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寒門狀元 第三八五章 太學入學(第三更)  
   
第三八五章 太學入學(第三更)

劉大夏瞪了江櫟唯一眼,然後揮揮手:"沈溪,你繼續說."

到了這個關頭,沈溪沒有選擇避重就輕,他被江櫟唯逼著以真實身份跟那些人見面,無論劉大夏是否對這些人下手,他跟汀州商會都會有危險,真不如現在就把路徹底走絕.

沈溪道:"學生認為,有賊的地方,就有銷贓之人,賊藏得深,銷贓之人狡詐,二者皆不可得,不妨攔截其聯系的途徑."

劉大夏眯著眼,顯然在用心思索沈溪的話.

"……賊獲贓物必要所出,賊贓不可久留于身.銷路既斷,賊人內亂,方有可趁之機."

江櫟唯聽了冷笑不已:"沈公子說的輕松,賊人銷贓之路眾多,如何可能盡斷?"

"住嘴!"

劉大夏出言打斷江櫟唯,以江櫟唯的智慧,根本就不明白沈溪的深意,但劉大夏卻能聽出個大概.

不抓賊人,也不抓負責銷贓的,單單抓幫他們中轉的.糧食始終是大宗貨物,賊人想把糧食運出去變現,必須要有人給他們運輸,這年頭糧食運送十有八九走水路,因為走陸路成本實在太過巨大.

在江櫟唯"引蛇出洞"的計劃中,汀州商會是以銷贓者的身份出現,引賊人幕後主腦出現.但這顯然不太可能,為盜取官糧者銷贓的門路實在太多,安汝升和宋喜兒之流不過是其中的小角色.

糧食始終要過倉,只需將各地倉儲和運輸途徑給斷了,那賊人肯定得找能為他們運貨之人.

江櫟唯的想法,就算給賊人銷贓堵上一條路,賊人仍舊有多條渠道來銷贓,並不能治本,但他忽略了一點,就算不能斷絕賊人的運輸之路,只需不斷騷擾,賊人自然就會尋求更加穩定安全的出貨途徑.

沈溪想從劉大夏這兒為汀州商會爭取到為朝廷運糧的特權.因為朝廷運糧船過關不需要太多檢驗.船只又無法准確稱重,屆時賊人就會主動找到汀州商會,將盜取的官糧混雜在正規官糧中運到目的地.

如此一來,汀州商會就會成為賊人運糧的"合伙人".更容易追查到賊人幕後的首腦.

劉大夏是弘治皇帝欽定的兵部尚書接班人,有為兵部籌措軍餉的責任.他雖然現在只是正三品的戶部侍郎,但做的很多事情都帶有欽差的性質,再加上他頂著彈劾百官的左副都禦史和僉都禦史頭銜.實際權力或者比戶部尚書周經還要大.

劉大夏思索良久,終于點頭:"顧育.這幾日內,你帶人將所查到的賊贓藏匿之所清剿一遍,切不可有漏網之魚."

江櫟唯顯得有幾分不甘.他並不覺得沈溪的計劃有多好,可不知為什麼.劉大夏居然選擇聽從沈溪的意見,不知不覺間他從一個決策者變成跑腿的.

"是."

劉大夏又道:"汀州商會入京,山長水遠.一時鞭長莫及,我看在京城附近找人和船並進商會即可."一句話,就等于讓汀州商會直接將周胖子的產業整合,獲得船只,人手以及商鋪,為汀州商會進入京城鋪好路,"從下月開始,朝廷要運送兵糧,需要征調民間船只……"

劉大夏沒說得太過直白,其實他所謂的征調民間船只,就是找一些船行幫忙運糧.朝廷畢竟不可能為運糧而供養大批貨船,一旦官府有官糧運輸,多半會從民間征調,采用的是外包的形式.

"沈溪,你如今正是做學問的時候,心有旁騖可是做學問的大忌."劉大夏最後提醒.

沈溪感激地行禮:"學生謹記."

劉大夏滿意地對沈溪點了點頭,然後起身帶著隨從離開.沈溪與江櫟唯一同送出門,目送劉大夏的轎子走遠,江櫟唯才松了口氣.

