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73打的就是你 
  
073打的就是你

龍墨邪明明是在天牢中,可是,坐在那里卻是十分的逍遙自在,仿若是自己的家中一樣.

抬起了自己邪魅的眸子,看了一眼白衣男子,笑了笑:"你跑來看我熱鬧來了?"

白衣男子哼了一下,將手上的大刀支在了地上,支撐著自己,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看著龍墨邪.

"你這小子是故意的吧!不然你的武功,怎麼可能被他們抓起來?還是你喜歡住在不同的地方,找找生活趣味?"

"這里是天牢!"

"廢話!龍墨邪,你這小子是不是戀愛了,都特麼傻了!能不能好好回答問題!"

"戀愛?"龍墨邪摸了摸鼻子.

有嗎?

"你聽小耿子胡說!哪里有?"

"哦?沒有嗎?那還差不多了!"白衣少年,眼神中充滿了有故事三個字.

"什麼差不多?"

"聽說,這位楚姑娘正在去凌南國的路上."

切,他也知道.龍墨邪不為所動.

"那個鳩墨一直守護在旁,啊呀,鳩墨是什麼人啊,還從未見他這樣熱情過啊!"

什麼!

龍墨邪眼睛一睜,竟然站了起來.

咯吱一聲,天牢們就被龍墨邪打開了,和玩似的.

"喲,龍少,您自己在玩家家酒啊?這北冥國的天牢也太差了點吧!"

"少特麼廢話,你剛剛說,楚月南在和誰一起?"

"楚月南?是誰啊?"白衣少年嘴角都快咧到耳後跟了.

臭小子!還說沒戀愛!

龍墨邪此刻一臉嚴肅,像是要發火的樣子:"想死,是嗎?"

瞬間,龍墨邪就已經來到了白衣少年身邊,衣領子已經被龍墨邪拎了起來.

"嘖嘖,龍少,這次來真的啊!完蛋咯,咱們封魔谷里的某個人要瘋了啊!她心心念念的男人,竟然會為一個女人,和我出手!有意思!"

白衣少年也不怕,盯著龍墨邪,笑,笑得很邪惡!

龍墨邪看到白衣少年的樣子,冷靜了一下,又自己走回了天牢中.

白衣少年蹙了蹙眉,看來龍少果然是自己故意被關到天牢里的.

"不錯,這都能忍了."

龍墨邪抬起自己那冰冷的眼睛,一抹嚴峻的目光看著白衣少年.

"你去盯著鳩墨,感動楚月南一根頭發絲!死!"

殘忍,絕情,不帶半分情感.

"咳咳,我說,龍少,你就這麼放心我?不怕我對你楚月南動了賊心?"

龍墨邪眼皮抬了抬.

"你?除非你不怕死!"

擦!

*裸地歧視啊,這是知道自己打不過他啊.

"那萬一楚姑娘看上我了呢?"

龍墨邪這一次連眼皮都沒抬,一臉的不耐煩:"她又不瞎!"

靠!

白衣少年,覺得自己中了內傷,要治治!

"保護她,楚家我讓小耿子去調查了,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還有,她那個母親......"

龍墨邪不再說話.

從未看到龍墨邪這麼認真,白衣少年點點頭:"行 ,我知道了,那你自己小心!"

說完白衣少年就要走.

"等等,和谷主說,他要找的人最後一次出現,就在這天牢中."

白衣少年一愣,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你小心,你這次被抓,恐怕他們不會輕易放過你,就算你父皇可能會心軟,恐怕七大派的人會施壓的!"

龍墨邪笑了,笑容中充滿了不屑.

"我,還輪不到,他們來定生死!"

白衣少年搓了搓鼻子,拽!

轉眼,白衣少年就消失在月色中了.

龍墨邪此刻睜開了眼睛,放出了如同黑曜石一般的亮光.

還能不能讓人省心了,這是剛剛放出去,立刻就有人惦記啊!

鳩墨,龍墨邪冷笑,一向木訥的呆子,倒沒有想到,如此有眼光啊.

媽的!

可惜,他現在要打聽那個人的下落,不然,一定要真身出現,弄死這小子.

不過,龍墨邪嘴角一勾,問天去了,恐怕,這個鳩墨也不會活的太舒服的.

"又沒有吃!這人還真是神了,天天這樣不吃下去,也不怕餓死!"

突然,外面有太監的說話聲.

"這人事事兒的!之前鬧過一陣子,好不容易安靜一段時間,現在又這樣!真是怕國師會生氣!"

"怕什麼?又不是咱們伺候的不好,自己不吃,咱們還能怎麼辦?"

兩個太監說話聲音越來越遠.

"國師?"龍墨邪冷笑了.

當年這個國師,一張破嘴,害的他就成為了妖孽之子!

