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82 血肉不會撒謊(6)  
   
No.82 血肉不會撒謊(6)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說這些尸體沒有損傷,是不准確的.其實,在這些尸首之中,有一部分,身上是有損傷創口的,有的創口還有多處.只是每具尸體身上損傷位置都不一樣,有的多,有的少.而這損傷的模樣,嗯,很難形容,倒像是,感染了,皮膚腐壞,爛了一個個坑似的.

莫不是,瘟疫?

我搖了搖頭,把不靠譜的設想趕出了腦海.誰見過生瘟疫的人是窒息死的?而且,這麼多人同時斃命?

正想著,我解開了一具小孩尸體的衣服.孩子胸口的皮膚裸露出來,把我嚇了一大跳.

這孩子一定很倒黴,因為他的尸身損壞程度很高,不僅有數處創傷,胸前還粘著一大片金燦燦的東西.我仔細一看,那金色的東西上面還有歪歪扭扭的"百歲"二字.原來這是一只長命鎖,像被強酸溶了一樣,化成一攤金屬,嵌進了肉體,把周圍都燒起了泡.

這些傷口,這長命鎖,窒息而死的人們,哦買噶,名偵探陷入了恐怖片般的絕境.

"流螢,雨停了,我們走吧,去縣里."聶秋遠已經站在我的身後了,他的目光中有一絲贊賞的神色,讓我感覺自己做得很對.

果然,落在傘上的嘀噠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歇,天空的顏色也變得明亮起來.

我們在村里搜集了些必備的物品,在地圖上確定了村子的方位,尋好了道路,就帶上紅喜,一起出發了.

村里不但人死絕了,牲畜也死絕了,總之是活物都死絕了,連麻雀都掉了一地,更增加了村里的恐怖氣氛.結果,我們就連匹能用的馬也找不到.

我們三個步行出了村子,一路往西北,朝轄縣藍田縣的縣城走去.

方向是不會弄錯的,我受過生存訓練,而聶秋遠似乎更內行.不過我還有更先進的武器,我隨身攜帶了任平生牌指南針!雖然是大壞蛋制造,但科技無罪,只要好用,就要留下來用,這才是先進的心態.

走到天色將晚,我們才走出了山區,找到了另一個繁華些的村落.在這個村里,我們雇了馬車,三人一起,連夜趕路,直到快子時才到達藍田縣衙.

到了縣衙,聶秋遠請門房通報,說是某某村發生了驚天大案,請求馬上見總捕頭.藍田縣的公務員也真不錯,我們並未通稟身份,捕頭還是很快衣衫不整,睡眼惺忪地出來了.

我們被帶進了大堂,聶秋遠在地圖上指指點點,言語非常清晰利落地給捕頭講述著村里所見的一切.紅喜在旁邊坐著,呆呆地低垂著眼瞼.我安靜地傾聽著聶秋遠的講述,看著捕頭的神色越來越凝重.

我覺得有些奇怪.上次我們在豐縣的時候,聶秋遠直接向捕頭挑明了身份,實踐證明,這是相當方便的做法,對方立刻就會給予我們足夠的方便和信任,對于查案本身大有裨益.可是這一次,他對于我們的身份不但沒有提及,反而說了謊話.

"我們是洛陽來的商戶,到長安看鋪子.途經貴縣,不想路遇大雨,情急慌亂之中,我兄妹二人與商隊走散了,迷了路,誤入了那個村子.誰想到,竟目睹了那般不幸的慘禍."

他一番話,說得又真誠,又有力,令人心理上就沒法懷疑.如果我是個陌生人,也會對這位"青年商人"印象極佳,覺得他頭腦清晰,穩健沉著,做生意肯定是把好手,難怪遇到一村的尸體也能保持冷靜.

"多謝公子連夜趕來告知!"捕頭立起身來,拱了拱手,"我們這就差人,連夜前去查辦.夜深了,不知公子住宿之處可有著落?"

聶秋遠也立起來,禮貌地一揖,道:"不勞大人操心牽掛,我兄妹就在附近住店便好.只是這名少年,還望貴縣妥善安排個去處."

捕頭望了望心不在焉的紅喜,說道:"這個自然,這位少年是我藍田縣的百姓,現今家中遭了災禍,自然由我藍田縣妥為安置,公子大可放心."

我們于是辭別了捕頭,出去投宿.臨走前,我握著紅喜的手,殷殷安慰叮囑了一番,見他仍是一臉茫然,我心里也相當難受.我在想,是不是離開前,還要找個機會來看看他才好.

還有,這個案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們現在就這樣走了,聶秋遠是打算把這個案子,就此扔給藍田縣不管了?

如此慘絕人寰,又如此詭異的案件,聶秋遠卻似乎查得並不上心.我們三人同行一路,他幾乎沒有問紅喜關于案件的任何事,不過,這也許是因為他心地溫柔,現在紅喜剛剛經曆喪親之痛,問得太多也不好.他只簡單地問了些與案件沒什麼關聯的,比如說:"你姓什麼?"

紅喜愣了一下,大概也沒有想到問這個問題與案子有什麼關系,不過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回答說:"我姓戎."

倒真是少見的姓氏.可是姓氏跟案件能有什麼關系?所以,我立刻就把這些扔到了腦後.

我們沒有如平常一樣住進驛館,聶秋遠真的帶著我去投了客棧.

"要兩間上房,挨著的."他十分干脆地將一錠大銀塞進老板手里.老板因深夜被敲醒而帶上的一臉不快立馬煙消云散,喜笑顏開地應了一聲:"好嘞!"

老板又叫起來了兩個小二,去給我們把房間再收拾收拾.由于夜深了,也不好給我們上茶,怕影響睡眠,老板就很貼心地給我們上了兩碗熱米漿.

"公子小姐一會安頓下,就早些歇了吧.便只記得一點,窗子一定落好鎖,千萬別再出門去."看來是錢給得到位,老板善意地奉上了愛心小貼士.

"這倒是為何?"聶秋遠問道.

"公子不是本地人,想必是不知道.近兩個月,藍田縣出了吸血妖鬼了.這妖鬼都是夜間行動,一旦落入妖鬼之手,人便會被吸得滴血不剩,只余著一張空皮囊啊!這短短月余,城里已經有十余人命喪妖鬼之手了!"

難怪這一路走過來,我們都沒有碰上什麼行人.

哦買噶,這是什麼鬼縣!縣轄村落,一村子人死得莫名其妙,縣里還有更可怕的吸血老妖?我忍不住的後脊發涼.

聶秋遠若有所思,但他什麼也沒有說.他把我送到屋門口,只叮囑道:"不要一個人出門,有任何事都出聲叫我.不要怕,我就在隔壁,我會什麼都知道."

他這樣說是為了讓我安心,但我還是很沒出息地有一些害怕.這不是殺人犯,而是妖鬼,是我神經系統中的雷區!可是我又能怎樣呢?我和聶秋遠男女有別,總不能賴著不讓他走吧.

我只得乖乖地進了屋,洗漱好躺下.這一天又凍又怕又累,現在熱米湯也發揮了安神的作用,我倒是很順利地睡著了.不過快速的入睡並不能讓我擺脫做惡夢的命運.

只不明白為什麼,我又夢見了他.rs

上篇:No.81 血肉不會撒謊(5)     下篇:No.83 血肉不會撒謊(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