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71你我眼中的不同(月票喲) 
  
071你我眼中的不同(月票喲)

鳳鸞兒紅著一張小臉:"人家學不會!"

好吧,說就說嘛.

"學不會!"

藍時琳吃驚地叫了出來,真的假的?看上去這個小公主挺聰明的啊.

鳳鸞兒聳了聳肩:"我也很無奈,從小父皇就把我交給了我們凌南國禦鷲派掌門巫盟越為徒,只可惜,我差點沒把他老人家氣吐血!"

說到這里,鳳鸞兒吐了吐舌頭,她活的也很不容易好嗎?

"從小我就羨慕師兄弟們飛簷走壁的,我是見證禦鷲派強大之人,看著一個個比我進來晚的師弟妹,都比我厲害!若不是我這公主的身份,恐怕連禦鷲派掃地的都不如."

看得出,鳳鸞兒眼神中的悲傷和無奈.

楚月南也終于明白,為什麼,這個小丫頭,會用這樣的天真活潑來掩蓋自己.

很多時候,自己的傷只能自己舔舐,說出來,只不過增添別人的笑料而已.

楚月南再次坐到了鳳鸞兒的身邊,摟了摟這孩子.

"不過也有好處!我父皇說,這樣,就不會有人懷疑我是鳳女,安全!"

鳳鸞兒吐了吐舌頭,又變成了那個活潑的小丫頭.

"不過,我一點都不後悔,去禦鷲派!就是在禦鷲派,我看到了鳩墨!"

鳳鸞兒的眼神中充滿了光彩.

"鳩墨可厲害了!他不是最聰明的,也不是最有天賦的!但是,他是我見過,最努力,最用功,最堅毅的男子!"

說到鳩墨,鳳鸞兒的眼神中充滿了光彩.

鳩墨是陪伴她少女挫折時代的大英雄.

"禦鷲派是殘酷的,想要在禦鷲派被人認可,靠的是實力!鳩墨憑著自己的赤手空拳,硬是挑戰了,禦鷲派四大師兄!戰勝了上百人,讓所有人記住了他!"

鳳鸞兒自己都沒有發現,在說鳩墨的時候,她全身散發著光芒.

楚月南本來還有一個問題想問的,可是看到鳳鸞兒此刻臉上的光芒,笑了笑,將心中的問題擱淺了.

學不會武功?天資不夠?還是怕吃苦?

亦或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

楚月南的眼睛中閃動了一下光芒,總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如果鳳鸞兒是天生鳳女的話,又如何沒有學武的天賦呢!

而且就憑鳳鸞兒對自己使命的認識,她又怎麼可能不用功呢?

楚月南看了一眼這個單純的小丫頭.

恐怕,這孩子的身份已經被人知道了!

"公主,天色不早了,咱們在這里休息吧!"

此時,鳩墨的聲音在外面響了起來.

還在回憶中的鳳鸞兒,臉一下更紅了!

藍時琳笑著,和鳳鸞兒走了出去,看了一眼鳩墨,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笑得鳩墨渾身顫抖.

這個笑容什麼意思?

就在鳩墨無法理解的時候,楚月南也走了出來.

瞬間,鳩墨所有的關注都放在了楚月南的身上.

"用不用幫你通知一下楚相爺?"

"不用."

就簡單兩個字,楚月南就向客棧走去,依舊的無情.

鳩墨的心仿若被劃了一下,這個女人怎麼這麼難靠近呢?

剛一進去,就看到鳳鸞兒和藍時琳兩個人耷拉著一張小臉.

"怎麼了?"楚月南挑眉.

"就剩下四個屋子,而這些屋子全部是分開的,東南西北四個角!"

藍時琳撅了撅嘴吧,說道.

"哦?"楚月南冷冷一笑,怎麼會這麼巧?分的如此之開!

"沒事兒,住一晚,明天一早咱們就走了!"楚月南淡淡一笑,沒在說話.

店小二忙高興走出來:"那幾位客官怎麼住?小子帶大家去屋子里吧."

楚月南打量一下這個店小二,嘴角輕輕一勾.

"行!那就勞煩,都先帶我們去東廂房吧!我們一起在那吃個飯,然後各自回屋!有什麼需要,到時候喊你!"

"啊?"店小二下意識地蹙了蹙眉頭,但瞬間變換了臉色.

"行!客官這邊走."

四個人坐在東廂房中,藍時琳和鳳鸞兒倒是什麼也沒有感受出來.

相反,鳩墨的眼神凝重,看了一眼楚月南.

這樣安排,好似有意的.

這個丫頭向來不喜歡人多,怎麼可能,還要一起吃飯?

"還有事兒嗎?"楚月南挑眉,看著半天不肯出去的店小二.

