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199 蜜(9)  
   
No.199 蜜(9)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忽然感覺手腳發軟,失去了力氣,有點像中了迷藥的感覺,全身都微微地發起抖來.

而秋卻像剝開多汁的水果一樣,小心翼翼地把我從旗袍中剝離了出來.或許是解扣子的過程太壓抑了,他只看了我一眼,便倏地將我橫抱起來,往大紅色的帳幔里一扔.

完全是出于本能地,我一翻身,俯在了榻上,把不該暴露給他的地方全都遮在了身下.

我感覺臉上燒到快要沸騰了,只好扭過頭去,避免與他的目光接觸.背後傳來秋的一聲輕笑.

方才還是急不可待的模樣,這會兒卻忽然有了耐性.

我看不到他的人,卻看到他一雙漂亮的手伸到我眼前,把床頭上擱的花生紅棗一碟一碟地端了出去.然後,我只覺得發間一輕,卻是他將我盤發的幾枝簪子盡數拔了去,我的一頭長發便隨著他的動作散了開來,散滿我的後背和小半張床榻.

我的心已經跳得足夠快了,卻有人攏了我的長發,撥到一旁,又有一根溫熱的手指輕輕地點在我頸骨的正中,帶著似觸非觸的麻癢,沿著脊骨,緩緩地一直滑到尾骨的末端,那觸感在我體內激起一陣顫栗.

"這個褻衣,我有幸見過一次,那時候,就險些把持不住.你們那里,都是這樣穿的麼?"男神的聲音低低地在耳後響起.

他說的,就是我自己做的這個現代款的胸衣和三角內.褲吧.有一回秋從火場里把我救出來,是曾經把我看了個精光的,大概說的,就是那一回吧.

"真真,你們那里的女子穿著的衣衫,會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歹意,所以,今日的婚服那種衣服,不許你再穿.若要穿,便只可穿給我一人觀看."

我心中掠過了一絲"少見多怪"的鄙夷,可是身後的男子表現出的強烈的獨占欲望,卻讓我心里頭甜蜜莫名.

未及張口,他的手指便又從尾骨滑回了脊骨正中,落在了我胸衣的後扣.我想要答的一句話在他的觸拂之下忽地變成了一聲脫口而出的輕吟.

身後人的呼吸停滯了一下,我便感到他俯身貼近,我的後背觸到了他熾熱的鼻息.

古代自然是沒有金屬掛鉤的,所以我自制的胸衣,是在背後用絲帶打著蝴蝶扣.他的雙手忽地從兩側侵入我的身下,一手環住胸,一手環住腰,將我緊緊地托住了.而奇怪的是,我同時感覺到了胸衣的蝴蝶扣被人緩緩地拉開.

還有第三只手麼?

我驚訝地回過頭,卻發現身後的男子紅色的外袍不知何時褪去了,現只穿著薄薄的紅色中衣,跪俯在身後的床榻之上.他的雙手擁著我,卻低著頭,齒間銜著我胸衣的細帶,緩緩地拉開了去.他望向我的眸子深黑如墨,姿態竟變得千般妖異,讓我的心瞬間狂跳了起來.

男子臉上,再沒有那種沉穩凝重的神情,卻用雙手控制著我的軀體,眼神間帶著一絲戲謔的挑.逗,直直地盯著我,單使唇齒一點點從背後扯開了胸衣,用口叼著將胸衣褪了下來.

一雙手也未閑著,小衣落時,順勢就覆上了胸前最豐盈的柔軟處.

若將你置于解剖台上,一寸寸細細地將你生吞活剝的,是你愛到發狂的那個男人,而那個男人的美色,偏偏又顛倒眾生,那他的每一次碰觸都足以讓你靈魂出殼.只要他想,什麼都可以,什麼都願意,死也願意.

就是,產生了這種沒出息的想法.渴望被他擁抱,渴望被他攻占,渴望被他掠奪,他的快樂與滿足,就是對我最大的獎賞.

所以那觸碰的感覺實在是太過異樣,太過刺激,我不由得一聲驚呼,弓起身子,全身瞬時僵住了.

我的心髒啊,拜托不要再這樣跳了,已經跳到我眩暈,幾乎不能呼吸.可那人偏偏還不放過,我只覺得頸邊一熱,卻是他湊上前來,自後頭輕輕地含住了耳垂,火般的鼻息落在耳後頸側,直燙得人心神俱醉.

"小妖精,教我好想,今日,定不能輕饒了你……"低沉喑啞的呢喃,碎成千百個輕輕重重的吻,碎落于我的身軀.

我感覺自己的脊骨仿佛被人抽了去,身子也喪失了掙紮抵擋的意志和力氣,軟綿綿地任他扳正了過來,與他目光交融.

羞澀得立即扭轉了臉去,卻驚訝地發現,不知何時,在他懷中,二人已是裸裎相對.

"怎麼了,還是怕我麼?上一回,你可不是這樣的……"

他輕輕地撫著我的發絲,扳過我的臉來,看了片刻,就忽地微笑了.

