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寒門狀元 第七七一章 生孩子的問題  
   
第七七一章 生孩子的問題

隨著惠娘的"死",汀州商會,福建同鄉會和車馬幫的生意都停了,連之前沈溪整合京城馬車行的計劃也不得不暫時罷手.

正是風聲緊的時候,朝廷對民間資本掠奪太甚,沈溪又在拯救惠娘時花費了不少銀子,連僅存的那點兒家底都快被掏空了,以至于以後還要不要維系商業運作,沈溪都沒了以往的底氣.

轉眼十月也過去了,鄉試的事情早已告一段落,連惠娘的尾七也已燒完,靈堂撤了,這會兒周氏即將回到京城.

尹家人早在九月中旬便抵達京城,一家老小暫時沒個落腳的地方,就住到了謝府對面戶部發還的陸家大宅里.

尹家到京的人不多,除了尹文的祖母,父母之外,還有尹文一個正在繈褓中的弟弟,尹家產業沒了,出獄後分了家,尹文這邊有著落,尹夫人便帶著兒子,兒媳過來投奔沈溪,希望能得到沈溪的庇護.

物是人非,這是沈溪最直觀的感受.

想到當初在白馬河畔跟尹掌櫃有說有笑,轉眼間人已經不在了,倒是尹文已經成為他後宅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那日沈溪帶著尹文去看祖母和父母,尹文高興地不得了,到了老人家面前,手一直拉著沈溪,好像在說,我帶我的相公回娘家啦.

尹文的父親是個憨厚的男人,跟沈明鈞有些相似,尹文的母親沒太多見識,不像周氏那樣張揚.

沈溪在尹家吃過晚飯,本要留下尹文,陪她的家人住上一晚,可小妮子死死地拉著沈溪,希望沈溪能留下.

"沈大人,把小文帶回去吧."

尹夫人臉上露出寬慰的笑容,"這丫頭好福氣,有大人的疼惜,以後逢年過節的……讓我們看看她就行了."

尹文原本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瞬間浮現一抹迷茫,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都喜歡的人無法生活在一起.

沈溪笑著問道:"小文,跟我走還是留下?"

"呃?"

尹文撅著嘴,想了想道,"一起走吧."

尹文逗弄了一下弟弟,然後才依依不舍跟沈溪離開.

到了馬車上,小妮子用手死死攬著沈溪,越是失而複得,越讓小妮子明白擁有的珍貴,她對沈溪的依戀發自本心,她不明白別的,只知道跟沈溪在一起就很快樂,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至于諸如爭寵又或者將來自己在沈家的地位,尹文是不會在意的.

……

……

冬月初四,京城大雪.

這是入冬後下的第二場雪.

時值小冰河期,氣候反常,通常十月上旬開始,京城便會受寒潮影響開始下雪,如今到冬月才下第二場雪,已經算是比較晚了.

這天是沈明鈞夫婦回京城的日子.

沈溪提前派了宋小城等人出城迎接,這天適逢沈溪到東宮進講,他裹著厚重的冬裝,踩在蓋過靴面的積雪上,與靳貴等中允官以及侍從一起往擷芳殿而去.

"王庶子從南京回來了,明日要設宴款待同僚,沈兄弟可有收到邀請?"走著走著,靳貴突然問了一句.

"之前一直沒碰到他人!"

沈溪也聽說了王華由應天府主考完應天府鄉試回京的消息,他帶著稍許遺憾道:"我怕是沒時間參加宴請,家父,家母剛從祖籍過來,這幾天家里會忙一些.到時候靳兄幫忙說一聲,替我道個歉."

靳貴笑著點頭表示理解.

閑話間,二人一起來到擷芳殿外,一些太監正在清掃積雪,不過因為大雪還在下,這邊剛清理出來,後面又被雪花給覆蓋了.

大明皇宮,宮女和太監數量遠超其他朝代,這便造成機構臃腫,人手過剩的問題,朝廷要養活那麼多太監和宮女,而這些人平日卻沒太多事可做,像這種下雪天,正好能讓他們派上用場.

"太子正在休息,幾位先生,請到里面等候."

不知不覺間,東宮已經換了侍從,經常露面的劉瑾等人沒再出現,換上了幾個生面孔,但都是皇宮中有品階的老太監.

這些老太監說話很客氣,他們以前都是在二十四監中的冷僻衙門供職,怎麼都看不到出頭之日,如今到太子身邊來服侍,事業算得上是一個極大的飛躍.在他們眼中,東宮講官是很神聖的官職.

朱厚照喜歡偷懶,上課遲到對沈溪和靳貴等人來說已經是屢見不鮮,難得是下雪天,這會兒熊孩子多半在跟太監宮女打雪仗,而非如近侍所說在休息.

"沈諭德,你看這如何是好?"到了擷芳殿,靳貴適時表現出對沈溪這位上官應有的尊敬.

沈溪作為講官,又是單獨進講,有責任勸諫太子讀書,可沈溪在家里和惠娘那邊兩邊跑,這會兒正感覺有些疲勞,笑著搖了搖頭:"無妨,坐下來等等吧."

東宮侍從官員不少,但有沈溪發話,于是便坐下來休息.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朱厚照依然不見蹤跡,沈溪不得已之下,只能到後殿看看熊孩子究竟在做什麼.

等跨過琉璃夢,進入擷芳殿中殿,不由大吃一驚,只見一個宮女衣衫不整從後殿哭泣著跑了出來,殿內還有其他女人的聲音.

朱厚照居然在玩女人?

"太子?"

