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72鬧哪樣?(二更,月票) 
  
072鬧哪樣?(二更,月票)

看到那一片金色,楚月南嘴角笑了出來.

很好!

黃龍終于乖乖嗒了!

這就是她會把黃龍留在時琳身邊的原因.

武功,不能一蹴而就,時琳想要進步,必須慢慢來.

但是,有了黃龍,一般這種人,根本無法傷害到時琳!連靠近的資格都沒有!

楚月南和鳩墨兩個人來到了屋子里.

原本劍拔弩張的畫面,根本就變成了一個笑話.

藍時琳帶著鳳鸞兒坐在黃龍的背上.

冷冷看著這群已經嚇得坐在地上的黑衣人.

黑衣人本來都是殺手,應該是冷血無情,要人命的.

可是此刻,一個個表情,就是逗比.

比逗比還要逗比的殺手!

睜著黃豆般大的眼睛,一個個張著嘴巴.

擦!還玩不玩!這是黃龍是嗎?

這是四靈,是嗎?

再看看自己手上的冷兵器!

撂挑子,不干了!

還打?打毛啊!

"還要出手嗎?"

此刻的藍時琳也是驕傲的,帶著強者的風采坐在黃龍背上.

原來,變強,是這樣的感覺!

楚月南站在一旁,欣喜地看著時琳的變化.

自信,是慢慢建立起來的.

這樣的時琳,美極了!

幾個黑衣人搖頭,害怕怕.

"公主,你說,這些人怎麼辦?"藍時琳問道,今天她這個保鏢做的好拉轟!

鳳鸞兒蹙眉看著地下的人.

鳩墨想要上前一步,這群人不能全殺.

可是,卻被楚月南拉住了.

楚月南搖了搖頭,這是個極好的機會,讓鳳鸞兒學會如何獨立思考.

鳳鸞兒咬了咬嘴唇,第一次覺得,自己擁有殺生大全.

原來自己一句話,真的是可以要人命的.

幾個黑衣人顫抖地跪在那里.

"殺了吧!留下那個店小二!"終于,鳳鸞兒還是開口了.

藍時琳也毫不猶豫,得到命令後,立刻,幾把飛刀就扔了出去.

瞬間,一片血.

楚月南看了一眼鳩墨,眼神中幾分驕傲之色.

瞧,在他眼中一無是處的小公主,其實很聰明,也很果斷!

確實,鳩墨也對鳳鸞兒有些刮目相看.

此時,楚月南和鳩墨兩個人才走了進去.

藍時琳帶著鳳鸞兒,從黃龍背上飛了下來.

"師姐!"藍時琳的臉上都是邀功的神采.

"干得很好!"楚月南毫不吝嗇自己的誇獎.

藍時琳的小尾巴都快翹上天了.

"師姐!我要和你學武功!我要變的很強!我要......"

藍時琳來勁了,第一次嘗到了勝利的喜悅.

"我也要!"鳳鸞兒跟在藍時琳的屁股後面.

但又怯生生地看了一眼楚月南.

自己這麼笨,楚月南願意教嗎?

"慢慢來!武功要慢慢學!"楚月南的眼睛是看著鳳鸞兒的.

突然從內心底里,鳳鸞兒產生了一個堅強的信念.

對!

她慢慢學!別人學一年,自己不行,就學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她就不信,難道自己這一輩子都學不會嗎?

就算一輩子都學不好,也不要緊,關鍵是,她從未放棄過!

"殺了我吧!"

就在幾個女人互相說話的時候,一旁,剛剛扮演店小二的人大聲喊道.

鳩墨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

他在求死,反正不死在這里,也會死在那個人手里.

也許,死在這里,反而更加輕松一點.

"說,誰派你們來的!"鳩墨的劍無情地放在店小二的頸邊.

店小二閉上了眼,一副等死的表情.

不說,那就死不足惜了!

鳩墨臉色一沉,就要殺人.

"等等."

鳳鸞兒叫住了鳩墨.

她把這個人留下來,就沒有想過這個人會和自己說,他背後的主謀.

鳩墨蹙眉看著鳳鸞兒.

鳳鸞兒一步一步走到了店小二身邊.

"你走吧!"

什麼!店小二的眼睛再次放大!

讓他走,他沒有聽錯吧!

店小二搖頭,他不要走,他要死啊!

回去就是死的更慘啊!

鳩墨也蹙眉看著鳳鸞兒,不理解她什麼意思.

可是,鳳鸞兒回頭看了一眼楚月南.

其實,她也不確定,自己這麼做對不對.

楚月南點點頭,鼓勵鳳鸞兒有什麼事兒就說.

鳳鸞兒深吸了一口氣,鼓足了勇氣,看著地上的男子.

"我不知道你背後的主謀是誰?也不會逼問你!但是,我要說的是,你回去和她轉告一聲,要對付我,正面的來!不要傷害我的子民!"