不過,今天看到尉遲恭,倒是讓龍墨邪一下子都明白了,原來,北冥國的國師,就是谷主一直追殺的四師弟!

還真是會找地方躲啊!

怪不得,這麼多年,谷主一直想找的人,都找不到,看來,必然是被藏在北冥宮殿中了!

難道就是剛剛兩個太監說的這個人?

龍墨邪站了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也是該自己行動去看看的時候了!



楚月南一早就出發,向著凌南國的官道走去.

沒走多久,馬車一顛.

楚月南睜開了眼睛,又來了?

還沒有多想,突然一陣幽香傳到了她的鼻子里.

不好!

立刻,楚月南就屏住了呼吸,同時用自己的內功逼出了剛剛吸進來的香味.

可是,此刻,鳳鸞兒和藍時琳兩個人已經昏了過去.

索性,楚月南也躺在了一旁.

不一會兒,就有一個黑衣女子,站在了馬車口,掀開了車簾.

嘴角帶著笑.

"不過如此!"

恐是看到所有的人都中了自己的道,于是,黑衣女子也放松了警惕,並沒有立刻帶走鳳鸞兒.

而是,走到了楚月南的身邊.

冷冷的用劍鞘將楚月南的身子搬了過來.

看到楚月南的一張臉,黑衣女子,冷笑.

"果然和你那個會勾人的母親,長得一模一樣!"

哼!

女子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屑,以及嘲笑.

這個女人是誰?

為何會知道自己的母親?

"楚二姑娘的武功不錯啊!"

楚月鳴立刻回頭,就看到,鳩墨站在自己的身後.

"你......"

裝的!

楚月鳴的臉色變了又變.

"凌南國萬花派的香氣,我又怎麼能不知道呢?"

鳩墨一臉的冷酷無情.

"鳩大將軍果然不簡單!"

楚月鳴從馬車頂上沖了出去,鳩墨跟著死咬著這個女人.

楚月鳴看著無法逃脫,便站在數米之外,冷冷看著鳩墨.

"楚二姑娘,來了還想逃嗎?"

楚月鳴嘴角上翹:"鳩大將軍,你是凌南國大將軍沒錯,可是我是凌南國相國嫡女,誰給你的膽子,敢抓我?"

楚月鳴長得很漂亮.

不愧是凌南國第一美女子,柳葉彎眉,櫻桃嘴,唇紅齒白,如果不是這一身的驕傲之氣,到長得是一張賢妻良母的臉.

"你行刺公主!就憑這一點,就能治你的罪!"

鳩墨話音落完,躺在馬車上裝死的楚月南,輕輕歎了一口氣.

唉,這個鳩墨,太沖動了!

果然,那邊,楚月鳴笑了.

"公主?哪里來的公主?鳩大將軍,我剛剛可是在看我自己的三妹啊!"

"你......."

糟糕,剛剛自己沒沉住氣,沒抓這個女人一個現行.

鳩墨看著楚月鳴.

果然厲害!怪不得,如今都快十八了,還待字閨中!

楚月鳴這樣的容貌,這樣的家世,從十二歲起,相府的門檻都要被人踏破了!

可是,這個丫頭一直未嫁.

沒有人知道到底具體為了什麼.只能猜測,也許是,楚二姑娘要求太高了.

"鳩大將軍,還有事兒嗎?如果沒事兒,我可要走了!"

鳩墨剛想上前,楚月鳴橫眉一豎.

"鳩墨!給你臉,不要不要臉!你是大將軍,可是官階才二品,我父親,可是一品大臣!"

楚月鳴盡顯刁蠻.

"就算論起門派,你們禦鷲派若是敢管我萬花派的閑事,當心,我讓你們那個師父罰死你!"

鳩墨的雙拳握緊!

可惡的女人!

楚月南這邊心里也冷哼,她這個二姐,還是依舊的霸道啊!

嫡女!呵呵,從小,仗著自己嫡女的身份,這丫頭,可是沒有少欺負她.

所以說,狗改不了吃屎.

這麼多年了,她依然沒有改變.

"嘖嘖,沒想到,楚姑娘這麼能忍啊!"

楚月南閉著眼睛想著自己的心事,不知道什麼時候,馬車頭上,坐著一個男人.

楚月南眼睛一睜,就看這個男人,一身白衣,纖塵不染,嘴角叼著一個稻草,手中拿著一柄奇怪的大彎刀.

什麼人?

就在楚月南擰眉,想要張口尋問的時候.

就聽到那邊楚月鳴大聲說道:"鳩墨,你沒事兒了吧!沒事,我就走了!"

鳩墨沒吱聲,這件事情是自己莽撞了.

亂起如今的身份,他確實不能多過問什麼.

