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寒門狀元 第八八四章 上川山和烏豬山  
   
第八八四章 上川山和烏豬山

聽說第二天要打仗,官兵們很亢奮,要是打佛郎機人或者是倭寇,他們或許逃得比誰都快,可現在要打的是一群連兵器都沒多少的海盜,個個跟打了雞血一般.

殺一個海盜的功勞雖然跟殺一個倭寇沒法相提並論,但官兵們難得有機會建功立業,多殺幾個指不定就會加官進爵,他們恨不能滿島都是海盜,沖上去只管一陣砍殺,然後把老弱病殘給俘虜回來交差,就可以躺在功勞簿上等待請功受賞.

上川島是粵省沿海比較大的島嶼,後世有"南海碧波出芙蓉"之稱,環島有很多迷人的海灘,這天沈溪所率中軍兵馬在島嶼東部的飛沙灘附近歇宿.

等兵馬到了島上,沈溪才發現這座島嶼在靠向西南港灣的部位居然築起了一座城寨,城寨中有不少洋鬼子在活動.

不知何時,這座島變成了佛郎機人在粵省沿海的一個中轉站,這會兒阿爾梅達的主力船隊正在廣州,福州,呂宋島和馬六甲之間做貿易,不然沈溪真想找他來問問,為何會侵占大明疆土.

雖然大明禁海,但島上有不少明人,表面上看,佛郎機人跟大明百姓和睦共處,但沈溪怎麼看佛郎機人都是海盜,這些明人估計是他們從沿海各地劫掠到島上來充當奴仆和雜役的.

朱鴻上來一陣發狠,道:"大人,干脆跟這些洋鬼子拼了,這島容易打,帶幾百人沖上去,保管殺他個片甲不留!"

沈溪瞅了一眼朱鴻,你爹是讓你來跟我打下手的,不是讓你來逞勇斗狠當將軍的……你打家劫舍的事倒是做過不少,連當初我都成為你的俘虜,可你有統兵上戰場的經驗?這麼讓你帶著兵沖鋒陷陣,最後慘敗而回,打敗仗的責任誰來扛?

對沈溪來說,剿滅沿海匪寇的戰事不容有失,無過便是功,一旦出現較大損失,便會被地方衙門誇大了上奏,再大的功勞也不容易找補回來.

沈溪道:"先不管上川山了,這座島太大,咱們一時間摸不清虛實,等回程時再決定是否攻島.眼下准備攻打烏豬山即可!"

船隊在上川島東部海岸泊靠,島內縱深的山坳上,佛郎機人不斷派出探子窺探,顯然是提高了警惕,一片大戰在即的模樣.

佛郎機人知道跟大明玩陽奉陰違容易遭報應,但怎麼都沒想到這麼快就被大明官府發現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擔驚受怕一晚上,結果大明軍隊並未派兵攻打他們的城寨,第二天一早,沈溪的船隊集結完畢,揚帆而去,往上川島東南方的烏豬山而去.

航行不到一個時辰,烏豬山已在眼前.

烏豬山是個占地面積約五六平方公里的小島,遠遠看上去荒無人煙,但這里卻有非常優良的海港,島上還有淡水資源,宋朝時曾有人在島上建立了一座廟宇,算是從大明前往南洋主航線上的一個地標性島嶼.

沈溪端詳了一下航海圖,決定從烏豬山北部的淺灘發起登島作戰,小船先行,大船則繞烏豬山一圈,一方面提防海盜乘船溜走,一方面則伺機用火炮對海島上的軍事目標進行炮擊.

當然,在沒有確鑿的證據前,沈溪擔心之前的情報有誤,若島上並無海盜和倭寇,只是一群跑來避難的平民,那可能就要枉造殺孽.

沈溪派了馬九等人登島,一定要先查探清楚.

士兵剛登島不久,島上便燃起烽火,這說明敵我雙方不但已經交戰,戰事可能還有些慘烈.在島南的港灣里,幾條小船剛剛離岸,就被官軍的戰船團團圍住,其中一條戰船負隅頑抗,被官軍扔出的火把焚毀,其余船只則選擇了投降.

