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118 葉流螢(4)  
   
No.118 葉流螢(4)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只是一心想著,一定要趕在聶秋遠回來之前跑出伊川縣,也不知心里這種想法怎麼就會如此堅定,唉,他又不會吃了我.我怎麼會挑子時獨自出發呢?我這可真是鬼迷了心竅了.

無論是在現代,還是在大唐,許久以來我養成的習慣就是這樣.我不喜歡讓想法停留于想象,如果想要做一件事,我會馬上著手去做,能不能做得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這種魯莽的做事方法也曾經讓我吃過不少虧,不過我這人忘性太大,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我騎著精心挑選的一匹強壯黑馬,背著包袱,腰佩短劍,懷里揣著匕首,借著月色,縱馬向縣城外疾馳而去.為了確保百姓的人身安全,伊川縣夜間實行宵禁,禁止在城里亂跑,更不要說出城了.但我是縣太爺的妹子,在伊川縣算是特殊的人物了,是有通行令的,所以這一路暢通無阻.

伊川縣並不大,所以剛入丑時,我就已經順利地出了伊川縣的南門,沿著小路向碗子山的方向跑去.

我的打算是連夜趕路,算算路途,到下一個縣城的時間,大概正好是天亮了.天亮後就可以進縣城,找地方吃吃早點,打尖休息片刻,然後再走.碗子山並不遠,節奏掌握好的話,兩天就到了.

可是,我怎麼就不長記性呢?以前也不是沒有走過夜路,古代跟現代不一樣啊,又沒有公路,又沒有路燈,手電筒都沒有,這個夜路走的,那是得有多難呢?

還好天上有月亮,朦朦朧朧照耀著前進的路.我趁著一股熱血沸騰的勁兒跑出來,等那勁兒下去了,我已經是到了騎虎難下的局面.眼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離開伊川縣也老遠了,想回頭都不行.唉,只好咬牙堅持著繼續往前走了.

月色皎潔,空氣在將暖未暖之間.我放馬疾馳,走著走著,卻忽然感覺周圍的景物模糊不清起來,一股潮濕的涼氣撲入鼻間.

咦?什麼時候,這是起霧了嗎?

一聲帶著寒意的鴉啼讓周圍的寂靜更顯寂靜.我勒了勒馬缰,讓馬的奔跑速度慢下來,漸漸地變成了行走.凹凸不平的土石小路上,只剩下嗒嗒的馬蹄聲.

霧氣越來越濃,月色越來越淡,周圍越來越陰森.我這是,走到什麼地方來了呢?

一時間有種穿進了聊齋的感覺.聊齋里的男主角,總是在走夜路的時候,走著走著,就走到一個莫名其妙的海市蜃樓般的地方,在那里有一堆花天酒地金錢美人的奇遇,然後第二天醒來一看,原來要麼是在荒郊野外,要麼就是在大墳堆里.

哦買噶,那可都是男主角啊!聊齋里的女主角是不會出來走夜路啊,走夜路的,不是狐狸,就是女鬼了.

我的心里忽然有些怕了起來,卻就在這時,有什麼東西,帶著淡淡的香味,輕輕地散落進我的衣領.

我伸手一摸,手心里躺著的,是幾片深紅色的,海棠花的花瓣.

忽然一陣輕風拂過,刹那間就像卷起萬千飛雪一般,大紅色的花瓣揚揚灑灑地在我面前飄蕩起來.

我一抬頭,只見前頭燃起了一盞孤燈的明火.在我面前不遠的地方,是一株極高極粗開滿紅花的海棠樹,低處的樹梢頭掛著一盞紙燈籠,樹下一張石桌,桌邊獨坐一名白衣男子,正在把盞飲酒.

什麼樣的人,會深夜在這荒郊野外一個人喝酒呢?莫不是那……

我還沒來得及害怕,卻見那人站了起來,向我招了招手,開口說話道:"流螢,快來!"

啊?我大吃一驚.定睛一看,吃驚更甚.這這這,這不是駱大春嗎?!

"駱……駱大哥?!你你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因為太吃驚了,都忘記了我是偷偷跑出來的這碼子事.

