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111 剝洋蔥(4)  
   
No.111 剝洋蔥(4)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早已隱約預感白千帆對我的實際情況有所感知,因為他那看似柔和的目光包含著太鋒銳的東西.可他這樣直白地問出來,還是把我嚇了一跳.

"白大人,這是……"我忽然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總覺得在他的面前,似乎裝也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葉姑娘,我是當今天子的臣下,你是當今天子的故人,我沒有危害你的意思,也沒有危害你的動機,你不必憂懼."白千帆慢悠悠地說道,"白馬寺那一次,我也是欽點的辦差人之一,身邊該帶什麼樣的幫手,我心里很清楚."

"白大人,可是流螢……是去給兄長們打點日常事務的."

"那麼葉姑娘就不會出現在首日的酒筵上.而且,後來我與你兩位兄長交好,可也不曾品嘗到姑娘親手烹制的酒菜,未見他們的日常需要姑娘的打點."白千帆的笑容,不知怎的有點狡猾起來,差點把我噎得嗆到.

"那是因為……流螢不慎染了風寒……"

"姑娘,"白大人正色道,"一個人在專注的時候,他的眼神往往會泄露許多秘密.比如說,那日酒筵之上,房相講解案情之時,姑娘關注的是什麼,我可是盡收眼底.凡講到案子的關鍵處,姑娘的注意力必定高度集中,我甚至感覺,姑娘關注的點,比在場的許多辦案高手都還要准確和敏銳."

"……"

我想,這大概是偵探的職業病吧.我還沒有達到這樣的水准,所以那一日的酒筵,我並沒能看透他們中的任何人,更不要說他們帶的助手們了.而白千帆,他居然能注意到並判斷出我這種小人物聽房玄齡講話時的關注點在哪里,甚至那個可恨的女人若嬋娟,都能敏銳地發現我把喝進去的酒悄悄吐掉的細節.

忽然有種感覺,覺得大唐真是深不可測.我是學習過現代科學文化知識並受過偵查訓練的人,可是在這些老狐狸的面前,居然像初出茅廬的毛孩子一樣毫無秘密可言.

這個世界和我想象中不一樣,所有的一切都是.而且,從年齡上說,我在他面前也真的算是個毛孩子吧.

"請問白大人叫流螢來此,用意究竟何在?"我想我已經沒有必要在他面前偽裝什麼了,與其躲避,還不如正面交鋒.所以我斂了笑容,挪了挪拐杖的位置,讓自己站得更舒服一些,然後正色問道.

白千帆卻是輕描淡寫地一笑,言道:"還是先聽聽姑娘對這起劫案的想法吧."

我靜靜地望了他一會兒,然後就直白,簡潔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死亡時間為今晨5點……啊不,卯時.凶器為一把剪刀,一把鐵锨.剪刀形成的捅刺傷為致死原因,鐵锨鏟斷雙臂是死後所為.這不是劫案,是仇殺."

白千帆聽完了,沉默了片刻,忽然輕輕地鼓起掌來.

"果然,我看得一點也不錯!"他凝視著我說道.

我相信這一切,那雙柔和卻深沉的眼睛早已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他既然識破了我,既然問,我就堂堂正正地回答他.我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大概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了.

死亡時間推定,根據尸僵程度就可以大體推知.被害人身上的刺創,與一般刀口的形狀不一樣,尺寸也偏小.這是一家布店,而現場竟然沒有看到剪刀,這是不合常理的,所以,剪刀可能被凶手帶走了.剪刀可以形成的創口形狀,恰好就與死者身上創口的形狀差不多.至于他的雙臂的損傷,我見過這個形狀,這形狀與刀斧砍削的狀態不一樣,我遇到過同樣的案子,這種形狀的傷,是鐵鏟鏟出來的.

生前傷與死後傷驗看,這是我學習中重點的重點.死者被人鏟斷了雙臂,如果是活人,動脈血將會呈現慘烈的噴濺狀流淌,而這個人的尸身下面,血竟然不太多,這是人死後形成的傷處已經喪失生活反應的表現.

那麼,一個劫匪,殺了人,搶走了錢財之後,不是及時離開現場,而是特意用鐵锨鏟斷死者的兩條手臂,這是不符合正常犯罪人的心理的.

生活中這樣的案例不在少數,會這樣做的凶手,如果不是精神病的話,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懷有對死者的憤怒或仇恨.就是說,鏟斷手臂這樣的行為,是作案之後發泄內心憎恨的行為.

所以我認為,這很可能是一起仇殺案件,而不是搶劫案.凶手之所以弄亂了現場,取走了錢袋,大概就是為了迷惑我們,讓我們走上錯誤的偵查方向.

白千帆向我道了個失禮,便走到布店的另一頭,找了萬年縣縣尉,說了一陣子,似乎是在叮囑些什麼.他們說了約莫有一刻,白千帆便走了回來,對我笑道:"葉姑娘傷還未愈,讓你站了這麼久,真是罪過.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我心里訝異,這沒頭沒腦地問了案子的事,不接著這個茬兒往下說,這又是要唱哪一出?這是要帶我去哪里呢?

我跟著他上了馬車.估計我們要去的地方也在西市,因為走了沒多大會兒,馬車就停了.

白千帆打開車簾,親自扶我下車.我抬頭一看,面前竟是一個門頭相當不起眼的古董店.

門口的小僮見了我們,便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招呼著:"白先生,是您來了?我這便去請主人出來."

白千帆也笑吟吟地點了點頭,帶著我跟在後頭,進了古董店.

店里面不太整齊,各個年代的稀罕玩藝錯錯落落地陳列著,看上去倒是極為有趣.我們坐了沒多大會兒,就有一個瘦瘦的,仙風道骨的白發老頭從後頭走了出來.

"千帆,"老頭也沒說什麼客套話,"這就是你提到的病人麼?坐著讓老朽看看吧."

這不是古董店麼?怎麼老板一出現,居然要看起病來了?

"葉姑娘,這位無塵子先生,可是隱于市的大隱.你的傷教他看看,總歸是好的.再說了,這里,可是個說話的好地方."白千帆笑著向我解釋道.

老頭橫他一眼:"也便是你了,換了旁人,我可懶得操這份心."

"多謝多謝!"聽白千帆的言談語氣,他與這老者顯然是關系匪淺,"你想要的東西,我快弄到了,剛有人從西域回來,想必是帶了的."

兩人一邊輕快地聊著天,老者一邊試起我的脈來.

"千帆,這樣的傷也需要讓我看嗎?"老頭試完脈,語氣里竟添了幾分不忿,"給這小丫頭醫病的人已經是個頂尖高手了,小丫頭的傷又沒什麼大不了的,養些日子自然會好.你不會以後染了風寒都找我來治吧?"

白千帆道:"大神醫,這傷病,總有個好得快慢的分別.再者,神醫家里焚香的味道,在下可是思想甚久了."

"你這小子!"神醫一邊開口斥他,一邊卻叫店內小僮上樓打點,替我們備好了一個安靜的房間.

"你們上去聊吧,我配好香,再送上對症的湯水上去."老者漫不經心地對我們說道.r1152

上篇:No.110 剝洋蔥(3)     下篇:No.112 剝洋蔥(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