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14 不知春(1)  
   
No.14 不知春(1)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抓住一切不會顯得唐突的時機,與那位木公子接近.比如說,體察缺啥少啥,收收換洗的衣物,給聶秋遠他們傳個話什麼的.

實際上這只是我的理想,聶秋遠根本沒有給我機會去傳話.

可是我還是抓住了幾個和木公子接觸的機會.

我想方設法地套他的話.

美國的前fbi顧問曾寫過一本書,叫作《像間諜一樣思考》,傳授了一些關于聯邦特工如何接觸目標人員的手段.關鍵在于,你一定得找到那麼一個"鉤子",可以將自己與目標掛起來.這個"鉤子",可以是共同的熟人,可以是某種事件,但這個"鉤子",一定可以讓你直入他的心扉,讓他覺得有必要和你接近.

對于諜報人員來說,或許目標很容易發現,但鉤子卻很不好找.我看到過的案例是這樣的,一個女間諜的目標幾個月前就被指定了,但是這個人簡直無法接近.他離群索居,既不外出活動,也無社交往來,從不接近陌生人.女間諜費盡心機,終于得到了一個重要信息:目標對象的小兒子正在申請去美國讀大學.

所以她從這個信息著手,假借一個私人基金會的名義安排與目標對象會見,承諾將為留學生提供獎學金,從而引起了目標的興趣.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地,目的也就實現了.

而且,我也學習過問話技巧的.當你想要從一個人口中知道些什麼的時候,靠一輪又一輪的轟炸式逼問效果還真不一定好,必要時,需要對目標進行策略性誘導.

策略性誘導需要通過一種和藹可親的方式問問題,而不會引起對方的警覺,這樣對方很可能會無意識地透露直接詢問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信息.我們在對方渾然不知的情況下,一點一滴地獲取信息片段,最終將它拼湊成事情的真相.

所以,當你與莫名其妙的人談話的時候,心里應該繃著一根弦兒.因為在巧妙的誘導之下,許多談笑間看似無關痛癢的信息,只要從總體上加以分析,其透露出來的內容將大大超出你的預期.你連自己被坑了都不會知道.

不過實戰起來,我發現自己的水平基本就屬于扯淡.

"木公子的傷可大好了?"我的姿容如弱柳扶風,楚楚動人(鏡子里演練過),輕輕地將洗好的衣物擱下來,"我們兄妹近日家中生了變故,流螢亦病了許久,現下方知身體的重要."

我的目的,主要是想知道自己是否有幸抱上了一條大腿.我決定從最初見面時感覺到木公子心情的低氣壓入手.

木公子好像是個溫和穩重的,話也從不多半句,只說:"多謝姑娘費心.本來也沒有多大的事,早就好了."

"流螢方經曆了失去親人之痛,多虧還有兄長,才不至癲狂.若有不周之處,還望公子見諒.公子家中,可有兄弟?"我極為隨意地聊著天.

我認為這人要是皇族的話,提起喪親,兄弟,面上神情多少應有些變化.畢竟玄武門之變剛過,大唐皇族的情緒應該沉.淪在殘酷的手足相弑的血腥之中.

但是木公子毫無反應,只淡淡地應著"兄弟自然是有的",便不動聲色地岔開了話題.

不知怎的,我總覺得他對于局面的控制力比我還好,那一雙柔和帶笑的眼睛仿佛撕開我的皮肉,看透了我內里的靈魂.木公子給人的感覺,也有那麼一點點看不透的恐怖.

"流螢姑娘,"木公子輕飄飄地說道,"今日頗為暑熱,我出門的時候,帶了極好的茶,不如請令兄他們過來坐坐,一道品茶吧."

如果木公子是李氏皇族,那他應該是隴西人,但是他從行囊中取出來的,卻是福建產的岩茶.

駱大春平素是個風.騷的,茶具有好幾套,這次依著木公子的意思,挑了一套古拙粗礪的帶了來.木公子手法嫻熟,煮水洗茶,徑自沖泡起來.

