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66情不自禁(首訂,快到碗里來) 
  
066情不自禁(首訂,快到碗里來)

這是哪?

楚月南只覺得渾身酸痛,大腦一片空白,當聽到龍墨邪的聲音,楚月南一下子坐了起來.

眨著自己的眼睛盯著這小子.

"怎麼不認識了?"龍墨邪披著長長的黑色絲袍,手中拿著一個夜光杯,嘴唇鮮紅,一頭銀絲,如同鷹隼的眼散發出迷人的光芒.

此時此景,讓人為之心動.

這男人拿下面具,能特麼再好看點嗎?

楚月南咽了咽口水.

自己是女人,長相已算是翹楚,可是和這個男人一比,簡直無地自容.

"能長成你這樣的男人,這世上不多,好認!"楚月南的聲音略顯沙啞,輕咳了幾聲.

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唇竟然被人捉住了,那紅色的酒就滑入了自己的嘴里.

楚月南睜大了眼睛,這厮……這厮是吻了自己嗎!

擦!她同意了嗎?

"你干什麼!"楚月南捂住了自己的唇.

味道不錯!龍墨邪的嘴角輕揚,仿佛偷吃了一般,心情很好.

"你的功力,一下子增長了那麼多,身體肯定吃不消.如今嗓子的沙啞,就是表象之一,接下來的幾天里,需要靜養.你好好休息吧!我的獵物,我還不希望這麼快就死翹翹了."

龍墨邪說完,就優雅地轉身,往門外踱去.

"時琳呢?"

"那個小鬼,也被我帶回來了,放心."

"武林大會上,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你知道龍祥瑞的存在!"楚月南一雙如深潭般的眼睛盯著龍墨邪.

龍墨邪轉身,一抹邪魅的笑,看著楚月南.

輕輕眨眼,長長的睫毛都能看清楚,這厮,長得簡直了!楚月南的呼吸都放慢了.

"睡吧,醒來再說!"龍墨邪輕笑,搖頭走了出去,這個女人難道昏倒的時候都在思考嗎?

怔怔地看著龍墨邪走了出去,楚月南的心頭為之一震,這個男人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整整三天,龍墨邪沒有再出現.

楚月南已經恢複過來,坐在窗邊的榻子上.

突然有一種金絲雀的感覺,莫不成自己被人金屋藏嬌了?擦,她才不要!

"師姐!"正在發呆的楚月南,突然被一個小人兒抱在了懷中.

"時琳!"楚月南的笑容一下子就堆了上來,看著藍時琳,心中一塊大石落了下來.

"師姐,這個龍墨邪是怎麼回事兒?"藍時琳眨著眼睛看著楚月南.

楚月南搖了搖頭,自己怎麼攤上這麼一個貨,她都不清楚.

"龍墨邪,是北冥國的大皇子吧?"楚月南對這些事情,從未關心過,此刻倒也覺得好奇了起來.

"嗯!"藍時琳點頭.

"龍墨邪,生于血夜,月圓如盤,通紅如日.一生下來,就一頭銀絲,眉間朱心,聽說,皇宮之中還發生了怪異的事情."

如此詭異?楚月南單手撐著下巴,一頭黑絲滑落在胸前,眼睛慢慢眨著,認真地聽著藍時琳說話.

"乖乖,師姐,你真的太美了!這樣看著我,我的心都漏跳了半拍!"

"傻丫頭,你也很美,繼續說!"

時琳吐了吐舌頭,繼續說了下去.

"沒多久,北冥國里就有謠言傳了出來.說,大皇子是妖孽借著皇後的肚子生出來的.雖為龍子,可卻是妖魔!如果活下去,北冥國必然國破人亡!"

楚月南的雙眼睜大,沒想到,這世上真有如此迷信的地方.突然想到,她和龍墨邪剛剛認識時,說到妖魔之時,這人眼神中一絲的暗沉.

"然後呢?"不知不覺,楚月南的心拎了起來.

"但是,武皇後的家族,當年是北冥國第一大將軍世家,所有的兵權都掌控在皇後家族手里.有武皇後在,沒有人敢動大皇子.可,接下來的三年,北冥國發生了巨變."

