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寒門狀元 第三一三章 長大的不是時候(第六更)  
   
第三一三章 長大的不是時候(第六更)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沈溪以前也經常跟林黛和陸曦兒兩個小丫頭睡在一起,兩個妮子對他依戀是多,可都是沒開竅的小花骨朵兒,哪里比得上一個經曆了人生起伏有著豐富閱曆,且依然這般純潔無瑕的知性玉人?

沈溪嗅著藥草的芬香,不多時就睡著了.

睡夢中,沈溪依稀覺得自己與謝韻兒過起了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那是一種異常的詳和平靜,可也在此時,他心底里生起一抹漣漪,夢到自己與謝韻兒雙宿雙棲,甚至在山澗的溫泉中,相互袒露著身子打鬧嬉戲.

等沈溪醒過來時,外面天色已蒙蒙亮了,他坐了起來,正在打呵欠,突然身體一僵,皺了皺眉頭,下意識地伸出手一摸,神色頓時變得非常尷尬--一樁相當不好的事情居然于昨夜發生了!

謝韻兒這個時候也發覺了異常,當她摸到床上有什麼東西濕噠噠時,本能地以為沈溪尿床了,因為她的弟弟妹妹經常這麼干,可當她站起身仔細看過後,只著一身白色褻衣的她,用難以置信地目光盯著沈溪.

此時沈溪面紅耳赤,臉上的神色除了尷尬還是尷尬.

"小郎,你……"

謝韻兒又羞又氣,本來想就這麼奔逃出門,可臨到門口才意識到自己上身只著褻衣,她趕緊回來把昨日的禮服胡亂套在身上,連襪子都顧不上穿,套上鞋子,人已消失在門口.

沈溪站起身,還沒等他把罪證掩蓋,門突然"砰"一聲被周氏撞開.

"臭小子,把褲子脫下來!"

周氏沖了過來.叉腰站在床榻邊上.怒氣沖沖地喝道.

惠娘跟著走了進來,沈溪瞥了一眼,卻沒見到謝韻兒的身影.沈溪趕緊縮回被窩,用一副委屈的神色看著周氏:"娘.這樣不太好吧?"

"憨娃兒,你別以為自己長大了.你可是老娘我一把屎一把尿養大的,你身上我哪里沒看過?"

沈溪乖乖地在被窩里把褲子脫下來,隨後拿到手上遞了出去.周氏一探手接了過來,也不回避.直接湊過頭嗅了嗅,罵道:"臭小子,哪兒學來的壞東西?"

站在周氏身旁的惠娘.一眼看到褲子上黏黏的白色東西,臉上也有一絲尷尬:"姐姐.這事情如何怪得了小郎?男娃子總要長大的嘛!"

"他……"

周氏一急,正想罵人,但仔細想了想.確實是那麼回事,如果兒子一直沒有這一遭,她說不定反倒會更加擔心.

隨著這事兒發生,證明沈溪現在已經有能力為她生孫子了,她臉上只是稍微平靜了一下,馬上又氣呼呼道,"不挑個時候,偏偏在……唉,臭小子,你讓謝家妹妹以後怎麼做人啊?"

千不該萬不該,偏偏沈溪在跟謝韻兒假成婚的當晚從孩子變成大人,雖然就算他有了那本事,可本身還是個純潔的小少年,跟謝韻兒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可有些事不是說沒發生就可以當不存在的.

惠娘白了沈溪一眼,如同在責怪沈溪不懂得"挑時候",回過頭勸慰:"咱別急著怪小郎,趕緊去跟謝家妹妹說說,以後不讓她跟小郎同房就是."

"對對對,以後不讓他們住一塊兒,我還要把這事告訴他爹……仔細想想,其實是好事,嘿,這小子有了功名,還長大成人,我的願望幾乎實現了一半."周氏剛才還在生氣,這會兒又美滋滋的,滿臉都是笑意.

周氏的願望,是沈溪有出息,再就是給沈家傳宗接代.

