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130 花漾(2)  
   
No.130 花漾(2)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哥……秋……秋遠……"尼瑪好別扭!怎麼有種叫不出口的感覺?我的耳根瞬間有些發燒.一個"秋"字這麼難念嗎?那麼一個"夜"字,我怎麼喚得毫無違和感?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忽然明白了心里那種空落落的感覺是什麼.

是夜.是我在這心願得償的瞬間忽然迷惑了,因為夜已經像影子一樣,在我所不知道的時刻悄悄地潛伏進了我內心深處的一隅.

我是有一點點喜歡上夜了嗎?他是一個如此溫柔,如此善解人意,如此令人安心的存在,在這個世界里,他比任何人都離我更近,他在我的心中無可替代.

那麼秋呢?我現在正偎在他的懷里,被他緊緊地擁抱著.他又帥又溫柔,讓我的心跳得好快,他的親近讓我感到激動.

我真想狠狠地摑自己兩記耳光.這特麼變成啥啦?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這不是我最討厭最鄙視的風.流花心好.色女嗎?!

"流螢,"聶秋遠動聽的聲音帶著十分的認真,把一團慌亂的我拉回了現實,"剛才我對任平生說的每一句,都是真心話."

驚喜來得實在太快,以至于變成了驚嚇.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而他卻已經抬起右手,開始輕輕地,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臉頰和長發.

"本來,我是打算有十足把握的時候,再對你說這些,可是我實在是等不及了.而且,任平生他……原諒我,讓我任性一次,好麼?"

我抬起頭來,驚訝地發現他的一雙眼睛似乎在燃燒.他整個人散發出如此熱烈的氣息,我感覺自己快要被他燒化了.

記得很久以前幽夜曾經說過一句"秋這個人容易沖動",當時我還認為他在扯淡,今天我才算真的領教了.

我的男神不熱則已,一熱起來,簡直燙死人.

"流螢,在我身邊吧,我會用性命守護你,一生一世.你……願意嗎?"

男神氣息熾熱,聲音卻很溫柔,如此真摯動人的表白,加上那令人目眩神迷的美貌離我那麼近,這讓人怎麼可能拒絕得了嘛!不過男神用的雖然是疑問句,語氣上卻不知怎的帶著些十拿九穩的意思,好像對我點頭很有把握.

我之前一直那麼上趕著往他身上貼,他肯定知道我喜歡他吧?

我的說不出話來的表現被他理解為了默許,所以他輕輕地笑了,那笑里洋溢著歡喜,令他的氣質更加跑偏,在我眼中更加陌生起來.他張口喚了一聲:"流螢……"聲音里帶了幾分性感的喑啞.他伸手從後面托住了我的脖子,將我的頭扳正過來,低頭就朝我的嘴唇吻了過來.

我的心怦怦狂跳,跳得我好崩潰.我覺得自己十分渴望他,可是心里又不確定自己喜歡的到底是誰.結果這團亂麻在我胸口亂纏,終于讓我像犯了失心瘋一樣,在他的嘴唇堪堪接觸到我的時候猛地一歪頭躲開了.

他火熱的嘴唇印在了我的脖子上,那觸感令我一陣戰栗.

他緩緩抬起頭來,驚訝地望著我.

許久,他的神情染上了一絲苦澀.

"我……還是遲了麼?"他終于問道,"你……心里有別人了?"

"我……"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聶秋遠靜靜地擁著我,沉默良久.

"是誰?"他的聲音恢複了原本的冷靜,但問話竟是不容置疑的語氣,"大春麼?"

我感覺說不出口.但他明顯是在觀察我的神情,而我的表情出賣了我.

"不是?"他驚訝了,手上加了力度,快把我肩膀捏碎了,"不會是任平生吧!……不可以!如果是任平生,我就是把你囚起來,也不會放你跟他走.你不了解他,那個人是瘋子!"

你這是想啥呢!我簡直哭笑不得,我難道不知道任平生是瘋子?你那麼聰明,嫌疑最大的那一個你怎麼不猜呢?看著他緊張糾結又苦澀的模樣,我感覺心疼不已,心里所有的小算盤忽然全都失效了,我只好試著說了一句:

"哥……秋……遠,其實,我也沒想明白……是,是夜的事情……"

"幽夜?!"他的眼睛忽然張得老大,仿佛我提到的是外星人,又似乎在他腦子里這個人從來就沒存在過.