"你這個千變萬化的家伙,今日這嬌羞的模樣,一樣的教人欲罷不能……"

完全答不得話,不只是因為羞澀得說不出,更是因為聲音全給他的吻撕成了碎片,在他的身下都化作低低淺淺的呻.吟.

這是頭一回知道,原來那些輕輕的吟哦,在他的支配之下是完全無法自控的,正如我的身體也在他懷中無法自控地顫栗與綿軟,化為一池微微泛著漣漪的春水.

他的氣息有些微的壓抑,卻並沒有急不可待地侵略.他給予了太長時間的溫存與挑.逗,那些令人面紅耳赤,血脈賁張的舔吻和碰觸,讓我羞澀又驚訝地洞察了自己對于他肉體的極度渴望.

難道,上一回,我的記憶錯過了的,竟是這般旖旎的光景?

"別怕我,這一次,不會痛了,會讓你喜歡的……"

眼中心中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了他,看到他喘息著,輕握了我一只足踝,在羞澀無力的微弱抵抗中將一條腿推彎了上去.幽秘之地暴露于愛人的視線,令人心中一片驚慌.

輕輕的帶著誘.惑和吮吻落于胸前最豐饒的敏感之所,而更敏感的柔軟地域,卻觸及了熾熱堅硬之物的蓄勢待發.

我的一聲驚呼喚起了支配者身上一絲野獸的氣息,那氣息一樣令我狂亂.我的男神低頭俯身在我的耳際,低沉的嗓音里不再有克制,只剩了無窮無盡的欲望.

"要我麼……"

只三個字,便打碎了人之所以為人而具有的全部禮義廉恥,什麼都不想思索,只想任由身體的本能作祟,與心愛的男人一同醞釀只屬于我們二人的蜜與酒.

我是多麼渴望你啊.

答案無需從我口中吐出,他一定全都了然,我的每一寸肌膚,都在向他表白著我的愛意.

他用力地握住了我的身體,猛然挺身而入.我驚呼一聲抓住了他,卻只感覺自己的軀體一下子給他充塞得滿滿的,所有的知覺,各種各樣的情緒都如潮水一般地湧來,瞬間將我淹沒.

一如你出現在我生命里刹那,就瞬間綻放絢爛的紅花,充盈了我的生命.

微熱的夏初,紅羅帳里香與豔的緊緊交纏,男子的低沉之聲,女子的輕吟討饒之聲,羞得窗外枝頭的鳥兒都忘了呢喃.

只但願那些守護著院落的幽夜之影,耳朵不要太好使吧.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當他終于停止了索要,把我籠進臂彎,連我這種從不放松訓練的身體都被抽干了最後一絲力氣.

我閉上眼睛,枕著他的手臂,仍止不住地輕輕喘息著,感受愛人的嘴唇在額頭的安撫.

愛了一個人,必定也會愛他的身.那纏.綿歡愉的極致,一切都失去了控制,如心理學上所說,極樂的時刻,人類就會有種近乎于想死的沖動.若非對方是自己的至愛,身與心的交融必定不會如此和諧美好,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刻骨銘心.

"喜歡麼……"

愛人的細語染紅了我的臉頰,染紅的臉頰又引來他的一聲輕笑,以及更加溫柔的愛撫.

"懂了麼?嘗過了個中滋味,每日每夜看著你,卻不能這樣擁你在懷,要有多麼難過呢?我忍耐了這許多日子,你要好好地補償我……"

就是說,他從那日起,就是一樣的刻骨銘心麼?血肉不會撒謊,有多愛,身體會告訴自己.

只是,那狂風暴雨般的侵略,真教人承受不了,還要我如何補償?

"真真……"

"……"

"你知道,我跟大黑天學了許多探案的本事,所以,也可以算得上是個仵作."

"……知道啊,怎麼?"

"仵作,是研究人的身體的,把人的全身上下,每一處,都了解得清清楚楚,那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嗯,那又怎樣?"

"可仵作是研究死人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嘛,好煞風景!"

美男望著我,呵呵地笑起來,一只手便溜到了我的腰際,在腰臀之間停留了片刻,輕輕地摟住了.

"所以,我一直想好好地研究那個活人,試一試,碰觸她的哪一處,她會有怎樣的反應,她喜歡什麼,又如何,能讓她快樂……"

我張口結舌,卻又窘迫萬分.你的職業病用在這上頭,也實在是太……可是想一想我自己的專業,哦買噶,我也是個仵作呢……活人……

一時間有種成了榻上小白鼠的感覺,令我欲哭無淚.難怪今天他用來對付我的手段,竟近乎妖異地令人難以抵擋,莫非竟是上一回摸索了來,專門對付我一個的麼?

愣神之間,卻忽地又被人翻身壓在了上頭.

"所以……"

男子唇角一挑,露出了一絲詭秘莫測的笑容.

"再來!"

求饒沒有用,世間總有那麼一個人,是專門生了來降服你的,在他的面前,什麼都沒有用.

若得天長地久……有些事,沒准兒還真有些吃不消呢.

嘻嘻……r1152

上篇:No.198 蜜(8)     下篇:No.200 蜜(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