藍時琳的臉色沉了沉.

楚月南看了一眼藍時琳,接下來的事情,不用時琳說,她也能猜到.

"是不是武家沒落了?武皇後也隕世了?"

"師姐,你怎麼知道的?"藍時琳是了解的,她們家這個師姐從不過問這些事情.

"猜的.如今,我只聽說過蕭家手握北冥國的兵權,倒沒聽說什麼武家人了."

藍時琳點點頭:"武家人都被充沛邊境了,武皇後重病不起,所以三歲的大皇子,更加被斷定一定是妖魔之子,禍國殃民.武皇後苦苦抱著自己的兒子,求皇上念在父子的情分上.可是……"

藍時琳有些哽咽 ,比起龍墨邪,自己雖然從小父母雙亡,可是父母之愛自己還是嘗過的,再加上,師父和師姐對自己也很好.

這個龍墨邪說來真的很慘.

後面的事情,不用說,楚月南也了解了.她再孤陋寡聞,但也知道:北冥國大皇子,從小發配蠻荒,後墮魔教.

"師姐,是不是很慘!"藍時琳的眼睛里透著淚花.

"這世上悲慘的人多了去了,只不過,他是皇族,天生下來,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只能說,這個武皇後,當年沒有防備小人罷了!"

"你的見解倒是獨特!"

幾天不見人影的龍墨邪站在了門口.

藍時琳一愣,矮媽,背地里說人閑話,被人抓了,吐了吐舌頭.

藍時琳一回頭.

傻了!

我去!

藍時琳愣愣地看著龍墨邪啊,直吞口水,這個男人長得太…太好看了吧!

龍墨邪完全不在乎這兩個人背後議論他,一步一踱走了進來,看到藍時琳見自己的表現,毫不差異.

這樣的花癡狀,自己見多了!

反而,一旁楚月南的風輕云淡,到是少有.

"擦擦口水!"楚月南瞪了藍時琳一眼,沒出息.

藍時琳吐了吐舌頭:"師姐,你餓不餓,我去給你做吃的!"

一溜煙,藍時琳就跑了出去,她如果再在那個屋子里多待一秒,就要爆炸了!

這個龍墨邪長得太好看了,好看地她臉頰飛紅,一顆小心髒撲騰亂跳.

不得不說,還是師姐有定力啊.

"怎麼,不為本尊美色所動?"龍墨邪毫不忌諱地坐在了楚月南的邊上,挨得很近.

順手拿起,一旁的葡萄就吃了起來.

"論美色,我也不差了.做人不能太過貪心."

"哈哈哈."龍墨邪又笑了.

小耿子在屋外不禁渾身發抖,他們家主子在這位楚姑娘面前也太愛笑了點吧.

剛剛陪著主子來看楚姑娘,就聽這兩個小姑娘在背後說主子的閑話,他真是擔心,這兩個小姑娘會被自家主子滅了.

沒想到,主子不怒而笑.

小耿子直搖頭,反常,太反常了!

他們家主子最近的表現太反常了!難道和這個楚月南有關?

小耿子撓撓頭,搞不明白.

"你打算把我藏著這里多久?"楚月南直接開問,三天,呆得夠夠的了.

"藏?"龍墨邪嘴角一勾,有意思的字眼.

"恐怕,這次武林大會之後,我火了!"

"哈哈哈!"龍墨邪又笑了,"沒錯,你火了!比我們家火鳳還要火!"

嘿,這個人怎麼拿自己和一只畜生相比.

"我們家火鳳可是四靈!"龍墨邪好似看穿了楚月南心中的小心思.

"那也是畜生啊!"楚月南嘟著小嘴,喃喃說道.

這樣的俏模樣,龍墨邪眼神中劃過一絲異樣,又想……

楚月南一抬頭,就捕捉到龍墨邪的眼神,擦,這小子一定不在想好事兒!

"龍墨邪,你趕緊回答問題!"

龍墨邪笑了笑,不再逗楚月南,長長十指,利索地給楚月南撥了一個葡萄.

