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48章 幽靈宮主(十六) 
  
第48章 幽靈宮主(十六)

"你先不忙著做出決定.你看,這是沈天君大俠留下的天絕三式,我爹守了這秘籍十八年,就是想著要交給沈天君的後人,只可惜沈岳戴了面具作為沈浪活著,倒讓這件無上武功明珠蒙塵,實在是愧對沈天君大俠的托付."夏清把用漆木盒子小心安放著的秘籍放在一邊的案幾上,示意沈浪看.

"你若是沈岳,這天絕三式我自然雙手奉上物歸原主,你若還是沈浪,這秘籍便拿去燒了吧,就是毀了這天絕三式也不能讓它落在除了沈岳之外的人手上."夏清啜了口茶,慢條斯理的說著,臉上帶著篤定的微笑.

她就不相信,沈浪真的能親眼看著這天絕三式毀于一旦.

果然,沈浪沉默良久,最後還是苦笑著妥協,他微微歎息眼中閃爍著明了的神色:"朱姑娘到底想讓在下做什麼,不妨明說."

"我們結為同盟,共同對付快活王."夏清爽快的說出自己的目的,"他不會善罷甘休,必定會親自前來汾陽確認我娘生死.我不求這麼一次就能殺了柴玉關,但是至少也要摸清他的底細,為日後向他動手做好准備."

沈浪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眼中一片清明:"若能得報大仇,沈浪欠朱姑娘一個人情,日後朱姑娘若有驅使,我沈浪無不遵命."

"不必如此."夏清擺了擺手,"我們不過各取所需.天絕三式便物歸原主了,雖然時日不多,但也請沈少俠好生揣摩一番,柴玉關武功深不可測,若是沈少俠習得天絕三式,我們成功的幾率也更大."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多謝."沈浪拱了拱手,深深看了夏清一眼才離開.沈浪那一眼讓夏清微微皺眉,卻分不出到底是何意義,不過這到底不是她關心的重點,便也轉瞬忘到了腦後.

【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三,獎勵積分1000,天絕三式.當前積分98000.】

夏清這幾年來雖然並不曾特意收集什麼珠寶,但是卻也把積分攢到了九萬多,之差一點就到十萬.這些積分除了留下五萬做打通世界屏障只用,剩下的夏清打算兌換各種能力.

右手食指屈起,在雕花檀木案幾上輕輕敲擊了幾下,夏清思量著自己的計劃是否有缺漏之處.按劇情,柴玉關會到李媚娘墓前拜祭,之後開棺驗尸,夏清不打算趁這個時機對柴玉關動手,因為沒有必勝把握,但是卻可以借這個機會將沈浪與熊貓兒的身份曝光.沈浪並不用擔心,他既然答應了結盟之事,到時候自會找上快活王.

倒是熊貓兒,必須有直接的強有力的證據證明他是前任丐幫幫主熊天豪的兒子,不然以熊貓兒對快活王的父子之情,未必會倒戈相向.

白飛飛暫時不和夏清在一起,就是去了幽靈宮駐地召集手下.幽靈宮雖然勢力不小,但是幽靈宮隱匿多年在江湖上名聲也不好,怕是打聽不出來當年的事情.

這樣說來,調查熊天豪一事,倒是王憐花最為適合了.他號稱千面公子,在武林上人路極廣,云夢山莊又是富裕之地,如果他真的想,必定沒有他打聽不到的事情.只要找到當初陷害熊天豪的當事人,在強有力的證據之下,由不得熊貓兒不信.到時候就不知道,他這樣一位愛憎分明的人,會不會為了柴玉關十余年的撫養將弑父之仇忘在腦後.

"這位是?"夏清看了眼熊貓兒,故作不知的詢問一旁的沈浪,眼中帶著恰到好處的疑惑.

"他是我的好兄弟熊貓兒,貓兒武功極高,若是有他幫襯,朱爺的安全也是有所保障的."沈浪帶著令人如沐春風的笑意,輕聲細語的解釋道.

"姓熊?"夏清微微蹙眉,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細細思索著,"這個姓氏倒是不常見,只是我記得十八年前突然遇害身亡的前任丐幫幫主的名諱,正是熊天豪,與熊少俠同姓呢,不知有什麼關系沒有."

熊貓兒大大咧咧的笑著,滿不在乎道:"在下不過是一游俠,哪里能跟丐幫幫主扯上關系,大概只是巧合吧.這也沒什麼,沈浪不也是和沈天君大俠一個姓氏."

熊貓兒不過隨口一說,沈浪卻仔細打量了一下夏清的神色.他一直覺得這位看起來弱不禁風滿身病弱的朱七七不簡單,他隱藏身份十八年並沒有任何人知道,卻不知道她又是如何得知.這一次她突然提起熊貓兒和熊天豪,只怕也不是隨口一說.

