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208 誅心之毒(8)  
   
No.208 誅心之毒(8)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h2> "她……那個女人說的那件事,怎麼辦?"

平靜下來,我就開始擔心玉衡司其他人的安危了.

目前玉衡司名字在冊的一共有四十多人,這個規模還在不斷擴大之中.玉衡司的事務,放在雍州府的白千帆那里總領,不知道天鏡門對玉衡司的信息已經掌握了多少.

以"擒賊先擒王"的觀點來看,現在最危險的,大概是雍州府長史白千帆了.

"我已差人連夜加急回長安告知千帆兄,請他務必加強戒備.天鏡門的人武功雖高,可朝廷也是有強人的,所以,相信他自有安排,真真也不必太擔心了."

他勸慰著我不要太擔心,可他的微笑下面卻藏著說不出的凝重,我又怎麼會看不出?

這是一場大戰即將來臨的前奏,而且,敵暗我明,就連一直在天鏡門的聶秋遠,居然連掌門戎撫天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這不是很糟糕的事情嗎?

所以我心里不由暗暗地埋怨起祖師大黑天來.你說你一個聰明絕頂之人,組建了一支正義的隊伍,鎮群多年,居然讓人在眼皮底下把群禍害成這付烏煙瘴氣的模樣,祖師你說你到底是聰明還是傻呢?

這位祖師,對于事物之間的邏輯關系充滿了敏銳和警覺,對于身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卻缺乏最起碼的戒備.這個人,簡直沒辦法用常識評判,一想就是一頭黑線.可是估計他的在天之靈也不會在乎別人如何評判他,這會兒大概又樂呵呵地找人下棋去了吧?

所以我擅自決定,我要動用一點專屬于我的特權.

我手底下的資源是這樣的.聶秋遠專門在幽夜之影中選拔了一個可靠的,負責暗中跟隨和保護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秋讓他取下面具給我看了看,並告訴我,此人的代號為"狂笑",是幽夜之影中武功最好的之一.

後來,我就跟狂笑約定了許多只有我們自己知道的辨識暗號,都是用現代詞彙編的,比如飛機大炮金剛葫蘆娃之類的,把他記了一頭汗.我有一只口笛,吹口笛的時候,他就現身來見我.

不過我們約定了,如果聶秋遠在我身邊,他就不需要隨行保護,因為沒那個必要.可是近來秋不在我身邊的時間幾乎沒有,所以狂笑的任務也就非常輕松了.

另外一個資源,是後來駱大春派了人來私下與我聯絡過,給了我一張落雪山莊在全國各地聯絡點的總圖.我一看這圖就嚇壞了,這可是絕密中的絕密.我自問沒有本事守住這張圖而不被他人窺視,所以我當著來使的面硬是把這張圖給背過了,然後把圖還了回去.

所以,現在的我,只要想,隨時可以聯系到落雪山莊,請求他們的援助,這是駱大春給我的特權.

我反複思量,決定背著聶秋遠做一點事情.我決定讓狂笑去聯系落雪山莊,把若嬋娟埋骨的地點告訴他們,請他們悄悄地把她的尸體挖出來,拿去進行毒理分析.

畢竟我能想到的有本事做到這一點的,也就只有落雪山莊了.他們能掌握了任平生毒藥的化解方法,也是好的,在必要的時候,我們就多了一重援手.

那個女人,也不會恨我把她的尸體又挖出來吧?這可是她自己的心願嘛.不過就算恨我也無所謂,我根本就不在乎.

"真真,夜深了,出了這樣的事,你也乏了吧.所以,別再想了,睡一覺,就都忘了.明天還要早起,咱們明天去拜訪一下那位司馬大人."

"司馬?"我吃了一驚,"何雪庭?拜訪他干嘛?"

秋把我橫抱起來,輕輕地擱在床上,為我除去了鞋襪.

"乖乖躺下睡覺,明早才告訴你."

外面很靜,夜很黑,暫時的安甯.

我偎在秋的懷里,感受著他身體的溫暖,閉著眼睛,好久都睡不著.

這難道是在懷疑蘇州的司馬何大人嗎?沒什麼理由啊!秋的心里,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不知什麼時候進入的夢鄉,也說不清楚那到底是夢境還是現實.我的耳邊總是縈繞著慘慘淒淒的斷腸之聲,似吟似唱地哭著:"情是毒!情是毒……"

恍惚間我感覺自己立在蒼莽的山巔,明明是六月夏日,山上卻飄飛著鵝毛般的雪花.腳下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淵絕壁,雪片揚揚灑灑,將之模糊成神秘莫測的空虛,仿佛聯通著另外一個世界.

我忽然感覺寒冷與恐懼,仿佛有什麼把我的心驟然剜空了,讓我有一種從這絕壁縱身躍下的沖動.

恍惚間又被誰擁在了懷中.是秋麼,這到底是怎麼了?

我一抬頭,有一滴眼淚"啪"地擊中了我的臉頰.

咦,這不是駱大春嗎?他怎麼會在這里呢?