"吃了!"

楚月南一愣,這男人是在給自己剝葡萄嗎?愣神之中,龍墨邪的長指已經伸到了楚月南的唇邊.

"吃了!"

楚月南著了魔般的張開了嘴,吞了下去.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在心頭化開了.

而,龍墨邪卻不慌不忙擦了擦手,說道.

"你說的沒錯!你的名字已經震驚整個武林,包括朝廷!北冥國,你是待不下去了!"

哼!楚月南冷哼,誰稀罕.

楚月南抬頭突然想起了什麼:"你是封魔谷的人,為何當初不讓我去封魔谷."

龍墨邪的長長睫毛垂了下來:"封魔谷,我說了,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地方.再者,按照規定,封魔谷是不會輕易收北冥天策的人的."

"為什麼?"

龍墨邪輕笑:"你身邊那個小丫頭,恐怕這些東西比你知道的多,你問她便會知道了."

"你丫是在利用老娘嗎!"楚月南一下子不開心了,瞬間從榻子上跪了起來,狠狠就在龍墨邪的身上擰了一把.

如此*,龍墨邪輕笑,不語.

楚月南倒沒察覺什麼,怒在心頭,噼里啪啦地說了出來:"你在武林大會上,其實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不可能是慕容諾一個人操作的,必然還有主謀!你利用我,逼出了龍祥瑞!如今,利用完了,就想走人嗎?"

這小子!果然也不是什麼好貨!

"你在害怕嗎?"龍墨邪一雙鷹隼盯著楚月南.

怕?當然不怕.但,楚月南一愣,那她這麼激動是為什麼?

"如果不是害怕,為何這麼不舍與我離別呢?"瞬間,龍墨邪的一張大臉,就湊在了楚月南的面前.

楚月南一慌,將龍墨邪狠狠一推.

"你胡說八道什麼!誰舍不得你!"楚月南的臉一下子紅透了.

這個丫頭真是有意思.

"真的嗎?"龍墨邪又靠近了一點,鼻息就在跟前.

楚月南睜大了雙眼盯著龍墨邪,心跳突然停止了,怔怔地看著龍墨邪.

說好的,她的心已死,此生不再為任何人而動.

龍墨邪低頭嗤笑,看到楚月南的表情心中一片大好,笑著離遠,恐怕在這麼靠近下去,這個丫頭就要窒息而死了.

"我暫時不能回封魔谷,你和我一起,只會受到更多人的關注."

"你要去哪?"楚月南問完就後悔,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個多管閑事的人,怎麼會問出這樣的話.

"你不想說就算了,我也無心知道."低頭的楚月南無意抬頭看了一眼龍墨邪,盡量做到不是特別在意.

龍墨邪的心情大好,楚月南的表現讓他十分滿意.

"我要去趟北冥京都."

"啊?你不怕被人認出來嗎?"

瞬間,龍墨邪一頭銀絲就在楚月南的面前變成了黑色.和她第一次見到龍墨邪一樣.

"如何?你覺得還有人能察覺得出嗎?"

"那你回去做什麼?"這小子莫非要去殺了自己那個父親,為母報仇?

"武家一門,忠烈之士,卻被殲人陷害叛國抄家,我母後一生為北冥國付出,無怨無悔,最後含恨死在我父親的劍下!你覺得,我會輕易讓這群人就這樣活下去嗎?"

此刻的龍墨邪再也不是剛剛那個和顏悅色的龍墨邪,全身上下散發出陣陣的寒氣.

楚月南抬頭,看著他,心中突然有了幾分憐惜.

剛剛時琳的敘述,她只是覺得不過是宮闈之爭,這樣的勝與敗,和她絲毫無關,不過是一個故事罷了.

可是,當龍墨邪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楚月南說不出,心中的天平已然傾斜了.

"怎麼?被我嚇到了?"龍墨邪咳嗽了一下,許久,沒有在別人的面前表露出真實的自己了.

楚月南笑著搖了搖頭:"我還不至于這麼驚不起嚇.通敵叛國,這麼大的帽子,是如何扣在你外祖家的?"

