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49章 幽靈宮主(十七)小修 
  
第49章 幽靈宮主(十七)小修

"主上,此人或許便是奪走三件至寶的人."聽到王憐花的自稱,宋離微微蹙眉,垂下頭恭敬萬分的低聲道.

紗幔後的人動了動,低沉的男聲平淡至極的響起:"無妨.不過三件死物,被奪走就罷了."柴玉關微微闔上眼,王八兒?這名字內里蘊含的諷刺意味他怎麼會不懂.罷了,一切都是冤孽.

"柴玉關,你這麼興師動眾大張旗鼓,當真是好威風!媚娘已經死了,你到底要如何才善罷甘休!"等到快活王的車架近前,朱富貴不等他下了車架,便指著那被紗幔遮住的人影怒喝道,"十八年前,你害得媚娘還不夠苦嗎?今日你有何臉面到媚娘墓前?"

"朱富貴,這一切該是你的錯!"一陣疾風掠過,一個身穿紫色金絲繡龍紋的英俊威嚴的中年男子便出現在李媚娘的墓前,他神色陰沉的瞪了朱富貴一眼,眼中盡是瘋狂的悔恨和嫉妒,"若不是你,媚娘十八年前就該和我在一起了,我們會在快活居里幸福快樂的生活,而不是被葬在這寫著'愛妻李媚娘之墓’的墓碑之下,朱富貴,你何德何能,能娶媚娘為妻!"

朱富貴冷然一笑,怡然不懼柴玉關身上的殺氣:"你若是真心愛慕媚娘,怎麼連她去世十八年都不知道,拋妻棄子都能做得出來的柴玉關竟然也有臉面說自己有資格給媚娘幸福?別在這里大放厥詞,讓媚娘于九泉之下都不得安生!"

"本座不和你多費口舌,今日我來只為一探媚娘生死.朱富貴,我今日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任何人都別想阻攔!"柴玉關一拂袖,寬大的袖袍卷起一陣風,他負手而立,傲然道,"朱富貴,趁著本座未動殺機,盡快帶著仁義山莊的人離開."

"快活王真是好風范!"王憐花已經帶著他的人過來了,他不靠近快活城和仁義山莊任何一方,剛才朱富貴和柴玉關爭執時也不過一臉興趣盎然的旁觀,此時他撫掌感歎了一句,黑如點漆的眼眸中閃爍著沉沉的惡意.

柴玉關臉色一沉,看了王憐花幾眼最後什麼也沒說只扭過頭吩咐快活城的人……挖墳掘墓!

一直站在朱富貴身後,被他遮住的夏清此時幽幽歎息一聲:"快活王不愧一代人傑,如此欺凌我們父女.沈少俠,看在你和仁義山莊的交情上,能否幫我保住母親的墓地不受人凌辱?"

沈浪點頭,臉上不複之前瀟灑溫文的笑意,反而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冷漠,他定定的看著柴玉關眼中有著諸多情緒起起伏伏映照得他眼中一片明明滅滅:"自當如此,不必姑娘相求,沈浪自當傾力而為!"

"那麼熊少俠,或者該叫你——酒使,你的決定呢?"下去微微一笑,轉頭看向熊貓兒,夏清為了防止柴玉關看到她和李媚娘一般無二的長相大發狂性是以帶上了紗帽,此時白色的薄紗擋住了她的臉上的神情和眼中的神色,她看著熊貓兒,神色之間是一片淡漠的惋惜.

沈浪一驚,猛地扭頭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熊貓兒,他知道朱七七不是無的放矢的人,縱然他再怎麼不信卻也知道,貓兒是快活王座下酒使一事,八成是真的.

"嘖嘖,還真是個大驚喜啊!"王憐花涼涼開口,語氣譏諷.

夏清無語的抽了抽嘴角,深刻反省和他結盟是不是做錯了.最後她搖了搖頭,王憐花這人雖然自視甚高喜愛落井下石缺點多多,但是作為盟友確實是利大于弊.

熊貓兒咬了咬牙,露出一個不知是哭還是笑的表情:"朱小姐好算計."他一扭頭直直走到柴玉關身前跪下,膝蓋砸在地面上發出一聲重重的聲響,熊貓兒仰視著他視若天神對他百般疼愛的義父,語氣艱澀,"義父對孩兒的養育之恩我就是百死也無以為報,只是多年來我心中一直記掛著一件事情."

熊貓兒抬頭直視柴玉關,眼神灼灼:"我父親是不是前任丐幫幫主熊天豪?十八年前,他……他是不是在您和金不換聯手栽贓陷害之下冤屈而死?"

柴玉關渾身一震,連去盯著下人挖開李媚娘墳墓的心思都沒了,他顫聲問道:"是誰告訴你的?"

熊貓兒閉了閉眼睛,忍不住為自己的軟弱咒罵一聲.從朱七七開口說出熊天豪的舊事,他心中就有一股不詳的預感,只是因著對柴玉關的父子之情,所以他催眠自己那都是假的,是朱七七胡言亂語挑撥離間.可惜現實總是這麼殘酷,對他視若親子疼愛數十年的義父柴玉關,卻是害死他生父的元凶!他竟認賊作父了十八年!

"養育之恩我無以回報,今日我不會對您動手.但是日後,我自當前往快活城——"熊貓兒一字一頓咬牙切齒,"為我爹報仇!"

沈浪神情一黯,貓兒是他最投契的朋友,此時見到他在養父和生父之間受盡折磨糾葛,他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只是現在卻不是顧及這個的時候了,沈浪正了正神色,抬眼對大受打擊的柴玉關道:"在下沈浪,原名沈岳,十八年前沈家滅門,我化名沈浪浪跡江湖只為尋仇人柴玉關報仇.今日我已習得亡父留下的天絕三式,今日在此宣誓,我沈岳必定手刃柴玉關,以慰我沈家數十口人在天之靈!"

"岳兒,你是岳兒?"朱富貴驚呼一聲,已經明白前些時日夏清討要天絕三式的原因,只是沒想到這年紀輕輕武功高絕的少俠,精神沈大哥留下的獨子,"真是蒼天有幸,沈大哥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啊!"

"好好好!你是沈天君的兒子,是有資格向我報仇,沒想到我柴玉關十八年前做下的兩件事情,今日竟招來了兩個大敵!"柴玉關冷然笑著,掃過熊貓兒的目光既痛又憐,而看向沈浪便是純然的譏諷了.

王憐花裝模作樣的扇了扇風,溫文爾雅的一笑,眼中流轉著興奮和趣味:"這才是你的一份大禮?沈天君之子沈浪,真是個好驚喜."他這句話是對夏清說的,只是眼睛卻牢牢的盯著柴玉關,在看到他臉上扭曲的表情後,王憐花快意的大笑起來.

上篇:第48章 幽靈宮主(十六)    下篇:第50章 幽靈宮主(十八)修文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