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寒門狀元 第一九九章 以棋會友  
   
第一九九章 以棋會友

在沈溪的堅持下,惠娘打消了請舉人老爺回來給沈溪輔導的計劃,但那之後,她一直想為沈溪做點兒什麼.

三月底,就在閩西大地春意盎然之際,惠娘幫沈溪找了幾個一同參加府試的年輕人,讓沈溪和沈永卓跟著他們出去踏春,除了勞逸結合,也能跟這些人交交朋友,順便討論下學問.

因為這些年輕人均年少有為,全是這次府試案首的熱門人選.

三月三十這天,沈溪懷里揣著惠娘偷偷遞給他的五兩銀子,與沈永卓一起離開家門,往城南相約的地方去.

按照惠娘的意思,如果跟那些同考的學子相談甚歡,可以請他們吃飯,但特別叮囑沈溪不能飲酒.

五兩銀子,在這個時代可算得上是一筆巨款,在汀州府城任何一家酒樓吃頓大餐那是綽綽有余.

正是三月末的春日光景,沈溪走在府城的街道上,和熙的春風拂面,陣陣花香撲鼻.汀江邊的柳樹,掛著翠綠的枝條,風一吹就悠悠地晃蕩起來,柳絮擦過水面,像美麗的姑娘在對著汀江水梳理長發.桃花當前正處于盛花期,一團團,一簇簇,如同點燃了胭脂,映襯在汀江兩岸,紅得耀眼,美得醉人.

成天悶在家里讀書,沈溪覺得自己都快變成書呆子了,出來看到桃紅柳綠,一時間心曠神怡.

一路上走走停停,欣賞沿途美麗的風景,沈溪感覺前所未有地放松.沈永卓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可能是被母親逼著學習精神繃得太緊,平日根本就沒好好休息過,出來後有些萎靡不振.

沈溪幾次想跟沈永卓說話,沈永卓都愛搭不理.

"大哥,你在想呂家小姐的事嗎?其實……有件事我早就想對你說了,呂家小姐的事是我騙你的."

沈永卓輕歎:"我早就知道了."

沈溪驚訝地問道:"你知道了?那你還煩心什麼?"

話剛問出口,沈溪不由搖頭苦笑,自己怎麼又犯糊塗了?

這不明擺著嗎.現在沈永卓不擔心呂家小姐是個麻子臉.卻又焦慮這次府試考不上,人家那邊要悔婚.

"大哥,你看開點兒吧……人生何處無知己?單說這府城,好姑娘多的是.說不得咱們踏青就能碰上一個.此外,上元節和廟會的時候.城里城外總能見到那羞答答的千金小姐,身邊大多帶著漂亮丫鬟,你還怕找不到合適的對象?"

沈溪只是把他想象的畫面說出來.其實這年頭,大家小姐很多都纏著三寸金蓮.行走不便,幾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沒事誰會到街上拋頭露面?

"真的?"沈永卓將信將疑.

沈溪笑著指向遠處:"喏.那兒不就有……"

沈永卓順著沈溪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街道盡頭一座二層小樓上.窗口位置有兩個姑娘正在往外看,同樣在指指點點.一個姑娘開朗活潑,臉上掛滿明媚的笑容.嘴里似乎在嘰嘰喳喳說著什麼.另一個姑娘則有些羞赧,小扇遮著臉,卻也抬頭望著遠處.

"國色天香,沉魚落雁啊!"

沈永卓目瞪口呆,喃喃自語.到底是小縣城來的,到了府城也沒機會出來游玩,從未見過如此山水一色美人如畫的景致.

沈溪暗暗一笑,其實那小樓不是別的地方,正是百姓口中的秦|樓楚館,里面住著的是以聲色娛人的官妓.

在明朝,官妓隸屬于教坊司,里面的女子大部分來源于落難的豪門,因祖上得罪了皇帝或重臣,被朝廷抄了家,女眷們悉數被賣入娼門.由于長年養育在教坊中,這些官妓往往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教坊司跟一般的青|樓不同,老鴇們一般不敢太得罪這些官妓,擔心有朝一日她們的祖上平了反,並不太強行要求她們陪客人上床.因此,她們往往只是陪客人說說話,唱唱曲,聊聊詩詞之類,文人雅士也多喜歡這類女子.

這些官妓多屬樂籍,明代教坊司是禮部下屬部門,禮部擁有對樂籍的獨立司法權,這便充分保護了樂籍群體的身份和地位.

與前朝相比,官妓有相對穩定,富足而自由的生活空間,擁有獨立,自主和個性鮮明的人格,才會贏得廣大文人士子的青睞,在明朝中後期甚至出現青|樓狂熱與狹邪崇拜.

"大哥,別看了,那里面我們進不去."沈溪提醒.

沈永卓臉上滿是不解:"那是何地?從外觀看應是營業之所,我們過去游曆一番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等沈溪湊上前把那兩名女子的真實身份一說,沈永卓臉色才驟然變化,隨後他又開始不出聲了.