沈溪功名之前有了,而現在一夜之間變成大人,雖然距離傳宗接代尚需時日,但至少沈溪有了那功能,她就不用再擔心兒子天資出眾的同時被老天爺懲罰去一部分,這都是一些當媽的平日胡思亂想容易瞎揣摩的.

說完這些,周氏提著沈溪的褲子就跟惠娘一起離開房間,到門口時聽到沈溪叫:"娘,我沒褲子穿啦."

周氏斥道:"里面不穿又不會死人."

倒是惠娘微微一笑,側過頭回道:"一會兒讓甯兒給你送過來."

……

……

沈溪"長大"的消息,很快便在兩家人中傳開了.

甯兒進來給沈溪送衣服時,一直在抿嘴偷笑,不過眸子里卻帶著一抹異樣的神采,她似乎還沒斷了勾搭上這位小主子的心思.

以前沒熟,現在可以采摘了……

新婚的第二天,沈溪要與新婚夫人給父母敬茶,沈溪出來吃早飯時沒見到謝韻兒,問過陸曦兒才知道謝韻兒一個人躲在後堂哭泣,惠娘正在勸她.

本來謝韻兒嫁給沈溪是為勢所迫,以為嫁進門敷衍一段時間後,她就能脫得自由身,可早晨見到那麼"髒"的東西,還被沈溪看了後背的"全相",她心里就感覺不是個滋味兒.

周氏沒留在陸府這邊,她要趕緊回去把這個"重大"的消息告訴沈明鈞,同時也是做些准備,因為待會兒沈溪會帶著謝韻兒到沈家那邊去給他們夫妻倆敬茶.

惠娘在後堂勸了半天,出來時臉上帶著愁容.

沈溪上前問道:"謝姐姐怎麼樣了?"

惠娘伸出食指點了沈溪的額頭一下:"小鬼頭,都怪你!"

沈溪撓撓頭,郁悶不已!

這事情真怪得了自己嗎?我苦熬了六七年,終于從小屁孩成長為少年郎,我容易嗎?不過表面上他卻要裝出一副自責的模樣.

周氏此時回來,跟惠娘合計一番,道:"要不然,讓憨娃兒今天就寫休書吧?"

惠娘想了想,點點頭表示同意,眼下似乎只有趕緊把事情了結了,對謝韻兒才有所交待.

沈溪提醒道:"娘,謝姐姐昨天才嫁給我,今天我就把她休了,別人肯定會想.她一天時間不足以犯七出之條.被婆家趕出門,要麼是有隱疾,要麼是……不貞.謝姐姐以後還怎麼做人?"

惠娘吃了一驚,後怕不已:"哎呀.差點兒又做錯事了……小郎說的對,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周氏歎了口氣.過來扯了沈溪一把:"走,進去給你謝姨道歉."

謝韻兒本來就很尷尬,見到沈溪後.她更是羞得抬不起頭來,粉面飛霞不說.連脖子耳朵都紅透了,一時間手足無措.

惠娘見狀道:"妹妹別多心,小郎也不願意這樣."

謝韻兒深諳醫術.自然知道這是正常的生意現象:"我……我也知道這事兒怪不得小郎,就是……就是……"

周氏道:"有什麼呀.要是妹妹真覺得心里過不去,干脆以後跟著小郎,當我的兒媳婦就是了……妹妹總比黛兒那丫頭穩重多了."

惠娘埋怨道:"姐姐.這時候了你還說這種話,讓韻兒妹妹面子往哪兒擱啊?"

周氏笑盈盈道:"那就不提,此事只要家里人不說,外人怎會知道?謝家妹妹把心安回肚子里,跟以往一樣就是."

話說得容易,可對于女子來說,婚姻是人生最重大之事,豈能當作兒戲?就算謝韻兒心中知道這婚事做不得真,可在與沈溪同床共枕一夜後,又親眼見證沈溪的"長大",讓她心里矛盾異常.

可有些事情總得面對,很快謝韻兒收拾心情,在沈溪和周氏的引路下,前往沈家院子.