店小二立刻點頭哈腰:"幾位客官慢慢休息,有事兒,您喊我."

一走出去,店小二的臉瞬間就變了.

媽的,碰到了一個難纏的主!

店小二一個轉身,就走去了後院,一進門,就看幾個布衣男子被打暈在地上.

店小二一進去,立刻幾個人圍上來.

"如何?小公主住間屋子里?"

"特麼的,別提了!這小公主身邊,竟然多了兩個小丫頭,其中一個還神神叨叨的!竟然先聚在一起吃飯,並不先各自回房!"

"干!辛虧咱們准備了四個屋子,可是,這個鳩墨是個高手,如果晚上不清楚小公主的住處,咱們四間屋子去找,恐打草驚蛇啊!"

店小二挑眉:"那能怎麼辦!黑老三失手了,若是咱們再不成功,過了明天,小公主和鳩墨就在官道上了,不出半日,就能回到京城,咱們就算徹底失敗了!"

說到這里,幾個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

失敗意味著什麼,他們幾個懂!

這次,他們是領著生死狀出來的,如果不能將鳳鸞兒的小命留在這里,他們的命都得死在這里!

"店小二!"就在沉默的時候,突然聽到前院傳來的喊聲.

店小二一驚,擦,剛把他轟出來,怎麼立刻就又喊他了?

一個飛身,店小二就回到了前院外,故作小跑跑到了東廂房.

"客官有什麼事兒?"

楚月南一臉玩味地看著店小二,那笑容讓店小二發怵.

幾個意思?

"小二,你不會有武功吧!"楚月南開門見山.

店小二腿肚子都軟.

"哈哈,客官真會開玩笑,我一個開店的,能有什麼武功?"

"哦?你前腳走,我後腳喊,你人就不見了?"

店小二咽了咽口水,這個女人是誰?媽的!

但是,臉上還是堆滿了笑容.

"人有三急,客官,我這是急著去茅廁!"

"哦!"

楚月南看著自己的指甲,笑了笑,那笑容讓人不太理解.

"客官,這麼急著叫小的,不知道有什麼事兒?"店小二此時,一刻也不想在這待著.

"沒事,就問問,咱麼這里有山賊嗎?"

"啊?山賊?"店小二搖搖頭,"未曾聽說."

楚月南一笑:"那就怪了,我們剛剛來的路上,碰到了一伙人,要打劫我們家小姐!"

黑老三!店小二立刻反應過來,這一定說的是黑老三!

"喲,那幾位沒事兒吧?"

店小二其實是想問,黑老三他們還好吧?

"當然沒事了!我師姐的武功可厲害了,其中那個說話的一劍就被我師姐把他頭給砍下來了!"

藍時琳沒有懂楚月南在干什麼,但是誤打誤撞,說出來的話效果很好!

店小二咽了咽口水,頭砍了下來!

乖乖,黑老三的頭嗎?

擦,黑老三這個小子的武功已是不弱,這個鳩墨還沒有出手,黑老三的頭就沒了!

店小二的心跳都停了一下.

"對!有楚姐姐在,什麼都不用擔心!"

鳳鸞兒也開心地跟著說道.

店小二突然覺得自己的小腿肚子都在發軟.

"去打熱水,我們幾個想要梳洗."楚月南覺得這個效果不錯,嘴角勾起,笑著看著這個店小二.

這笑容,店小二是越看心里越發慌啊!

麻溜的就跑走了!

分配了屋子,楚月南讓藍時琳在屋子里陪著鳳鸞兒,然後自己和鳩墨出去,把幾個屋子先看一下.

一路上,兩個人也都沒有說什麼.

鳩墨只覺得,楚月南的心思很縝密,如今,肯定是在懷疑什麼.

"你覺得那個店小二有可疑?"鳩墨終于開口問道.

"普通人走路很重,褲腿上必然會有黃土之類的,而,這個人褲腳極為的乾淨,必然是個練家子."

楚月南直截了當,從一進來,她就看出來這個店小二不一般了.

鳩墨點點頭:"怪不得,那麼多女子當眾,你能跑得出來!"

楚月南笑了笑:"難道你不相信他們所說,是我抓走了這群人嗎?"

"如果是你,你必然不會放過公主的!"鳩墨從來就沒有相信過.

楚月南看了一眼鳩墨,莫非,這個人也知道鸞兒的真實身份?

看到楚月南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自己,鳩墨開口說道.

"我總覺得這一次,抓走這麼多貴族女子,沒有那麼簡單!尤其,還抓走了公主!"

"怎麼說?"

"雖然,皇上和我師父從來沒有說過什麼.可是,我隱隱也能從我師父對公主的態度上尋出一絲端倪."

"哦?"楚月南繼續裝傻.

