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196 蜜(6)  
   
No.196 蜜(6)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由于旁邊還有媚蘭和藺九在,聶秋遠的舉止無論如何也沒法太過分.畢竟是演技派的,他壓抑了一下,調整了呼吸,便一本正經地牽起我的手,帶著我往祠堂走去.

本來我還挺正常的,被他一搗亂,心里反倒有些慌了起來.我一下子意識到,我經曆過那麼多事情,怎麼可能是為了一個根本算不上儀式的儀式而緊張呢?我緊張的,肯定是別的事情嘛!

親密的關系,全新的相處方式,全新的生活.對于他來說,至少已然經曆,早有准備,可是我呢,哦買噶,上一次的事情,我可是全都不記得了啊.

所以,對于我來說,一切都是未知的未來.

"真真,咱們中途私奔好不好?"我目瞪口呆地聽到男神聲音微弱地提出了荒謬絕倫的建議.這樣的話語,要放在從前,打死我也不相信是從聶秋遠的口中說出來的.

"你瘋了!"我很輕很輕地咬牙切齒道.要是酒席中間,倆主角偷偷溜掉了,不知去干些什麼偷雞摸狗的勾當,明天各種諷刺挖苦的話也能把我們給淹死.

"你不知道山上人喝酒的瘋樣,不要說咱倆跑掉,就是咱倆死掉也不會有人發現的."

"啊呸!今天是什麼日子,你這是說什麼呢!"

"真真……"我感覺握著我手的那只火熱的大手輕輕地捏了捏我,"你說,你這樣的女人,叫人食髓知味了,卻又忍耐了這麼久,好不容易……你怎麼不心疼我!"

我感覺臉上燒得不行,又不能甩了他的手,只慌不擇言地隨口罵道:"討厭,誰教你自找的!"

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我這是在說啥?這是在怪他這些天沒有像禽.獸一樣地撲上來?哦買噶,我可不是這個意思!

男神卻輕輕一笑,小聲道:"我知道你看重這個日子嘛,想讓你一輩子記得今天."

壞男人,可是,怎麼有一點小小的感動呢?傻瓜,就算你不這麼努力,我也肯定會一輩子,不,兩輩子都記得今天的啊.

秋溫柔地看著我,微笑著,不再用話來逗我,恰到好處的沉默把我感動的情緒漸漸地發酵了起來.

祠堂建在碗子山的最頂,風景絕佳之處.祠堂里供奉的是葉家列祖列宗的牌位,葉流螢的父親葉清和她亡母的牌位現在也供奉在祠堂之中了.今天我們來這里,就是要在這里磕頭上香,稟告先祖,葉流螢今天嫁人了,嫁給了這家的義子聶秋遠.先祖都知道了,我們這門親事也就算是被批准了.

二娘千日紅身著華服,早已等在祠堂里了.看到我們兩個手牽手,一身紅衣地走進祠堂,她的眼睛也跟著紅了紅.

在祠堂里候著的,除了二娘,還有四娘七里香.我跟四娘不熟,只覺得以她的年輕美貌,居然在這里守了這麼長時間的寡,還是挺不容易的.另外在場的還有四大堂的堂主,當然駱大春所在的申通堂,就由副堂主代為出席了.

駱大春沒有來,現在,他大概已經在天山之麓了吧.

聶秋遠牽著我走到祖宗靈位之前,我們雙雙跪地,向牌位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禮,然後,合什默禱.

我偷眼看了看秋,看到他的神情專注而虔誠.我不曉得這一刻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麼,但是我相信,他此刻的心情,一定也如我一樣,感慨萬千.

我們兩個的父母,都不在這個世界里.他更遺憾一些,他的父母已經不在人世了,他甚至連自己父母的樣子都記不太清楚了.但是,相信他的父母,也一定在天上充滿慈愛地看著他,為他今天的成家立業而開心吧?

還有像他的父親一樣撫育他成長的祖師大黑天,不曉得,大黑天會不會對我這個媳婦兒滿意呢?嗯,應該會滿意的吧,畢竟我與大黑天祖師是同一個專業的啊!

而我此刻想起的,自然是我的父母.雖然他們做夢都不會想到,女兒悄悄地跑到了另一個世界里,還悄悄地變成了別人的新娘子.在他們的眼中,我還只是一個小姑娘呢.

要是老爸知道了,沒准兒會把這個從天而降的女婿打一頓也未可知.不過,這似乎都不是這一世需要考慮的問題了,所以,老爸老媽,就算你們根本不知道,也只管為我高興就好了.因為我有幸嫁了的夫君,真的是超級棒啊!

然後,我又想了很多事,張老師的事,葉流螢的事,又默默地對他們說了許多話.直到二娘提醒我們禮成,我才恍然驚覺,我這樣三心二意,是不是對葉家的先祖太不敬了,所以我趕緊對葉家先祖祈禱了幾句.天上的神鬼是不可欺的,所以,他們一定也會理解並祝福我們的.