"是嗎?"夏清也不在意,只是恍若無意般的笑了笑,"我只是聽說,當年熊天豪遭到柴玉關和金不換的聯手栽贓陷害,這才導致他含冤死于最好的兄弟左公龍之手,只是熊天豪一家雖然在柴玉關的陰謀下覆滅,卻獨有一子尚年幼得以逃過一劫.只是那件事後,江湖上也再沒有那熊天豪之子的下落了."

"熊少俠豪邁不羈,想必在江湖上也有些人脈,不知道是否對此人有所耳聞?當年左公龍受人挑撥,誤以為熊天豪乃是滅絕人性之人,故殺了熊天豪全家.這些年來他滿心懊悔,發誓找到熊天豪遺孤後便自刎謝罪.前幾年他求到仁義山莊,是以我對此事尚有幾分印象."

熊貓兒皺了皺眉,晃了晃胸前的兩個大酒壺:"朱姑娘說這麼多總不是無聊吧,莫非朱姑娘認為在下是那熊天豪之子?"

夏清微微搖頭:"我不確定,我不過是見熊少俠姓名相同是以多說了幾句.當然,我也希望熊少俠能為我打聽一下消息.左公龍曾說過,十八年前熊天豪一事中,他殺紅了眼險些將熊天豪幼子一起殺去,最後卻被那孩子一口咬住小腿上,他猝不及防將那孩子推倒在了桌椅凸起之處,那熊天豪獨子的後頸便有一個磕傷的疤."

"貓兒,你怎麼了?"一旁只含笑傾聽的沈浪突然驚呼一聲,卻是熊貓兒一頭冷汗涔涔,面色蒼白,似乎聽到了什麼極為不可置信的事情,眼中盡是一片茫然的神色.

熊貓兒強自鎮定下來,搖搖頭道:"我無事.我去前方探查一下快活王的人來了沒."說完他便一個飛身離開了李媚娘墓地,前往前方的官道而去了,就是不知他是真的去看快活王來了沒,還是去平靜自己心中翻湧的情緒.

夏清微微一笑,對沈浪微一頷首便扶著朱富貴靜坐在墓前,等待快活王一行人的到來.依熊貓兒的性格,若是真的有所懷疑,當會直接詢問柴玉關的,而以那人的驕傲,怕是也不屑說謊蒙騙.就不知道熊貓兒知道自己認賊作父十余年,是個怎樣的心情了.

沈浪若有所思的歎息一聲,看向夏清的眼神極為複雜難辨:"朱姑娘果然不是隨口一說,沈浪佩服."

夏清偏頭看了沈浪一眼,揚起無辜至極的笑容:"沈少俠覺得有何不妥嗎?"

"…………沒有."沈浪遲疑片刻,最後還是苦笑著開口.若是朱七七所言不假,那麼貓兒該是前任丐幫幫主熊天豪之子了,若是他一直都不知殺父仇人是誰,豈不是不孝?況且以貓兒的性格,心中必定對滅門之仇耿耿于懷,告訴他未償就一定是壞事.

等待時間不長,很快熊貓兒便返回,身後跟著一隊武功高強身姿英勇不凡的快活王的屬下.在這只隊伍中間,是一輛高大華麗的車架,在紗幔遮掩後,一個正襟危坐的人影若隱若現.此人身形並不高大卻很有威嚴,即使靜坐于紗幔之後,也讓人感覺到一陣鋒銳的霸氣.

在這華蓋兩側,有兩人騎在高頭大馬上隨侍左右,一人身穿黃色衣袍,面若好女的臉上帶著似有若無的淺笑,他神色柔和但眼中卻帶著淡淡邪氣,正是色使山佐天音.另一人身穿玄袍,俊逸英朗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他神色鎮定從容,帶著刻板和嚴肅,卻是夏清見過一次的氣使宋離.

除了財使金不換,柴玉關座下酒色財氣四使已經有三人到了,還真是大陣仗.不過,熊貓兒很快就不是快活城的酒使了.

朱富貴站起身來,夏清連忙攙扶著他,卻見他目中帶著深沉的憤怒憎恨忌憚和……隱隱的嫉妒注視著那華麗車架,心中了然紗幔之後的人便是快活王柴玉關.

"真是好大陣仗,不愧是名動江湖坐擁一座城池的快活王,吾等晚輩當真是好生佩服,只可惜了,我們這些晚輩做不出拋妻棄子的事情來,想必是達不到這樣的高度了."在仁義山莊的眾人目光冷漠警惕的看著快活城一行人走近時,一個悠悠然不帶一絲煙火氣息的聲音感歎著,這聲音慢條斯理帶著與生俱來的優雅和高貴,說出的話卻著實令人稱奇,而這說話的人內力高深,這句話竟是被在場的人無一遺漏的聽了去.

夏清偏頭看去,快活城那一行人側邊的林間,轉出一個手持折扇一襲白衣的翩翩公子.他看了眼仁義山莊和快活城的人,微一拱手,笑得光風霽月:"在下王八兒,聽說今日這里有好戲看,是以特地趕來,真是叨擾了."

上篇:第47章 幽靈宮主(十五)    下篇:第49章 幽靈宮主(十七)小修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