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212 誅心之毒(12)  
   
No.212 誅心之毒(12)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種時候,當然是英雄救美的絕佳表現時機.之前,每次我有危險,秋總是挺身而出,一舉打退敵人,動作又瀟灑又帥氣.而且,不知怎的,現在回想一下,為什麼每次救完我,我都是莫名其妙地被他抱在懷里了,還抱好久,為什麼不是干脆而輕巧地把我推開,然後擋在我的前頭呢?

這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不過這一次,秋明明就站在離我很近的地方,可是他竟然一動也沒有動,臉上還現出了一種類似于壞笑的表情.

尼瑪這還是我風度翩翩的男神嗎?婚姻果然是愛情的墳墓嗎?

一股無名火騰地竄上來,我放任了身體的本能反應,身形一錯,從側面一把就拉住了何雪庭的手腕,借上他沖過來的力,一記過肩摔,就把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摔完了我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原來這何大人身上一點武功也沒有,那他可就不是我這個現代警花的對手了.

只聽身後的男人嘖嘖歎道:"可不要輕易招惹女人,也不要以貌取人,因為有些女人,真的是很可怕的!"

我向聶秋遠投去憤怒的目光,卻見他微笑地望著我,眼神里竟帶著許多的欣賞和寵溺.哦買噶,這可叫人怎麼辦,氣又氣不起來,可是,就這麼放過,又不甘心.

唉,誰叫我辛辛苦苦,無所不用其極地為自己追來了一個大克星呢?

何雪庭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住了一會兒,他竟哈哈地大笑起來.

"我已經很累了."半晌,他終于止住笑,緩緩地說道.

"每一次,我做下一樁凶案的時候,總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事後,我也會後悔,可是,心里面似乎住進了一只鬼,隔上一陣子,便會逼著我再去做第二起.其實,我也一直希望能有一個人出現,阻止我,可是這麼久了,卻一直沒有.聶大人,你來得很好……"

一個人心理壓抑變.態,會有犯罪成為癮癖,不能自抑的趨勢,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但是他把一切歸于外力所迫,那就不對了,因為選擇權最終還在自己的手中.

如果不邁出那第一步,或者,如果及時地停止了,也許,都會是另外的結局.

可是,一切都已經不可挽回,無論有什麼樣的緣由,都抵不過十七條鮮活的生命,更何況,他連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都害成了癡傻呢.

不知怎的,那個天鏡門的女人聲嘶力竭的斷腸之聲似乎一直回蕩在耳邊.

"情是毒!情是毒!終有一天,你也化成厲鬼……"

何雪庭神情淒然地仰面望天,口角忽然流下一股鮮紅的血,觸目驚心.

我嚇了一大跳,猛回頭看向聶秋遠,卻見他神色冷峻,身形卻並未移動.

"這是怎麼了?"我拉住秋,急切地問道.

秋攬住我,答道:"是烏頭."

"這麼說,他服毒了?我剛才愣神了,難道你也沒看到麼?難道以你的本事,能讓他在你面前就這樣服了毒嗎?"

是啊,話說到這里,我已經不需要秋的答案了.如果不是秋縱容他服下了毒藥,他又怎麼可能得逞?

也許,這正是秋溫柔的那一部分吧.

"何大人,事到如今,你不如發發善心,說出那崔郎君現在何處吧!"

我看何雪庭眼見是沒救了,所以問出了我心中的疑問.或許,還能成全了那"崔郎君"和那何夫人呢?

可是何雪庭大睜著的眼睛里,瞳孔已經開始擴散.他一張嘴,口角淌下的血水,已開始現出紫黑色,顯是服的毒藥量相當之大.

"聶……請……照顧阿婉……"

他只來得及說出了這幾個字,所有的神情便忽然凝在了這一刻,再也沒了氣息.

"如果把何雪庭緝拿歸案,會凌遲的吧……"隔了好一陣子,我才平靜下呼吸,能夠在聶秋遠的懷中開口問他.

"凌遲是什麼?"

我這才想起,凌遲這種酷刑,是五代以後才有的,大唐還沒有這種東西.人類的社會,難道是越發展越殘忍了嗎?

"按律,或許要腰斬的吧."聶秋遠聽了我對凌遲的解釋,竟也皺眉露出嫌惡之色,看來大唐的刑罰還是比較人道主義的.

"可是,即便是畏罪自盡了,怕也要戮尸的吧?"

"也未必."秋輕輕地搖了搖頭,"這個案子在奏稟天子之前,肯定是要封鎖消息的,但最後的處理方式,九成,並不會是你想象的那樣吧."

"那,那位崔郎君呢?我們有沒有辦法找到他,讓他回到何夫人的身邊呢?"

秋擁著我,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發,凝望著我,沉默不語.

他的神情讓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子.

我想我是知道那個答案的,只是我的心里,不願意相信那是真的.

心理的扭曲,對于憎恨的放任,對于人命的輕賤,不同尋常的癮癖,極大可能是從已經奪取的一條人命開始的.在所有的一切之前,那最初的最初.

所以,崔郎君,大概也回不來了吧.