鳩墨一窒,沒有想到鳳鸞兒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管將來,誰成為女王,凌南國都是我們的家!我不希望,有人在我的家中,干出這樣齷齪的事情來!"

鳳鸞兒很憤怒.

從小,在她的眼里都是真善美.

她從來沒有想過,在凌南國的國土上,有人會為了一己之利,如此自私!

"每個人從小追求不同,告訴她,我從未想過要當什麼女王,我只是希望,凌南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轉而,鳳鸞兒挺起了胸膛,看著地上的殺手.

"但是,並不代表,我懦弱無能!我的不爭,是不喜歡姐妹相殘!可是,她要是繼續這樣咄咄逼人!我一定會讓她知道,我鳳鸞兒,從來不害怕任何人!"

嬌小的身體里,此刻迸發出強大的力量.

全身上下,仿佛有光.

讓人看的耀眼.

鳩墨不禁愣神,這還是自己認識的小公主嗎?

楚月南笑了,笑容很溫柔,很美,她喜歡這樣的鳳鸞兒!

不驕不躁,不熬不餒!

萬般*愛在身,卻懂得溫柔地待人處事.

但是,卻又善良的讓人欣喜.

"走吧!"鳳鸞兒踹著粗氣,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說這麼多話.

楚月南走上前,摟住了差點要窒息的鳳鸞兒.

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你做的很好!"

店小二,吞了吞口水,便離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看不上眼的小公主,竟然有一種很強大的人格魅力.

店小二撓了撓頭,自己怎麼了?好似有一種被洗腦的感覺.

嗷嗚,一直被冷落在空中的黃龍,嚎了兩聲.

楚月南抬頭看了它一眼.

愛瑪,把自己當成小*物啊!還引人關注呢.

楚月南好笑地搖了搖頭.

"記你一功,做得很好!"

哼!黃龍把頭一扭,在天空甩了甩尾巴.

本來它就很棒,好不好?

楚月南笑著搖頭,扶著鳳鸞兒出去.

"楚姐姐,你陪我睡好不好?"

楚月南知道,這孩子受到了驚嚇.

"好!"

兩個人走了出去,天上的黃龍降了下來,依依不舍看著楚月南.

嗷嗚,這個女人好難討好.

"你啊,對我師姐態度好點唄!真是被你們倆氣死了!"

黃龍在藍時琳身上蹭了蹭.

"行了,你要不要出去放放風?"

藍時琳眼睛一亮.

黃龍憨憨一笑,明明是你想去飛一圈吧.

黃龍蹲了下來,藍時琳往黃龍身上一坐,一人一靈物就向那黑夜飛了出去.

"楚姐姐,你說,真的是我姐姐害我嗎?她們一點都不顧念,我是她們的妹妹嗎?"

鳳鸞兒很難過,躺在楚月南的身邊,怎麼都睡不著.

"我看你和時琳的關系,好羨慕.除了大姐,我二姐和三姐,從來都沒有這樣對我好過."

鳳鸞兒鼻頭又開始發酸.

"可惜,我大姐已經嫁到諸侯國去了."

楚月南伸出自己的手,緊緊握著鳳鸞兒的手.

"其實,我大姐一開始不想嫁的,我是她帶大的,她怕離開,我會受人欺負."

鳳鸞兒滾動了一下,攥在楚月南的懷中.

"我想我大姐了!"

楚月南伸出胳膊,將鳳鸞兒摟在懷里.

"不要想了,乖乖睡吧!也許,這是一件好事兒!"

"嗯?"鳳鸞兒不理解,為什麼這是件好事兒?

"人長大,都是會變的.你也不能保證,如果你大姐一直在宮中長大,會不會也有了想當女王的念頭,也要來和你爭一爭."

"她要,給她好了!"

楚月南輕笑,真是個傻孩子:"鸞兒,從今天起,你必須把自己當成凌南國的女王!"

"為什麼?"

"鸞兒,如果下一任女王不是你,那麼你鳳女的身份,必然要多一個人知道!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險!"

鳳鸞兒的身體一僵,她還真是從來沒有想過這點.

"我聽鳩墨說,你三姐也想去過禦鷲派."

鳳鸞兒點點頭.

"如果你父皇開口了,禦鷲派能不收你三姐嗎?"

鳳鸞兒在楚月南的懷中安靜了下來.

"所以,這一切都是父皇保護你的手段.除了你,沒有任何皇女再入禦鷲派,不管你武功學得如何,將來只要出事,禦鷲派都是你的大本營.禦鷲派沒有選擇的余地,因為只能支持你!"

也許自己說的太多了,楚月南拍了拍鳳鸞兒.

也許這一切對這個丫頭來說,信息量太大了.

"睡吧!"