莫非竟是個開茶莊的?我心里多少有點失望,覺得劇情的發展不夠勁爆.一般穿越的女主角總要跟皇室扯上關系的,可木公子若是皇族,哪來這麼好的脾氣?還能干!看來我這職業病還得收斂一下,否則總是疑神疑鬼,難免得上神經衰弱.

木公子將茶杯依次遞給眾人.他只邀了聶秋遠和駱大春,因為我本來就在屋里,也不好趕我走.他沒有叫韓媚蘭來,這讓我很開心.

我盡量優雅地啜了一口,這茶湯聞起來是淡淡的花香,喝起來微微有點甜.到第二泡的時候,味道就濃烈了一些,有種明亮的感覺.總之,是挺好喝的.

我不懂茶,只能覺得好喝或是不好喝.駱大春卻是輕輕地歎了一聲,說:"真是別致的滋味!一泡似為蘭花香,清新甘爽,二泡卻如龍眼蜜,香純厚美.真是好茶,像是有功夫精蘊藏在里頭!"

木公子擊節贊歎道:"駱堂主好品味.此茶名曰'不知春’,是岩茶里的上品,產量極少,懂的人也不多.今日得了知己,是這茶的運氣."

"這'不知春’之名,卻是緣何而來?還望子龍大哥指教."駱大春很客氣地說.看得出他是真的感興趣.

"此茶啊,"木公子輕輕地抿了一口,若有所思,"發芽極為遲緩.其他茶搶占明前雨前的先機,早已名利雙收.可它呢,發芽的時候,清明谷雨這樣的好時節都過了,就像忘了春天的存在一樣.不過因為這份'拙’,倒比其他的茶多了些滋味."

"此茶適合閑時心平氣和地慢慢品味,十泡之後,余香仍烈."說著,木公子也沒有停了手上泡茶的動作.他的手指白皙修長,但是骨節粗大,是一雙有力量的手,不像四體不勤公子哥兒的模樣.

駱大春被這茶給感染了,酸了吧唧地說道:"難怪大哥要使這粗拙的茶具,單這一份不爭春的若愚之意,就讓人心折."

"不爭麼,"木公子微微地垂下了眼瞼,甯謐好看的側臉與一旁靜坐聶秋遠更加神似,"是不是不爭,倒真的不清楚,可是耐心,卻是十足的.它的春或許跟別人的不一樣吧.不須迎合,不忘初心,不知春乎?春在我心."

我本來就不是個文藝青年,聽著他們說這些,感覺越來越不耐煩.我只是發現木公子的眼神時不時會不經意地瞥向聶秋遠,而聶秋遠安靜地坐著,一句話也不說,臉上帶著禮貌的笑意,慢慢地品著茶.

聶秋遠的長發順著黑色的衣衫沿著肩頭的弧線畫下去,他的形象因為甯靜和寡言顯得深沉而有力量.看著這樣子的他,我心里就會忍不住去想象,你手中這杯茶的滋味,在你的心里是什麼樣子?會不會與我嘗到的味道是一樣的呢?

望著他,會讓人覺得自己俗不可耐.

安祥愉快的午後時光沒有持續太久.不知春還沒有沖到第四泡,便忽然有人跌跌撞撞地沖起來,連門都來不及敲,只驚慌失措地嘶吼著:

"少主!不好了!殺人了!"

殺!人!了!

***作者菌的思考***

嗯,今天有人說,你還有8個車位呢,可以填滿啊!我想,對啊!雖然我這樣的新人,填了那車位大概也沒什麼意義,不過還是填上吧!可是想來想去,想要填上的書太多了,8個車位哪里夠呢?所以,作者菌用容量不大的腦子思考了一下,毅然填上了妹子們的文文.

各位看官,重色輕友乃是人類的本能.我都是如此,想必各位帥哥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啦,嘿嘿嘿嘿嘿~~~~!

上篇:No.13 明眸善睞的木公子     下篇:No.15 不知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