想想那位瘋瘋癲癲,而且,很可能會永遠瘋癲下去的何夫人,我的心里不由湧起了濃濃的悲傷.

接下來的幾天過得渾渾噩噩,難怪之前在刑警隊的時候,老師們說心理素質不好的偵查員很容易患上抑郁症,從我這幾天一直壓抑的心情來看,那倒是極有可能的.

何雪庭的案子,聶秋遠及時地封鎖了消息.依訊息趕來的刺史馬安陽,法曹參軍岳藍田等人,以何府為中心進行了秘密的偵查.結果,在何府不但發現了大量的烏頭毒藥,還發現了屬于前面幾起案件中被害人的物品.

在我們來蘇州時發現尸體的地點附近,也就是秋在地圖上指出來的那座小廟,法曹岳藍田經過取證比對,發現尸體指甲內和何雪庭腰帶上沾染的白色粉末,果然都是那座小廟中的香灰.在小廟里,還發現了血跡和捅刺那女尸使用的匕首.

在何雪庭書房的廢紙簍里,有一張團成一團的紙張,上面重重疊疊地只寫著一個句子.

"他生莫作有情癡."

我曾經讀到過這個句子,可這個句子似乎出自清代人的手筆.或許,當人們為情飽嘗斷腸之苦的時候,連口中吐出的話語都會相似吧?

"惜起殘紅淚滿衣,他生莫作有情癡,天地無處著相思.花若再開非故樹,云能暫駐亦哀絲,不成消遣只成悲."

但是這個案子最終的處理結果,果然如聶秋遠所說,與我想象中的是不一樣的.何雪庭的遺骸並沒有被亂刀戮尸,再懸到城頭示眾,而是被裝斂起來,草草地葬了,對外只宣稱,蘇州司馬何雪庭患了急症,不治暴斃.

而蘇州的十七起連環命案,卻由蘇州一眾官員在死囚中選了個罪大惡極的,悄悄地亂刀砍殺,把這滔天的罪行,安在了這個替死鬼身上,並告知天下,此人行凶拒捕,已當場伏誅.替死鬼的頭顱被砍下來,懸掛在城頭,安撫百姓恐慌的心.

反正,也不會有連環殺人狂出現,做下同樣的血案了.

這是我在古代偵探生涯里,所辦理的第一起"假案".

理智地想一想,這一切,我全部都能夠理解.如果我們說了真話,公布蘇州的三號人物,高級官員竟是個嗜血如命的連環殺手,那新朝在百姓中剛剛建立來的一點威信,怕是會在此地立時土崩瓦解.

這件事,讓我重新開始思考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正義.是不是只有揭露出事實的真相,才是唯一正確的選擇?

何夫人馮婉,經過醫生診治,確定已無法恢複正常.所以刺史馬安陽在我們的要求下,又感念同僚之緣,對她進行了妥善的安置.想想她的這一生,我就深切地感覺應該珍惜當下,珍惜眼前人.誰知道將來等待著我們的會是什麼呢?

或許是看出這些天發生的事太多,我的心情起伏比較大,所以聶秋遠對我溫柔得一塌糊塗,有時候好得我自己都有點看不下去了.要是永遠都能像這些天一樣粘膩,那可真是太幸福了.

轉眼我們在蘇州已經過了五天,案子終于處理得差不多了,所以今天秋陪我到集市上逛街,給長安的大理寺同事們買紀念品.

說句實在話,現代的那個葉真真,是壓根兒沒逛過街的,來到大唐之後,少有的幾次逛街都是被韓媚蘭拉去的,所以我還以為自己根本不會逛街呢.可是一到了市集,我竟發揮出女人的本能,產生了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迅速就買了兩大包東西.

蘇州的絲綢,刺繡,小物件都是極好的,我給媚蘭買了絲綢,給藺九和王金智買了修腳套裝,給其他人買了老字號桂花糖.秋看了我挑的東西,不知怎的哈哈大笑,不過他樂顛顛地提著包跟在我後面走著,似乎很享受這個過程.

"怎麼只給媚蘭買,沒有買自己的份呢?來,我來給你挑幾塊漂亮的料子,就做那種……嗯,只穿給我一個人看的衣裳."他笑嘻嘻地拉著我的手,把我往一家大綢緞莊拉過去.

"討厭啦,說什麼呢!"我半推半就地傲嬌著,心里卻甜絲絲的.

就在這時,我們的甜蜜卻給幾個匆匆跑來的刺史府小吏打斷了.

那幾個家伙跑得上氣不接下氣,面色慘白,見到我們就像得救了一般,急報道:"大人,請速速回刺史府去吧,出,出大事了!"

就在這一刻,我根本想象不到,也無法想象蘇州刺史府里出的是什麼"大事".如果知道了,我也許當時就會哭出來也未可知.

當我回到刺史府的時候,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刻的震驚和創痛的感覺,那種感覺,用文字根本就無法形容.

我們在刺史府,看到了被面如土色的馬安陽他們圍著的,我們的好朋友,曾經溫柔地替我配藥治病的棣州法曹參軍蘇離澈大人的……頭顱.r1152

上篇:No.211 誅心之毒(11)     下篇:No.213 玉衡司的命運(1)