這一次,鳳鸞兒沒有再說任何話.

楚月南能感受到自己懷中個的小人兒,顫抖著.

這一切,原來都是父皇對自己的愛.

鳳鸞兒的心不再平靜了.

怪不得,從小三姐,看自己那*裸厭惡的眼神.

自己真的搶走了她太多的東西了!

可是,沒有辦法,她是天生鳳女!

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

鳳鸞兒在楚月南的懷中閉上了眼睛,默默流出了眼淚.

楚月南也不說話,輕輕拍打著鳳鸞兒的後背.

漸漸兩個人睡著了.



"廢物!"

一道血紅的手印子打在了剛剛那個冒充店小二的人臉上.

男人杵在那里,也沒有說什麼.他跑回來,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下場.

"本宮讓你辦的這點小事兒,也辦不好嗎?"女子的聲音,帶著冰冷.

"還有那個黑老三,也是你介紹的吧?都是廢物嗎?都死了?你怎麼不死?"

女人極為的刻薄.

"屬下知罪,主要也不知道從哪里跑來了兩個女人,破壞了我們的計劃."

"兩個女人?哼,能比,鳩墨還厲害嗎?"

"主子,可不能小看這兩個丫頭.一個紫輪高手,直接殺死了黑老三,另外一個武功一般,但是她有龍!屬下眼拙,很有可能就是四靈之一的黃龍!"

"什麼!哪里來的壞事的丫頭!"

誠實的搖頭:"屬下不知,但是聽公主喊她楚姐姐."

"楚?"

女子的眼睛瞟到了一邊,看了一眼一旁站著的另外一個女人.

"你下去吧."

黑衣人一愣,竟然放自己走.

立刻掉轉頭,趕緊逃.

只可惜,還沒有走出三步,就聽後面的女人聲音又響了起來.

"算了,活著也是浪費糧食."

話音剛落,一直沒有說過話,站在一旁的女人,丟出了自己的飛鏢.

最終,這人也沒有逃過死亡.

"這個姓楚的,不會是本宮心中的那個人吧?"

"我也懷疑!"

"既然是你們楚家的人,就教給你來處理吧!記住,本宮一定要成為女王,擋我路的人,只有死!"

"我懂!"

"下去吧!"

"是!"

月色下,女子的眼睛中放出了凶狠的光芒,小妹,你的命還真是大啊!

不過,我也不怕你回京城,回,只能死的更慘而已.



月色當頭,但,如晝一樣明亮.

龍墨邪冷冷看著自己腳下這群螻蟻,火鳳拍打著自己的翅膀,盤旋在北冥國皇宮的天空上.

"保護皇上!"

一群人,將北冥國皇上圍地嚴嚴實實的.

就看到皇老三也站在一旁.

龍墨邪冷冷笑了,自己剛剛到自己母後宮中,立刻就這麼多人出現了.

而且,這麼巧,今天龍祥瑞也在!

這個老三,自己還真是一直小看了!

"大哥,當年,父皇留你一命,你應該感恩,又何必再回來呢?"

龍祥瑞的臉上都是痛苦之情.

有一種看不得骨肉相殘的痛苦.

"孽子!"皇上顫抖著說著.

龍墨邪冷哼:"孽子?老頭子,你恐怕搞錯了,我生下來,就是妖魔之子,克父亡母,難道你忘了?"

"你......"皇上氣地說不出話來.

"我就是來看看,屬于我的宮殿,被你們禍禍成什麼樣了!"

說完,火鳳配合地吐出一團火焰,嚇得地上的人,又是一陣子的騷動.

"聽著!"

瞬間,龍墨邪從火鳳的身上站了起來.

"北冥國是我的!我說過,十八歲那年,我會回來奪得屬于我的一切!還有,我的母後為何而死,你們心里清楚!"

龍墨邪在火焰之中笑著,帶著幾分邪媚,幾分霸道.

"殺!給朕殺!誰給朕殺死這個妖孽,賞!"

皇上顫抖地喊著.

瞬間,火鳳從天而降,向著皇上就沖了過去.

皇上整個人都嚇的跌倒了過去.

而,就在此刻,兩個人沖了出來.

龍祥瑞和尉遲恭,兩個人一個配合,竟然將龍墨邪抓住了.

兩個人一個對眼,這麼多年的策劃,果然沒有白費.

"父皇,怎麼辦?"

"先關進天牢!"此刻,皇上已經嚇得腿軟,嘴巴哆嗦.

龍墨邪竟然被抓到了北冥國的天牢中.

夜深人靜.

一個白衣男子,扛著一把巨型刀,架在脖子上.

"龍少,你丫在鬧什麼?"

--

二更!五千字!今日更新完畢!說好,男主會出來了!捂嘴笑,跑!

上篇:071你我眼中的不同(月票喲)    下篇:073打的就是你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