉目間一片堅韌,雖然身體病弱卻宛如蒼翠的碧竹般傲然而立.她掃視了在場幾人一眼,最後將視線放在那粉衣白姓女子身上,她嘴角越發上揚,露出一個燦爛若桃李的瑰麗笑靨,她語氣中帶著某種溫暖人心的喜悅輕輕歎息著:"飛飛,好久不見.我好想你."

"…………七七."沉默了片刻,白飛飛抬起頭看向夏清,語氣里不知是憂傷還是喜悅的輕輕歎息一聲.

【恭喜宿主獲得好感值5,當前好感度65.】

【恭喜宿主成功提高攻略對象幸福值10點,當前幸福值50.】

夏清握住白飛飛被鐐銬鎖住的手,對她安撫的微微一笑.隨即她眼神如劍鋒利刺向宋離,夏清微微冷笑起來,語氣里夾雜著古怪的嘲諷和鄙夷:"氣使代主上前來求娶,這麼大的陣仗,真是難為——"頓了頓,夏清似有若無的輕輕瞥了沈浪一眼,才繼續漠然開口,

"快活王柴玉關這一番苦心了.只是柴玉關做出這麼個姿態實在是令人作嘔,不過是強娶□□,侮辱名門罷了,竟還做出這樣個深情姿態,真不愧是一代陰險小人."

"柴玉關?!!"朱富貴和沈浪同時驚呼一聲,朱富貴眼中掠過一絲冷然和憎惡,而沈浪卻是微微垂目,黑如點漆的眼眸中翻騰著深刻的仇恨.

而一邊的白飛飛攏在粉紅紗袖中的手突然緊緊攥緊,白皙纖細的手上一根根青筋暴起,將其心中滔天的憤恨和憎惡在不經意之間泄露出了那麼一絲.

宋離手上青筋暴起眼中掠過一絲憤怒,最後卻只強自忍耐下來,面無表情道:"朱小姐,主上的作為卻不是你可以隨意批判的.是否答應主上的求娶,朱小姐自己好好思量吧."

"把鑰匙給我!"夏清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伸出了白皙光滑柔若無骨的左手,任由宋離將放了鑰匙的盒子放在她手上,夏清微微一笑打開了盒子,在盒子中靜靜躺著一把鑰匙.

宋離緩了緩神色,沉聲道:"既然朱姑娘收下了鑰匙,便是答應了主上求娶,希望朱姑娘不要食言才好!"

"七七……唉,你這是做什麼啊!"朱富貴撫著長須歎息,擔憂之情溢于言表,眼中更是帶著灼灼的憤怒,不過這憤怒卻是沖著柴玉關而去.

夏清漠然一笑,微微頷首:"我朱七七從不食言,既然我要救下飛飛,自然是算答應了柴玉關的求親."揮了揮手,夏清眼眸中閃爍著惡意的冷冽光芒,語氣中夾雜著古怪的嘲諷:

"小泥巴,把柴玉關要求娶的人帶上來!"

身著翠綠色丫鬟服飾的少女恭敬的舉著一個黑底白字的牌位走近,最後停在了宋離身前,那牌位上的銘刻宛如鐵畫銀鉤般寫著:

"愛妻李媚娘之墓!"

上篇:第40章 幽靈宮主(八)修文    下篇:第42章 幽靈宮主(十)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