"好了,忘了吧,你答應過忘了的."

"秋呢?聶秋遠呢?!"我心中的感覺如此不祥,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衣領.

駱大春神色悲傷地指指腳下的深谷.

"在那里……"

秋,在那里?在那下面?

忽然又仿佛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是啊,我怎麼忘了呢?秋死了,我的秋已經不在了,我永遠也見不到他了.他根本就還沒有來得及找出到21世紀去的方法,所以,我永遠也不可能再見到他了.

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他了.這算是什麼呢?這個世界在對我玩弄什麼陰謀詭計呢?是誰,在沖我笑麼?嘲笑嗎?!

恨意忽地在心間彌漫,我感覺一只黑色的龐大的巨妖在我的體內生成,飛速地膨脹.我的身體,從肩部開始開裂,撕開肌體,從里頭伸出一只漆黑的巨爪.我的身體在被扯裂成碎片,劇烈的疼痛傳遞過來,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在耳邊淒厲地哭嚎.

"情是毒!情是毒……飲下情的鴆藥,終有一天你也化作厲鬼……"

那疼痛實在是太過強烈,我仰望天空,發出一聲淒厲的長嘯.

"真真!真真!"有人搖晃著我,在我耳邊焦急地呼喚.

猛地張開了眼睛,外面還是黑夜,房中卻已經點燃了火燭.

身邊的男人抱著我,他的臉離我很近,當我看清了這張臉的時候,淚水一下子就迷蒙了雙眼.

是我的秋!是我的秋!他在這里!

我一把抱住了他,很用力很用力地.我聽見自己在哭喊,我告訴他,你死了,我就不活了,我活不下去.

"真真,惡夢而已,怎麼了,別怕,別哭啊."

是他,是我的秋,是他的聲音!

"你掐我一下,使勁一點,讓我知道是不是做夢!"我摸著他的臉,抽泣著哀求他,雖然我的手指已經傳來了他的體溫.

他毫不猶豫地低下頭來,用嘴唇封住了我的唇.

纏.綿的輾轉,良久.我終于蘇醒過來,相信剛才的一切不過是一場惡夢.

可是那場景卻是如此真實,心中升騰起的恐懼感終究無法消散.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白天發生的事情把我一直以來對于失去秋的恐懼放到了最大.他最初不肯接納我,不也是因為他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麼?

當時我還豪邁地想著,那有什麼關系?愛了就愛了,大不了我與你同生死,不就好了?可是現在的我,一想到他也許會死,心里就根本無法接受.

"好了,我不會有事的,真真,有你在,我怎麼舍得死呢?我們還有許多事沒有一起做,你還要為我生兒育女,和我攜手笑看兒孫滿堂呢.真真,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討厭,你說什麼呢!"他的話成功地轉移了我的注意力,甚至讓我紅了臉.

"嘖嘖,都是夫妻了,怎麼還臉紅啊.真真回答我."

"嗯,我想要一個,長得像你的男孩子吧……"我紅著臉說.

"可是,我想要女孩兒呢.真真,那就只好辛苦你了,我們先生男孩,再生女孩,嗯,多幾個也是好的."我的男神攬著我倒回枕頭上,"要不然,現在就試一試?"

"討厭啦……"我打開了他向我胸部襲過來的魔爪,心里卻忽然出現了一絲擔憂.婚後,這試一試的頻率……也實在太高了點,要是真的懷上了怎麼辦?眼下惡戰在即,我本來就是個廢物,萬一居然還懷孕了,那可真是雪上加霜.

秋把我擁在懷里,哄小孩般拍著.

"真真,天命會庇佑的.要相信,相信我們會厮守終老."

我們相擁著沉默,眼見得一時半會兒怕是很難睡著了.

"為什麼明天要去找何雪庭?"我想起了這樣一個話題.一來可以打發睡不著覺的時間,轉移注意力,二來我也著實好奇.

秋攏了攏我的頭發絲,漫不經心地答道:"就是一種感覺,覺得也許咱們應該去看看他的夫人怎麼樣了."

"跟蘇州的連環血案有關嗎?不會這麼巧在蘇州碰上的第一撥人里頭就恰好有凶手吧?再說這何雪庭大人,也實在不像個變.態殺人狂啊!"

關于這一點,我疑問真的很多,就連珠炮般地問了出來.

男神一笑,道:"說了就是一種感覺嘛.你也講過,當咱們把所有的資料收集在一起之後,最終是要給凶手畫一幅畫像的,這說到底也是一種感覺而已."

這麼說,秋在分析了現有信息之後,他頭腦中為凶犯畫的像,居然跟何雪庭重合了?這怎麼可能呢?

現在的我,根本沒能在心里為凶犯畫出像來,這個凶手在我心里的圖片,就跟傳說中的開膛手杰克是差不多的.就算我畫了一個出來,跟那位英俊憂郁,年輕有為的蘇州府司馬大人,也差了十萬八千里去了.r1152

上篇:No.207 誅心之毒(7)     下篇:No.209 誅心之毒(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