鳩墨輕輕一笑,此刻,臉上略帶幾分驕傲:"禦鷲派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進入的!當年三公主吵吵鬧鬧,不吃不喝半個月,我師父都沒有放口收人!"

這份驕傲,是來自皇族門派的人,慣有的.

楚月南笑了笑.

這份驕傲,她看多了,北冥天策中臉上帶著這樣驕傲的人,不少!

"可是,小公主根本就不是學武的料,就連普通的劍式,她都學不會,就這樣,我師父還是留下了她."

原來這個鳩墨不笨.

但,只是木訥了一點.

"那你怎麼看鳳鸞兒?"

"我?"鳩墨撓了撓後腦勺,"沒有怎麼看,就是從小被皇上*壞的丫頭."

鳩墨搖了搖頭.

"這一路,如此凶險,早就和她說,不要一起跟來,可是她偏不要!恐怕今天這個店小二,也是沖著公主來的!"

木頭啊!

楚月南不禁歎了口氣,鳳鸞兒的這片芳心算是白費了.

竟然被這個木頭,想成這樣.

"你和鳳鸞兒認識多久了?"

"啊?"楚月南的問題,讓鳩墨有些沒聽懂.

突然不知道這根木頭不知道怎麼開的竅.

"楚姑娘,我雖然和小公主從小就認識,可是我和她什麼都沒有!"

楚月南不禁翻白眼,怎麼,今年是自己的桃花年嗎?

這一大朵一大朵的桃花,開的太盛,覺得煩!

"我沒誤會,我只是想問,你現在覺得鸞兒很煩.如果有一天,她不再出現在你面前,不再天天纏著你,你真的不會覺得缺少點什麼嗎?"

鳩墨一愣.

"你看的覺得她笨,可是在我眼中,她有自己一份執著.學不會,還依然在禦鷲派待了那麼多年,她的努力,難道你沒看在眼中嗎?"

楚月南說完,就轉身去檢查西廂房了.

將鳩墨一個人丟在了長廊上,發呆.

鳩墨,突然發現,楚月南的身上的魅力在于,她用自己的思維在看這個世界.

一個嬌小的人影,出現在了鳩墨的腦海中.

楚月南說的沒錯,鳳鸞兒很努力!

從小,她學武很慢,從來沒有進步.

可是,貴為公主,她從未錯過一次早課,也從未偷過一次懶.

師父的責罰是一視同仁的.

可是鳳鸞兒從來沒有發過脾氣,每次,都是撓撓頭,站在一邊受罰.

每一個人都在笑話她的愚鈍,卻從來沒有人像楚月南這樣,看到她的努力.

在鳩墨發呆的時候,楚月南已經走了出來.

看到鳩墨的樣子,楚月南知道,自己猜測地沒錯.

按照剛剛鳳鸞兒的描述,雖然輕描淡寫,可是,她的心中對自己的使命看得很重.

這樣的孩子,學不會武功,一定不可能是不努力!

雖然她喜歡鳩墨,但是,也不可能因為這個原因守在禦鷲派.

說好的,這輩子不再動情!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

可是,說好的事情,就不會改變嗎?

楚月南心中已經對這個鳳鸞兒有所喜歡了.

這樣的孩子,如果能成為凌南國將來的女王,那將是一件好事!

執著,善良的孩子,必然能給凌南國帶來新的氣象.

不知不覺,楚月南將自己的手拳緊緊握緊,她一定要幫助這個丫頭!

"有什麼可疑嗎?"看見楚月南回來,愣神的鳩墨趕緊問道.

"並沒有,看來,就是刻意想把鸞兒,和咱們分開."

"確定嗎?"

"我特意察覺了一下,咱們一路走來,並不是所有的屋子都有人的."

"我今天晚上守夜!"

"不用!"

"為什麼?"

"咱們現在太被動了!一直等著這群人對我們的攻擊.我倒是覺得,不如,引蛇出洞!"

說到這里,楚月南一雙如深潭般的眼睛發出了光芒來.

"我倒想看看,這一路上,追著鳳鸞兒的人,到底是誰?"

"好!聽你的,怎麼做?"

可是,兩個人還沒有等到,引蛇出洞,就聽到東廂房那邊傳來了打斗的聲音.

"糟糕!走!"

楚月南和鳩墨兩個人沖了出去.

而,就在此時,從東廂房中發出了金燦燦的亮光!

一條巨龍瞬間飛了出來.

一聲龍吟,嚇得一群黑衣人,當場尿了.

擦!

這還有什麼可打的!

這群人有龍!

賴皮啊!

--

一更,五千字!還有一更,下午的,麼麼噠!

月票喲喂∼∼

上篇:070秘密(月票喲)    下篇:072鬧哪樣?(二更,月票)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