對江櫟唯來說,劉大夏給他的壓力太大了,他想繼續留在劉大夏身邊做事,就必須要有功績,這令他做事變得極為激進.

"沈公子,你可真有本事,當著侍郎大人的面,提出公器私用,想借這案子為商會牟利?"江櫟唯恢複了高傲的語氣,出言責問.

此時玉娘走了過來,她不清楚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察覺江櫟唯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沈溪道:"在下不過是在劉侍郎相問下說出一些愚見,同為朝廷做事,何來公器私用之說?在下倒是不知,江大人要汀州商會幫忙究竟安的是何居心?"

"好了,口舌之爭何益?劉侍郎讓在下回去多做學問,在下這廂告辭了."

江櫟唯惱怒無比,但劉大夏已經有了吩咐,他不敢公然違背,再加上有玉娘和屬下在側,只能選擇隱忍.

江櫟唯吩咐人送沈溪回去,等送沈溪的馬車走遠,玉娘才問道:"不知劉大人之前有何吩咐,可需要奴家相助?"

江櫟唯瞥了玉娘一眼.之前玉娘沒跟他站在同一個立場,盡幫沈溪說話了,這讓他有些著惱.不過遵照劉大夏吩咐,接下來要將城中一些秘密儲放盜竊來的官糧的據點清除,涉及到了官府和地方衙門,必須要玉娘協助.

江櫟唯道:"侍郎大人吩咐,這幾日內調兵平賊,玉娘得盡心做事才是……"

玉娘心思慧黠,一聽就明白個大概.

江櫟唯將劉大夏的吩咐輕描淡寫總結為"調兵平賊",那不用說,之前他那"引蛇出洞"的計劃自然就作廢了?

玉娘淺淺一笑:"江大人乃是上官,奴家怎敢違背?"言外之意,所有的事情都要公事公辦.

……

……

沈溪回去後,兀自慶幸不已.

幸好他一口回絕了江櫟唯,否則當晚去與那些倒賣官糧之人會面,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個問號.

這江櫟唯立功心切,不是省油的燈啊!

至于能否幫汀州商會爭取到長久為朝廷運糧的特權,沈溪不是太在乎,但若汀州商會在此案中建功,劉大夏三年後接手兵部,並完成弘治,正德兩朝的交接,那汀州商會還是極有機會在北方發展壯大的.

正月十七,是太學入學的第一天.一大早沈溪便離家前往太學.拿入學考校的成績.

五十多名新入太學的學生,排定等級,共分三等.沈溪自以為入學考試文章寫得不錯,但在最後排定名次時只拿了個二等.與他並列的有二十多名考生,屬于中規中矩的成績.而嚴惟中的名字則高高在上,列在了一等.

沈溪不清楚這排定名次的標准是什麼,但既然不影響入學和參加會試.他也就不太在意.

因為提前將具結,戶籍等證明身份的資料上交太學,沈溪這天算是來熟悉自己未來一段時間的學習環境.

太學在國子監中屬于非常特別的存在.

國子監三四千名學生.而太學只有區區一百來人.太學生有很大的幾率考取進士,就算屢試不第,從太學卒業出來.基本也能成為府學,縣學的教諭,或為一方名儒.之後朝廷在選拔學官之時也會得到特別優待.

沈溪到太學報到後,便去自己的學舍看了看,也就是在太學學習期間校方安排的寢室.因為太學生無論是否京城本地人.都需要住校,每旬會有一兩日的休沐,遇到順天府院院試,鄉試又或者是會試等科舉考試時,國子監作為考場,學生會放上幾天假.

正月十七入學,到正月底就會放假,因為二月里會試就會進行.

對于國子監學生來說,入學這些天可能要熟悉一下環境,摸清楚自己接下來要學習的科目,可對于太學生來說,入學頭十天基本都是自學,因為太學生全都要參加二月禮部會試,這麼點時間除了自己溫書,也學不到什麼.

沈溪沒想過,自己會再次經曆住校的學生時代,就算太學生在國子監中屬于特殊群體,在住宿條件上也不會有什麼特別待遇,同樣的學舍,大一點兒的房間住四五人,小一點的房間住兩三人.

