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54 白馬寺(4)  
   
No.54 白馬寺(4)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十大偵探中官位最高的密州刺史白千帆沉吟一下,率先說道:"卑職查斷案件之時,常有許多怪癖的習慣,舉止不雅,晝夜顛倒,協作恐令諸位同僚恥笑,也難免令人生厭.所以,卑職請求獨自查辦."

絲毫不出意料的,幾乎所有的人都選擇了單打獨斗.在現代也是一樣的,雖然偵辦案件的時候大家都是分工協作,但辦案能力強的人思考問題的時候,往往傾向于在一個人不受干擾的情況下進行.

這些人雖然都以斷案著稱,卻不折不扣的是朝廷的官吏,個個都是玲瓏剔透的.我想對于他們來說,打著官腔互相吹捧小心翼翼地相處,比集中精力查辦案件費勁無聊多了.我們是縣令身份,地位卑微,根本用不著我們表態,前面的諸位大人早已經斷然將協辦的提案給否了.

沒有表態的除了我們,還有若嬋娟.

房玄齡大人似乎對大家的選擇早就心中有數.他只是波瀾不驚地一笑,說道:"既然如此,今夜宴罷,就請諸位早些回驛館休息.白馬寺現在已由洛州重兵把守,任何人不准入內.本官即刻會差人將各種通行文牒送到各位的驛館,各位可自行安排時間,隨意進入白馬寺查探.給諸位一個月的時間,將本案查清.一個月後,本官會將查案情況如實奏明聖上,論功行賞."

這話說得相當委婉,但就算我們再傻,也能聽明白重點.我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查好了自然是論功行賞,可要是查不出來呢?那可就沒有說了.

回到驛館,我的腦子里還在想著白馬寺這個奇怪的案件.時限只有一個月,所以每一天都相當珍貴,明天肯定要有行動的.所以,我並沒有更衣准備休息,而是走出房間,向聶秋遠的房間走去.

我想他今晚應該是要召集我們開會的.但我還沒有走近他的房間,就已經看到一個玲瓏婀娜的大紅色身影正在敲我家男神的門.

大半夜的,一個女子,獨自一人,去敲陌生男人的房門?!我心頭騰地火起,這是干嘛呢?真特麼不正經!

我噌噌噌幾步走上前去,走到若嬋娟身邊.她轉過頭來看著我,臉上的表情一點驚訝都沒有.我綻出一個色迷迷的笑容.

"姑娘這麼晚了,還不休息?可是心中寂寞?要不要,去喝一杯?"我出言**她.

近看了,美女長得還真是美.本來我覺得葉流螢長得不錯了,可跟她一比就變成了青澀小丫頭,這讓我更加惱火.

美女完美的面孔緩緩地帶上了一點笑意,雖然很漂亮,但這個笑容輕蔑而冰冷.

"喝一杯?你確定你能喝酒嗎?"

我心里一驚.好敏銳!連我這種不引人注目小角色在酒場上出的老千,也被她發現了!

不好對付啊,包不齊得拼上老命才能把她擠掉了!

門"呀"地一聲打開了,聶秋遠站在門口,面無表情地看著身著男裝,涎著臉的樣子還沒有完全掩飾好的我.

咳咳,這簡直是太糟糕了.

"有何貴干?"他轉向大美女.

若嬋娟嫣然一笑,剛剛砸在我臉上的那些帶著敵意的輕蔑表情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家大人得了急症,時間倉促,嬋娟也未帶其他人前來.我一個女子,未免勢單力孤.所以,駱大人要是不棄的話,貴縣查案時,帶上我可好?"

"若總捕,這次來的諸位,位高權重者也不乏其人,何必非要與名不見經傳的伊川縣聯手?"聶秋遠挑了挑眉毛,略有些清冷地問道.

對!對!我在心里連連點頭,真是可疑極了!

若嬋娟輕輕一笑.

"我只是法曹參軍麾下區區一名總捕,其他大人,恐怕是攀不上的呢."

言下之意,所有人里面,只有我們位子低好說話了.

"若總捕,聯手的話,也該找我們縣令聶大人去說,半夜過來找縣尉,恐怕他作不了主呢!"我實在忍不住,用譏諷的語氣說道.

我說著,一邊偷眼瞟了瞟聶秋遠.他平靜的臉上有一絲難以察覺的莫名其妙的表情閃過,像是要笑,又像是其他的什麼,不過那表情一眨眼就沒了.

不會是看到這樣的佳人,嘴上不說,心里卻動了吧!

若嬋娟沒有回答我,卻抿嘴淺淺一笑,眼睛只望著我的帥哥.

聶秋遠不動聲色,只簡單地說:"那也沒有什麼不好,多一個人,多一分力,想必聶大人也不會拒絕的.晚了,姑娘請回吧,畢竟不太方便."

美女嫵媚地點了點頭,轉身沿著走廊緩緩地走了,連正眼都沒看我一下.

怎麼能答應了她呢?我氣得要命,轉身就走,卻聽得身後有個帶著笑意的聲意說:

"葉神捕,進來說話."

我回頭一看,聶秋遠露出了一個很淺很淺的微笑,用眼角瞟了瞟他自己的房間.

讓我……到他的房間去?!哦買噶!這是發生什麼了嗎?

我有一些心花怒放,差一點就把剛才發生的不愉快全部拋到了九霄云外.但我畢竟還是有氣節有素養的,我嘟起嘴來,恨恨地說:

"你我男女有別,都這麼晚了,畢竟不太方便!"

我把他說給若嬋娟的話複述了一遍.

他臉上的笑意更盛:"你現在也不是女人,不必介懷嘛!"

反正我進他的房間了,我肯定是半推半就的,要是他改了主意不讓我進了,沒准我還會找個借口死乞白賴地擠進來呢.唉,人就是這麼賤!

"我給你煮茶."男神溫柔地說道,"一會大春和藺九就過來了."

"……"

我真是自作多情,原來是到了我猜測中的那個晚間例會的時間了.

"咦?流螢,你這麼早就來了?"駱大春推開門,大驚小怪地說.他們來得也太快了,根本沒給我和男神獨處的機會.

"明天一早,一起去白馬寺吧."聶秋遠說,"我想了想,感覺還是先從現場入手."

我們都點了點頭.

"還有那位颍州若嬋娟總捕的事……"聶秋遠講起她的時候,我心里一陣莫名的煩躁.

"你答應她了?"駱大春驚訝地問道,"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呢!莫不是,真的看上了?"

我暗中沖駱大春翻了個白眼,又不能被他發覺,實在是憋屈極了.可是,不得不承認,我怎麼這麼介意他說的這句話呢?

"多一個人,多一分力."男神沒有多說,只是這樣曖.昧不明地回答道.

c

上篇:No.53 白馬寺(3)     下篇:No.55 白馬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