成婚第二日早晨給公婆敬茶行禮,這也是婚禮的一部分.

剛出陸家大門,就見媒婆過來討喜,其實媒婆是來查驗情況的.這年頭,若遇出嫁女子有隱疾或者是不貞,就算人已經娶進門,夫家還是有理由退婚,甚至女子還會被拿到廟宇或者祠堂審問,找出"奸夫",然後處以鞭撻甚至是裝進豬籠沉塘的刑罰.

在開明地區,這種情況並不多見,但汀州府本就是閩粵交界的客家之地,民風彪悍而又因循守舊,私刑不絕,官府無從過問.

在得知沈家對這樁婚事很滿意後,媒婆有些不太放心,因為她自己心里也在犯嘀咕:"這姑娘家二十歲都沒嫁出去,能一點兒問題都沒有?別是你家的小秀才公還是個小茶壺嘴,沒試出來吧?"

沈溪和謝韻兒進到沈家前院的正堂,沈明鈞夫婦坐在那兒,前面准備了跪墊,沈溪和謝韻兒先跪下磕頭,然後接過丫鬟遞過來的茶水,雙手奉上.

沈明鈞夫婦喝過後,這兒媳婦就算正式得到沈家的認可.

沈明鈞臉色不是很好看,或者是昨日沒睡好,又或者有其他心事.周氏臉上則掛著燦爛的笑容,倒不是為兒子娶了個好兒媳,而是因為她兒子已經長大了.

敬茶儀式剛結束,院子里突然傳來陰陽怪氣的叫嚷聲:"哎呦呦,這是怎麼回事?"

正是昨日婚宴都沒被邀請的沈家大房王氏.

王氏到了門口,連招呼都沒打就進門,如同回到自己家一樣,來到正堂門口,見到沈溪和謝韻兒在行禮敬茶,登時嚷嚷起來.

周氏臉色倒是挺自然:"原來是大嫂啊,有事?"

周氏以前對王氏恭敬異常,因為她有求于人,希望沈溪將來能跟著沈明文開蒙讀書,可在沈溪有了出息後,周氏不用再仰人鼻息,終于表現出她一家女主人的風范.

王氏冷笑道:"哎喲,原來是謝家小姐,這時候該稱呼一聲沈夫人了,是吧?弟妹,你可真有本事,拿個十二歲的娃子,就能娶這麼個如花似玉的大小姐回來,就不知道娘她老人家知不知道?"

沈明鈞急著想解釋:"大嫂,不是那麼回事……"

周氏笑著打斷丈夫的話:"娘是否知曉不用嫂子你擔心,我自會跟娘說.大嫂昨日忙,沒來得及請過來喝杯喜酒,要不今天補上?"

王氏聲音提了八度:"不用,今天我來是特意通知你一聲,我兒子過了府試,我們娘仨這就要回甯化.弟妹,你好好想想怎麼跟娘解釋吧!"

王氏語氣帶著幾分傲慢.

因為在今天府試放榜中,沈永卓榜上有名,意味著沈永卓在考了兩屆,終于成功過了府試,以後便能參加院試考秀才了.

等人走了,周氏一臉不屑:"才是個童生就這般嘚瑟,我兒子都已經是秀才公了,等再考個舉人回來,看你們夫妻倆還怎麼在我面前顯擺!"

謝韻兒在一旁聽了不由面帶尷尬之色.

沈家的事本與她無關,但如今她成了沈家媳婦,似乎與周氏站到了同一條戰線.她沒想到平日里對她關懷備至的好姐姐,與人斗起嘴來竟是這麼刁鑽潑辣.

*************

PS:第六更啦!

今天又是兩萬多字的更新,天子就想問一句:月票有沒有?贊有木有?兄弟姐妹們掄起袖子干吧!

把一切藐視我們的人掀翻在地,用成績狠狠地打他們的臉!

月票!月票!月票!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一二章 小登科(第五更)     下篇:第三一四章 三朝回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