沈溪這會兒注意力全部放在島上,登島官兵有三百人,武器精良,沈溪算計過,這小島上能有一百海盜就不錯了,怎麼算都不會吃虧.

等了小半個時辰,馬九乘小船來到沈溪的指揮船,奏稟道:"大人,島已拿下,斬殺海盜二十余人,擒獲四十余……"

沈溪問道:"確定是海盜嗎?"

"是."

馬九肯定地說,"已經確定了,賊窩里除了劫掠來的貨物外,尚有一些交易來的奴隸."

沈溪這才點了點頭,隨後坐小船上島查看.島上屋子全是由木頭和竹子築成,俘虜中男女老幼都有,不過以男丁居多,婦孺和老人很少.

擒獲的四十多名俘虜中,有二十多人是奴隸.

烏豬山才被這伙盜匪占據一年多,他們人力和物力有限,只能去搶劫一些落單的商船,基本不敢到內陸搶劫鄉民.

烏豬山距離廣海衛非常近,要搶劫人丁也要往更遠的地方,而他們並無大船,力不能及,這些奴隸大多是用貨物交易換取的.

島上繳獲的錢財不多,金銀珠寶還有銅錢,加起來約莫有七八百兩,讓朱鴻帶著人控制住了.

"大人,匪首已悉數被斬殺,這些人怎生處置?"荊越過來請示.

沈溪當然不會做殺俘虜的事情,不過他的船只不多,不然也不用分什麼前後中軍,前軍和後軍如今還在陸地上趕路呢.

沈溪道:"押到船上去,移送廣海衛!"

烏豬山距離廣海衛比較近,送到廣海衛,沈溪少了運俘虜的麻煩.

把人都裝上船,荊越有些想不過,到沈溪的艙室請示:"大人,這婦人是否暫且留在船上?"

這年頭交戰,但凡婦孺都屬于"戰利品",無論這些人是盜匪的親戚,還是被擄劫至此,回到岸上後俘虜一律貶為賤籍,士兵們沖殺的動力基本就是為了搶糧,搶錢,搶女人,官匪目的基本一致,就是掠奪戰爭資源,獲得賞賜.

可沈溪不會讓士兵亂來,斷然道:"但凡老弱婦孺,到岸上之後皆就地釋放!"

荊越有些不滿:"大人,您不將人留在船上,不是白白便宜了廣海衛那些兔崽子?"

這戰利品,你不要別人要,這頭把人放了,另一頭衛所的官兵就會把人抓起來,不管是拿來做奴隸或者是賣到外地,可以平白賺一筆銀子.

但沈溪作為文明人,絕不容許**擄掠的事情在他眼前發生,厲喝道:"這是軍令,犒賞和軍功少不了你們的,有了銀子,何愁沒有女人?"

荊越雖然不太情願,但還是不得不接受.

總的來說還是軍功比較重要,這些婦孺就算帶回去也會被朝廷沒收後發配,不會成為他們的私有財產,軍功和犒賞就不同了,軍功可以增加俸祿,犒賞可以得到田地和賞銀,可以換來妻妾,這對士兵來說才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獎勵.

……

……

初戰告捷,這一戰打得稀里糊塗,別說是正規軍登島,就算是派一群衙差來也同樣能完成任務.

這些海盜在官軍面前根本不堪一擊,也是沈溪帶的戰船和士兵太多,一來就把島上的海盜給嚇住,他們首先想的不是反抗,而是逃走.

把人和貨物押解上船,已是中午.

清點一下戰利品,除了錢財外其他繳獲微乎其微,其中大多是瓦罐和瓷器.這是盜匪搶劫商船所得,他們沒法售賣,只能作為日常生活和生產工具,因為島嶼不大,土地貧瘠,作物只是種了一點蘿蔔和大白菜,島上所需糧食和物資,還是要靠搶劫來的東西跟上川島的人進行交換,那些奴隸也是這麼得來的.