"哼,不過個棄兒,在這里擋本姑奶奶!"

這話一出,躺在那里的楚月南忍不住了.

一拍馬車底,一個縱身就飛了起來.

喲,有好戲可看了!

白衣少年又來了精神.

就聽見啪啪兩聲,楚月南狠狠打在了楚月鳴的臉上.

楚月鳴傻了眼,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被打了.

"楚月南!"楚月鳴怒吼.

"啪"又是一巴掌.

楚月南看著楚月鳴:"什麼狗?也配喊我的大名?"

霸道!

白色少年豎了豎大拇指,果然和龍墨邪走同一條路子的.

"我是你二姐!"

"二姐?我楚月南還以為自己無父無母呢,什麼時候,出來了個二姐?"

楚月南的眼中竟是譏諷.

"你竟然沒中我的毒!"楚月鳴的眼神中,都是狠毒.

"你的毒?你丫配嗎?"

"哈哈."白衣少年,終于忍不住,在一旁笑場了.

凌南國第一美女,武林第一美人的楚月鳴,何時吃過這樣的鱉?

"問天!"楚月鳴注意到一旁的白衣少年,大聲喊了出來,也忘記嘴巴上的疼痛了.

"楚月南,你果然和封魔谷的人有勾結!"

楚月鳴仿佛抓住了楚月南的尾巴一般.

問天的臉瞬間冷凍成冰,不再似以往吊兒郎當的樣子.

問天的心不由地一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出現,會不會給楚月南帶來麻煩.

畢竟,封魔谷的人,呵呵,在這江湖上,沒有好名聲.

問天吹了吹自己長長的劉海.

看不上他們封魔谷的人,這群正派名門的人,又有幾個正派!

問天還沒有說話,那邊,楚月南冷聲說道.

"封魔谷的人怎麼了?至少,還沒有一出現,就用毒的!楚月鳴,你倒是萬花的!難道萬花,就交給你如此的齷蹉嗎?"

"你......"

楚月鳴被楚月南堵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大喘著粗氣,半天才說道:"楚月南,你怎麼對得起咱們的家族?楚家的聲譽都被你糟蹋了!"

"我?"楚月南冷笑,"我有爹娘生,何曾有爹娘養?我糟蹋不糟蹋,恐怕還輪不到你說!"

楚月南的眸子里帶著攝人魂魄的震撼力.

一步一步向著楚月鳴走去.

"到是你,楚月鳴!隨便喊別人棄兒,這就是楚家的家教嗎?這就是你所謂的楚家的門風嗎?"

楚月鳴一步一步退,突然覺得自己今天來,很不明智.

"楚月南,你想干什麼?"

"干什麼?向鳩墨道歉!"

楚月南聲音不大,但字字清楚.

"道歉?我不會!"楚月鳴抬著頭,看著楚月南.

"不會?"楚月南笑了.

"那我就打的你會!算我這個妹妹給你的見面禮!"

二話不說,楚月南啪地就打了上去.

"說!會不會!"楚月南抓著楚月鳴的領子,一把一把,扇在她的臉上.

楚月鳴都快要瘋了.

她何時被人這樣打過?

鳩墨癡癡站在楚月南的身後,第一次,有一個女子站在那里為自己出頭.

"咳咳,我看,這個楚月南不過就想借機打打她這個二姐罷了.小子,你可不要多想啊!"

問天咳嗽了兩聲.

這個鳩墨的眼神不對!

鳩墨看了一眼走了上來的問天.

"楚月南是我們封魔谷魔尊的女人,如果被別人覬覦了,就是和整個封魔谷作對!"

問天抱著彎刀,神情肅穆.

這個楚月南,他,認可了!

打夠了的楚月南,將楚月鳴一丟,扔在了地上.

小時候,這丫頭沒少找機會,偷偷害她.今天就算收一點利息!

楚月南握了握手,轉了轉手腕.

別說,打人也是力氣活.

楚月鳴怎麼會想到,自己今天是來這里受辱的!

腫著一張豬臉,憤恨地看著楚月南.

"道歉!"楚月南從不是一個讓步的人.

"對...對不起!"楚月鳴咬著牙一個字一給字蹦了出來.

楚月南算你狠.

"不要讓我再在回京的路上看到你,否則......"

楚月南冷笑,笑容帶著幾分陰冷.

楚月鳴一句話也不想多說,縱身一躍,就飛走了.

"誰讓你去的!"楚月鳴剛剛回到家中,屋子里就傳來低聲的怒罵聲.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楚月靖盯著如今腫著一張臉的的楚月鳴.

--

一更!月票再漲點就能加更啦!用客戶端投,一變二哦!還有一更,麼麼噠!

上篇:072鬧哪樣?(二更,月票)    下篇:074撿到寶了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