沈溪正想上前,卻被一名值守太監給攔了下來,沈溪只能高喊一聲,提示他來了.

"干什麼?本宮病了,今天不上課,出去跟先生說……哈哈哈……"朱厚照張狂的聲音從里面傳來,還有宮女的哀鳴.

沈溪怒從心頭起.

你這熊孩子,是把我教授的學問學到狗肚子里去了嗎?讓你有擔當,不是讓你小小年歲玩女人!

話說你才是個沒發育的小屁孩,就算把女人擺在你面前,你又能怎麼樣?

太監正要繼續阻攔,這次沈溪直接便沖了上去,一腳把後殿的殿門給踢開.

頓時,屋子里鴉雀無聲,卻見朱厚照面前有兩個正整理衣服的宮女,旁邊還有幾個在躲閃.

"你!"

朱厚照身上衣衫倒是挺完整,顯然他還不懂男女之間是怎麼回事,想來這熊孩子如今快滿十二歲了,正是對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時候,對女人有種強烈的好奇心,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朱厚照玩心正濃,突然被人闖了進來,正要呼喝,等看清楚是沈溪後,他馬上羞慚地低下頭.

沈溪一擺手,屋子里幾個宮女趕緊收拾好衣服,掩面離開後殿.

"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沈溪怒喝.

朱厚照撅著嘴,一臉不服氣地說道:"我又沒對她們怎樣,只是讓她們解開衣服給我看看嘛……沈先生,這里好像不是你能進來的吧?"

這會兒的朱厚照,已經不是那不開竅的少年,早已學會了轉移話題,把沈溪對他的責難,轉而變成他對沈溪的質詢.

沈溪道:"我到東宮進講時,需時時刻刻伴隨太子左右,對太子一言一行就行規勸.太子不問早課,進來催促有何不可?"

沈溪的意思,我亂了規矩的前提,是你自己先壞了規矩,我這麼做只是拉你回去聽課.論口才,朱厚照根本沒法跟沈溪相比,此話一出,朱厚照頓時啞口無言.

"上課去!"

沈溪呼喝一聲,但也知道眼前這位不是他兒子,這可是曆史上那個以不正經和胡鬧而聞名于世的正德皇帝.

沈溪跟朱厚照前後腳離開寢殿,還沒到前殿,朱厚照幾步追上前,問道:"先生,您跟我說說吧,我是怎麼來的?"

"你是皇後十月懷胎生下來的."沈溪回答.

"那就是我母後一個人的事情啊,為什麼母後還要嫁給父皇呢?"朱厚照小臉上一片迷茫.

沈溪打量朱厚照,正色道:"等你長大以後,自然就會明白."

朱厚照不滿地抗議:"別人都這麼說,可先生跟我說過,有疑問應該努力查明真相才是.所以我想看看她們身上有什麼跟我不同的……嘿,還真被我發現不少……"

"你無論發現什麼,都跟你今天要聽的課沒關系."沈溪沒好氣地說道.

這熊孩子,越來越為非作歹了,一般人家的孩子到了青春期啟蒙階段,有那心而沒那條件,可這熊孩子,一旦求真,可以為所欲為.本來就是個胡鬧的性子,等到他十三四歲真正明白男女之事後,身邊的女人能少了?

自然界的本能,男人是想俘獲女人,朱厚照身為太子,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還喜歡胡攪蠻纏,現在要遏制他的天性,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用道德禮法的枷鎖把他套住,讓他學會修心養性.

但現在看起來,這條路充滿艱難險阻.

"先生,你就告訴我吧……別人都不對我說,若你也是如此,那我晚上還找她們去……我不懂,總會有人懂,或者我能自己研究出來呢."

朱厚照仗著沈溪不能時刻盯住他,用要挾的口吻道.

這要挾的手段,卻也是沈溪教會他的,目前用到了老師身上.

沈溪無奈地歎道:"想知道也可以,先老老實實上課,等課業結束後,我自然會對你說明."

話是這麼說,沈溪心里卻在犯嘀咕,要是真告訴了熊孩子關于男女之事,這不是變相教|唆他犯|罪嗎?

以熊孩子的性格,知道了肯定會作嘗試,等他明白原來有些事情他還不能做時,就會懷疑人生.

等事情被皇帝,皇後知曉,始作俑者的沈溪可就要面臨嚴厲的懲罰.

教我兒子年紀輕輕去戲弄宮女?

這就是你為人師表的風范?

不過有了沈溪的承諾,熊孩子高興得不得了,他從小就盤桓在心頭的疑問,很快就要有答案,求知欲作祟,令他在課堂上聽講的勁頭十足.

中午吃飯時,靳貴過來向沈溪提醒:"沈兄弟,今天太子好像不太對頭啊."

"嗯."

沈溪點了點頭,沒細說.

一個平日里在課堂上懶散得沒一點兒正形的熊孩子,突然認真聽講,還主動發問,能對頭就怪了!

下午的課剛一結束,朱厚照快速躥到沈溪面前,問道:"沈先生,今天我聽講很認真吧?你是不是該把如何生孩子的事情告訴我?"

這話不偏不倚,正好被靳貴聽到.

靳貴原本已經放下筆,准備收拾東西離開,這會兒立即打起了精神,再次將毛筆蘸上墨汁,同情地看了看沈溪,好像在說,沈兄弟你可別怪我,我的任務就是負責記錄太子的言行起居,你說什麼,我就要記什麼,否則就是瀆職.

***********

PS:第二更!

天子求訂閱和月票支持哦,謝謝啦!(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七〇章 嬌妻,外宅     下篇:第七七二章 陰陽調和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