龍墨邪蹙眉,這個事情,他也查了許久.

"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人不簡單."

龍墨邪又坐到了楚月南的身邊,楚月南抱住自己的雙膝,宛若一名嫻靜的少女般,歪著頭,坐在一旁聽著龍墨邪的敘述.

"整件事情,計劃的非常周密,從無到有,整整用了三年的時間."龍墨邪的眼光暗淡了一下,"也許更長!"

也許從他沒有出生的時候,整件事情就開始計劃了.

"只不過,我的出生成為了整件事情的爆發點,這群人,一直圍繞我做文章.為了保護我,導致,我外祖和母後一時大意了."

說到這里,不自覺地,龍墨邪的手又握成了拳.

"我外祖共有四男一女,漫漫充軍之路上,我兩個舅舅活生生被這群惡人磨死了!我外祖白發人送黑發人,卻咬著牙活了下來."

說到這里,龍墨邪的手筋爆了出來,整個人如同一座冰山,靠近之人,一不小心,就能被他凍傷.

"活著,就是要看那些狗,怎麼去死!"龍墨邪還沒有說話,楚月南就冷冷地說了出來,眼神中的寒光,根本就不似一個柔弱的少女應該有的.

龍墨邪一怔,盯著楚月南看傻了眼.

他的身世,根本不需要自己多費口舌,見到自己的人都會知道.

從小,在蠻荒,在封魔谷里,多少人流露出了各種各樣的眼神.

有鄙夷,有無視,有近而遠至,也有憐憫同情……

但是,這是第一個和自己說這樣話的女子.

楚月南看著龍墨邪盯著自己發呆,她聳了聳肩膀.

"你生在皇族,應該比我更加明白,皇族就是這世上最大的利益集團,明爭暗斗,爭權奪勢,莫非,你還想在這里感受到親情和溫暖嗎?"

楚月南的聲音溫婉悅耳,極為的好聽.

雖然說的是如此刺耳的話,可是入耳卻不讓人反感.

"你外祖一家,固然可憐,但是,只不過敗了.敗了,就會有所犧牲,這樣的結局,我想作為武將的你外祖,應該比誰都懂!所以,就算滅了門,沖了軍,死了兒子,他也不會輕易倒下的!因為,活著,才有翻盤的可能,活著,才有把別人虐死的機會!"

楚月南自顧自地說著,龍墨邪的身世觸碰著她內心中那僅剩下的一絲柔軟.

嘴角輕輕一撇,楚月南的神情中帶著幾分無奈,有一種看透世事的淡然.

"這就是人生!哪有那麼多的愛恨情仇?不過是為了利益爭斗.作為你,覺得這些人可惡,也許,在他人看來,你,你母後還有你外祖一家,才是他們的絆腳石,是他們爭奪那利益最高點上的障礙罷了!"

龍墨邪看著眼前,嬌小瘦弱的女子,心中說不出的震驚.

沒錯,他不需要任何的憐憫,不需要任何的同情,更不需要任何的大道理.

他只需要別人告訴他,這特麼就是事實,剩下的就是戰斗,就可以了!

楚月南的聲音仿佛有著魔力,讓龍墨邪的心一點點向著她靠近.

"對了,龍墨邪,你母後死後,誰代替你母後成為新皇後?"

此刻的楚月南還傻乎乎地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突然,整個人就被龍墨邪撲到,那一張唇被龍墨邪狠狠地封住.

這張小嘴,他早就想要嘗一嘗了.

"龍墨邪!"楚月南的一張臉都脹得通紅了,用力推開了龍墨邪,當然是這位魔尊自己願意離開的.

龍墨邪嘴角帶著壞笑,很滿意.

丫一定是個瘋子!

楚月南快要被龍墨邪整瘋了,這特麼是什麼節奏!總共和這個男人沒見過幾次面,說話都沒幾句.

剛剛明明是在聊天,好不好!

楚月南不停地翻白眼.

但是,*成功的龍墨邪心情特別得好!

"如今懸空."