"秋遠,咱們山上沒有那麼多規矩,所以一切的禮數就全免了.從今日起,你與流螢就結為夫妻了,你要好好待她,不然,山上的弟兄,是不依的."二娘用十分通俗的語言,宣布了我們正式結為夫妻.

這話明顯是偏向我的.雖然我和秋說起來根本沒有婆家娘家之分,原本名義上就是一家的,可是這下子還是帶上了親疏的差別.

聶秋遠可一點都沒在乎這些,他十分謙卑地躬身行禮,道:"孩兒謹遵二娘教誨,必定全心全意地好好待流螢,與她白首不相離."

我心里感動,眼淚差點掉了下來.好在二娘及時地岔開了話題,笑道:"那好了,都去聚義堂吧,那邊兄弟們早就擺好了酒席,這會兒都該等得心焦了."

聚義堂本來是全山弟兄開會時用的大廳,是碗子山最大的一個場地.今天,這個大廳的格局全都變了,虎皮,交椅,大旗,那些帶著匪氣的東西全給撤掉了,取而代之的是數十桌的酒席.整個廳堂里張燈結彩,不合時宜地貼著大紅色的楹聯,窗上還土氣地貼著窗花.

要讓山上這些粗人布置出一個帶有小資情調的美美的歡慶場子,那簡直是不可能的.說實話,我一走進這個大廳,就有一股暖流湧上了心頭,仿佛看到那些平日里拿慣了刀槍的漢子笨手笨腳努力地往窗上貼窗花的樣子.

這是他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了.他們為了我們的喜事,勉力做著不擅長的事情,想要把最好的給我們.哦買噶,活著真好,活著,就總能遇到一些出乎你意料的溫暖和感動.現代把這叫什麼來著,嗯,就是那種--微小而確定的幸福.

我們一踏進聚義堂,大屋里就忽然靜默了一下,然後,猛地爆發出"哇"的一陣驚叫聲.

有人就大驚小怪地叫起來:"大小姐,今天這可是比下凡的天仙還美啊!"

"少主,少主,你好福氣,怎麼就把大小姐娶到手了呢!"

"哪里是好福氣,是好心計吧!"

"大伙說說,咱們碗子山的大小姐,能讓少主這麼容易地抱回洞房里去嗎?"

各種粗俗的言語漸漸地都出來了,聚義堂里呈現出一派紅紅火火的景象.我的汗都快下來了,接下來,這群生機勃勃的家伙還不知會玩出什麼把戲,也不知道男神要怎麼應對這樣的場面.

聶秋遠皺了皺眉頭,朗聲道:"眾位兄弟,我上山也有五六年了,哪一天不是辛辛苦苦地帶著弟兄們打拼,怎麼今天,大家都不替我說句話,眼里卻只有大小姐?"

彙通堂堂主笑道:"秋遠兄弟,你上山之後替大伙做的事,大伙都記在心里頭.可是大小姐,那是先寨主的掌上明珠,美若天仙,又聰明賢淑,你娶了大小姐,已經是得了天大的便宜,弟兄們自然是站在大小姐一邊的."

旁邊又有彙通堂的兄弟插話道:"大小姐,以前性子……剛烈,頗有女俠風范,我等不敢近前.可是近一年來,大小姐人變得越來越美,也越來越平易近人了,山里的生意,好多都是大小姐出的主意.弟兄們愛戴大小姐,自然是站在大小姐一邊的!"

圓通堂又有兄弟捧了酒上來道:"少主,說句沒大沒小的話,山上有多少兄弟傾慕大小姐,那是數都數不清的.今天大小姐出嫁,今夜又不知多了多少失意碎心人,所以少主,不先連干三碗,後面的話可就說不下去了!"

接著場上便是一陣亂哄哄的,酒碗一股腦地端上來,酒水潑得到處都是.

大屋里沒有一個人是向著自己的,聶秋遠聽在耳中,面上居然露出了歡喜的笑顏,似乎十分得意.他接了酒碗,相當痛快地仰頭連干了三碗.

人群中爆出一陣歡呼.便又有申通堂的弟兄們捧著酒上來了.

"少主,大小姐,雖然駱堂主不在這兒,可是咱們也得來給少主敬碗酒.這酒,是申通堂照著駱堂主的方子自己釀的,據說這方子里,大小姐也花了不少心思,咱申通堂的酒才這麼好喝!大小姐是碗子山的福星,沒有大小姐,就沒有碗子山紅紅火火的各種生意,沒有大小姐,就沒有弟兄們平平安安過日子的好盼頭.弟兄們給少主唱個曲兒,這曲兒是釀酒的時候跟大小姐學的!少主若聽得好,便無論如何得賞臉干上三大碗!"

我嚇了一跳,這是啥時候,跟我學了什麼小曲了?r1152

上篇:No.195 蜜(5)     下篇:No.197 蜜(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