然後,聶秋遠就在我面前表演了一系列臉部表情的精彩特寫,如果是在現代,他考電影學院也絕對可以滿分錄取了.

他的表情從驚訝變成了震驚,從震驚變成了恍然大悟,從恍然大悟變成了歎息,卻又從歎息變成了氣惱.

他原本在震驚之下已經不自覺地松開了手,把我放開了,可這會兒卻忽然氣呼呼地一把又把我撈了回去.

這是在恨被自己最要好的兄弟挖了牆角?

"行了,你是我的!"他宣布說.

啊?

劇情推進得太快,各種神轉折出現得太過突然,簡直讓我手足無措.

我來到大唐,天天心里惦記著如何把男神變成我的,可現在男神直白地表示他就是我的了,我卻忽然之間如此矯情,這事真讓人氣惱啊!可是心里的亂也不是假的.啊!好氣人!怎麼能在這種關鍵的時刻亂了呢?這原本應該是一個多麼甜蜜的時刻啊!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難道不應該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想想清楚,作出一個正確的選擇嗎?

聶秋遠的臉上帶著難以形容的表情,說不出是歡喜還是氣惱,總之是我從來沒見過的模樣.他換了個姿勢,一只手握住了我的腰,另一手將我的臉抬起來.我們四目相對,他的手心隔著衣衫傳來火熱的溫度.

"要不要試一試?"男神從眼神到姿態到聲音都透著極盡的曖.昧,"試一試在我身邊,試一試我能不能好好待你,試一試喜不喜歡,試一試會不會陷進去……"

這也太……

一切都來不及想了,因為這一回,我實在是躲不開了.

他完全是用強的,鎮壓了我本能的掙紮,不容分說地吻住了我的唇.

雖說他已經吻過我一次,那淺嘗輒止的滋味足讓我心神蕩漾,可是這一次不一樣,完全不一樣.如果說那最初的輕吻包含著令人心動的柔情,那麼這一回,我在他帶著侵略性的唇舌間嘗到了情.欲的味道.

那親密到無間的交融,每一次碰觸都帶著索要的欲.望.我感覺到他唇舌的侵入,感覺到他呼吸的侵入,連他快速而有力的心跳也侵入了我.他一開始微微地眯著眼睛,似乎試圖觀察我的反應,但是沒過幾秒鍾,他的眼睛就緩緩地閉上了,因為他的動作越來越猛烈,越來越忘情,越來越投入,早就攻破了我那脆弱不堪的防線.

我雖然在現代已經活了二十年,可是我心里一直把"聶秋遠"當成自己看不見的男朋友,戀愛什麼的,自然也就離我很遠了.我沒有跟任何人吻過,這樣忘情的深吻就更沒有了.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二個吻,兩次都是跟同一個人.

在現代,吻戲在電視電影里比比皆是,其中也不乏干柴烈火式的激.情,可是這會兒我才明白,電視上演的,和自己親身出演的,那區別實在是太大了.

我承認我被他點燃了,我的身體里隨著他充滿渴望的侵略忽地燃起了一團火.那火越燒越旺,以至于我不自覺地主動朝他貼了過去,似乎開始不由自主地對他動手動腳.我發現自己閉上了眼睛,開始主動地接納,迎合和回應,那簡直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總之一個字,就是想!

我的回應令他全身震顫了一下,一種狂喜的氣息忽然包圍了我,然後,他便忽然發起了第二輪更為猛烈的進攻,徹底湮滅了我的最後一絲理智.

粉色的海棠花紛落如雨.這個吻一定綿延了太久,因為我們的頭發和衣衫,都快被飄落的花瓣蓋滿了.

我感覺嘴唇火辣辣地痛,仰頭看他的目光里一定充滿了委屈.他是那麼好看,俯視我的目光里滿是溫柔的寵溺.可就在這一刻,他眉目含情,口角帶笑,張口說出的話卻帶著十足的殺傷力.

"幽夜,再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了!"

濃重的醋味,隨著他好聽的聲音彌散開來,聽得我心里冰涼冰涼的.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啊,能給我說明白嗎?我感覺自己快要哭出來了.

我剛要張口詢問,就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恐怕我是沒有什麼機會問他了.因為我剛一開口,就又被他蠻不講理地堵住了.

……

救!命!啊!r1152

上篇:No.129 花漾(1)     下篇:No.131 花漾(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