"咦?不是咱們約好了到這里來嗎?"駱大春吃驚地說道,"快來吧,月色正好,有花有酒春常在,無燭無燈月自明.快來,酒要冷了."

我下了馬,把馬兒散在一邊,駱大春上前兩步,大大咧咧地牽住了我的手,引著我坐到桌邊.我恍惚間覺得他的舉止,他說的話里有些什麼東西不對,可一時又想不起來,所以話也不知該從何說起才好了.

"流螢,都這麼久了,一定要這樣嗎?"駱大春笑吟吟地問道.

"這樣……怎樣?"我實在是莫名其妙.

駱大春笑而不語,他抓起旁邊的酒壇子,往杯子里倒滿了酒,立即便有豔紅的花瓣飄進了酒杯,分外令人心醉.他把酒杯硬塞進我的手里.

"駱大哥,我不會喝酒,你是知道的呀."

"怎麼會!"他一臉的驚訝,"咱們不是常常這樣喝酒的嗎?流螢,你可是好酒量,千杯不倒的啊!"

千杯不倒?我嗎?nonono!我可是著名的一杯就倒啊!

"流螢,來,你我滿飲此杯.流螢啊,你快一些……想起來吧……"

駱大春的手托著我的杯底,把杯子向我的唇邊托起.月光流溢,照在他穿著輕薄白衫的白皙手臂上.

就在此時,哦買噶!

他的手臂忽然長出了一張滿是利齒的大嘴來,一張一翕,滴著哈喇子的舌頭一伸一伸的,吞食起他自己手臂的血肉來.可是駱大春本人卻好像沒有了任何感覺似的,仍在微笑地看著我,任由那巨口咬噬自己的皮肉,鮮血如小溪一般流下來,瀝瀝滴在我的衣襟.

我嚇傻了.月光蕩漾,照耀在我杯中的酒水.那酒的顏色,居然是血紅血紅的?哦買噶,那杯子是白骨制的,之前我怎麼一點也沒看出來?而駱大春手中拎的那個酒壇,居然是一個白慘慘的完整的骷髏!

"啊--!!"我終于忍不住了,聲嘶力竭地慘叫起來.

隨著我的慘叫,駱大春的腳下忽然出現了一個血池,他就這樣瞬間在我面前陷落了下去.

我連忙捉住他的手腕,可是那血池的吸力是如此巨大,我無論如何都拉不動他.漸漸地,血池沒過了他的雙膝,沒過了他的腰,沒過了他的頸,沒過了他的頭頂,最後我握住的他的指尖也沉沒了.那血池變冷,變硬,然後,又變成了黑黑的泥土.

"駱大哥--!!"我一邊不停地呼喚他的名字,一邊使勁往下挖,可是怎麼挖也挖不到他.我急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這時候我聽到一聲斷喝:"何方妖孽,還不速速現出原形!"

"誰?"我驚訝地抬起頭來.

只見一道白光向我奔襲而來,"啪"的一聲,一張黃色的符紙不偏不倚正貼在我的額頭.

"我乃天才捉妖師燕赤霞大神是也!"

什麼嘛,這場景明顯一點也不實在,難不成我騎著馬也會做夢?

我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月色皎潔,周圍根本就沒有霧,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個個的土包包,前頭還插著牌子.我正倚在一個土包上,身邊有一個土坑.

俄滴神吶!我,這是睡在了一片墳地里嗎?!

有東西遮擋了我的視線.我抬手一摸,從額頭上摸下一張紙來,定睛一看,那竟然真的是一張黃色的寫滿蝌蚪文字的符紙!

"流螢姑娘,為什麼每次遇到你的時候,你都在刨土呢?這一回,連人家的墳頭,也要刨了?"

一個男子的聲音溫吞吞地傳入了我的耳中,嚇得我立馬坐了起來.我的旁邊,蹲著一個五官如削,眉心微蹙,神情古怪的白衫男子,正是之前訪過伊川縣的桂林桂大人.r1152

上篇:No.117 葉流螢(3)     下篇:No.119 葉流螢(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