"啥?"被吻得有點頭腦發脹的楚月南,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我母後死後,我父皇東宮一直懸空!"

"將近二十年?"楚月南張了張嘴.

龍墨邪點點頭:"我說了,這群人不簡單."

竟然能夠忍耐這麼多年,果真是不簡單.

"即便如此,但是,北冥國所有的權利都是要重新分配的,就算有些人不急于出頭,但是還是會露出狐狸尾巴的,對吧!"

龍墨邪輕聲笑道,不語,算是認同了.

"你也不簡單,竟然能忍耐這麼多年,如今,才想回京城討回公道."

"時機未到,如今,略見成熟."

龍墨邪說得不多.

"和你外祖有關?"楚月南盈隱隱這麼覺得.

"*,還未嫁給我,這是在操我龍墨邪的心嗎?"

"滾!"楚月南又開始大翻白眼.

"哈哈哈,被我吻一下,就想成為我的媳婦,可沒那麼簡單哦!"

"我還吻過我廚房後院的花豬,莫非我也要嫁給它?"

"嘖嘖,你真是重口味,竟然連豬都吻!"

"滾!"楚月南再次沒有好氣地大聲喊了出來.

可惡的男人.

正好,藍時琳端著吃的走到了門口,就看龍墨邪哈哈大笑走了出來.

唉呀媽呀,這男人笑起來,是要死人的啊!藍時琳瞬間把自己的眼睛閉了起來.

太好看了!

太好看了!

聽到沒有動靜了,藍時琳才睜開了眼,走進了屋子.

"師姐,你這是怎麼了?從小到大,還沒見你這麼沖動過?"

原來她們家師姐發火能叫這麼大聲啊.

楚月南一肚子氣,白了一眼藍時琳,沒說話.

第二天,人去樓空.

楚月南傻眼了,龍墨邪這個人這麼聽話啊,讓他滾,真的滾得這麼乾淨啊!

楚月南憋了憋嘴巴.

"喲,師姐,莫不成,你是要跟在這個龍墨邪的身後闖蕩天涯啊?"

藍時琳捕捉到楚月南眼神中的一絲失落,好笑地在楚月南的身邊說道.

"去!和誰學的,如此油嘴滑舌!他走了,我放鞭炮還來不及呢!終于不用煩我了!"

嘴上這麼說,楚月南的心中不禁咒罵,可惡的東西,走也不說一聲嗎?

當她是什麼?隨便親啊!親完就拍拍屁股走人啊!

打死,楚月南也不會承認,她的心中對某個人有一絲的不舍的.

"師姐,這里有封信."

話音落,楚月南已經走了過去,拿起信封,展開信,字跡龍飛鳳舞,霸氣十足,像極了他主人的個性.

急事,先走,勿念!落款處的三個大字,龍墨邪.

自戀狂,誰會念你!

楚月南白了一眼這書信.

抬頭,就看到藍時琳對著自己笑.

"你這丫頭,笑什麼?"

"師姐,我從未看過你的臉上有如此豐富的表情過."

藍時琳適時地閉上了嘴,有些事情,點到為止,即可.

"咱們也趕緊走吧!這樣的地方,停留太久,太危險了!"

兩姐妹,收拾了一下,立刻離開了.

楚月南說的是對的,果然她們前腳剛走,後腳,住的這個別院就被人團團包圍了起來.

"三皇子,沒有人!"

"搜!一點線索也不可以留下!"龍祥瑞的表情十分的嚴肅.

"是!"龍祥瑞的護衛隊的人分散開來.

這樣的表情也只有龍祥瑞的護衛隊中的親信才能見到,龍祥瑞這個人一向深沉,從不將自己內心的情感表達出來.

雖然只有十七歲,但是性格異常的成穩.

龍祥瑞的人散開,龍祥瑞走到了其中一間屋子,一進屋子,一股幽香就飄進了他的鼻子里.

這里一定住過女人!

屋子里除了女人的香味,還有一股淡淡的藥草味道.

看來地方他們找對了,可是來晚了一步!龍祥瑞的眼神中一抹殺氣,可惡!

