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162 十丈軟紅(4)  
   
No.162 十丈軟紅(4)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夜一揚手,深藍色的袍子就鋪在了地面,變成了一幅床單.我被他放倒在這"床單"上,欲哭無淚.

夜的身上,只剩了一件輕薄的白色中衣,勾勒出絕佳的身體線條.他輕俯身將我籠在身下,指尖輕輕地滑過我的臉頰.

"不怕……"他的聲音格外的柔情脈脈,說不出的勾魂奪魄.

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這是原則問題啊!

可是夜的手指已經輕輕地拭干了我的淚水,他凝視著我唇角的傷痕,眼神中流露著說不出的心疼.

他靜了片刻,居然做了一件令我目瞪口呆的事情.

他俯下身來,輕輕地用嘴唇碰觸著我唇上的傷口,輕吻舔舐掉了我唇角的血痕.

我嚇呆了,我和夜雖然關系近便,卻從未如此地……"親近"過.可是,或許是體內藥物的作用,我不得不承認,這個吻的滋味,美妙至極.

夜的眼神往下掃去,當他正視我身上那件欲蓋彌彰的紅色紗裙時,他的呼吸忽然就亂了.

他伸手就往我的衣扣摸過去.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他離我太近了,幾乎是壓在了我的身上,我用整個身軀感受著他迷人的氣息.坦白的說,在藥物的作用下,我的身體對于他,充滿了渴望.

但是不行,他不是那個人,我的心意已經明了,那個人在我的心中,無人可以取代.

我沉重至極地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夜,帶我走!"我啞著嗓子,堅決地說道.

他的動作滯住了,片刻後才問我:"去哪兒?"

我說:"帶我走,帶我去找秋.你把我打昏,否則,我腦子會亂的,會勾.引你的.可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只要他一個."

"要是……來不及呢?"他定定地望著我.

"帶我去找他,我只要他一個."

我重複了一遍這句話,是因為我不想回答夜的問題.我不願意去思考這個結果,我只願意去想,帶我去找他.如果來不及呢,我會死的,我不想去考慮這個結果了.

這,就是我的答案.

"我,不行麼?"幽夜凝望了我一會兒,忽然微笑了,他伸掌把我的手輕輕地包裹在掌心.

"我只要他一個……"我喃喃地重複著這一句.

"真真,"夜忽然握緊了我的手,"我對你坦白一件事,你能不怪我,不生我的氣嗎?"

唉,什麼事非要現在說?我都快死了,一寸光陰一寸金啊!

"我行不行,先看看我的臉之後再說,好不好?"

這個提議倒是誘人至極.

自從認識了幽夜,他就是這樣一副神秘的模樣,永遠把臉遮擋在面具的後面.他是那麼好,我可是不止一次在夢中把他的假面取下來了呢.

不過做夢這種事都是不靠譜的,我感覺每次取下他的假面,我都驚呆了,可是每次醒過來,都根本不記得他到底長的是什麼模樣.

我想看到他的樣子.我曾經想過,哪怕他的面具取下來,里面露出卡西莫多那樣丑陋的面孔,也絕對不會改變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我在大唐最信賴的朋友,他將會是一個永遠特別的存在.

而且,我現在可能要死了,如果在這最後的時刻,能看一看他的樣子,把他記在心里,不是一個完滿的結局嗎?

夜是一個如此溫柔的人,也許他的心里,也希望我不留任何遺憾吧.

"我想看……"我咕噥著說,"可是無論你長得多麼好看,都不行.我只要他一個……"

"小傻瓜……"夜的聲音莫名地又氣又喜,他緩緩地取下了臉上的假面.

我有一些激動,甚至緩解了那藥物給我帶來的不適,畢竟我多少次在心里想像過幽夜公子面具後面的是怎樣的一張臉.我想象著,那應該是一個不次于秋的帥哥吧,更何況他親口說過,他與秋年齡相仿,那就是肯定是個正值大好年華的美男子.現在,這個我渴望的時刻終于來到了,我本來就狂躁的心更是怦怦亂跳.

假面取下,他的面孔帶著溫柔的笑意,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看著他,如遭五雷轟頂,我是震驚了,震驚到十秒鍾內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十秒鍾後,我就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呼.

這這這!!!這面具後面露出來的一張老頭子的臉,這特麼不是杜如晦大人嗎?!

我雖然也曾惴惴不安地揣測過,幽夜會不會其實是個美大叔,可是這大叔,也大得太大了吧!

我曾經在長安養過一個多月的傷,那期間,皇帝來看過我,也帶我出去過一次,那一次,杜如晦大人也在,所以我認識他.杜大人是個神情嚴肅,一本正經的家伙,聲音因為身體不好顯得有些虛弱,說話還略微地打著點官腔.

難道這些,也都是裝的嗎?

想到杜如晦大人曾經沒事就于三更出現在我的床頭,曾經溫柔地擁抱過我,剛才還還還……還吻了我,我就有那麼一種節操碎裂的感覺.

我收回剛才的話,我說過他長什麼樣子我都能接受的.可這個,我是真心完全接受不了啊!

什麼見鬼的"房謀杜斷",你們知道杜如晦大人其實是個暗夜的飛賊嗎?曆史簡直太不靠譜了.

我雖然狂躁而衰弱,可還是掙紮著用力向後倒退著,一邊試圖用手阻止企圖貼上來的杜如晦大人,說話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哭腔:"杜……杜大人!還請您……自……自重!!"

杜大人愣住了,愣了三秒鍾,他就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啊笑,最後竟笑得有點直不起腰了.

"真……真真,對不起,對不起,嚇到你了,我居然忘了這個茬兒,該打!"他一邊上氣不接下氣地笑著,一邊從懷里掏出一塊布,快速地往布上倒了些藥水,就開始在臉上各種擦拭.

這是搞什麼?難道是……易容?幽夜公子假面後面的臉,還是假的?

"真真……"擦拭了一陣的杜大人忽地欺身上前,又一次用身體壓住了我,我還沒來得及鬼哭狼嚎,羞澀小媳婦般用帕子擋著臉的男子緩緩地把帕子移開了,他的面孔忽然出現在離我很近很近的地方,我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

那熟悉的面孔,熟悉的雙眸,熟悉的呼吸.

我看著他,又一次如遭五雷轟頂,又一次震驚了,又一次十秒鍾內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張臉,燒成灰我也認得出來,這是我的男神聶秋遠啊!

這是"聶秋遠"頭一次凝望著我,口中呼喚的居然是我的本名--"真真".

oh,no!讓我靜一靜.發生什麼了?

幽夜公子在我面前,把假面取下來了,假面背後的那張臉,是杜大人……啊不!是聶秋遠?!

哦買噶!難道夜和秋竟然是同一個人嗎?!r1152

上篇:No.161 十丈軟紅(3)(加更)     下篇:No.163 十丈軟紅(5)(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