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64 殘影的反擊(3)  
   
No.64 殘影的反擊(3)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現代偵查追蹤用警犬,古代追蹤用蝴蝶?

拜托,現在都快十二月了,該下大雪了,似乎不應該有活著的蝴蝶存在了吧?

"這是我用來追蹤的方法,是花了許多年的心思研究出來的.這種蝴蝶很特殊,對一種合成藥物的氣味很敏感.所以,如果有什麼人是我想要追蹤的,只要伺機在他身上留下一點這種藥物的味道,蝴蝶就能幫我找到他.雖然,不能距離太遠."

"你把藥下在我身上了?"

"對."

"你……"

我有一些無語.平時這家伙隨叫隨到,雖然說話並不中聽,可也算是好指使,靠得住,無菌無害.誰想到,這家伙也會暗暗地在我身上做小動作呢?

算了,看在他今天救了我性命的份上,就不跟他計較了.

"今日你們去白馬寺的時候,我也去了.後來蘇離澈來說了些案子的事情,我也在一旁聽,可是後來發現你不見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種會隨便亂跑的人,所以,我馬上就放出了追蹤蝶,跟了上去."

知道得還真清楚.可是,他究竟藏在哪里呢?

"後來,我就發現是若嬋娟捉了你,也看到了任平生."

我的心里湧上一股無名火:"那你干嘛不出來救我?我可是差點兒死了啊!"

話說出來,我就後悔了.夜根本就沒有救我的責任,就算是我死了,也跟他沒有關系,更何況,他剛剛還為救我受了傷.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情,我的抑郁,我的壞脾氣,總是不假思索地就想往他的身上扔.他會嘲笑我,譏諷我,可是我扔過來的一切,他居然總是照單全收,而我,今天才發現這一點.

他是在這個世界里,我唯一可以這樣隨心所欲地對待的人,唯一的,徹底卸下警惕性的人,獨一無二的人.一瞬間,我忽然感覺自己其實很幸運,竟然可以遇到這樣奇葩的他.

幽夜公子吃吃地笑了:"救你?用得著麼!我瞧著你挺凶悍的,根本不需要別人救嘛."

"其實你是為了找到這個暗點吧!"我忽然醒悟了,心里又湧上一股怨氣.原來我成了一個大釣餌!

"我哪有那麼未卜先知,能知道是誰把你抓走?不過,你說得也沒錯,看到任平生之後,我就想,不妨跟上去,看看天鏡門的這個暗點在什麼地方.所以,我就跟來了."

夜斂住笑容,神情似乎變得認真.

"任平生並不是一個人,他的周圍匿著好幾個高手,只是沒有現身而已.而且,如非確實必要,我的模樣,不希望天鏡門的人看到.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暗影,跟天鏡門,越少接觸越好."

所以他才這樣默默地跟蹤著,直到我確實有了生命危險,這才現身.

可是,這里的一切,他怎麼會如此了解!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夜溫和地望著我,"答案不是很簡單麼,你應該一下就可以猜到的.我也是天鏡門的人,不是麼?"

我的身體震動了一下.不錯,我已經猜到了,從他與聶秋遠那親密如一人的關系,從他掌握的精妙偵查手法,從他清晰的頭腦,從他對天鏡門深刻的了解.只是當這句話從他口中說出來的時候,還是令我的心里感覺有一些難過.

在我的心目中,天鏡門是個殘酷暴戾的組織,也是個悲傷的地方.過來之前,我閱讀過的案卷怎麼也成百上千,總結起來說,我感覺,一個人如果曾經體驗過人世的哪怕少許溫暖,他的心中怎麼也不會絕對的無情.所以,那些無情的人,說到底都是些悲傷的人.

夜與秋的性格很不一樣,他沒有那麼沉默,也沒有那麼沉重.雖然他似乎只是個影子,可他似乎比秋更明亮,比秋更善解人意,比秋更好打交道.原來,就是這樣的他,也是從那個悲哀的淚水之地掙紮出來的.

"我的存在是一個秘密,是任平生也不知道的秘密."幽夜公子說,"我是秋最好的武器了,所以,但願今天運氣好,可以不用暴露在他們面前."

"你們兩個拼死反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忍不住問道.

幽夜公子沉默了一會,道:"多的不說了,十六年前,聶秋遠全家被滅門,只剩他一個幸存者.後來他被天鏡門收留,撫養長大.可是數年前,他發現他家的滅門慘案,似乎與天鏡門有著極大的關系."

雖然沒有幾句話,但其中包含了太大的信息量,我震驚地睜大了眼睛.

對上的是夜平靜的目光:"就是這麼簡單.但是,好幾年了,查不出任何線索.真真,聶秋遠的身後是一個極大極大的漩渦,否則,天鏡門也不會矢志不渝地追殺他.所以,不要再靠近了."

那些漩渦,危險,靠近,複雜之類的話我都沒有聽清楚,我的腦子里只剩了兩個字:"滅門".

十六年前,聶秋遠應該只有五歲!

我想起參與過偵查的一起滅門慘案,一家五口被槍殺在家里,也是只剩了一個五歲的孩子.這類案件我能被帶去都是張揚以權謀私放的水,讓我以實習生的身份,哄哄現場孩子什麼的.那孩子雖然只有五歲,但眼神中的傷痕卻讓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一瞬間那個孩子的影子與秋的影子重疊在一起,讓我的心里有一種很疼很疼的感覺.忽然意識到,我讀了那麼多關于他的資料,卻是只知道他的未來,不知道他的過去.史料上公事公辦的記錄,准確都不一定能做到,更不用說記下這些不為人知的疼痛和情緒了.

"你怎麼了?"幽夜公子驚訝地問我.他伸出手指,輕輕地揩掉了我眼角的淚滴.我都沒有察覺,原來我忍不住流眼淚了.

他大概忽然明白了我為什麼會流眼淚,眼神忽然一軟,住了一住,就說:"過去了的事情,瞎想什麼.反正還要等,我給你講點有意思的事情吧."

他開始給我講天鏡門是怎麼培養探案高手的,講天鏡門的偵查技術教學,還有一些聽上去慘無人道的訓練方法.

"原來你們是這樣訓練五感的!"聽到恐怖處,沒心沒肺的我差點跳起來.我的心思一下就被他講的那些東西吸引了,居然忘了傷心的事.

幽夜公子輕輕地笑了起來:"就是,那段時間,唉,簡直是生不如死啊!"

話說著,只聽見牆壁發出輕微的咔咔聲,數碼全息影像又在牆上顯現.夜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土,說:"時間到了,我們走吧."

c

上篇:No.63 殘影的反擊(2)     下篇:No.65 殘影的反擊(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