楚月南這個女人不能留在龍墨邪的身邊.龍墨邪已經擁有了夠多的東西了,楚月南如此厲害的武功,留給龍墨邪,簡直就是如虎添翼!

可惡!失算!

"三皇子,什麼東西也沒有留下!"

"好了,你們退下吧!"

護衛隊的人互相看了一眼,不太明白自己的主子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就這麼輕易讓他們離開嗎?

"我想自己在這里轉轉,你們去盯著龍墨邪的蹤跡!我猜,我這個大皇兄,一定有什麼易容之術,尤其,是他的那一頭銀絲!你們盯緊,一切可疑之人!"

"是!"接收到命令,龍祥瑞的人紛紛離開.

"誰!"他的人剛走,龍祥瑞就感受到生人的氣息.

"三皇子的武功真的是越來越好了!讓人羨慕!"慕容諾站在了龍祥瑞的身後.

龍祥瑞沒有回頭,冷冷一笑:"怎麼,你身上的毒,那個丫頭給你解了?"

"我的手中握著她的把柄,她好不容易活下來,不可能希望和我同歸于盡的."慕容諾的表情自如.

"你的消息倒也迅敏,我這邊剛剛知道龍墨邪的落腳之地,你就立刻也收到了信息."

慕容諾聳了聳肩膀:"這麼多年,我的秘密據點,也不是白白布置的!否則,這一次,我又怎麼能抓到如此多的貴族之女,卻沒有人發現呢?"

龍祥瑞冷笑:"原來,今天你是來向我邀功的!"

"不敢!"慕容諾也跟著笑了笑.

"不敢?這世上還有你慕公子不敢的嗎?比如,和欒明山那個老東西聯盟?"

慕容諾臉一沉,當時只有他和欒明山兩個人,他怎麼可能知道!

"欒明山是聰明,可是情急之下還是會說錯話的,比如,武林大會上,他分明就是知道,抓貴族之女的人是另有其人."

"佩服!"慕容諾的雙手背在身後,冷眼看著眼前這個龍祥瑞.

僅僅十七歲,竟然有這樣的城府!更重要的是,這一身武功,白輪之境!

可惡!但凡他的武功能夠達到白輪,他也不需要在龍祥瑞的面前低聲下氣的!

"慕公子,我提醒你,這世上不是你最聰明!不要把所有人都當成傻瓜,我能聽出來的事情,龍墨邪也必然心中有數,你最近最好少和我碰面!"

慕容諾被悶頭打了一棒,心中有怨氣,卻也不敢說什麼,只好抱了抱手拳:"是!"

"沒事,你就下去吧!這里的人都已經離開了,留下來也沒有什麼意思!"

趕自己走?慕容諾的眉頭一挑.

"三皇子,好似你忘記了什麼事情吧?"

"哦?什麼事兒?"龍祥瑞明知故問.

慕容諾心頭一團火,好一個龍祥瑞,這是利用完他,卻不信守承諾.

"你答應教心法的!"慕容諾豈是一個會讓步的人.

"讓你完成的任務,你完成了嗎?竟然還敢和我要心法?"

"蕭問天已經死了!"

"死?那也只是誤打誤撞!我要的是蕭問天身敗名裂,北冥天策徹底在這次武林大會中臭名遠揚!哪一條,你做到了?"

龍祥瑞一個轉身,死死盯著眼前的慕容諾.

慕容諾毫不讓步,一雙如毒蛇的眼睛也死死咬著龍祥瑞不放.

堂堂北冥國三皇子,為什麼要抓著北冥國大將軍,和天策派不放?

"這一次,蕭問天是死了,可是必然會得到我父皇的追封,而,北冥天策,也必然會得到我父皇今後的重用!而,這一次武林大會沒有比出勝負,上一屆武林大會盟主,龍霄國禦風派將繼續連任四年,這個欒智勇一戰成名,成為少年英雄!慕容諾,哪一條,你配讓我教你武功!"

龍祥瑞毫不留情面.

慕容諾雙手緊緊捏著.