沈溪這才知道,佛郎機人不但跟大明貿易,還繼續當他們的海盜,甚至跟大明沿海的海盜和倭寇交易.

荊越聽到後憤憤不平,向沈溪建議:"****娘的,不就是上川山嗎?保管天黑前把山頭給他平了.大人,您看如何?"

沈溪倒不是對手底下這批士兵沒信心,他是怕佛郎機人得知中轉基地被鏟平後狗急跳牆.唐寅尚在他們手上,另外就是如果觸怒佛郎機人,他們開著戰船入侵大明沿海城市,一旦造成重大傷亡,那他這個三省督撫就吃不了兜著走.

再者,佛郎機人船堅炮利,在海上作戰優勢明顯,沈溪不想立即就跟其對上,至少在戰船大規模換裝佛朗機炮之前,還是要以隱忍為主.

沈溪問道:"這個島這麼大,你能保證沒有漏網之魚?"

"這……"荊越為難了.

上川島畢竟不是烏豬山,這麼一個大島,島民成百上千,鑽進樹林中人就不見了,誰敢保證全部殲滅或者俘虜?

若有人逃脫,把消息傳給阿爾梅達知曉,阿爾梅達就會展開報複,除非這會兒沈溪馬上撤回廣州府,但他能守得住廣州府,卻不能保證福州或者是其余沿海城市的安甯.

最好的辦法,莫過于等阿爾梅達帶著船隊返回上川島時,沈溪連佛郎機人的船和他們的基地,一鍋端了.

有了定計,沈溪道:"派人去島上接洽,以我的名義送些陶器和瓷器去!"

沈溪在烏豬山繳獲不少陶瓷器,這些東西又沉又不好賣,在大明沒誰當寶貝,佛郎機人卻喜歡得要命,沈溪就先拿這些陶瓷去跟佛郎機人"示好".

你看看,我們大明最注重情義,作為盟友不但不攻打你們,還把禮物送來,你們放心就好,我們永遠是朋友,大明絕對不會破壞"友邦"情義!

派人上島送出禮物,沈溪還命令對著海上放了幾輪空炮,讓島上的人認為,連佛郎機炮也是你們總督先生交給我的,我只是償還他一點小小的利息.放完炮,沈溪的船隊撤走時,島上的佛郎機人蜂擁而出,跑到島礁上對船隊大喊大叫.

沈溪看了心頭惱火,恨不能馬上下令掉轉船頭,把上川島轟得稀巴爛.

搞錯沒?霸占我們大明的島嶼,居然還這麼囂張?你們等著,老子出去殺一圈回來,到時候再好好收拾你們!

自上川島往北航行二十多里,就到廣海衛衛所駐地.

船只進入港灣,遙望陸地上的烽火台,沈溪十分奇怪,廣海衛距離上川島如此短的距離,為何能眼睜睜看著佛郎機人霸占上川島而置之不理?

仔細一想,或許是大明自來有一股偏見,認為非內陸之地不需以王化治之,在禁海這個大背景下,居然把上川島這樣一座占地面積多達一百六十平方公里的大島都棄之不顧.

再者,大明沿海衛所普遍缺少海戰所用船只,若真刀實槍對上,以廣海衛的船隊,根本無法跟佛郎機人正面抗衡.

朝廷不管不顧,廣海衛力有不逮,就裝聾作啞,對于眼前二十多里外的海洋中的事情不聞不問.

沈溪上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廣海衛衛指揮使叫來,好好質問一番.

***************

PS:今天天子騎電動車出去辦事,被出租車撞了一下,人飛出去坐到了地上,尾椎骨軟組織挫傷,這一章是趴在床上碼出來的……

下一章凌晨前天子自己也不知道能否趕出來,但無論如何都會有的!

感覺進入下半年後,天子氣運不佳,現在祈禱快速轉運,否則天子會被逼瘋的!淚奔!(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八三章 行船難     下篇:第八八五章 浪里白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