真是個悶葫蘆……

沈溪以前覺得自己夠悶騷的了,可在見識到沈永卓之後,他才知道什麼叫一山還比一山高.既然是出來看風景會學友,那就應該暫時拋卻一切,結果他卻玩深沉思考人生.

沈溪心想,早知道還不如就自己出來呢,也省了回頭被王氏數落耽誤沈永卓學習.

終于出了城門來到約會地點,卻是南郊汀江北岸一處二層茶樓.

汀州府城因為北門的官道連接江西贛州,吉安等富庶之地,向北可通過延平府,建甯府到浙江,所以相對來說城北要繁華許多,而城南則顯得較為冷清.

城南過去不遠處便又是綿綿群山,站在茶樓門前,目光越過蒼茫的江水,只見層巒疊嶂,風景美不勝收.

兄弟二人上得樓來,幾個書生正湊在一起喝茶下棋,卻沒一人隨身攜帶文房四寶.大約這些人忙著備考,難得出來放松一下,故此今天只談風月不論學問.

沈溪上前通報姓名,這些人倒也客氣,恭敬行禮後也簡單介紹了下自己.

"沈家兩位公子,我們正在對弈,不知你們可精于此道?"其中一個叫蘇通的士子,大方地問道.此人年方二十,祖上曾出過布政使這樣的大員,雖然現在族中已無人做官,但也算得上世家子弟,與會士子對他都極為敬重.

在這種情況下,蘇通便端起主事人的架子,自動地統籌這次聚會.

沈永卓看了看棋盤,隨即不好意思地低下頭.

要說下圍棋也算是這個時代讀書人應該精通的一項技能,孔子《論語-陽貨》云:"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但沈永卓只是小時候跟他父親學過,棋藝最多只能算入門.

為避免玩物喪志,沈永卓入學後,李氏便把家中的棋盤,竹簫,古琴等器具收了起來,沈家父子自己對弈都不可能,更不要說精通了.

見沈永卓避開眼神,蘇通又一臉期待地看向沈溪.

"我會一點兒,但下得不好."沈溪笑嘻嘻說道.

"正好正好,來來,我們的小神童會下棋,誰來跟他對弈一局?"

沈溪是本屆府試報名的考生中年歲最小的,而一起來會的都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他們在親戚街坊口中都是年少有為,如今遇到個十歲的"天才",當然心有不甘,當下就有人想通過對弈稍微"教訓"一下.

"你執白,再讓你二子,沈老弟可別說我欺負你啊."一個姓宋的身材肥碩的年輕人坐下來,有些趾高氣揚.此人這一屆才通過縣試,成績還非常靠後,不過他才學雖不怎樣,但圍棋卻是一把好手.

此時的圍棋通常都是白先黑後,沒有貼目,黑棋181子就獲勝,同時實行座子制,先在對角星位分別放黑白兩子,最大限度限制先手優勢.

等兩人面對面坐下,姓宋的士子不但讓沈溪執白先行,還讓二字,在沒有貼目的情況下,沈溪覺得有點兒欺負人了.但沈溪還是耐著性子落子,結果不到中盤,宋胖子已經成片丟失陣地,旁人哄笑著把他趕了下去.

宋胖子站在棋盤邊有些不明白,為何自己學了那麼多年的圍棋,還不如個孩子?但他並非小肚雞腸之人,只是覺得自己棋藝不精.

之後又過來幾個,沈溪都是正正經經對弈,並未有意賣弄,勝負在五五之數,下得快他也懶得過多考慮,以棋會友,最重要的是在棋盤外的交情.

雖然沈溪只發揮四五成的功力,但已讓在場的人感到佩服.這些人家境普遍很好,這才有閑暇鑽研圍棋,而沈溪在他們看來不過是商賈子弟,十歲就有這樣精湛的棋藝,令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在下棋的過程中,茶樓不斷地添茶送水,並奉上干果和點心,等對弈完,樓下開講《說岳全傳》,便有人想下樓去聽書.

蘇通笑道:"不過是說書,有什麼好聽的?我家里有《說岳》的全本,回頭你們拿去看便是."

一個姓鄧的士子歎息:"再過半月就是府試,過了今日,哪里還有閑暇看那些東西?"

一眾人正在感歎學業緊張,蘇通突然提議:"諸位,我聽說有人牙子販了一些南蠻女人到咱汀州來賣,模樣很漂亮,一起過去看看如何?"

眾人一聽,都覺得有趣,想一同去見識一番.

"沈老弟,你去不去?"

蘇通最後問沈溪.雖然沈永卓才是大哥,但他自來到後就不怎麼說話,反倒不如沈溪跟這些人關系來得親密.

沈溪點了點頭:"好啊."他也想看看這些被販運過來的所謂南蠻女人是何等模樣.

*************

PS:第二更!

今天天子整理大綱,暫時只能兩更了!明天天子會繼續爆發,保底六更,如果成績好還能更多,請大家多多支持!

求訂閱,打賞,推薦票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九八章 備考府試     下篇:第二〇〇章 苗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