打了一個耳瓜子,就要給點糖吃.龍祥瑞作為皇室,深知如何待人處事.

"我也知道,這一次未完成,不能完全怪你.這樣,你將楚月南活捉,交給我,可將功抵過.到時候,心法,我一定會給你!"

"楚月南?"

慕容諾疑惑地看著龍祥瑞,這個丫頭在武林大會上,讓龍祥瑞丟了人,竟然不是殺死,而是要活抓?

"我要你辦的事情,你有那麼多的疑問嗎?"

"沒有!"

"哼,沒有就好!慕容諾,你要是也想練到白輪之境,就乖乖按照我說的去做!我要的是辦事的狗,而不是東問西問的八哥!"

"知道了!"慕容諾咬著牙,轉身就離開了別院.

一路奔跑,慕容諾來到了一片竹林之中,一躍而起,一套劍法,整片竹林中的樹葉紛紛下落.

憑什麼!就憑他龍祥瑞是龍子?

呸!

在他慕容諾的眼中,什麼天子龍孫,在他眼中都不值得一提.

這世上只有強大再強大!

他可以委曲求全,他也可以受盡侮辱,但是他一定要成為這世上最高高在上的人!

將曾經對他不可一世的這群人一一踩在腳下!

慕容諾的眼中兩團火焰.

沒想到,來到這一個世上,成在宰府之家,他還要忍耐這般的侮辱!

等著!龍祥瑞,早晚一天,會讓你跪在我的腳底求饒.

"鷹眼!"慕容諾一聲低吼.

鷹眼來到了慕容諾的面前,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

"追殺楚月南!"

鷹眼的表情變了變.

追殺?如果他沒有聽錯,剛剛龍祥瑞的意思是活捉.

看到鷹眼的表情,慕容諾冷冷一笑:"他龍祥瑞以為什麼都能讓他順心嗎?"

他想要楚月南,他偏偏不會給他的!

心法?難道他們禦蒼派就沒有精妙的心法嗎?

只不過一開始他只是想要投機取巧,從龍祥瑞這里快速得到提升內功的心法,但不並代表,他一定要求他!

想清楚後的慕容諾輕聲說道:"抓到楚月南,立刻殺了!不留活口!最近,你什麼都不用管,只用完成這一個任務就好!我現在必須立刻回到禦蒼派的密室之中.恐怕我師父,隨時都會去查看我在不在!"

說完,慕容諾一個飛身就離開了.

鷹眼轉身,依舊面無表情地去完成自己的任務去.

這個楚月南如今會在哪里呢?鷹眼想了想,決定先去看看蕭雅蘭的傷勢再說.

*

北冥天策的大廳之中,欒智勇跪在自己的父親面前.

"你!"欒明山的氣得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他生的這個兒子是不是個傻子!越是不讓他做什麼,這小子偏偏要做什麼!

"父親,雅蘭這一次傷都是為了保護我!她如今又失去了父親,我要娶她,照顧保護她一輩子!"

"......"欒明山坐在那里一句話也沒有說,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兒子好了.

"父親?"欒智勇不懂,"之前,您不是一心希望我娶雅蘭為妻嗎?"

哼!欒明山冷哼.

之前!

之前是不知道,原來是這個丫頭偷走了清揚秘籍,養著這樣一個家賊在身邊,多麼可怕?

而且,如今,蕭大將軍一死,蕭家還有什麼?

這個小子,就是個蠢蛋!

"父親,不管,雅蘭,我娶定了!"

就在欒智勇和欒明山兩個人爭執的臉紅之際,就看一個小徒弟跑了進來.

"師父,皇上有聖旨到!"

"快傳!"欒明山也不和自己這個兒子多廢話,站了起來,就趕緊去迎接宮里來的公公去了.

一個太監走了進來,笑米米地看著欒明山.

"欒掌門,恭喜了!"

欒明山有些傻眼,何來的恭喜啊?

--

二更,還有一更!群麼麼!留言喲~~

上篇:065他是我的女人(首訂,快到碗里來)    下篇:067算盡先機,還是傻(首訂,快到碗里來)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