寢室一般比較通透,窗戶和房門相對.

房間里擺著幾張床,每張床上會准備條氈子,至于床單被褥則需要自備.還有便是臨窗的地方會擺設書桌和椅子,凳子,門口有個木架,上面擺放幾個木盆,具體的洗漱用具也需要自己准備.

當然,這個時代不會有雙層床鋪,甚至連櫃子,燭台都沒有,一律是桐油燈,而且來的第一天就告訴考生每月有幾兩桐油.條件好的考生,或者會自備些,畢竟挑燈夜讀也需要量力而行.

沈溪的運氣還算好,分到一個兩人間,只是屋子有些狹窄,沈溪目測大小不過十平方,除了兩張床以及書桌,板凳就沒多少空余了.

不緊不慢地將被褥,書本和筆墨紙硯歸置好,沈溪掃視一眼,覺得滿意了,正准備到外面走走,卻見一名痩削的高個子青年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幾名背著行李的家仆.

這男子乍一進門,看到沈溪青澀的模樣,以為走錯門了,回到外面重新抬頭打量過門上的學舍號牌,這才走進來,愕然望著沈溪,問道:"閣下……也是太學生?"

"正是."沈溪行禮道,"福建甯化沈溪."

這人明顯沒聽過沈溪的名號,點了點頭:"在下順天府孫衡,字喜良,見過沈兄……沈公子."

他本想稱呼沈溪"兄台",但見沈溪這年歲,怎麼都沒法稱兄道弟,所以干脆稱呼沈溪"公子".

孫喜良是京城子弟,讓家仆把東西都收拾好,他看著有些發愁,早知道多帶些東西過來就好了.

如此簡陋,晚上如何入睡?

沈溪看孫喜良的穿著打扮,明顯是富家公子,既為太學生,那就是獲得功名的舉人,而孫喜良的年歲不過二十出頭.這年頭,家境不錯的公子哥,到二十歲就沒聽說過尚未成婚的,大多數家中都是妻妾成群.

這樣一個在家抱著媳婦小妾睡高床暖枕的,怎會習慣住這種地方?

上午把東西安頓好,下午是自由活動時間,沈溪和孫喜良都要回家.國子監內,學生的住所是沒法上鎖的,若真要出門回家,貴重東西最好隨身攜帶.

在國子監內,吃飯是吃大鍋飯,不能開小灶.

學習用到的紙張則會由朝廷調撥,每人每月發多少紙是固定的,至于別的用度,只能等休息的時候自己出去買,很多外地來的監生,直接就住在學校里,不會跟沈溪一樣在京城還有個小家.

沈溪回到家中,因為從當晚開始,他將有十天左右不能回來,林黛對他還稍微有些怨懟.

沈溪撇撇嘴:"眼看就要會試了,要不要那麼著急?"

聽到"會試",林黛的俏臉突然羞紅一片,因為沈溪答應她會在會試放榜後跟她圓房,她這些天正掐著指頭過日子.

"娘說過,讓我們到京城後,趕緊給家里寫信,你寫了嗎?"林黛嬌怯地看著沈溪,好像巴望沈溪趕緊在家信里把要迎娶她的事說出來.

沈溪點頭道:"年前時已經寫過了."

聽到沈溪年前就寫了家信,林黛略顯失望,這意味著沈溪可能沒有提跟她關系更近一步的事.沈溪笑著安慰:"怎麼,擔心娘不答應?其實不礙事的,我們完全可以先斬後奏嘛."

朱山觍著臉過來了,好奇地問道:"少爺,小姐,什麼是先斬後奏?"

林黛眨眨眼,望著沈溪,她自己也不太懂.

沈溪笑著搖搖頭:"這都不明白?當然是先圓房,再成親……"

林黛本來已經緩和過來的臉色,突然"唰"地又通紅一片.

*************

PS:第三更來啦!大家看得高興,一定要訂閱和月票支持哦!

天子順帶求下推薦票,這個直接關系到書評的精華數量,免費不說,每天都會產生,大家切不可浪費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八四章 鄉試真相     下篇:第三八六章 山人自有妙計(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