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34 牡丹燈籠(7)  
   
No.34 牡丹燈籠(7)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可是,中間缺失了太多環節,現在的我,根本無法向他們傳遞信息.

比如說,死亡原因.銀針都驗不出來,在沒有幽夜公子的情況下,如果我說這個人死于中毒,憑什麼讓人家信?

"死因是什麼呀?"我悄悄地問駱大春.

誰知駱大春竟毫不猶豫地低聲對我說:"是中毒."

我吃了一驚.卻聽駱大春說:"是秋遠驗出來的,他說這是一種見血封喉的特殊的毒藥,普通的方法根本驗不出來."

昨夜我只顧著驚歎于任平生的專業度,卻忘記了,我的男神似乎絲毫不亞于他.

"駱大哥,"我指著大堂里作為證物擺著的牡丹燈籠說,"說起來,這牡丹燈籠,要是倒過來看,也有點像那孔明燈呢!"

駱大春愣住了,仿佛有一道閃電劈中了他的頭腦.

"我明白了!"駱大春忽然驚喜地喊起來.

大堂里的人們驚訝地望著他.

我明白我將寶押在駱大春的智商上是押對了,這個人的聰明,恐怕也不在聶秋遠他們之下,稍一提示,立馬就能勘破迷局.

"我明白了,密室的原理,和這人死亡的原因!"

駱大春叫人找來了一塊小小的蠟,點著了,擱進牡丹燈籠里.熱氣充滿了燈籠,漸漸地,燈籠鼓脹起來,緩緩地向上空飄去.

"果然是孔明燈!這牡丹燈籠,恐怕是某個組織傳遞消息的工具呢!"

見大家都面露不解之色,駱大春便解釋道:"這死者住在客棧,據店家說,終日神神秘秘,關窗鎖門的,就說明這死者的身份頗有古怪之處.看現場,雖然是密閉的,在屋頂處卻有一個氣孔,人畜不能過,燈籠還是能放進來的.也許,是有人在給這死者傳遞信息."

駱大春努力還原著當時的情景.書生正在屋里抄寫金剛經,為什麼要抄金剛經?據說金剛經可以令人心神甯靜,由此可見,此人內心有可能非常緊張.他正在等待著什麼.這時候,房頂的氣孔處緩緩地降下一只牡丹燈籠.是的,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東西,一個情報,也就是系在牡丹燈籠上的一張紙條.

那麼,在內心緊張,極有可能是時間緊迫,形勢危急的情況下,看過之後要銷毀這個情報,通常都有哪些方法?

燒.

但是燒會留下痕跡,所以訓練有素的暗影者通常采用另一種方法.

是的,就是抗日神劇里經常出現的鏡頭:我地下黨員威武不屈,將情報一把抓過來,塞進口中,還嚼了嚼,吞進肚里.

把作為情報的紙條,吃下去!

要是紙條上有毒的話,這人,可不就這樣不聲不響地掛掉在密室里了?!

雖然這是有一定機率會失敗的殺人手段,但是設身處地地去想,成功的機率居然很大.

而且,人不是死了麼!

"只是這樣,還是不能鎖定凶嫌是誰."駱大春不無遺憾地感歎道.

"大春,你說得很對."一直不吭聲的聶秋遠忽然開了口,"但是這案子,恐怕查不下去了.因為這個死者,應該是天鏡門的人,而且很可能是--天鏡門的叛徒."

我心中一凜.死者是天鏡門的人,這是任平生告訴我的.可是這一點,聶秋遠是從哪里知道的?

周圍所有人的神色都忽然變得凝重.大概在這個世界里,除了我之外,再無第二個人不知道天鏡門了.

"那麼說,這是天鏡門在清理門戶?"

聶秋遠搖搖頭:"清理門戶的人還沒來得及動手,這恐怕是策反他的那伙人干的."

駱大春終于伶俐地問出了我心中所想:"秋遠,你怎麼能知道這些?"

聶秋遠聲音冰冷地說:"因為,任平生,是天鏡門執掌實權的大弟子."

我感覺血液都凝固了.難怪任平生對天鏡門如數家珍,原來他根本就是那個恐怖組織的領導核心!

這個騙子,真是個危險的人物.說得天花亂墜,其實他自己才是來清理門戶的,只是被對方先動了手而已!

等一等,天鏡門的大弟子,為什麼那麼了解聶秋遠?為什麼查他身邊的人?為什麼要接近我?不對,是我無意中撞見他的……

可是,真的是無意麼?

我的心中,忽然湧上一絲擔憂.

"聶大人,如果這任平生是天鏡門如此核心的人物,這個名字,我等怎麼從未聽說過?"葛縣令不解地問道.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可聽說過?"聶秋遠問道.

眾人皆連連點頭:"這是天鏡門四大執杖弟子的名號,四人皆是神秘莫測的武林高手."

恐怕,四個人還都是探案的高手吧!我心里暗暗地想著.不過,這"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還真是俗得可以,哪一部武打片里沒有這四個啊!

"任平生就是青龍使."聶秋遠話音未落,便引來一陣倒抽涼氣的聲音.

青龍在四象神中列首位,想必任平生在天鏡門的地位,也是僅次于掌門的高吧?

難怪我第一眼見他,就覺得絕非俗流.

從聶秋遠的神情言語來看,他對于任平生其人,是頗為忌憚的.可是我對任平生的印象,倒是著實不壞啊.他們兩個,怎麼會交惡呢?

"來人!"葛縣令果斷地說道,"既然尸首至今未能辨明身份,也無人認領,就抬出去掩埋了吧."

看來他們對于這天鏡門,也是避之如蛇蠍的.

"我們現在再去客棧,將此事收收尾.不知聶大人可否屈尊同行?"葛青松顯然對聶秋遠相當欣賞.

聶秋遠點了點頭.駱大春道:"要麼我先送流螢回去吧."

主簿陳壽上前一步,言道:"此事無需勞煩大人操心,屬下自去安排,早膳也安排了些,如果小姐尚未用膳,也可先去用些."

看來主簿除了管文書,還管理一些衣食住行的事務.

男人們都去辦事了,我也就跟在陳壽身後,由他引著緩緩往大概是餐廳的位置走去.

走路間,便到了前夜遇見任平生的花園.那涼亭不遠處是蓮池,周圍草木繁密,這個季節蓮花雖然早就敗了,不過這里的景致仍然很典雅.

"可是想起了我?"一個好聽的男聲響起來,連聲音里都能聽得出笑意,"本來呢,是想給你推一推,那人到底是怎麼死的.誰想到阿螢你聰明至此,居然自己就想明白了."

任平生!

我大驚失色.可更讓我大驚失色的是陳壽轉過身來,帶著一臉褶子詭異地笑著望著我.

"跟你說了我是豐縣的主簿嘛,怎麼被他們說一說,就不信了呢?"陳壽說道.

c

上篇:No.33 牡丹燈籠(6)     下篇:No.35 牡丹燈籠(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